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闖陣

作 者 作 品

元尊(第一卷):蟒雀吞龍
元尊(第二卷):新生大考
元尊(第三卷):府試風雲
元尊(第四卷):黑淵遺跡
元尊(第五卷):大周之亂
元尊(第六卷):天驕匯聚
元尊(第七卷):聖跡之地
元尊(第八卷):聖碑留名
元尊(第九卷):雙龍相爭
元尊(第十卷):蒼玄弟子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大符篆師(第三十二卷):決賽開幕
開天錄(第六十一卷):燧都之災
滄元圖(第十一卷):暗星神魔
大符篆師(第三十一卷):超級黑馬
開天錄(第六十卷):西方妖國


元尊(第四十三卷):超級空間(WDA0853)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天蠶土豆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22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795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闖陣



  第一章 闖陣

冰山山腳下。
袁鯤望著那圍繞著金光結界轉了許久的周元的身影,不斷的用袖子擦著圓滾滾的臉龐上的汗水,細密的小眼睛中帶著一些擔憂之色。
雖然他在源紋上面的造詣奇差無比,但終歸還是有些眼力的。
而且之前他還親自體驗了這個子午金光結界的威力,一旦陷入其中,就算是以他的實力,都被照得神魂暈眩,若非他自身源氣雄渾,還真是有可能栽在那裡面。
這個結界,是九宮的得意之作,所以他也不確定周元是否能夠破了這個金光結界。若是周元做不到的話,恐怕就只能硬闖試試了……
嘁,九宮這小娘們,真是過份,竟然想吃獨食!袁鯤咧咧嘴巴,有些不爽的罵了一聲。
而他罵聲剛落的時候,一道光影從天而降,正是周元。
袁鯤見狀,連忙問道:周元兄,如何?
周元輕笑一聲,道:應該是有些把握的,先嘗試一下吧。
袁鯤聞言頓時大喜,豎起大拇指道:周元兄靠譜。
雖然他不知道周元這些把握究竟有多大,但總比毫無頭緒來得好。
容我做一些準備。周元說了一聲,便在一旁盤坐下來,袖袍一揮,取出諸多玉簡,手持天元筆,筆尖落下,化為一道道源紋,融入玉簡之內。
袁鯤瞧著,對於他這種源紋白癡來說,周元的舉動有種很厲害的感覺,於是點點頭,對身旁那些禦獸域的人點評道:專業。
半炷香後,周元將一切準備妥當,他與袁鯤也將雙方的隊伍盡數招集起來。
兩支人馬中,派出最強的精銳,十人一組,隨我進入金光結界。
隨著周元的聲音落下,兩支人馬稍微騷動了一下,然後很快有人陸陸續續的站出來,迅速組成了隊伍。
周元袖袍一揮,先前準備好的那些玉簡飛出,懸浮在每一個小隊面前。
你們手持玉簡,進入結界後,封閉自身神魂,否則被金光掃中,神魂被控住,你們便只能任人揉捏了。周元吩咐道。
聽到此話,那些精銳對視一眼,有些猶豫的道:可封閉了神魂,我們對外界的感知將會變得極為遲鈍,若遇偷襲,將會難以察覺。
周元擺擺手,道:沒事,一切聽我指揮便是。
天淵域的眾人自然是點頭應是,沒有異議,畢竟周元的威望在他們心中還是很高的。反而是禦獸域的那些精銳有些遲疑,畢竟他們對周元根本不瞭解,這種小命握在對方手中的行為在他們看來實在是有些忐忑。
袁鯤瞧見手下人馬遲疑不定,面色有些掛不住,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道:一群膽小鬼,九宮雖然仗著這個烏龜殼我們奈何不了她,但她也不想真的得罪我們,不然我們不走的話,直接守在這裡,他們這支隊伍哪裡都去不了。
他這話的意思是讓禦獸域的眾人不要太過擔心,因為這只是一場破陣的較量,對方也不敢撕破臉皮,所以手段不會太過險惡。
被袁鯤訓斥一頓,禦獸域的那些精銳訕訕一笑,不敢再說什麼。
周元沖著袁鯤笑了笑,算是感謝他的信任。
袁鯤道:不需要我也進去嗎?
周元微微沉吟,道:你剛才也說了,這只是一場破陣的較量,不是真要和九宮廝殺,你進去的話,作用倒是不大,說不定反而會讓九宮覺得我們只是仗著人多而已,到時候就算破了陣,她也不認。
他能夠感覺得出來,九宮讓他們闖過結界再說,更多的是在針對他。
雖然他也不知道這位素未蒙面的玄機域天驕為何會對他有一絲絲挑釁之意,但這種挑戰,他並不懼,論起源紋造詣,他不信對方能夠強過他。
袁鯤雖然看上去胖乎乎的,心思卻是頗為細膩,他同樣有這種感覺,所以也就沒有多說,只是拍了拍周元肩膀,道:給那小娘們一點顏色看看。
周元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身影一動,來到了金光結界之前。在其身後,數十支隊伍跟隨而至。
周元掌心攤開,源氣光絲延伸而來,一頭連接著各支隊伍,另外一頭則是落向了金光結界的各個方向。
你們跟隨光線進入結界,進入其中之後,不要輕舉妄動,手握玉簡,一切聽我指揮,不可逾越。周元再次鄭重的提醒道。
數十支隊伍聞言,都點點頭,旋即身影一動,破風聲響起,一支支隊伍直接沒入了金光結界之中。
周元抬起頭,望著眼前的金光結界,金光倒映在他眼中,他似是看見在結界深處,有一道冷傲的倩影也在注視著他,眼神中帶著挑釁與審視。
想要稱量一下我的水準麼……那就跟妳玩玩吧。
他笑了笑,不再猶豫,步伐邁出,一步踏入金光之中,然後他的身影便在後方袁鯤、伊秋水等人的注視下,被金光吞沒。
……
終於進來了麼?金光結界之中,薛驚濤望著某處,低聲道。
這個金光結界,九宮賦予了他一些控制權,所以周元要破陣的話,就得先經過薛驚濤。
薛驚濤眼中掠過一抹陰冷之色,道:所有人聽著,運轉金光結界,激發散魄金光!我要將他們全部變成呆頭鵝,任我拿捏!
他的聲音,通過結界,瞬間就傳遞給了紫霄域那些鎮守各處節點的隊伍。
是!
金光結界各處,傳來諸多回應聲。
嗡嗡!
下一瞬間,整個巨大的金光結界內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天地源氣也在此時變得狂暴起來。
……
冰山山頂。
九宮優雅的盤坐著,她的面前懸浮著一面光幕,其中閃爍著諸多光點,她盯著其中某一處,自語道:竟然沒讓袁鯤出馬?這脾氣和膽魄倒是不小,不過,就不怕自信過頭嗎?
她手肘抵著膝蓋,掌心托著香腮,神情慵懶的道:看來薛驚濤對周元也看不順眼啊,這是想要借我的金光結界給他一個好看嗎?呵,也罷,就先當看一場好戲吧。周元啊周元,你若是連薛驚濤都玩不過……蘇幼微知曉了,怕是都會有些情何以堪吧?
……
當周元踏入金光結界的一瞬間,他眼前閃過璀璨的光芒,目光所及之處,盡是金芒。嗡嗡!
突然間,結界內傳出異樣的波動,只見虛空蕩漾,有大量如實質般的金光噴灑而出。那金光從天而降,傾灑向結界內的每一個角落。
周元凝視著那如實質般的金光,發現這金光極為奇異,蘊含著特殊的力量波動。
這是子午金光結界開始運轉了。
這金光一旦落在身上,可眩暈神魂,令得神魂凝滯。而一旦神魂被控制,身軀就難動絲毫,到時候就會成為砧板上的魚肉。
想必此時進入結界內的各支隊伍,都已經遇見了金光。
周元從袖中取出一面銅鏡,銅鏡內閃爍著諸多光點,代表著手持玉簡的各支隊伍。而此時,那些光點盡數暗淡下來,這是因為他們封閉了自身神魂。而神魂一旦自我封閉,那散魄金光就無法傷害到他們了。
但同樣的,此時他們對於外界的感知也會變得極為遲鈍。
不過,其他人可以封閉神魂躲避散魄金光,但周元身為主持者,卻是不能做這種自殘耳目的事情,否則一切皆休。
周元面上不起絲毫波瀾,他望著籠罩過來的金光,手掌一抬,掌心一道道源紋光芒升起。
這些源紋在他的身軀外迅速形成了一個光罩,光罩上源紋流動,當散魄金光落下來時,就會被其中的一道道源紋消融、化解。
不過光罩中的源紋隨著金光的消融不斷減少,所以周元需要不斷補充。
結界某處,薛驚濤望著這一幕,冷笑一聲,道:竟然讓所有人主動封閉了神魂?這就是你的手段嗎?簡直可笑!
封閉神魂後,那些隊伍幾乎成為了瞎子和聾子,所以薛驚濤是真的想不明白,他們進入結界究竟有什麼用,當炮灰嗎?
薛驚濤眼神閃爍,道:派一些人準備襲擊,專挑禦獸域的人下手。
他這一手段倒是陰狠,周元一看就是此次破陣的主持者,如果到時候只有禦獸域的隊伍出現損傷,而天淵域的隊伍卻是毫髮無損,必然會引得禦獸域的人心生懷疑。到時候雙方出了罅隙,這脆弱的合作,恐怕就直接不攻自破了。
他的命令傳下,立即有人應下,然後身影一轉,就消失于金光之中。
……
金光結界中,周元望著漫天傾灑的散魄金光,輕吐了一口氣,第一波攻勢已經化解,接下來,就該他出手了。
周元手持銅鏡,望著其中的那些光點。
甲三隊,右行百步,全力攻擊西面方。甲八隊,直行三百步,攻擊正南方。乙五隊,原地不動,攻擊東北方……
一道道命令,從周元口中有條不紊的傳出,然後經過銅鏡,直接傳入了進入金光結界內的諸多隊伍耳中。
而接到命令的那些隊伍,微微猶豫片刻,便按照周元的命令列動了起來。
當他們到達指定的地點,目光鎖定周元所指定的方向,卻見那裡金光彌漫,似乎跟其他地方沒有任何不同。
攻擊!
周元的聲音,再度從他們手握的玉簡中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