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倒楣的凶賊

作 者 作 品

元尊(第一卷):蟒雀吞龍
元尊(第二卷):新生大考
元尊(第四卷):黑淵遺跡
元尊(第五卷):大周之亂
元尊(第六卷):天驕匯聚
元尊(第七卷):聖跡之地
元尊(第八卷):聖碑留名
元尊(第九卷):雙龍相爭
元尊(第十卷):蒼玄弟子
元尊(第十一卷):外山爭鋒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大符篆師(第十八卷):分賽冠軍
大符篆師(第十九卷):草雞戰隊
元尊(第四十九卷):清除隱患
開天錄(第五十七卷):武國之危
滄元圖(第七卷):滄元洞天


元尊(第三卷):府試風雲(WDA0672)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天蠶土豆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01月19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77089217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倒楣的凶賊



  第一章 倒楣的凶賊

黑林山脈,位於大周城數十裡外,由於山脈縱橫,其中有無數源獸以及各種天材地寶,故而這黑林山脈也算是大周城周圍的人氣彙聚之地。
眾多源師從四面八方彙聚而來,都想要在危機四伏的山脈中撈得一分機緣,試試能否改變自身命運,從此成為那人上之人。
在進山之處,有諸多源師尋求隊伍或者夥伴,不過周元一行人卻是並未停留,直接進了山脈,畢竟有陸鐵山這位天關境強者在,只要不遇見三品源獸,幾乎都無大礙。周元等人在深入山脈大約五十多裡的地方停了下來,這裡算是黑林山脈的外層,所遇見的源獸,絕大部份都是一品層次的。
在一處凹陷的溪谷處,隨意搭建了兩頂帳篷,然後陸鐵山便帶著人遠遠的退去,將這裡留給了周元與夭夭。
隨著陸鐵山等人離去,周元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望著那幽黑的森林,嗅著空氣中隱隱彌漫的血腥味道,手掌緩緩的握上了插在腰間的天元筆。
他知道,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他都要在這裡苦修了,希望在這裡,他能夠打通第五脈。
※※※
齊王府。
周元去了黑林山脈?房間中,齊嶽面色陰冷,望著身前的一名中年男子,緩緩的問道。
是,而且是由陸鐵山帶人親自護送的,應該是要在黑林山脈中歷練。中年男子眼目深陷,皮膚暗黃,宛如岩石一般,沉聲回道。
此人正是齊王府的管家,齊陵。
齊岳聞言,不由冷笑一聲,眼中寒芒閃爍,自言自語道:若是你一直待在城裡,我還真拿你沒辦法,結果你卻自己跑去了黑林山脈,還真是不知死活。
二公子要對他動手?齊陵眉頭皺了皺,道:若是被發現,恐怕會引起皇室的反擊。齊嶽淡笑道:所以要有一個周密的計畫,而且我也不想弄死他,搞個半死不活的出口氣就行。
他想了想,語氣淡漠的道:去尋兩個人來,來一出夜盜齊王府的戲,之後你率人追殺,將其追進黑林山脈中周元所在的區域。到時候你找機會拖住陸鐵山,其餘的事,就交給他們去做。到時候出了什麼事,就說是那兩個傢伙做的,跟我們無關,畢竟我們齊王府也損失了東西,之後你第一時間將其滅口,誰也說不了什麼。
齊陵一怔,旋即笑道:倒是個不錯的方法。
齊嶽冷笑一聲,從懷中取出了一枚玉簡,玉簡之上,隱有光芒浮現,仿佛銘刻著古老的文字,道:不過做戲要做全,為了減少懷疑,你將此物交給那兩個做事的人。齊陵接過,看了一眼,面色頓時一變,道:玄芒術?我們齊王府最頂尖的源術之一,可是王爺從大武那邊得來的。
我先前從寶庫中取出來的,正是因為它重要,才更加合適用來當誘餌。到時候待得那兩人完成任務,你就可協助陸鐵山將他們斬殺,到時候再將它取回來。如此一來,也算是有了些交代,畢竟我們齊王府連此等寶貝都差點遺失,諒他皇室也沒話說,只能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齊嶽聲音陰冷的道,那狠毒的計謀,讓齊陵都忍不住點了點頭。
好,二公子想得周到!齊陵咧嘴獰笑起來道。
投靠了齊王,他們顯然早已不將大周皇室看在眼中,即便是現在要對周元下手,他也毫不忌憚。
齊嶽笑了笑,抬起頭來,目光看向黑林山脈所在的方向,眼中閃爍著陰毒的光芒。
周元,你讓我在大周府落了面子,那我這次,就要你半條命!跟我鬥,你還太嫩了!※※※
幽暗的森林中,一株株參天大樹聳立著,枯黃的樹葉鋪滿了地面,厚厚的樹葉深處,隱隱有黑影掠過,充滿危機。
在林間的一處空地上,周元身軀低伏,全身緊繃,眼神死死的盯著前方。
在那裡,一頭通體幽黑,頭生銀角的源獸正用冰冷的獸瞳盯著他。
這是銀角獸,一品源獸。
吼!
銀角獸的身軀緩緩的匍匐在地,下一瞬間,卻猛的暴射而出,猶如一道黑影,帶著濃濃的腥氣直接向著周元撲殺而至。
龍步!
銀角獸速度迅猛,周元也不敢怠慢,步伐斜移,身軀隱隱有些模糊。
嗤!
銀角獸鋒利的獸爪擦著周元的臉皮掠過。
周元五指緊握,源氣光流纏繞在拳頭上,直接一拳狠狠的轟在了銀角獸腰背之上。咚!
銀角獸一聲哀嚎,重重落地,將地面都砸出了一個坑。不過在落地時,牠那尾巴猶如鐵鞭般呼嘯而來,砸在了周元的手臂上。
周元的身形被橫掃而出,腳掌在地面上連踩了十數步才穩住。
顧不得手臂上火辣辣的疼痛,周元再度猛的撲出,手掌橫拍,體內源氣盡數順著經脈湧動,灌注進了手掌中。
龍碑手,碎山!
低沉的喝聲破風響徹,隱隱間仿佛有細微的音爆聲傳出。
砰!
還不待那銀角獸爬起來,周元這剛猛的一拳,已是重重的拍在了其腦袋上,頓時其堅硬的頭骨都碎裂開來,身軀轟然倒地。
一拳轟殺了銀角獸,周元松了一口氣,緊繃的身軀有些放鬆。
嗤!
不過,就在他放鬆的這一瞬間,在其身後的大樹陰影中,忽有一道黑影暴射而至,鋒利的獠牙閃爍著寒光,狠狠的向著他的咽喉咬來。
武形態!
一道低喝突然響起。
周元手中光芒湧動,一支丈許長的斑駁黑筆閃現而出,只見筆尖雪白毫毛根根合攏,猶如鋒銳無匹的蓮苞槍尖,其上纏繞著一縷縷源氣,唰的一聲,便刺破空氣,從那黑影張開的血盆大口中穿刺而進,將其刺了個通透,死死的釘在樹幹上。
周元手握著天元筆的筆尾,抬頭一瞧,只見一條粗壯的黑蛇被死死的釘在樹幹上,鮮血滾滾留下。
這是暗影蟒,同樣是一品源獸。
還想來?周元沖著蛇屍笑了笑道。
在最開始的時候,他吃了不小的虧,要不是他的神魂踏入了虛境,感知敏銳,恐怕在第一次遇見這玩意兒時,就被其吞食了。
周元將天元筆抽回,化為文形態,插在腰間,然後彎身將那蟒屍以及銀角獸的屍體都扛了起來,一步步向著森林外走去。
出了森林,走了十數分鐘,他便來到了一處溪穀中。
在小溪邊上,夭夭坐在青岩上,赤裸著玉足,伸入冰涼的溪水中,正在悠閒的戲水。在小溪中,吞吞來回竄動著,追捕著遊魚。
聽到聲響,夭夭轉過頭看了一眼,道:這次還不錯,至少沒受傷。
周元將兩頭源獸的屍體丟在地上,聞言有點尷尬。這已經是他在黑林山脈中歷練的第五天了,勉強算是適應了與源獸進行搏殺。
不過他第一天的時候,可是滿身傷痕,胸口上的一道爪痕深可見骨,那時候的周元才明白,切磋與生死搏殺之間的差別究竟是什麼。
這些源獸都是歷經挑戰生存下來的,個個狡詐、狠辣,若是將牠們當作圈養的豬羊一般可以隨意斬殺的話,那麼恐怕周元就走不出這片山脈了。
不過,這些天的一次次搏殺,雖然危險萬分,但卻讓周元有了不小的改變。以往的周元,有著一絲書卷氣,猶如一個弱不禁風的書生。
不過如今,當他進入戰鬥狀態時,卻有了一絲淩厲的氣勢。
將獸血採集一下吧,只取心頭血,凶煞之氣最盛。夭夭丟出兩個玉瓶說道。
周元接住,點了點頭,然後就輕車熟路的用小刀切開兩頭源獸的皮肉,將其心頭血搜集起來,裝入玉瓶中。
到現在為止,你殺了十五頭源獸,還差十一頭。夭夭長身而起道,赤裸的玉足踩在岩石上,賽雪般白皙,令周圍的光線都暗淡了一些。
周元點點頭,那所謂的三十六獸開脈紋需要三十六種不同的一品源獸,所以要消耗一些時間。不過這個不急,反正他會在這裡待一段時間,正好磨練自身。
他能夠感覺到,在這裡,他每一天都隱隱有所變強,那並非是實力上的變強,而是一種心理上的變化。
至少,他自信如果面對上幾天之前剛進黑林山脈時的自己,現在的他,將會輕鬆取勝。
※※※
當周元在黑林山脈中獵殺著一頭頭源獸時,在大周城中發生了一些事,其中最讓人注意的,就是齊王府遭賊,據說損失了很重要的東西,整個齊王府都掀了個遍,最後還滿城搜尋盜賊,鬧得沸沸揚揚。
不過這畢竟是齊王府的事,所以所有人都只是觀望著,然後幸災樂禍一下,便不再注意。
噠噠!
齊王府被盜的第二日,齊王府的管家齊陵便帶著一隊人馬出了城,直奔黑林山脈的方向,據說是發現了盜賊的蹤跡。
黑林山脈入山處,齊陵負手而立,他深陷的眼目猶如鷹隼一般,盯著這片山脈。
齊爺,人已進入了黑林山脈,並且在向著目標所在的方向靠攏。身後有人低聲稟報道。
齊陵微微點頭,道:準備搜山,動靜鬧大點,我們去陸鐵山的方向。
是!身後之人低聲應道,然後手一揮,便有十數道身影暴射而出,直接向著山脈中掠去。
半日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