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事實……
序幕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達文西密碼」獲英國圖書年度大賞&電影卡司底定
國家地理頻道深入追蹤 解開達文西密碼
主業會舉足輕重 力挺拉辛格

作 者 作 品

數位密碼
天使與魔鬼
大騙局
失落的符號
地獄
達文西密碼+達文西密碼珍藏造型吸鐵
天使與魔鬼+達文西密碼珍藏造型吸鐵
失落的符號+達文西密碼珍藏造型吸鐵
大騙局+達文西密碼珍藏造型吸鐵
數位密碼+達文西密碼珍藏造型吸鐵

譯 者 作 品

骸骨花園
完美婚姻
虎鯨
天使與魔鬼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達文西密碼+達文西密碼珍藏造型吸鐵
天使與魔鬼+達文西密碼珍藏造型吸鐵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元尊(第五十一卷):石碑玄跡
大符篆師(第三十三卷):帝國冠軍
滄元圖(第十二卷):不滅之境
大符篆師(第三十二卷):決賽開幕
開天錄(第六十一卷):燧都之災


達文西密碼(AI0084)
人人愛不釋手,一看就上癮!解碼「瘋」潮席捲全球狂銷 2 千萬本!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丹‧布朗
譯者:尤傳莉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4年07月28日
定價:350 元
售價:27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516頁
ISBN:957134164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達文西密碼+達文西密碼珍藏造型吸鐵
丹.布朗羅柏.蘭登系列四書: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失落的符號+地獄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事實……序幕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達文西密碼」獲英國圖書年度大賞&電影卡司底定國家地理頻道深入追蹤 解開達文西密碼主業會舉足輕重 力挺拉辛格



  序幕

巴黎,羅浮宮博物館
晚間十點四十六分

著名的羅浮宮館長賈克‧索尼耶赫腳步踉蹌,走進「大陳列館」這個拱頂長廊的拱門入口。他撲向眼前最接近的一張畫,那是卡拉瓦喬的作品。這位七十六歲的老人攫住了貼著金箔的畫框,往自己身上拉,那幅畫終於被扯下牆,而索尼耶赫也往後倒下,在畫布下蜷作一團。

如他所料,附近一座鑄鐵門轟然落下,封住了通往這個陳列館的入口。鑲木地板隨之震動,警鈴在遠處響起。

老館長躺了一會兒,邊喘氣邊盤算著。我還活著。他從畫布下爬出來,四下環視這個有如洞穴般又大又深的空間,想找個地方躲藏。

一個近得令人膽寒的聲音說:「不准動。」

正以雙手和雙膝爬行中的館長一愣,緩緩轉頭。

僅僅相距十五呎,就在封住的鐵柵門外,那名攻擊者龐大的剪影正透過柵門上的鑄鐵條盯著他。那人又高又大,有著死白的皮膚和稀疏的白髮,粉紅色的虹膜圈著暗紅色的瞳孔。那個白化症患者從外套裡掏出一把槍,隔著柵門的鑄鐵欄杆瞄準,正對著館長。「你不該跑的。」難以辨認是哪裡的口音。「現在告訴我,那個東西在哪裡。」

「我已經跟你說過了。」館長一無防備地跪在陳列館的地板上,結結巴巴地說。「我根本不懂你在講什麼!」

「你撒謊。」那個人瞪著他,除了鬼魅般雙眼中的閃光外,一動也不動。「你和你的弟兄們持有一件不屬於你們的東西。」

館長悚然一驚。他怎麼可能知道這件事?

「正統的守護人今夜即將復位。告訴我東西藏在哪裡,我就饒你一命。」那人把槍瞄準館長的腦袋。「你寧死都要守著這個祕密嗎?」

索尼耶赫喘不過氣來。

那個人頭一歪,往下瞄準他的槍管。

索尼耶赫抬起雙手阻擋。「慢著,」他緩緩道:「我會把你該知道的事情告訴你。」接著館長小心翼翼地吐露出字句,那是他演練過許多回的謊言……每回都祈禱自己永遠無須用上。

館長講完之後,攻擊他的人得意地微笑。「沒錯,這跟其他人告訴我的一模一樣。」

索尼耶赫瑟縮了一下。其他人?

「我也找到他們了。」那個大塊頭男子嘲笑道。「三個人全找到了。他們證實了你剛剛說的話。」

不行!館長和其他三位大長老的真實身分,幾乎就像他們所保護的那個古老祕密一般神聖不可言。此刻索尼耶赫明白,他那些大長老都遵從了嚴格的程序,在死前說了同樣的謊言,那是協定的一部分。

攻擊者再度瞄準他的槍。「等你死了,我就是世上唯一知道真相的人了。」

真相。頃刻間,館長明白了整個情況的嚴重程度。如果我死了,真相就永遠沒人知道了。他出於本能,掙扎著尋找掩護。

槍聲轟然響起,子彈射中館長的腹部,他感到一陣灼熱。身子往前撲倒……因為痛而掙扎著。索尼耶赫緩緩翻了個身,盯著鑄鐵欄杆外的攻擊者。

那名男子此刻瞄準了索尼耶赫的頭部。

索尼耶赫閉上眼睛,滿腦子瘋狂地翻攪著恐懼與悔恨。

空槍膛的喀答聲迴盪在走道間。

館長猛然睜開了眼睛。

那名男子低頭看了看他的武器,像是被逗笑了。他伸手拿第二個彈匣,但似乎又斟酌了一下,朝著中彈的索尼耶赫冷笑。「我在這裡的工作完成了。」

館長低頭看著他白色亞麻襯衫上的子彈孔。胸骨下方幾吋燒出了一個淌著血的小圓洞。我的胃。那顆子彈沒射中他的心臟,簡直是殘酷。身為一個曾參與阿爾及利亞戰爭的老兵,館長曾親眼目睹過這種拖拉的駭人死法。在他的胃酸逐漸腐蝕胸腔而致死之前,他還可以苟延殘喘十五分鐘。

「痛苦是好事,先生。」那名男子說。

然後他走了。

此時孤身一人的賈克‧索尼耶赫再度把目光投向那道鑄鐵柵門。他被困在裡頭了,而且至少二十分鐘內,那道門是不可能打開的。等到有人能找到他時,他已經死了。然而,這一刻攫住他的,卻是一股遠比他自己的死亡還要來得嚴重的恐懼。

我得把那個祕密傳下去。

一邊想像三位弟兄被謀殺的畫面,一邊掙扎著要站起來。他想著過往一代代的人……還有他們同樣曾受託的任務。

一項未曾中斷的知識傳承。

儘管有重重的預防……儘管有種種防止故障的安全措施……但現在,忽然間,賈克‧索尼耶赫成為鎖鏈上最後的一環,有史以來最大祕密之一的僅存守護者。

他顫抖著站了起來。

我一定要想個辦法……。

他困在「大陳列館」裡,而且世上只有一個人是他能傳遞這把火炬的。索尼耶赫往上凝視著他所陷身的這個華麗監獄。一批舉世最著名的繪畫有如老朋友般,向下朝著他微笑。

儘管身子因疼痛而瑟縮,他仍拚了命要使出全身的本領和氣力。他心底明白,他得把握自己生命中殘存的每一秒,完成眼前的最後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