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奇幻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命中之劫

作 者 作 品

超凡傳(第二卷):星罡乾元
超凡傳(第三卷):宗門比試
超凡傳(第四卷):天才弟子
超凡傳(第五卷):宗門內亂
超凡傳(第六卷):古劫丹經
超凡傳(第八卷):劍心亂戰
超凡傳(第七卷):瀚金來襲
超凡傳(第九卷):古陣寶藏
超凡傳(第十卷):天元坊市
超凡傳(第十一卷):悲劇護衛

奇幻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御九天(第九卷):冰靈聖堂
洪荒來了(第四卷):榮耀挑戰
滄元圖(第二十四卷):終成劫境
元尊(第五十九卷):龍首之爭
御九天(第八卷):聖裁挑戰


超凡傳(第一卷):劍心丹童(WDA0601)

類別: 奇幻文學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蕭潛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02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7708323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命中之劫



  第一章 命中之劫

米悠然!老娘和你拼了!
一個女人,一個極美的女人,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少婦,追打著一個雄壯到了極點的大漢。
別打了,別打了,羅姐,大姐,孩兒他媽……我明白了,別打,別打……
米悠然抱頭鼠竄,那女人的水袖不停的抽去,啪啪聲亂響,打得米悠然連聲告饒。就在這時,哇哇的哭聲傳來,頓時那少婦就慌了。
寶寶別哭,娘來了!瞬間,她就閃到一個浮在空中的精緻搖籃邊。
米悠然哭喪著臉,這婆娘實在是不講理啊!他垂頭喪氣的跟上來,眼裡閃爍著疼愛的光芒。
寶貝,別哭啊,爹來了!
羅梅抱起嬰兒,對米悠然吼道:滾一邊去!你還認自己是爹爹啊!竟然要丟棄寶寶,我……沒等她繼續飆下去,那嬰兒發出更大的哭泣聲。
寶寶別哭啊,你爹不要你,娘要你!
羅梅臉上露出極溫柔的神情,輕輕搖擺著懷裡的嬰兒。
米悠然臉上全是苦澀。
老婆,我們得罪了那麼多的高手,修真界有那麼多頂級高手追殺,而且我們還得罪了衍界的高手,如果就我們兩人,還能應付,加上寶寶……
羅梅知道自家丈夫精通周易八卦,精於演算,又是合體期的大高手,測算之精准,雖然不能說舉世無雙,卻也能八九不離十,尤其是推演一個人的吉凶,更是精准無比。
只是她怎麼也不願意丟下寶寶。
老娘是大乘期的修真者,誰敢伸手,老娘滅他滿門!
米悠然心裡也異常焦躁,他也忍不住吼了一句:
滅人滿門容易,可是帶著寶寶,我們沒事,寶寶會死的!
羅梅一手托著嬰兒,一手一甩,水袖猛地抽擊過去。米悠然不閃不躲,那水袖就抽擊在他臉上,打得他倒飛出去,這一下羅梅臉上也露出心痛的神情。
笨蛋,你不會躲啊?
給妳打一下也就罷了,妳先消消火,聽我說清楚,不行嗎?
米悠然滿臉的苦澀。
不聽!不聽!老娘不聽!
米悠然吼道:妳會害死我們家寶寶的!
羅梅頓時就不動了,眼淚一滴滴流下,就算她有大乘期修為,就算她是修真界頂級高手,也和凡間婦人一樣,都是一個母親。
這次輪到米悠然慌了,他上去摟住老婆。
羅姐,老婆,別哭,別哭!妳放心,我會推算出一條活路,讓我們家寶寶安然無事的成長起來。
我想帶著孩子啊……
她溫柔地看著孩子,眼淚卻一滴滴的滑落。
米悠然強壓心中的狂躁,他心裡明白,自己不能急,必須要說服自家老婆。
我也想啊……可是,我們為了生這孩子,搶了那麼多門派的寶物,靠著衍門至寶,總算得了這寶寶,可是我們也得罪太多的高手和門派了啊。若是我們兩個人,當然不怕,可是帶著寶寶,我們沒法護住他啊,他太脆弱,太小了啊!
羅梅淚眼汪汪的看著米悠然。
相公,那該如何是好啊?怎麼才能保住我的心肝寶貝啊!
米悠然心裡鬆口氣,只要羅梅說出相公兩個字,就代表著她已經恢復理智了,不然還有得鬧。
羅梅和米悠然是修真界一對著名的修真伴侶,兩人是在元嬰期就結成雙修伴侶,經過漫長歲月的修練,一路艱難地走到頂級修真者的位置。
只是羅梅修練到了大乘期,不知道為何,她突然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可已經達到大乘期的境界,想要生孩子可是千難萬難了,為此,夫妻倆不惜一切手段,各處尋找寶物,試圖借著寶物的力量,孕育自己的後代。
經過長達百年的搜刮,也不知道搶了多少門派的寶物,可羅梅一直都沒有懷孕,直到他們搶了一件衍門至寶,才算得償心願,終於生下一個寶寶——一個健康的男嬰。
米悠然精通易經八卦,一次心血來潮,為孩子推測了一次,卻發現這孩子若是跟著他們夫妻倆,絕對活不過三歲,這一劫是命裡帶來的,這個結果讓米悠然如五雷轟頂。
萬不得已下,米悠然告訴了羅梅,這也是引發羅梅發飆的原因。
命中之劫!
只要跟著兩人,這個小小的嬰兒就絕對活不了!
就算羅梅和米悠然有通天的本事,就算羅梅差一步就能飛升成仙,可兩人心裡明白,以米悠然的推測,兩人的寶貝兒子,一定躲不過這一劫。
羅梅眼淚汪汪的看著兒子,這孩子很像她,這麼小就已經顯露出帥哥美男的潛質,畢竟父母都是修練高手,孩子想醜都難。一般而言,元嬰期以後的修練者,都極少會有後代出生,修真者想要生孩子太難得了。
這時候,孩子已經睡著,羅梅小心的將孩子放入懸在空中的搖籃,隨手一抹,就隔絕了聲音,這樣說話就不會驚動孩子。
如何化解,這就需要米悠然尋找途徑了。
以米悠然宗師級的演算水準,付出一定代價,他其實是可以找到出路的。
不管什麼代價,米悠然都是心甘情願的付出,自家唯一的一個兒子,又是老婆的心頭肉,他怎麼敢留手?絕對的全力以赴了。
夫妻倆攜手,一起推算兒子的命。羅梅就算不如米悠然精於推演,可她是大乘期的超級高手,修真界的頂級存在,有她幫忙,丈夫推演就能更加精准。
既然兩人不能帶著兒子一起生活,那麼就要推算,什麼地點才能逃過命中之劫,無論怎麼推演,有一點是完全相同的,那就是不能親自撫養這孩子。
每次這個結果出來,羅梅就要大鬧一場,其實她也不是恨自家丈夫,只是心裡極度難受而已。
羅梅終於死心了,不再想著親自帶孩子,而是幫著丈夫推演,如何才能讓孩子活下來。
米悠然為此還搭建了一個大型的八卦台,用了很多有名的法寶和靈器,甚至耗掉了八個妖靈,一百零八個厲鬼,強行推演。
當推演的結果出來,羅梅和米悠然全都傻眼了,這個結果,就是兒子只有進入衍界的門派,才能保住性命。要知道夫妻倆都是修真界的超級高手,從來都看不上衍修,讓兒子去當衍修?簡直是豈有此理!
衍修的來歷很神秘,在幾千年前,修真界曾經有佛宗存在,佛宗的人和修真者發生過一場巨大的衝突,在莽原的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後,佛宗就徹底消失不見,又經過幾百年後,修真界就出現了衍修。
衍修和佛宗的修行,有很多地方類似,修真者敵視佛宗,連帶著衍修也遭到牽連,兩者經常發生衝突,所以讓羅梅的孩子去衍修,當真讓夫妻倆受不了。
而且衍修手段單一,就是靠著真言力量修行,和修真者相比,就差太遠了,這讓心高氣傲的夫妻倆更是無法忍受。
最讓羅梅無奈的是,衍修有很多人是苦修,他們不是高高在上的修真者,他們喜歡將門派建立在凡人居住的地方,吃穿用,都是簡陋無比。在修真界,衍修有花門的綽號,這花門,其實就是叫花子門。
當然,這是修真者對衍修的貶低之語,衍修其實並沒有那麼不堪。
當八個妖靈和一百零八個厲鬼全都消耗掉,夫妻倆相視苦笑。羅梅臉上雖然是苦笑,可眼裡卻滴下淚來。
我,我……我兒子去衍門,去衍修?我……
米悠然也不甘心,他使勁搓著手。
我重新推演一次!
羅梅搖頭哭泣,她心裡已經認可了米悠然的推演。
別算了……嗚嗚,老娘實在不甘心!可能夠保住兒子一條命,就算離開……我,我也認了!
米悠然心裡慘然,其實他心裡明白,當初搶奪衍寶的時候,雖然沒有殺人,可也傷了無數衍界高手,其中一個甚至是擁有衍龍位的衍界超級高手,一樣被他們夫妻倆打傷。
而衍界是最講因果的,所以這一切的後果,兒子要承擔。按照推演,若是兒子修真,那活下來的機會真的不大,無論他們夫妻倆在不在身邊。可若是入衍門修練,倒是能夠找到活下來的機會。
夫妻倆都是道法高深之輩,如何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羅梅愛子心切,才會方寸大亂,一旦稍有理智,就明白,這條路,兒子必須走,不走都不行。
那是真的捨不得,羅梅能修練到大乘期,其資質之高,在修真界也是數得上的,可一旦牽涉到了唯一的兒子,整個人都不對了,什麼理智,什麼聰明,統統都見鬼了。
米悠然畢竟不同,他更多的是考慮兒子的前途。
只要兒子能夠活下來,什麼代價都是值得付出的!
羅梅一瞬間就失去了理智,抬手就打,咆哮道:那是我的兒子,老娘就是不想他吃苦,就是不想他離開……寧願老娘付出代價,也不要兒子付代價!
米悠然也只能由著老婆狂打出氣。好在羅梅雖然暴怒,也知道不能用修為功力去打,可就算不帶著功力打,也一樣打得米悠然鼻青眼紫,因為米悠然想要老婆平息怒火,他也沒有用修為功力去防禦。
暴打一頓,羅梅也就恢復了理智,心裡頓時後悔了,拉著米悠然的衣袖:笨蛋,為什麼不躲開啊!
米悠然伸手抱了一下羅梅。
我明白的,別擔心,有我在的。雖然他笨嘴笨舌,也不會安慰人,可羅梅還就是吃他這一套。
羅梅欲哭無淚,關鍵是在兩年之內,她必須要將孩子送出去,越早越好,還不能和夫妻倆有絲毫聯絡,不然就會禍及孩子,這讓她很難接受。尤其是一旦放手,她連看都不能看孩子,更是讓她心裡極度抓狂。
米悠然一直在演算,他要找到一個最佳的位置,要保證自己兒子有人收養,保證自己兒子不會有危險。這種推演,可以說是燒腦行為,以他合體期的修為都吃不消,要靠著老婆幫忙才行。
不用說,羅梅也是竭盡全力,她要想找到一個最佳方案,那麼相公的推演就極其重要,就像以前,一旦行動,自家的相公就會推演。夫妻倆之所以能夠到達如此修為,並且縱橫修真界,米悠然精通周易八卦,有不小的功勞。
終於,米悠然抬起頭來。
有了!我找到合適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