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雲州王家和江州蕭家

作 者 作 品

飛劍問道(第一卷):榮歸故里
飛劍問道(第二卷):白虎大妖
飛劍問道(第三卷):誅殺水神
飛劍問道(第四卷):波瀾驟起
飛劍問道(第五卷):妖魔奸細
飛劍問道(第六卷):劍意領域
飛劍問道(第七卷):景陽洞府
飛劍問道(第八卷):生死不棄
飛劍問道(第九卷):群妖環伺
飛劍問道(第十卷):極境劍仙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七十五卷):潛龍計劃
大符篆師(第五十卷):天河源頭
大符篆師(第五十一卷):祖域世界
滄元圖(第二十卷):間隙之戰
御九天(第二卷):老王戰隊


滄元圖(第十二卷):不滅之境(WDA0928)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飛刀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6月05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0792110493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雲州王家和江州蕭家



  第一章 雲州王家和江州蕭家

傍晚時分,青榆道院。
孟悠、孟安姐弟倆和其他弟子們一同走出道院大門,此刻半空中有一隻花色小鳥在飛著,俯瞰著下方,正是孟川夫婦從元初山換取的第二隻三重天妖王飛禽,時時刻刻暗中跟隨姐弟倆,負責保護姐弟倆。
牠的實力,也比孟川夫婦換的另一隻灰色小鳥更強。
灰色小鳥化作人形,以惠姨的身份作為柳七月的貼身侍女,傳達消息大都是惠姨去做。
花色小鳥化作人形,以花伯的身份行事,偶爾以家裡長輩身份去和青榆道院打交道。
蒙師妹,蒙師弟,今晚在爛石園聚會,你們可要去?一位藍衣青年在道院大門口說道。
我們還要回去,爹娘管得嚴。孟安笑道。
姐弟倆按照父母吩咐,以蒙悠、蒙安名字在道院內修練、學習。實在是天妖門無孔不入,孟川夫婦想盡辦法保護著兩個孩子。
你們倆啊,還是太小,不懂。藍衣青年腰間佩劍,搖頭說著,直接上了一旁的豪奢馬車。
馬車有車夫,旁邊還有六個護衛跟隨,保護著馬車離去。
蒙師妹,明天我們再切磋。一個紅衣少女笑著說道,跟著也上了一輛馬車,也有車夫、護衛。
這道院門前,不少古老神魔家族子弟,都是前呼後擁。
江州城因為有柳七月、孟川兩位封侯神魔坐鎮,且一個能鳳凰涅槃爆發封王戰力,另一個速度冠絕天下,很受大家族的偏愛,許多大家族都安排了一支族人遷居在江州城內。
像在青榆道院,神魔家族子弟都有一大堆。
我們回去。孟悠、孟安則是毫不在意。
那些神魔家族子弟,都是家族內的小輩罷了。像孟悠、孟安這種強大神魔的子女,身份就要尊貴多了,甚至要想方設法保密,因為可能會惹來天妖門的刺殺。
出道院時還是熙熙攘攘一大群弟子,越往家走,同行弟子越來越少。
蒙師姐、蒙師兄,明天見。青石街道上,一位少女笑著說道,朝自家宅院走去。
甯師妹,明天見。孟悠、孟安都笑著說道。
你們在做什麼?忽然傳來少女的驚呼聲。
嗯?
孟悠、孟安相視一眼,朝那邊走了過去,江州城是自家爹娘坐鎮的地方,還是很安全的。
停下,停下。少女甯師妹焦急的喝斥道,因為她家正有不少人將宅子內的器物往外搬。
滾!
一個黑衣大漢怒喝著一揮手,那少女連忙閃避、抵擋,可還是被掀得拋飛起來。
孟悠、孟安姐弟倆連忙上前,接住了甯師妹。
甯師妹,這是妳家吧?孟悠疑惑的問道。
這些不知道是什麼人,一來我家就搬東西。甯師妹焦急的道。
妳家?那黑衣大漢皺眉看了眼甯師妹,道:妳就是甯東顧的女兒?
抓住她。黑衣大漢吩咐道:抓住女兒,好逼那老東西還債。
住手,住手!
宅院內傳出聲音,一個鼻青臉腫的中年人沖出來,怒吼道:你們搶了我的宅子,搶了我的舖子,抓住我還不夠?還要抓我女兒?
甯東顧。黑衣大漢嗤笑道:你欠我家少爺的銀子,利滾利已經到了三萬兩。你家這宅子加舖子,都不一定夠。而且等到你的宅子、舖子賣掉之後再抵債,你欠的怕是就不止三萬兩了。所以得抓住你全家,你才能乖乖去籌銀子。
和我合夥做生意,算計我,逼我按手印。中年人面容猙獰,恨聲道:故意拖延,還銀子都找不到你們的人。現在冒出來,三千兩,利滾利成三萬兩了?還要繼續利滾利?什麼時候是個頭?
這就要你和我家少爺談了。黑衣大漢笑道:把甯東顧夫婦和他們的女兒都帶走。
甯東顧夫婦都被抓住,那婦人更是絕望的道:我就知道不該和王家少爺做生意,你就不聽,現在都完了!
有兩個壯漢面帶冷笑,直接走向甯師妹,欲要一舉拿下。
砰砰!
孟安直接上前,兩腳踹出,將兩個洗髓境壯漢直接踹飛。
脫胎境的孟安,神魔根基雄渾,論實力都能和無漏境掰掰手腕,自然能輕易解決兩個打手。
我聽說,江州城內有一些人,故意玩弄手段,逼得一些人家傾家蕩產,為的就是人家的宅子。孟安看著眼前這群人,嗤笑道:你們做的那些事,就是要謀奪寧家的宅子、舖子?
黑衣大漢看著這對少年姐弟,微微皺眉:小子,不是什麼事你們都能管的。
今天這事,我管定了。孟安一拽身後的槍套,取出了一杆長槍,長槍一旋,立即拉升到九尺長,他手持長槍看著眼前這群人。
蒙師兄。那甯師妹有些發慌。
膽子挺大。一個瘦削男子嗤笑上前,瞬間拔刀。
鐺鐺鐺!
孟悠卻是陡然拔劍,劍影一閃,連續幾劍,瘦削男子淒厲的慘叫一聲,連忙暴退開去。
他的手臂被刺出了一個血窟窿,驚怒的看著孟悠,叫道:這小丫頭很厲害!
你們倆是誰,敢多管閒事?黑衣壯漢皺眉道。
大哥,這對姐弟是旁邊半裡外另一家宅子的,叫蒙悠、蒙安。其中一個手下低聲說道:我見過他們父親,沒什麼名氣,不過目測應該是無漏境實力。
蒙悠,蒙安?黑衣大漢微微點頭道。
他的這群手下們幾乎對周圍的家家戶戶都有些瞭解,哪些是肥羊,哪些不能碰,都是有判斷的。
忽然,一輛豪奢馬車帶著護衛們來到此處,馬車上的車簾微微掀開,一個面容蒼白的青年看向外面,問道:于護衛,事情做完了嗎?
突然冒出來一對姐弟。黑衣大漢低聲道。
姐弟?面容蒼白的青年看過去,看到孟悠時,眼睛一亮。
孟悠作為孟川夫婦的女兒,遺傳的容貌本就不凡,從小被栽培,神魔根基雄渾,一雙眼睛很有靈性。
好漂亮的小美人!面容蒼白青年吩咐道:仔細點,別壞了皮肉。將這小美人送到我那去,我們走。
說著,他就放下了車簾。
孟悠、孟安姐弟倆臉色一變,都冰冷了幾分。
姐弟倆相視一眼,做出了決定,得好好查查這位王少爺,不能輕易放過。
一群護衛們簇擁著那輛豪奢馬車離去,同時有一位護衛老者留下,淡然吩咐道:于老弟,少爺吩咐的事,趕緊辦,別拖延了。
放心。黑衣大漢笑著應道,同時目光朝周圍的手下看了一眼,吩咐道:將他們都抓起來,特別是這個小姑娘,別弄傷了她。
在江州城,你們就如此膽大妄為?孟悠的聲音冰冷幾分:說要抓人就抓人?
小姑娘,我們少爺看中妳了,妳若是乖乖順從,或許以後還有榮華富貴。若是不順從……怕是明天江州城哪一條臭水溝裡就會多一具屍體了。黑衣大漢淡然道:江州城魚龍混雜,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小姑娘,我勸妳做個明白人。
孟悠、孟安聽得心頭一驚,雖然他們聽說過江州城三教九流,暗中也有不少血腥,可他們卻從未真正見過。
他們每天就是家裡、道院往來,此刻真的面對這種事了,雖然憤怒,但也絲毫不懼。
孟安憤怒的喝道:你們眼裡還有朝廷律法?還有元初山法規嗎?
哈哈……那些人眼中都帶著譏諷的嘲笑。
既然你們不順從,我們就只有動手了。黑衣大漢的聲音冰冷起來。
不用,我跟你們走。孟悠冷然說道。
黑衣大漢、護衛老者面上都露出笑容。
姐?孟安看向孟悠。
你們不得傷害甯師妹他們一家。孟悠說道:也不能傷我弟弟分毫。
放心,妳可是少爺看中的人,我們當然給面子。黑衣大漢立即揮手,很快一輛普通馬車靠過來,孟悠、孟安姐弟倆以及甯東顧一家三口都進了車廂內。
你們也快點。
護衛老者親自跟著這一輛馬車離去。
……
車廂內。
蒙師姐,蒙師兄,都是我連累了你們。甯師妹哭泣道。
讓你離那王少爺遠些,你非要和他做生意,如今可如何是好?那婦人悲痛無比的道。
甯東顧卻是在車廂內跪下,要給孟悠、孟安姐弟倆磕頭。
不可,不可。孟安連忙將他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