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奇幻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鏡罡石

作 者 作 品

超凡傳(第一卷):劍心丹童
超凡傳(第二卷):星罡乾元
超凡傳(第三卷):宗門比試
超凡傳(第五卷):宗門內亂
超凡傳(第六卷):古劫丹經
超凡傳(第八卷):劍心亂戰
超凡傳(第七卷):瀚金來襲
超凡傳(第九卷):古陣寶藏
超凡傳(第十卷):天元坊市
超凡傳(第十一卷):悲劇護衛

奇幻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御九天(第九卷):冰靈聖堂
洪荒來了(第四卷):榮耀挑戰
滄元圖(第二十四卷):終成劫境
元尊(第五十九卷):龍首之爭
御九天(第八卷):聖裁挑戰


超凡傳(第四卷):天才弟子(WDA0607)

類別: 奇幻文學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蕭潛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01月12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77083710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鏡罡石



  第一章 鏡罡石

重新飛到空中,米小經才發現,以他現在的實力,用星罡之力,雷擊匕似乎有承受不住的感覺。而且星罡之力實在太變態了,剛才僅僅是旋轉了一下,那樹木就無聲無息的化為灰燼,這感覺簡直太嚇人,也太爽了。
好不容易在天徹底亮之前,米小經才算掌握飛行的訣竅,星罡之力很棒,但是掌控不易,這還是靠著汪為君隨口指點,才讓米小經真正掌控飛行奧秘。
在徹底天明前,米小經回到小院。
沐筱音就在院子裡,她說道:昨天在溪水邊的衣服洗了,不過,這衣服給羅伯留下吧,你已經是築基期的高手了,在宗門裡,要換一套衣服……我們草仁堂有專門的服裝。
沐筱音管理整個小院,不論是米小經還是張柯幾人,都必須聽她安排,她就像是一個小管家婆一樣。
米小經笑嘻嘻的道:小師姐,謝了啊……
沐筱音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這有什麼好謝的。對了,下午老頭讓你去丹室,馬上又要煉丹了。
米小經道:要我去嗎?煉什麼丹?是損益丹嗎?
沐筱音點頭道:是的,因為你晉級後,算是草仁堂的丹師了,有資格過去看。原來這也算是福利了。
米小經點頭道:好!
對於這種活動,他還是很有興趣的,見多才能識廣,從別人那裡吸收經驗,這是他樂意做的。
米小經突然抬頭,眼睛眯了起來,沉聲道:師姐,妳進屋去!
沐筱音完全不懂:什麼?
米小經道:那個田蒼又來了!
沐筱音沒有回房間,而是躲到院牆角落,還是上次她躲避的地方。
張柯、羅伯和衛福也在窗口露出腦袋,這種築基期層次的戰鬥,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參與的了,只能偷偷看一眼。
田蒼從空中落下,他盯著米小經看,可惜他看不透米小經的實力,因為米小經的體內不是真氣,而是比真氣高級多了的星罡之力。這讓他有點疑惑,上次他還能清晰的感知到米小經就是練氣大圓滿境界,才幾天不見,這小傢伙已經徹底看不透了。
最要命的是,米小經還沒有換築基期才能穿的服裝,所以田蒼也沒有辦法從服裝服飾上看出他的變化。
經過幾天打聽,田蒼已經知道了,米小經並不是陳守義的嫡傳弟子,而是掛在陳守義名下的一個普通修真者,會點煉丹的手段,現在應該算是草仁堂的內門弟子。可惜田蒼並不知道,陳守義他們昨天過來過,也不知道米小經已經晉級到了築基期。
原本田蒼打算暴打米小經一頓,然後將他們趕出小院,現在他心裡卻有點猶豫了,因為他看不透米小經。不過,既然重新過來,總是要有一個結果的,不是趕走他們,就是自己被趕走。當然他對自己的信心還是很足的,不管如何,自己可是築基期的修真者。
法劍亮出,田蒼冷冷的說道:大師弟子?哈哈,你只不過是草仁堂的一個煉丹學徒而已!竟然糊弄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可以糊弄我三五天,甚至十天半個月,可是你糊弄不了一輩子!
小子,你帶著他們走……我也就罷了,不再追究你們佔據我家的事,若是還不走,那就別怪我下重手了,到哪裡說理……都是我對!
米小經不由好笑,這次田蒼竟然用談判的口氣說話,不再二話不說,直接讓人滾蛋了。
不可能!這裡已經是我的家了,我是不會答應讓的。
一個靈泉對於修真者有多大幫助,這是不言而喻的,就算米小經以後修練不需要那麼多的靈氣,可是張柯他們幾人還是需要的,有了這眼靈泉,他們修練的速度比其他低級修真者要快多了,米小經怎麼可能放棄?
尤其是晉級後,米小經更是信心十足,最少對方用武力已經不管用了,他有信心在爭鬥中獲勝。
田蒼打出一手法訣,他的法劍猛地刺向米小經。
米小經淡淡的道:忍不住了嗎?他的手陡然伸出,硬生生的一把抓住法劍,瞬息間,那法劍就被米小經抓住,緊緊的握在他的手掌中。
田蒼心裡一哆嗦,他難以置信的看著米小經,竟然能抓住高速飛行的飛劍,這算什麼?他再次打出一手法訣,大喝道:撒手!
米小經冷笑一聲,星罡直接湧入手掌中,他同樣喝道:碎!
?那間,星罡中的字元散發出耀眼的金芒,就是真言碎字元,星罡和字元同時發作,法劍應聲碎裂。
這……這不可能!
好在這不是和心神連接的法劍,碎了也不會波及到主人,可這結果,田蒼完全無法接受,太可怕了,竟然一手捏碎了一把法劍,這是什麼手?金剛之手嗎?仙人之手嗎?田蒼相信,就算是結丹期的老祖來,也未必能夠空手捏碎他的法劍。
田蒼差點沒有被嚇死,這實在是太驚人了,什麼時候法劍那麼脆弱了?
米小經心裡樂開花,他也沒有想到,星罡和真言相結合,會有如此可怕的威力。他心裡真是異常滿足,從衍修一路修練過來,卻看到西衍門被滅,原本覺得厲害之極的門派高手,被人殺雞一樣的宰殺,自己被大師父稱為衍修天才,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於力量的渴求,終於佔據了少年人的心,變強,變強,就成了他的心病。
田蒼心痛到了極點,這把法劍可是他千辛萬苦,耗盡自己的資產和積累的各種材料,才換取了這麼一把法劍,用了那麼多年,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沒想到被米小經捏爆了,他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法劍毀了。
嗷的叫了一嗓子,田蒼赤手空拳就撲了上來,他實在是被激怒也被氣瘋了,又是心痛,又是惱怒,直接就失去了理智。
米小經得到傳承的戰鬥經驗,第一緊要的就是冷靜,戰鬥就必須要冷靜,一旦失去冷靜,也就意味著要挨揍,甚至被打死。
所以看到田蒼失去理智沖上來,米小經不由笑了,他當胸一腳,筆直的踹了出去,都不用雷擊匕攻擊。他其實心裡也有顧忌,一則,田蒼不是自己的仇人,他也從來沒有想過殺掉田蒼;二則,若是殺掉一個築基期的修真者,對自己真的很不利,他還需要這個宗門暫時棲身,不想脫離這裡。
種種顧忌,讓米小經無法下殺手,所以只是一腳,迎著撲來的田蒼,踹在他的胸口。
這一腳可不輕,直接就將田蒼踹飛了。
剛剛修補好的院牆,再次被田蒼撞塌,這一擊,也讓田蒼徹底失去理智,他已經被怒火燒得暈頭轉向了。
咆哮了一聲,田蒼從院牆外再次撲了過來。
?!
又是一腳踹飛。
再來,再次踹飛,就像是踢球一樣。
沐筱音呆滯,張大嘴巴,口水差點都流出來。在劍心宗那麼多年,她第一次見到如此打架的,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沒有章法的攻擊,兩個人都是一樣,一個隻會撲,一個隻會踢,仿佛都忘記了別的招數。
張柯傻了,張著嘴只會傻笑,看米小經揍人,他覺得很開心、很爽。
羅伯嘴裡念念有詞:哇,又踢了一腳,又一腳……哇,這人好厲害,竟然踢不死啊……
衛福只是嘻嘻笑,他還小,見到米小經踢人,就是覺得很好玩。
甚至有一次田蒼被踢飛,這傢伙在半路就飛回來,結果再次被踢。劈劈啪啪!連續踢飛十幾次,田蒼終於無力,一頭砸在地上,嘴裡不但噴血,還噴白沫,真的累慘了。
米小經叉著腰,一個勁喘,那不是身體累,那是心累。
而田蒼更慘,他原本就有內傷,一直未好,又被米小經連踢了十幾腳,要知道,米小經的力量是由星罡之力帶來的,其實質比真氣要強悍得多。這星罡之力,極其強悍,屬於寧折不彎的類型。可是在米小經體內的星罡之力,又有不同,星罡中有真言,而真言的本質卻是慈悲的,
這就給星罡加上柔軟的性質。這也是米小經踢了十幾腳,田蒼這傢伙竟然沒有被踢死的真正原因。若是沒有真言,估計田蒼最多能夠挨上三腳,就一定會進入瀕死狀態。
田蒼大口大口的吐著白沫,夾著一口口的烏血。他絕望的看著米小經,心裡震撼到了極點,他以為自己是被一個練氣大圓滿的傢伙打敗了,這簡直難以置信。我……咳咳,我……我,我敗了……你贏了,這院子讓給你……
米小經畢竟是從西衍門出來的人,看不得別人這樣,尤其是這人還是被自己打得半死,心軟之下,他丟下一顆清順丹,說道:這丹你吃了吧,以後別來打擾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