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店火是非多

作 者 作 品

大符篆師(第一卷):符篆學徒
大符篆師(第二卷):烈火之毒
大符篆師(第三卷):百花杯賽
大符篆師(第四卷):防禦符篆
大符篆師(第五卷):黑域歷練
大符篆師(第六卷):城北大佬
大符篆師(第七卷):百花冠軍
大符篆師(第九卷):神族控魂
大符篆師(第十卷):倔強青銅
大符篆師(第十一卷):地下遺跡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七十五卷):潛龍計劃
大符篆師(第五十卷):天河源頭
大符篆師(第五十一卷):祖域世界
滄元圖(第二十卷):間隙之戰
御九天(第二卷):老王戰隊


大符篆師(第八卷):斂財組織(WDA0855)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小刀鋒利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2月07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8005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店火是非多



  第一章 店火是非多

我們的米線之所以吸引人,最重要的秘密就在湯裡面。湯料配方中的其他東西倒是好說,但有一種主料,是我奶奶當年無意中發現的。添加它之後,米線的味道完全不同於其他家,擁有獨特的香味。只是這東西很稀少,原本呢,也沒什麼人會買,所以價格也不貴。但這兩天由於我們的生意太火爆,這種材料在百花城市場上的價格已經翻了一倍。郭姐苦笑道:如果我們沒有其他管道的話,這東西,以後怕是會成為一個問題,所以最好能尋找一個新的管道,大量採購一批,然後囤積起來。它不怕存放,幾年都不會壞。
生意火爆,有了底氣,郭姐也實現了華麗的蛻變,一身小西裝,氣質出眾,舉止優雅,除了依然熱情、善良之外,在她身上,已經找不見那個曾經的小店老闆娘的痕跡了。
哦?那主料……是什麼東西?某種植物嗎?白牧野問道。
郭姐有些驚訝的道:您怎麼知道?真是太聰明了!它的名字叫紫楓藤,我這裡有圖片……
說著,郭姐直接傳給白牧野一組圖片。
白牧野看過之後,點點頭道:行,這事我們來想辦法。
主要是土豪小姐姐有辦法,所以白牧野隨手就把這些圖片傳給了姬彩衣,沒有絲毫猶豫。
姬彩衣白了他一眼,認真的看起來。
就在這時,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突然從外面跑進來,面色似乎有些焦急,見白牧野幾個人在這裡,欲言又止。
怎麼了?妳說吧,沒關係的。郭姐語氣柔和地問道,然後又沖白牧野和姬彩衣解釋道:她是我在城北就認識的小妹妹,人挺好的,很聰明,做事也麻俐,我就自作主張的給帶過來了,用了我們店的名義……
這個都是小事,先說發生了什麼?姬彩衣一擺手,瞬間化身女俠,看著小姑娘問道。
我們去採購紫楓藤的人……被,被人打了……小姑娘說著,哇的一聲哭出來。
別哭別哭……他們都在這,妳不要怕,先把事情說清楚,別慌!郭姐經歷過之前幾場風波,人也比過去成熟多了,當下輕言細語的安慰小姑娘道。
郭姐骨子裡是個要強的人,除非遇到特別難的事,不然她不會輕易向人求助。
就像之前在城北,如果不是遇到麻爺手下的人要綁架她,她肯定不會找姬彩衣幫忙,現在也是一樣。
剛剛她跟白牧野說起紫楓藤,其實就是因為遇到困難了。但她說得十分委婉,沒有把那些商販們的醜陋嘴臉說給這幾個脾氣不大好的少年聽,怕他們一衝動直接去找人家。
氣質雖然有變化,但骨子裡郭姐還是不想惹麻煩的老實人,只是沒想到衝突來得這麼快,讓她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紫楓藤很難買到,說起來絕大多數人甚至根本不認識它。之所以有人會去弄,是因為它可以入藥,價格不高,但也不算很低。
一般去野外的冒險者,在沒有太大收穫的情況下,遇見紫楓藤,便會順手挖走,就當摟草打兔子了。
米線店一火,對紫楓藤的需求量就變得大了起來。
那些小商販也好,還是常年行走在野外的冒險者也好,其實都狡猾得很。他們對市場的敏感程度是非常高的,但凡有一點風吹草動,立即會給出相應的調整。
所以,突然變得搶手的紫楓藤一下子火爆起來,價格翻了一倍不說,郭姐他們派去採購的人,還被那些人給跟蹤了。
郭姐知道這件事後,當即就有些上火。
她倒是不怕配方被盜取,除了她之外,沒人知道湯料的精准配方是什麼。
除了紫楓藤,其實還有另一種主料,她沒跟白牧野這幾個少年老闆說,是知道他們對這個根本沒興趣。不跟光哥說,理由更簡單——防人之心不可無。
雖說不怕配方洩露,但被那些商販和冒險者盯上,也不是什麼好事。一旦他們徹底卡死紫楓藤的購買管道,除了讓光哥派手下人去野外尋找之外,也就只能求助這些少年老闆了。
而且讓光哥的人去尋找並不現實,野外太危險了。
紫楓藤近郊根本沒有,都在很遠的深山老林裡面長著,普通人根本就接近不了它的生長區域。
她求助得也算及時,但還是沒想到,那些商販的膽子那麼大,竟敢動手打人。
所以說,你們去採購紫楓藤,卻被那些人冷嘲熱諷,他們舉止輕浮地說要跟郭姐私下裡好好談談?還說想要這家店的股份?你們一時氣不過,反駁幾句,就被他們給打了?姬彩衣的語氣十分冰冷,女俠生氣了。
小姑娘名叫秀兒,挺靈巧的一個女孩子,見姬彩衣問起,當即點點頭,一臉委屈地道:是的,那些人都特別凶!
呵呵,凶?單穀笑呵呵地一甩頭,道:我倒要看看,他們有多凶!
等下……劉志遠皺著眉頭,看著秀兒,表情十分嚴肅的道:秀兒姐姐,妳說的都是實話,也沒有什麼遺漏,對吧?
秀兒點點頭道:我是郭姐從城北帶出來的,我這條命都是郭姐給的。
郭姐看著她柔聲道:別那麼說,姐這條命還是老闆們給的呢。
那我就是姐的小跟班,永遠都是。秀兒低聲道。
姬彩衣看著劉志遠道:你什麼意思?
劉志遠道:如果秀兒姐說的是真的,那麼對方極有可能是沖著我們來的。
哈?單穀瞪大眼睛,看著劉志遠道:我說老劉,我的隊長大人,您別總是陰謀論好不好?我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整天有人盯著我們,找我們的茬?
一群賣東西的商販而已,我們跟他們無冤無仇,最多看我們不順眼,不賣給我們貨就是了。他們為什麼要主動挑釁?為什麼還敢動手打人?劉志遠看著單穀道:尤其,這還是在他們跟蹤了我們的人,看見了我們這家店之後的舉動。
那又怎樣?單穀問道。
不怎樣,我懷疑他們是麻爺的餘孽。劉志遠乾脆地道。
不可能吧?他們還敢露面?單穀也不笨,被劉志遠這麼一說,他也產生了幾分懷疑,當下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看著秀兒道:挨打的人呢?回來沒?
還在他們那呢,我見他們挨打,就趕緊跑回來報信……秀兒哽咽著道。
那十有八九就是了,不過我也有點奇怪……白牧野皺了皺眉道:兩個麻爺都被我們幹翻了,怎麼還有這樣不長眼的傢伙?
江湖人,終究還是有幾個講義氣的,麻爺餘孽,也不可能百分之百被清除,總會有漏網的。劉志遠嘆了口氣道:這件事交給城衛軍去處理吧,我們別出面了,不適合。
姬彩衣當即就要反駁,劉志遠看著她道:我們剛拿了百花杯冠軍,人氣正旺,如果這時候被人盯上,再潑我們一身髒水的話,不好洗。
那就這麼算了?我生氣呀!姬彩衣一邊說,一邊掏出通訊器給她三叔打電話,隨後又從秀兒這裡問了位址,給她三叔發過去。
劉志遠道:彩衣,我們不是還要開分店嗎?以後把店開到別的城市去,這種事情怕是在所難免的,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通過武力解決的。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這些我都明白,可我就是……不痛快!姬彩衣皺著眉頭道。
白牧野在一旁道:我們也得走一趟,去把我們的人接回來。
劉志遠有些猶豫,白牧野笑笑道:隊長啊,你有些時候吧,太老成持重了,忘了我們是一群孩子呀!
十幾分鐘後,四人坐著姬彩衣那輛車,朝著城西疾馳而去,司音被留下來看家。
百花城城西有一個巨大的交易市場,主要的交易品,都是各種從野外帶回來的東西。
從各種可以食用的山野菜,到一些飛禽走獸,再到各種奇花異草,甚至還有漂亮的景觀石等,但凡城裡人有需求的,就會有人從野外帶回來。
當然,這些都是相對普通的東西。
珍品的數量很稀少,但價格都十分昂貴,比如一些靈禽、靈獸,可以提升靈力或是精神力的異果、頂級的草藥。
這些東西都是供不應求,幾乎不會出現在市場上,一旦出現,很快便會被買走。
米線店負責採買的人有三個,一個是剛剛回去報信的秀兒,一個是白牧野跟姬彩衣最初在郭姐米線店遇到的那個小混混土豹,最後一個則是第一次米線店被砸時被砍了一條胳膊的小智……好吧,他很倒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