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贏了我就讓

作 者 作 品

大符篆師(第一卷):符篆學徒
大符篆師(第二卷):烈火之毒
大符篆師(第三卷):百花杯賽
大符篆師(第四卷):防禦符篆
大符篆師(第五卷):黑域歷練
大符篆師(第六卷):城北大佬
大符篆師(第七卷):百花冠軍
大符篆師(第八卷):斂財組織
大符篆師(第九卷):神族控魂
大符篆師(第十卷):倔強青銅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第九星門(第八卷):圖窮匕見
御九天(第十六卷):魂虛幻境
洪荒來了(第十卷):洪荒生存
法相神通(第一卷):天賦神通
第九星門(第七卷):獸潮突襲


大符篆師(第三十四卷):天湖聖地(WDA0926)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小刀鋒利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6月12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079211039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贏了我就讓



  第一章 贏了我就讓

白牧野則是收回精神力,看了一眼林子衿,他知道,林妹妹肯定也聽見了。
林子衿也看了他一眼,兩人心有靈犀的交換了一個眼神。
喂,你們倆,在這還秀恩愛?單谷正好瞥見了,頓時小聲嚷嚷起來。
白牧野跟林子衿都沒搭理他,從相互間的眼神中就能讀懂,這件事,怕是沒那麼簡單。
雖然不清楚那位到底是誰,但看上去,似乎這件事在天湖聖地不算什麼秘密,是來自神聖帝國的那位發話,才突然促成了天湖聖地這邊給三大帝國發邀請……
那麼也就是說,事情的真相,並不像大家一開始所瞭解的那樣——段家遭遇了次元生靈的襲擊,然後感覺到神族入侵隨時可能發生,想要提前跟三大帝國搞好關係。
其實來到這裡,看看這顆星球上那些人的表現就能感覺到。所謂的次元生靈入侵,對他們的影響並沒有那麼大。
尤其是段飛星那個傢伙當時說了一路,可這件事卻連提都沒提一嘴。雖然還是有些弄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但想來,應該不會那麼簡單。
彩衣看了一眼兩人,又用眼角餘光掃了一眼那邊那群嘻嘻哈哈的年輕人,沒說什麼,準備回去之後,再仔細問問小白和子衿。
她這次出來之前,老劉專門私下裡叮囑,要她有事多跟小白商量。因為出發之前,老劉也多少有種感覺,這次天湖聖地之行,未必如很多人想像中那般美好。
這時候,又一名穿著得體、舉止有禮的老管家,引領著一群年輕人從外面進來。
這群年輕人一共八人,七男一女,七個男的全都身材高大、相貌堂堂,身上氣勢十足,龍行虎步的往這邊走過來。
那個女孩子也並不算矮,大概一米六五左右,但跟那七個身高超過一米八五的年輕帥哥走在一起,則顯得特別嬌小玲瓏。
女孩長得很漂亮,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紮著一個高馬尾,皮膚特別白皙,一雙桃花眼,天然帶著一股媚勁。
單穀只看了一眼,便呆在那裡,喃喃道:好漂亮!
林子衿瞥了單穀一眼,沒說話。
司音則轉頭看了單穀一眼,一雙超萌的大眼睛裡滿是迷茫,那個姑娘雖然挺美,不過沒有子衿跟彩衣漂亮吧?
姬彩衣則很直接,小聲問道:比我們還美?
嗯……嗯?沒有沒有。單穀下意識的嗯了一聲,感受到一股殺氣,隨即笑嘻嘻的轉過頭看了一眼彩衣,連連拒絕,不過那張臉,卻是罕見的有點紅了起來。
這時候,正好那嫵媚的馬尾少女朝著這邊看了一眼。
單穀再次如遭雷擊的樣子,呆呆的看著那女孩。
這算是一見鍾情?
白牧野有點無語。
那女孩也只是往這邊瞥了一眼,看見光頭的單穀那模樣,忍不住噗嗤一笑,隨即可能覺得不太禮貌,用手輕輕掩住了嘴。
不過她這舉動,倒是引起了那七個年輕帥哥的注意,同時往這邊看了一眼。
?那間,這空曠而又巨大的城堡大廳裡面,很多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涼意。
那七個人目光不善的盯著單穀看了幾秒鐘。
單穀先是多少有些心虛,畢竟是他先盯著別人家的小白菜猛看來著。不過在感受到那七人身上釋放出的敵意之後,他頓時不幹了。
什麼意思?要碰一碰?
一道冰冷的眼神,瞬間扔過去。
用眼神凶人,誰不會?哥比司音擅長多了。
不過那邊七個人只是盯著單穀看了那麼幾秒鐘,便轉回頭去,不再理會。
單穀討了個沒趣,訕訕的把頭轉回來。
大廳裡面,也再次恢復了之前的笑語歡聲。
不過那些來自天湖星的年輕天驕們,似乎因為這件事,開始重新認識起這群來自三大帝國的年輕人來。
那邊八個人,被那個老管家模樣的人最後引領到他們旁邊的那張桌子上,彼此間隔了大約五六米。
以這群年輕人的境界跟實力,如果想聽對方說什麼,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即便如此,單穀還是在又看了一眼那馬尾姑娘的背影之後,一臉認真的對白牧野說道:我要追她!
白牧野:……
林子衿:……
姬彩衣:……
司音:……
那邊七個人瞬間再次轉頭,看向單穀這裡。
倒是那個背對著單谷的嫵媚馬尾少女沒回頭,不過臉卻似乎紅了,因為就連白皙的脖頸都迅速蒙上一片粉紅。
林子衿頓時笑了起來:可以呀,終於開竅了嗎?
姬彩衣這時候也反應過來,道:要不要我去給你要聯絡方式?
白牧野道:喜歡就去追呀。
司音道:哥哥、姐姐們,發生什麼了?
林子衿伸手摸了一把司音的蘑菇頭,笑嘻嘻的道:妳單谷哥哥一見鍾情了。
啪!
旁邊那張桌子上,七個年輕帥哥中的一個,不輕不重的將面前一瓶水往桌子上一放,發出一聲輕響,然後淡淡的道:有些人,別太不自量力,別回頭死都不知怎麼死的。
馬尾嫵媚少女抬起頭看了那人一眼,輕輕搖搖頭。
這邊。
單穀眉梢一挑,剛要說話,白牧野搶先笑著說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算是親爹親媽,也沒必要干涉那麼多,沒事吃哪門子乾醋?
小白不怎麼喜歡惹事,但也從來都不怕事。在這種地方,他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兄弟被人家諷刺、數落?
這時候,那桌上七個帥哥中的另外一個,突然笑起來,像是對同桌的人說話一樣,笑呵呵的道:聽說有些人特別有意思,一副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模樣,咱們住的那個莊園裡面有條河你們知道吧?
之前放水瓶的那個帥哥嗯了一聲。
另一個帥哥接著道:不得不承認,這天湖星真的美!這段家的莊園也足夠精緻,一條乾淨、漂亮的河,穿過這裡每一座莊園。然後呢,這條河裡面有很多魚,其實這些魚,我們都懂,屬於觀賞魚。可有些土包子,來到這裡之後,居然第一時間問僕人……嘿,哥們,有魚竿嗎?哈哈哈,你們說好笑不好笑?
那桌上其他幾個人都忍不住笑起來,雖然笑得不誇張,但臉上的嘲諷意味都很濃。
有意思,人家說不定就是想吃魚呢。
釣魚,也是一項比較有意思的運動,就是得分場合。
也就人家段家的人素質好,居然還給準備了漁具。哎,這要換作我家,我早一記耳光抽過去,讓他清醒一點,認清楚自己的身份。
呵呵,段家熱情好客,久負盛名了!
白牧野微微皺眉,心說段飛星那個大嘴巴的嘴是真快啊!這麼一會兒就給傳出去了?
不過,釣魚怎麼了?人家主人家都沒說什麼,你們在這調侃什麼?
這時候,那嫵媚的馬尾少女輕聲說了一句:你們差不多就行了。
一句話,七個帥哥頓時閉上了嘴巴。
隨後,剛剛放瓶子那位忍不住小聲道:那王八蛋要不是調戲小妹妳……我們也不至於……
話沒說完,馬尾少女抬起頭,輕輕瞥了他一眼。
好好好,我不說了,閉嘴行吧?放瓶子那帥哥一臉委屈的道,然後忍不住狠狠瞪了一眼單穀這邊。
單谷原本挺不爽的,不過不知為何,突然又開心起來,沖著那位一齜牙。
放瓶子那帥哥頓時氣得不輕,別過臉去。
單谷全然忘記了平日裡他被彩衣欺負,被子衿欺負,甚至被司音欺負的模樣了,這會兒,他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充滿雄性氣概。
於是他忍不住站起身,沖著那嫵媚的馬尾少女大聲喊道:姑娘,我喜歡妳,可以追妳嗎?
哇操,這麼耿直?這是單穀?
白牧野和彩衣、司音、子衿全都驚呆了,一臉敬佩的看著單穀,很想敬他一杯。
巨大的城堡大廳裡,嗡嗡聲戛然而止,?那間落針可聞,所有人全都目光呆滯的望著站起身的那個大光頭。
短暫的寂靜之後,頓時有一陣口哨聲、叫好聲和歡呼聲從大廳裡傳來,一群看熱鬧不怕事大的天湖星年輕天驕們,全都忍不住鼓噪起來。
他們怕個屁?
三大帝國都得對他們天湖聖地高看一眼,這群人是來自三大帝國的高中聯賽冠軍又能如何?誰還不是個天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