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內訌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三十二卷):鎮壓亂黨
元尊(第四十卷):四閣之主
開天錄(第三十一卷):五行精靈
開天錄(第三十卷):虎狼之地
超凡傳(第四十二卷):星環禁地


開天錄(第十六卷):大巫精血(WDA0806)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6月21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604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內訌



  第一章 內訌

啪、啪、啪!
巫鐵和薩大人的手掌對拍三下,薩大人鄭重其事的取出了一塊黑色寶石製成的權杖,雙手捧著,肅然遞給了巫鐵。
巴掌大小的黑色權杖通體剔透,正面是一片黑雲,其中隱隱可見日月星辰諸般圖案。這些圖樣虛實不定,好像一片片光影不斷的從權杖深處翻出來,一陣滾動後,又沉回了權杖內。故而小小一塊權杖,居然給人一種包容了整個世界的奇詭錯覺。
權杖背面則簡單得多,就是一片黑雲中,隱隱有一點拇指大小的星光在閃爍。
黑暗一星令。
黑暗權杖,這是黑暗公會最高的貴賓權杖,持有這塊權杖的人,就是黑暗公會最最重要的貴賓,享受各種特權。
一星令僅僅是黑暗權杖中最低等的權杖,卻也擁有了巫鐵索求的一應特權——起碼從今日起,巫鐵和他的同伴的資訊,不會被黑暗公會販賣給其他人。
以薩大人在黑暗公會的權勢,他最高也只能頒發黑暗一星令,而且每三十年才有一個名額。
巫鐵大人,有勞了。薩大人肅然看著巫鐵,嘴裡的蛇信子不斷吞吐著,一絲絲腥氣不斷散發出來,道:但凡是為了打擊大蛇一族和菩提一族,一應情報,我們免費提供。
巫鐵點了點頭,眯起了眼睛,笑道:那麼,有勞了,幫我盯緊媧窈,還有她新勾搭上的饕餮氏。
饕餮鴣還有他的爪牙身上,肯定還有饕餮骨骼製成的神兵。
饕餮鴣追殺大蛇燚離開大蛇窟的時候,巫鐵倉促中看到,他手上又多了一柄饕餮神槍。
這些饕餮骨,對巫鐵可是大補之物。
一直到現在,巫鐵全身骨骼依舊在不斷強化,熱力升騰中,大量饕餮骨的精華不斷融入骨骼中,他的肉體力量、骨骼強度已經比之前翻了兩倍有餘。
若是能生擒饕餮鴣……
巫鐵很認真的看著薩大人,極其嚴肅的說道:饕餮氏,對我們對付大蛇一族很有幫助,所以……有勞了,還請薩大人一定盯緊他們,一定不要讓他們輕鬆離開黑蛇域。薩大人笑得格外燦爛,用力的點了點頭道:饕餮氏的人?我明白了,他們不會這麼輕鬆離開的。
蛇信子舔了舔自己的鼻孔,薩大人的語氣變得很古怪,道:畢竟,他們也是通過我們,才這麼輕鬆的來到黑蛇域……嘿嘿,饕餮氏的領地,距離這裡可不近。
巫鐵眯著眼,語氣也同樣變得很古怪:這麼說起來,媧窈他們能夠這麼輕鬆的找到我們……之前,你們把我們給賣了?
薩大人嘶嘶笑得很燦爛,用力的拍了一下巫鐵的肩膀,大聲笑道:以後不會了,不會了……饕餮氏的族長才是黑暗二星貴賓,他們家的小崽子,以後不可能得到你的情報了。
巫鐵和薩大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一陣子,然後同時放聲大笑。
老鐵坐在巫鐵身邊,滿口大牙輕輕摩擦著,發出刺耳的嘎嘎聲。他深邃的黑眼珠死死盯著薩大人的小腿,歪著腦袋,似乎在盤算怎樣啃一口才能造成更大的殺傷。
薩大人下意識的身體一哆嗦,麻俐的向後退了好幾步。
巫女咯咯笑著,揮動著風雲幡飛了過來。她本來是想要落在巫鐵肩膀上的,但是她略微猶豫了一下,一個盤旋後,一下子就坐在了老鐵背上。
老鐵呆了呆,滿口利齒同時噴出了細細的黑色電光。
巫鐵一巴掌捂住了老鐵的嘴巴,用力拍了拍它的腦門道:老鐵,這是巫女……她,算是我的女兒吧?
巫鐵的語氣有點飄忽不定,老鐵的眼神也變得飄忽起來。
它抬頭看著巫鐵,巫鐵低頭看著它,幽幽嘆道:說來話長,我們慢慢說吧……唔,薩大人,大蛇燚他們到了哪裡?
※※※
三百裡外,一條陰河的河灘邊,大蛇燚坐在一塊黑色大石上,氣急敗壞的破口大?著。
數十個面相陰柔,臉色蒼白,眉心有一縷黑氣不斷升騰而起,猶如黑蛇一樣在他們頭頂搖曳扭動的少年靜靜的站在大蛇燚面前,耷拉著腦袋,任憑大蛇燚瘋狂咒?。
廢物!
白癡!
混蛋!
大蛇燚翻來覆去的,沒有多少新鮮詞彙的咒?著這些少年。
偶爾他會數落幾句,比如說他花了多少精力,耗費多大代價,才成就了這些少年。而這些少年居然一個個如此無用、無能,居然這麼輕鬆的就被人幹掉了四個同伴。
我真是瞎了眼,才會選中你們這群無能的廢物……你們還能幹什麼?你們能幹什麼?區區一個大蛇窟,你們居然,居然……
想到被饕餮鴣擊殺的那條黑蛇,想到那三條被金剛須彌座鎮壓的黑蛇,大蛇燚就一陣陣的心痛。
這些少年,就是那些黑蛇。
他們還在繈褓之中,就由大蛇燚輸出一部份自身精血注入他們體內,常年用自身大蛇精血潛移默化的改造他們的血脈,又讓他們自幼修習大蛇一族的秘傳功法,他們才有了變身黑水玄蛇的能力。
這些少年化身黑蛇後,皮粗肉厚,力大無窮,更掌控有玄陰真水之力,戰鬥力極其驚人。
雖然只是重樓境的修為,但是這些黑蛇一旦用盡全力,起碼能夠和普通命池境的高手拼一個高低勝負。
也不說他們耗費了多少天材地寶,耗費了多少珍稀資源,才讓他們在這麼小的年齡,就有了如此修為。
這筆花費,就算有菩提一族在後面支持,也是一筆天文數字的資源,大蛇燚想起來就心痛。
更心痛的是,大蛇燚抽出來輸入到這些少年體內的血脈,那可是活生生的,真的用水缸放血啊!
我要你們有什麼用?有什麼用啊?
我真是瞎了眼了,我居然選中了你們……
你們捫心自問,你們只是奴隸,都是賤種出身,如果不是我大蛇燚的恩德……你們,你們會是什麼樣子?
你們就連一點報恩之心都沒有嗎?
大蛇燚越說越委屈,漸漸地,他的聲音裡都帶上了一絲哭腔。
他撫摸著右肩上那個可怕的傷口,他的右臂被巫鐵連續六發誅邪神雷炸得粉碎,到現在他眼前都還重播著自己手臂在無數雷光中炸得粉碎那一幕。
大蛇燚很委屈,更多的是有點彷徨,還有點害怕。
他本來以為,這一次一定是順風順水的,可以輕鬆征服大蛇窟,可以輕鬆一統黑蛇域。
可是……這些無能的廢物啊!
大蛇燚看著站在面前不敢動彈的數十個少年,眼珠充血,心在滴血。
沉重的腳步聲傳來,兩百多個身披重甲的菩提一族命池境高手踉蹌著走了過來。他們當中好些人身負重傷,走著路,甲胄裡還有鮮血不斷滴落。
大蛇燚!一名面生虯髯,形態、氣勢都雄壯如獅的壯漢猛地大吼了一聲,大踏步沖上來,一拳向大蛇燚俊俏的臉蛋轟了過來。
大蛇燚身體一晃,身體詭異的蠕動著,猶如一條人立而行的大蛇,飄忽不定的避開了壯漢的重拳。
木蒼,你瘋了?大蛇燚惱羞成怒的咆哮道。
木蒼一拳落空,身體一晃,腰間劍鞘中的長劍呼啦一下噴出,帶起一道十幾丈長的淡金色劍光向大蛇燚攔腰斬來。
大蛇燚的臉色頓時一變。
用拳頭,還能說是鬥毆發洩怒火,用上了兵器,那就是真的有心要殺人了。
木蒼是這次菩提一族大軍的副帥,他在菩提一族中也是位高權重的實權派,隨身兵器可是正經八百的家傳神兵,是上古之時流傳下來的殺戮重器。
大蛇燚不敢硬接木蒼的劍光,他的雙腿突然合併成了一條粗長的黑色蛇尾,長有十幾米的蛇尾瘋狂搖晃著,帶著他唰唰唰彈指間就向後退出了七八裡遠。
長長的蛇尾捲起了陰河河灘邊的大小石塊,猶如一場暴雨般向木蒼當頭打下。
木蒼雙目怒瞪,十幾丈長的金色劍光驟然分化,伴隨著細微的嘩啦聲,好像風吹葉動,劍光炸成了數千片栩栩如生的金色菩提葉,宛如暴雨一樣灑落。
無數石塊被劍光一沖就粉碎開來,隨後劍光頃刻間劃過七八裡距離,向大蛇燚當頭籠罩下來。
大蛇燚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怒聲吼道:真當我怕你不成?木蒼,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
一聲低沉的,宛如汽笛轟鳴的長嘯聲從大蛇燚的腹中傳來,大蛇燚身上衣物炸開,他的身軀劇烈蠕動著,頃刻間,整條陰河沖刷出來的河谷都被一條碩大的蛇軀所佔據。
通體漆黑,粗有百丈,從頭到尾不知道有多長的大蛇燚猛地抬起頭來,張開大嘴向著身邊岩壁狠狠一吸。
就聽一聲巨響,岩壁炸開,無數巨石飛入了大蛇燚嘴裡,化為一道道黃色土氣被他吞入腹中。
你們,想要見識一下大蛇一族的真正力量嗎?
大蛇燚輕輕蠕動了一下身體,他身體一動,四周地脈就隨之震盪起來,方圓近百里的岩層劇烈震盪著,上方的穹頂不斷有石柱、石筍脫落,猶如暴雨一樣砸在了地上。那些少年早就嚇得趴在了地上,一個個被石筍、石柱砸得頭破血流,卻不敢稍有動彈。
木蒼和菩提一族的高手們通體放出淡淡的綠光,狂風、雷霆在他們身邊急速盤旋,從天而降的石筍、石柱還沒碰到他們的身體,就無聲無息的炸成了大片石粉。
大蛇燚,你有這能耐,在大蛇窟的時候,為什麼要臨陣逃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