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滔天大罪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大符篆師(第五十八卷):太古天族
大符篆師(第五十九卷):輪迴碎片
滄元圖(第二十二卷):交易之地
御九天(第四卷):傳送之門
洪荒來了(第一卷):火星之旅


開天錄(第六十九卷):六道分身(WDA0946)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8月14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0792111421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滔天大罪



  第一章 滔天大罪

裴鳳正在發呆。
天性有點惡劣的血獄,正拿著一堆輔助修練有神效的大道寶丹,挑起一群小傢伙的毆鬥。
一方是來自伏羲神國地下世界鐵齒狗頭人部族的小傢伙,一方是來自原本西方妖國叭兒狗妖族的小妖們。
姆大陸,盤古人族的各大分支部族,實在是造化神妙、玄妙無窮。
鐵齒狗頭人的小傢伙們,生來就是狗頭人身的模樣;而這些叭兒狗妖們,生下來的時候是小狗形狀,要修練有成後,才能化為狗頭人身。
但是殊途同歸,無論是天生的狗頭人種,還是後天修練的狗妖部族,他們到了最終的形態,都是一般無二。而且他們修練到了神明境後,都能徹底化為人形。
年有十歲左右,身披鐵甲的鐵蚩狗頭人小傢伙們拎著木棒,嗷嗷叫著向前猛衝。
年有三五十歲,但是剛剛修成狗頭人身形態,實力弱小,智商也就和十歲的狗頭人差不多的叭兒狗妖們,同樣身披鐵甲,拎著木棒猛衝猛打。
木棒亂揮,破風聲響處,這些小崽子一個個痛得眼淚吧嗒、汪汪亂叫。
血獄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嘴角都有口水流出。
她興致勃勃的問坐在一旁發呆的裴鳳:妹子,妳說這造化之奇,真是玄妙。那些牛頭人,和牛妖們生得一般無二;那些蛇人、蟒人,也和蛇妖、蟒妖們長得一模一樣;還有那些羊頭人,也和羊妖們一般模樣……真是奇怪,這先天的人族亞種,和後天修成的妖族,怎麼就走到了一條路子上去呢?
裴鳳無言的翻了個白眼,搶過血獄手上顛來顛去的一把大道寶丹,隨手丟給了那群打得滿身是汗的小崽子,道:趕緊拿回去,讓你們爹娘給你們炮製了……記住了,你們修為太低,這大道寶丹,起碼要泡一缸藥水,每天喝一小盅,就夠你們受用了。
對於這些實力也就相當於感玄境,連重樓境都沒達到的小傢伙們來說,一顆大道寶丹的藥力過於龐大,一個不小心,足以撐爆他們的神魂,爆碎他們的身軀。
裴鳳所說的,是最溫和、最安全的服用方法。
一群小崽子興奮的將大道寶丹瓜分一空,朝著裴鳳和血獄磕了幾個頭,然後屁顛屁顛的轉身就跑。
隨後,裴鳳道:姐姐妳有空,去三連城多看看書。那裡面,也有闡述天地萬物衍生之根源的造化寶典,裡面可是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姆大陸的生靈,都是盤古聖人精血所化。
一棵草,一株樹,一隻蟲,一條魚,乃至飛禽走獸、妖魔人族,盡是盤古遺族。我們先天體態千奇百怪,但是修練到了最後,最終卻是殊途同歸。
我們最完美的形態,就是人族本態,這也是當年盤古聖人的模樣。
我們所有族群修練的最終目的,就是在肉身上不斷強大,強壯先天靈光,讓本體無限靠近盤古聖人……嗯,若是有可能,我們若是能超越盤古聖人當年的境界……
別說了,頭痛。血獄左手捂著額頭,舉起右手,擋住了裴鳳的嘴:別說了,我天性不喜歡讀書,聽到這些我就頭疼。我只管按照血脈傳承修練就是,修練到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我是混沌族裔,靠天生的本錢混飯吃就好。讀書識字學文化什麼的……我懂這麼多幹什麼啊?
血獄用力的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放下手,笑吟吟的看著裴鳳道:倒是妳,今天有空陪我閑玩,那些該死的公文都處理完了?哎,巫鐵又去外面亂跑了?
裴鳳攤開手道:今天事情不多,些許公文,已經批復完成。
抿嘴一笑,裴鳳抬頭看著天空的流雲,悠然道:巫鐵可不是出去亂跑。南方有大敵圖謀不軌,也不知道他們的底細,不知道他們的實力如何,不查探清楚,終究是個隱患。
血獄擺了擺手,很有男兒氣概的拔出腰間佩劍,一劍將面前極品白玉雕成的護欄劈成了碎片,道:妹子放心,管他什麼隱患,若有人膽敢犯我武國,姐姐我正手癢呢,幫妳剁了他。
眸子裡血光閃爍,一股滔天的凶厲殺意翻滾而出,血獄舔著殷紅的嘴唇,低聲咕噥道:姐姐我如今也是尊級老怪物呵,奈何天下之大,居然無一敵手……老疙瘩、老網子他們,姐姐我打上門去,他們居然閉門不出,掛了免戰牌……真是,高手寂寞呵!
血獄身後,無數條華美的血色孔雀尾羽冉冉綻放開來,無數隻血淋淋的眼眸在尾羽上浮現,漫天血光籠罩了小半個後花園。
遠遠近近的女官、內侍、宮女等等,無不敬畏的低下了頭。
喏,我記得,前幾天,不是有一群小牛頭剛剛加入禁衛軍學習行走嗎?趕緊選十幾個力大的……再去城外西邊,讓大力牛王把他家百歲以下的小崽子送十幾個過來。血獄笑得異常燦爛:嘻,我今天想玩鬥牛的遊戲,看看這些小牛頭和小牛妖,他們誰的腦袋更硬一些。
裴鳳無言以對,右手啪的一下拍在了自己的額頭上。
就在這時候,武都的宮城內,地下某一處秘殿中,一道絕強的空間波動驟然出現,然後迅速向四周擴散開來。
這空間波動強大異常,幾乎凝成了實質,武都內外,無數胎藏境、神明境、尊級強者,紛紛感應到了這道源自宮城的空間波動,無數道流光沖天而起,懸浮在空中,朝著宮城的方向看了過來。
裴鳳勃然大怒,一步就踏上了萬丈高空,居高臨下的俯瞰向那道空間波動傳來的秘殿方向,冷厲的呵斥聲響徹整個武都:何人膽敢侵我武國?
武都城外,數十座大大小小的軍營中,一個個占地巨大的泊地內,一艘艘形如惡鯊,長有百五十丈,通體漆黑的新式戰艦騰空而起。
戰艦上,無數戰力低微,但是心靈手巧,對各種機械有著天生敏銳力的矮人、侏儒嘶聲尖叫著,在各級軍官有條不紊的命令聲中,密集的戰艦猶如活物一樣靈巧無比,短短幾個呼吸間就在空中編成了整齊的陣形。
短短七八個呼吸的時間,從武都的四方,起碼有十萬艘新式戰艦騰空而起,從四個方向逼近了武都城牆。
整整十個武國禁衛的十萬人方陣,已經密佈宮城四周,將偌大的宮城圍得水泄不通。
十個十萬人規模的禁衛方陣,組陣的禁衛清一色都是神明境的修為,而且品階最差的禁衛都是地神的實力,起碼是以五門以上大道入道突破的神明境。
而每個十萬人方陣的統領,全都是巫家的本家兄弟,而且都是之前突破尊級的強者。
宮城四周,偌大的武都城內,一道道強橫無匹的氣息沖天而起,化為一道道高有百里的狼煙,猶如旌旗一般矗立在天地之間,散發出讓人窒息的龐大壓力。
偌大的武都,數千重城防大陣傾力發動。
大群大群的巨神兵腳下噴吐著猩紅色的幽光,猶如烏雲一樣騰空而起,在十座禁衛方陣的後方排成了整齊而密集的突擊陣形。
這些巨神兵的數量過於龐大,密集的聚集在一起,整個武都頓時進入了黑夜狀態,再無一絲陽光能夠照在武都的地面上。
巫鐵並不喜歡奢華,裴鳳也是相同的性子。
武國的宮城,直接繼承了燧朝的皇城,裡面那些以紅色調為主,華麗的玉石、寶石、綾羅綢緞、燭檯、燈架之類的裝飾,大半被巫鐵送給了手下的文武大臣,現在的宮城內到處擺滿了黑鐵鑄成的金屬架,上面堆滿了各色甲胄兵器。
兵器,金屬,冷酷的工業風,這才是巫鐵,還有巫鐵那群巫家的老祖、兄弟們最理想的審美風格。
正因為並沒有對宮城大興土木、大動干戈,燧朝的皇城中有很多秘殿,還有很多隱秘的佈置,並沒有被完全發現。
裴鳳、血獄帶著大群禁衛,包圍了宮城靠近後花園的一座大殿。
這座大殿正微微搖晃著,大殿中心的地面凹陷了下去,伴隨著低沉的機括聲,一條紅玉鋪成的階梯出現,低沉的腳步聲傳來,百多人列隊從階梯中走了出來。
血獄眉頭一挑道:這下麵,居然安排了傳送陣?
裴鳳搖了搖頭道:應該不是,如果有傳送陣,這裡早就被填平了。正因為這下面沒有任何陣法佈置,只是一個普通的地下大殿,所以這裡才留了下來。
偌大的武國宮城,真正的主人只有巫鐵和裴鳳兩個,無數宮殿樓閣,他們兩個哪裡住得過來?更不要說,巫鐵時常在外亂跑,常年只有裴鳳一人駐守宮城。
所以這些被發現的,但是沒有什麼陣法佈置,看上去普通尋常的秘殿、秘閣什麼的,裴鳳就任由它們空閒在那裡,也沒有大動土木的去填埋或者修繕。
留著就留著,未來當庫房也不錯,這就是裴鳳的想法。
但是沒想到,這座大殿下方,一座看上去普通尋常的秘殿內,今天居然爆發出了這麼龐大的空間波動,然後有這麼一群人走了出來。
在這裡進行佈置的人,厲害啊……起碼比墨家的那群老傢伙厲害。血獄低聲吐槽道:墨家的老傢伙們,可是將這宮城裡裡外外都檢查了一遍,居然沒發現這裡留下了別人的佈置。
裴鳳微微搖頭道:不能怪墨家,他們精通陣法、鑄造,但是很多詭異的手段,他們並不見得通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