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智取

作 者 作 品

大符篆師(第一卷):符篆學徒
大符篆師(第二卷):烈火之毒
大符篆師(第三卷):百花杯賽
大符篆師(第四卷):防禦符篆
大符篆師(第五卷):黑域歷練
大符篆師(第六卷):城北大佬
大符篆師(第七卷):百花冠軍
大符篆師(第八卷):斂財組織
大符篆師(第九卷):神族控魂
大符篆師(第十卷):倔強青銅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七十五卷):潛龍計劃
大符篆師(第五十卷):天河源頭
大符篆師(第五十一卷):祖域世界
滄元圖(第二十卷):間隙之戰
御九天(第二卷):老王戰隊


大符篆師(第三十二卷):決賽開幕(WDA0924)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小刀鋒利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29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0792110370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智取



  第一章 智取

台下大量的媒體記者都以為老劉不過是鬧一下情緒,很快就會回來。
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在看見老劉走了之後。那個為了維持秩序而喊的聲嘶力竭的官方工作人員……也走了。
等到他走了之後,負責維持秩序的現場安保,相互對視一眼,也都撤了。
這麼喜歡?喊,就在這裡讓你們?喊個夠。
可當所有人都走了之後,現場頓時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所有人全都安靜下來。
正主都走了,還喊個屁啊?
這時候,有人突然憤怒的一聲大吼:太過份了!真的是太過份了!符龍戰隊,從上到下,就是一群目中無人的東西!
不錯,這樣的團隊,即便小組賽取得了全勝,即便他們能在接下來的決賽圈走得更遠,也是一支令人反感的團隊!
年輕人出了成績,可以驕傲,但卻不能驕縱,更不能狂妄。前隊長目中無人,扔下我們這麼多辛辛苦苦的記者,拒絕接受採訪;現隊長更是目中無人,藐視對手,在這種重要的比賽上遲到。
呵呵,真是搞笑了,飛仙來的那兩個主持人之前還敢在直播間裡面給白牧野跟林子衿洗白,說什麼那兩個抗擊神族的帝國供奉是他們,能別這麼搞笑嗎?這樣兩個目中無人的東西,能跟那兩個英雄相提並論?別噁心人了。拿他們跟英雄相提並論,是對英雄的一種巨大的羞辱!
好了,這下是真的群情激奮了。
白牧野一群人甚至沒有辦法從正常的選手通道離開了,只能通過比賽中心的秘密通道悄然離去。
他們也沒回酒店,因為有大量的媒體記者,就堵在他們下榻的酒店門口。
更有神通廣大的記者,甚至已經進入到酒店內部……
眾人來到了另外一個地方,有點類似彩衣家的私人會所。
小顧對眾人說道:這是我的一個秘密據點,知道的人很少,咱們先在這裡湊合一下吧。至於那些堵著酒店的人,也不太好動用行政手段干預。
老劉有點不好意思的道:怪我,有點衝動了。
怎麼能怪你呢?老劉,你的做法簡直太帥了,一言不發,轉身就走,毫不猶豫,乾脆俐落,當真是帥呆了!前所未有的帥!都快趕上白哥了!單穀大聲稱讚道。
老劉苦笑著擺手道:行了行了,大家都這麼多年的兄弟了,這次的確是我衝動了。
小顧卻道:這事還真不怪你,這也就是你了,如果換作我在那個場合,說不定會當面對他們豎起一根中指來。
哈哈哈哈!眾人全都忍不住笑起來。
下了車,一群人進了會所,並沒有想像中那種屬於皇家的奢華跟氣派,裡面的裝修很古樸、典雅。
姬彩衣一邊走一邊說道:如果單看這裡的裝修,不太像是年輕人的風格呢。
小顧點點頭,說道:沒錯,這裡其實原本屬於我的一個皇叔,前幾年我過生日的時候,他把這裡送給了我。
嗯,你那皇叔,挺有才情的。彩衣稱讚道。
我那皇叔,就是齊王李彧。小顧笑著道。
眾人頓時一臉無語。
白牧野也忍不住搖搖頭,看著這裡的裝修,主人的確是個有才情、有品位的人。可當這個人是齊王的時候,就讓人很無語了。
這算是……住進了對頭曾經住過的房子?
到了大廳中之後,小顧先是打算親自給大家泡點茶。
不過看他那笨手笨腳的樣子,姬彩衣直接把他趕到一旁,然後看著司音道:來。
小顧:……
彩衣理直氣壯的道:我又不擅長這個。
行,您有理。
眾人全都坐好,小顧看著白牧野道:老大,您是不想公開這件事對吧?
白牧野此時正在通訊器上跟夏侯紫月聊著天,聞言點點頭道:當然,公開的話,影響不好。
小顧輕輕點頭道:嗯,我明白,到你這種程度的天才,暗地裡盯著的人肯定不計其數,天知道那些人都抱著什麼目的,存的是什麼心思。所以,不公開是對的。只是這樣任由那些垃圾污蔑,總讓人感覺不痛快。
那就請太子大人干預一下唄。單穀笑嘻嘻的道。
單穀,別瞎說,咱們祖龍什麼時候連話都不讓人說了?老劉瞪了單穀一眼,不讓他繼續胡說八道,給小顧添麻煩。
小顧也只有在他們面前才是小顧,若是公開身份,對外界來說,這是帝國的儲君,隨意也是要有個限度的。
小顧笑道:沒事的老劉,在你們面前,我就是小顧,大家千萬不要有什麼顧慮。
老劉笑笑,他知道小顧是好意,所以也沒有說太多,但卻準備私下裡跟其他幾人好好說一下,甚至包括小白……小顧現在是儲君了,已經不再是一個普通的皇子。
小顧可以無所謂,但他們這些人卻不能無所謂。不然將來面對的,可就不是那些符龍黑了,而是朝堂黑。
網路上那些噴子除了大喊一聲鍵來之外,現實中多半慫得很,但朝堂黑可就不一樣了。
說這個世界沒有等級的人,要嘛無知,要嘛壞。老劉沒上大學之前,就已經明白這些道理了。
司音的茶道比在場的眾人都高明,頂著蘑菇頭,一雙特別萌的大眼睛裡充滿認真,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就連小顧都忍不住點頭稱讚。
看白牧野在通訊器上跟人聊天,林子衿把頭湊過來,看了兩眼道:這姑娘挺厲害的,把她叫過來唄,她現在肯定驚魂未定。
這裡,不大方便吧?白牧野挑了挑眉梢道。
夏侯紫月的確是個人才,但她跟他們這些人,還不是一個圈子的人,跟他那些徒弟們也都不一樣,貿然把她叫到這裡,怕是會更加拘謹。
於是他笑著道:沒事的,她已經回學校那邊去了。她也還好,神經挺大條的,雖然有點受到驚嚇,但那個傢伙已經被抓起來了,沒事了,咱們還是說說接下來比賽的事情吧。
白哥,外界對咱們的各種質疑,真的就一點都不回應了?單穀還是有點不痛快,問道。
沒必要回應。白牧野笑道:一直贏就行了。
小顧這時候突然接到一個聯絡,跟眾人打了個招呼,跑去接電話了。
房間裡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隨後大家都忍不住笑起來。
白牧野看著老劉道:走得好。
老劉苦笑著搖搖頭。
姬彩衣道:小白說得對,那些人根本沒必要去理會,跟一群蒼蠅似的,只要我們能夠一直贏下去,到最後捧起冠軍獎盃,所有的雜音自然也就消除了。
單谷隨手打開幾道光幕,指著那上面的各種新聞對眾人道:看看,看看,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說我們藐視對手,說我們在接下來的決賽上肯定會遭遇所有對手的圍剿……哇操,說得好像我們怕了他們似的。
老劉看著他道:什麼叫遭遇所有對手圍剿?打到決賽圈,哪支隊伍不想奪冠?哪場比賽不得拼命?
這時候,小顧從外面回來,沖著眾人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道:真對不起,我父皇那邊叫我回去一趟,估計是想問今天的事情。
說著,他看向小白道:我要說實話嗎?
白牧野點點頭道:當然了,就算你不說實話,他心裡面也是清清楚楚的。
行,那我知道了。你們就住在這裡,我已經都安排好了,有任何需要,你們隨便吩咐就行。
隨後,小顧快速離去。
大家又在這裡聊了會兒天之後,便各自回去休息了。
一連串的比賽打下來,其實每個人都挺疲憊的。這種疲憊隨著小組賽的結束,很快就徹底爆發出來。
林子衿一覺醒來,發現外面還黑漆漆的,看了一眼時間,大概淩晨一點左右。
她隨手一揮,打開光幕,發現有人給她的私人信箱留言。
林子衿微微一怔,這個世上,知道她私人信箱的人沒幾個,除了小白跟彩衣這些人之外,也就林采薇知道。加上她一直有寒冰雪的保護,幾乎沒人能騷擾到她。
難道是姑奶奶發來的?
林子衿隨手打開信箱,看了一眼郵件上的內容,整個人頓時愣住了。
給她發消息的人,她不認識,但她卻一下子就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林子衿,我是林家長老會辦公室的對內聯絡人,給妳發這個消息,是有一個好消息想要告訴妳。經過家族長老會決議,允許妳回到家族,以林家嫡出身份行事。關於最近網路上對妳的各種不利流言,也將在妳回歸家族之後,由家族負責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