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滿口胡柴的豬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御九天(第九卷):冰靈聖堂
洪荒來了(第四卷):榮耀挑戰
滄元圖(第二十四卷):終成劫境
元尊(第五十九卷):龍首之爭
御九天(第八卷):聖裁挑戰


開天錄(第六十一卷):燧都之災(WDA0919)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29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0792110165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滿口胡柴的豬



  第一章 滿口胡柴的豬

藉助大陣之力,巫鐵的確可以在短時間內,徹底凍結不大範圍內的時間流速。
黑劍化為一道半透明的黑色流光,帶著滔天的殺意朝著大殿的一角刺了過去。
劍光所過之處,虛空都被斬出了一絲絲肉眼清晰可見的裂痕。
嚇!你這小子,怎麼連師兄我都打?
大殿角落裡,一方虛空突然坍塌、崩毀,一隻黑漆漆的豬蹄從崩碎的空間黑洞中伸了出來,小心翼翼的對著黑劍所化的劍光輕輕一擊。
一聲巨響,黑劍震盪著向後倒退了數十丈,而那黑漆漆的豬蹄則是被切開了大半,如果不是他收力及時,已經被一劍切了下來。
唉喲,要了命了,師弟啊,多年不見,你的手段更加淩厲了啊!看來,距離你破開胎迷之劫,恢復前世宿慧,眼看著就要成功了啊!
一股絕強的妖氣沖天而起,硬生生頂著太初冕的龐然威能,將那大殿角落裡的一小塊時間流速恢復了正常。
氣喘吁吁的,一頭高有七八丈,通體黑毛,膘肥體壯、油光水亮的大黑豬喘著粗氣,從那空間黑洞中走了出來。
比起金睛妖尊都只強不弱的可怕妖氣,正是從這頭大黑豬的身上噴出的。
這頭大黑豬一出現,就朝著巫鐵大聲咋呼道:三師弟,你難不成,真的把二師兄我給忘記了?
巫鐵茫然。
裴鳳茫然。
金睛妖尊的眼角一陣亂跳,他怒?道:死豬,你又糊弄人嗎?
血獄的大殿內,鐵三花、鐵齒大王等等無關人士,全都被三兩腳踹飛了出去。
大殿內,就留下了巫鐵,兩大妖尊,還有老鐵、裴鳳和血獄。
巫鐵的九宮降魔大陣籠罩整個大殿,太初冕封凍了大殿週邊的時間,黑劍化為無數道劍芒撕裂虛空,將空間也徹底封禁。
剛剛施展遁法,偷偷摸摸潛入大殿的黑毛豬穿上了一件大紅色僧衣,化為一頭人立行走的人形活豬,一本正經的坐在了巫鐵的正對面。
通體漆黑的人形豬妖,穿上了一件明顯來自紅蓮寺某堂首座長老的精品僧衣,肥厚的爪子上拎著一串嬌小玲瓏的佛珠轉啊轉的。
這造型,讓巫鐵覺得眼瞎。
大殿內,氣氛變得極其詭秘。
很久很久以前,久在我們所謂的太古神話時代之前……有師徒四人,西行求取真經。
黑毛豬妖,自號豬剛鬣的剛鬣妖尊一開口,巫鐵和老鐵的臉就劇烈的抽了抽。
這故事……這位豬頭妖尊,用那小說話本的故事,來糊弄巫鐵?
豬剛鬣語氣很沉重,表情很嚴肅,用極其緩慢的語速,一個字一個字的,大致介紹了師徒四人西行取經的故事。
後來,天地巨變,神話時代終結……師尊他,隕落了,他的舍利子,老豬我還仔細保存著。
豬剛鬣取出了一顆拳頭大小,通體散發著淡淡的旃檀香味,內部好像有一株菩提樹若隱若現的金銀二色舍利子。
他握著舍利子輕輕的晃了晃,就看到這顆拳頭大小的舍利子附近金花亂飛,梵唱聲聲,一縷縷細細的金色沙塵從舍利子中緩緩滑落,落在地上,就叮叮有聲的炸碎開來。
炸碎開的金色沙塵,即刻化為一朵朵綠豆大小的金蓮冉冉綻放,隨後金蓮下方有銀色蓮葉生長開來。
金蓮花、銀蓮葉散發出濃郁的旃檀香味,從綠豆大小迅速擴張開來。
頃刻間的工夫,方圓千丈,可容納數萬人聚會的大殿就驀然膨脹到百萬裡大小。
遍地生蓮,香氣縈繞,佛光沖天,梵唱如雷。
這一顆舍利子,硬生生營造出了一方輝煌、雄偉、威嚴、神聖的佛門聖地。
金睛妖尊齜牙咧嘴的,渾身妖氣驟然膨脹開來,化為一層厚厚的雲幢,將他和血獄籠罩在內。
這佛光梵唱什麼的,對巫鐵等人無傷,但是對妖族而言,卻好像最可怕的濃酸,在裡面呆得久了,從骨髓到神魂都會被腐蝕了去,最終徹底煙消雲散。
死豬頭,不要賣弄你這顆挖人祖墳得來的舍利。金睛妖尊嘶聲罵道:真當我不知道嗎?你假裝成一頭家豬,一路流竄到紅蓮寺的後山塔林,挖了人家開山祖師的舍利塔……
豬剛鬣咳嗽了一聲,斜了金睛妖尊一眼,道:死猴子,我說過,你是我大師兄投胎轉世,我們前世可是最親近的師兄弟,你可別胡言亂語,拆我的台。
黑漆漆,滿是長毛的豬臉怎麼看都談不上和藹可親,豬剛鬣卻偏偏擺出了一副和藹可親的嘴臉,一臉深情、萬分溫情的看著巫鐵。
你看,師尊雖然隕落了,他的這顆舍利子,被那群數典忘祖的死禿子藏在了紅蓮寺後山……可是師兄我找回了前世宿慧,硬是將師尊他的舍利子迎了回來。
金睛妖尊在一旁重重的冷哼一聲,他張開嘴,想要說點什麼,但是最終還是閉上了嘴。
師徒四人,西行取經,終得正果……但是天外邪魔來襲,師尊隕落,臨死護著三個徒弟轉世投胎……金睛妖尊就是大師兄,你剛鬣妖尊就是二師兄……巫鐵指著豬剛鬣笑道。
這顆舍利的威能宏大無匹,比起當日梵鯤輸給巫鐵的那顆真佛舍利不知道要強出多少。
這顆舍利的原本主人,一定是佛門驚天動地的大人物……或許,真有可能是神話年代某位大能留下的至寶,怎麼就落入了這頭滿口胡柴的死豬手上?
你,就是我們三師弟轉世投胎。
豬剛鬣一本正經的看著巫鐵道:老豬我一看到你,就莫名的感到親切,更感到傷心……天可憐見,師父在天之靈庇護,我們師兄弟三人,隔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總算是……
巫鐵打斷了豬剛鬣的話,道:別,我上輩子肯定不是和尚,這一點,我確認。剛鬣妖尊,你要是老老實實說話,我們還有得說。你若是再胡說八道,呵呵,妖國這麼多妖尊,我找其他人合作就是。
豬剛鬣呆了呆,收起了手中舍利,眼珠突然變得通紅。
他用力的擠了擠眼睛,兩顆乾巴巴的眼淚水好容易從他眼角裡漏了出來。
這兩顆眼淚水就好像藥引子,順著他滿是長毛的豬臉向下滑了三寸不到,他的眼眶裡就源源不斷的有熱淚猶如小溪一樣噴了出來。
好吧,老豬看出來了,師弟你只是覺醒了前世的手段,卻還沒弄清楚你的真正身份……老豬我,能理解,我,能等你真正明悟自身的那一天。
可是,作為前世最最親近,最最愛護你的二師兄,我不能讓自家三師弟吃半點虧啊!
肥厚的豬蹄用力的拍打著肥厚的胸膛,剛鬣妖尊大聲叫嚷道:三師弟,你也就不用找那些老奸巨猾、陰狠歹毒、兇殘刻薄、殘忍無情的老妖們做買賣了……
西方妖國,誰都可能坑你,只有你大師兄、二師兄,絕對不可能坑你!
渾身的肥肉在翻滾,剛鬣妖尊一邊拍打著胸口肥肉,一邊繼續大聲嚷嚷道:你要地,我們給地;你要人,我們給人;你手上有什麼好刀槍、好丹藥、好靈符、好陣法之類的,只管交給我們……你絕對不會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