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巫家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開天錄(第十二卷):天選之人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御九天(第九卷):冰靈聖堂
洪荒來了(第四卷):榮耀挑戰
滄元圖(第二十四卷):終成劫境
元尊(第五十九卷):龍首之爭
御九天(第八卷):聖裁挑戰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WDA0778)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08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463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巫家



  第一章 巫家

夜。
正上方穹頂處的虛日已經熄滅。
一根巨大的石柱下,巨石圍牆圈起了七八畝大小的院子,一座黑色的堡壘緊依著石柱矗立著。
大片的夜光苔蘚和藤蘿附著在堡壘的外牆上,幽藍色、淡綠色的螢光照亮了整個院落,更給這座小小的石堡增添了幾分古老、滄桑的氣息。
院落正門後,兩個負責值夜的牛族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酣暢的打著呼嚕,兩柄粗鐵打造的車輪大斧胡亂丟在手邊。
兩頭灰岩蜥蜴不緊不慢的順著牆根繞著圈,每次牠們爬過兩個牛族人身邊時,琥珀色的眸子都會森然的瞪他們一眼,不耐煩的吐一吐長長的信子。
石堡的正門悄無聲息的打開了,身材瘦削的巫鐵走了出來。
兩頭灰岩蜥蜴快速的爬了過去,親昵的用信子舔了舔巫鐵的手掌和腳背,繼續繞著牆根轉起了圈子。
看看兩個酣睡的牛族人,巫鐵咧咧嘴,小快步繞到了石堡後面。
這裡有一塊畝許大小的校場,沙石地上到處散亂的放著各色粗笨、沉重的器械,有石鎖,有石鼎,還有帶著長長鎖鏈的大石球。
其中最大的石球,比巫鐵還要高出一大截。
小心的脫下身上細麻製成的貼身小衣,巫鐵光著膀子,站在校場正中,咬著牙,緩緩的揮動胳膊腿,帶著幾分生澀,慢吞吞的打了一套拳腳。
短短一刻鐘後,汗流浹背的巫鐵氣喘吁吁的倒在了地上,白皙的皮膚下一根根青筋凸起,好些青筋劇烈的蠕動著,渾身肌肉痙攣,劇痛讓他眼前發黑。
他緊緊的咬著牙,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痙攣持續了好一陣子,好幾次巫鐵差點痛得昏過去,但是他咬著牙,硬生生的扛了下來。
等得劇痛緩緩退去,巫鐵掙扎著站起身來,挑選了校場上最小的一個石鎖,緊緊將其抱住。
閉上眼,咬緊牙,渾身肌肉繃緊,巫鐵壓榨出了身上最後一絲力氣,渾身劇烈的顫抖著,這塊幾乎有他身軀一半大小的石鎖卻紋絲不動。
努力了許久,最後一份力氣耗空,巫鐵猛地坐在了地上,雙手無力的耷拉著,腦門重重的在石鎖上碰了一下。
有些事情,並不是說努力了就一定會有成果的。一個帶著幾分沙啞,語調格外溫和的聲音從校場邊緣傳來。
身高五尺左右,狼頭人身,穿著一件細麻製成的寬敞長袍,渾身灰色毛髮梳得整整齊齊的灰夫子背著手,手裡握著一卷皮質的書卷,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巫鐵身邊。
深邃的眸子裡閃爍著睿智的光芒,灰夫子伸手摸了摸巫鐵滿是汗水的腦袋,沉聲道:太平……我記得,我對你說過,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有他獨特的、不可取代的價值。
巫鐵抬起頭來,低聲咕噥道:但是,我們要找到實現自己價值的正確道路。
沒錯,正確的道路。灰夫子微笑著道:而我,只是一次次的見到,你在錯誤的道路上浪費精力。
我……巫鐵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又憋著一口氣,惱怒的低下了頭,狠狠的在石鎖上砸了一拳。
拳頭很痛,巫鐵咬著牙,極力不讓自己露出痛苦的神色。
相信我,武力並不是唯一的力量。灰夫子抬起頭,頭頂數百米處,黑色的穹頂壓抑至極,距離虛日亮起的時間,卻還有好久,好久……
既然你的精神這麼好。灰夫子笑著坐在了巫鐵身邊,用手指在沙石上寫出了一長串字元,道:長夜漫漫,無心睡眠,解幾道算術題也是好的。還有,這首詩歌,我覺得極美,解完了題,你給我背熟它。
藍色、綠色的幽光中,一顆毛茸茸的狼頭搖頭晃腦的輕輕搖擺著手中的書卷,帶著一個俊俏的小少年輕聲誦讀著: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可是,夫子……什麼是杏花?我從未見過,誰也沒見過。靜謐的夜裡,響起了少年惱怒的抱怨聲。
可是,太平……杏花,它是一定存在的。灰夫子溫和中帶著幾分沙啞的聲音幽幽響起。
他充滿憧憬的喃喃自語道:多美的意境啊……杏花,那是一定存在的。
喀喀……
幾道聲響從穹頂上傳來。
直徑三十米左右的虛日從正中亮起了一點紅光,漸漸的,紅光向四周擴散開,一個小時後,整個虛日徹底亮起,溫煦的紅光照亮了方圓數裡大小的巫穀。
昨天夜裡,從四周礦洞、坑道中隨風吹來的潮氣浸潤了地面。
虛日的紅光讓巫穀的溫度快速上升,水汽蒸發,地面上蒸騰起了高有數米的白霧。巫鐵捏著一個煮熟的大肉菇,站在院門的哨樓上向四周打量著。
巫穀內,橫七豎八、亂糟糟的石屋群中響起了尖銳的呼喝聲,更有皮鞭的鞭撻聲傳來。
三五成群的灰矮人大聲叫囂著,揮動著鞭子,將大群大群的岩石侏儒從石屋中趕了出來。
兩個牛族人為首,帶著七八個灰狼戰士,押送著一群岩石侏儒,將一筐一筐煮熟的白菇送到了院子外。
岩石侏儒們列隊走過,挨個接過一個白菇,面無表情的將滋味苦澀的白菇快速吞了下去。
短短半刻鐘後,巫家所屬的一千多個岩石侏儒就扛著各色工具,在數十個灰矮人的押送下,列隊向巫穀外的一座礦場行去。
沒多久,隨風就傳來了叮叮噹噹的敲擊聲。
一頭灰岩蜥蜴歡快的爬到了巫鐵身邊,抬起頭來看著巫鐵手中的大肉菇。
巫鐵看了看礦場的方向,撇撇嘴,向站在門口抱著一大筐食物大吃大喝的兩個牛族人哼聲道:你們說,今天那些可憐的侏儒奴隸會死幾個?
兩個牛族人齜牙咧嘴的笑了笑,笑容中滿是對巫鐵這個小主人的敬畏,卻又有一股異樣的嗜血氣息彌散而出。
肉!一個牛族人揮動著拳頭,含糊的咕噥了一聲。
巫鐵心裡一陣膩味。
他將手中的大肉菇塞進了灰岩蜥蜴張開的大嘴中,這頭體積足足有巫鐵三個大小的灰岩蜥蜴歡快的搖擺著尾巴,叼著大肉菇快速的躥下了院牆。
灰夫子握著書卷,一步三搖的走了上來。
他看著跑出了老遠的灰岩蜥蜴,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道:所以,你不適合修練。你父親,還有你的三位兄長……他們絕對不會浪費一丁點食物。
包括那些可憐的侏儒奴隸?巫鐵撇了撇嘴道,只覺嗓子眼裡一股酸水翻了上來。
起碼你的父親和兄長沒有碰過他們。灰夫子攤開了雙手,嚴肅的看著巫鐵,用力的搖了搖頭道:太平,你父親給你起了這個字型大小,是希望你一世太平,這並不代表著……
巫鐵轉過頭去,看著礦場的方向,倔強的說道:你要說我軟弱嗎?我可沒有……
這是一個殘酷的世界,每個人都要適應殘酷的律條。巫鐵猶如繞口令一樣嘀咕道:所以,我想要修練,你們卻說,我找了一條錯誤的道路。難道,背書就能夠殺死敵人嗎?
正對著院門,相距三裡多遠,離地百來米高的岩壁上,一個直徑十幾米的岩洞中,一頭塊頭足足有巫鐵四五個大小的灰岩蜥蜴猛地躥了出來。
一頭身高幾近兩米高的青狼戰士坐在灰岩蜥蜴背上,右手高高舉起一根粗鐵長矛。一顆頭顱被插在長矛上,青狼戰士揮動長矛的時候,齜牙咧嘴的頭顱上淩亂的長髮舞動著,露出了一張滿是虯髯的粗獷臉龐。
勝!
灰岩蜥蜴穩穩的在九十度垂直的岩壁上停了下來,青狼戰士站在蜥蜴背上,發出了一聲高亢的長嘯。
又是三頭體形碩大的灰岩蜥蜴從岩洞中躥了出來,三頭青狼戰士咧開嘴放聲大笑。急促的步伐聲中,二十幾隻猛毒獵蛛猶如一陣潮水般從岩洞中湧出,每一隻猛毒獵蛛的背上,都坐著一個肌肉虯結的灰矮人戰士。
他們興奮的揮動著大錘子,在四周的岩壁上砸出了大片火星。
四個身高近丈的牛族戰士扛著大板斧,慢悠悠的從岩洞中走出。
遠遠的看到了巫家石堡,四頭牛族戰士猛地打了個響鼻,碩大的純金鼻環晃蕩得好不開心。
在四個牛族戰士身後,一條水缸粗細,足足有二十幾米長的岩蟒慢悠悠的遊了出來。巫鐵的父親巫戰雙手抱胸,盤坐在岩蟒頭頂,顧盼之間頗見豪氣。
巫金、巫銀、巫銅,巫鐵的三位兄長,身高幾乎和巫戰一樣超過兩米的彪猛漢子站在岩蟒背上,隔著老遠就朝著巫鐵大聲笑了起來。
哈哈哈!巫金一躍而起,帶起一道狂風,從岩洞口一躍而下,雙足重重的落在地面上,大踏步向巫鐵跑了過來。
三裡多遠的距離,巫金只用了短短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就狂奔而至,他一步就跨上了高有五米的圍牆,張開雙臂,用力的擁抱住了巫鐵。
哈哈,太平,和我們家作對了這麼些年的熊家,這次總算是被我們滅族了!巫金大笑著,從背後解下了一個碩大的皮囊,從中掏出了好幾本殘破、古舊的獸皮書卷。
真想不到,熊家居然也有書本傳承。巫金瞪大眼,將幾本書卷遞到了巫鐵面前,道:想不到吧?我們認識的字不多,這裡面還都是一些彎彎繞的怪字,你看看,喜歡不?一旁的灰夫子眼睛驟然亮了,嘴角隱隱有口水流了出來。
巫鐵盯著幾本書沒吭聲。
這不是他想要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