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奇幻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慘烈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開天錄(第十二卷):天選之人

奇幻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三十七卷):晉入胎藏
元尊(第四十二卷):隕落之淵
開天錄(第三十五卷):烽煙四起
開天錄(第三十四卷):大武突襲
元尊(第四十一卷):九域大會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WDA0780)

類別: 奇幻文學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15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465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慘烈



  第一章 慘烈

三位隨從炸開的血霧在紅姥姥體內化為沸騰洶湧的力量,她全身每個毛孔都有淡淡的血光沖出。
全身好像被一塊血色水晶包裹的紅姥姥輕聲笑著,隔著數十米遠雙掌重重拍出。
一聲怪嘯,兩隻米許大小的血色掌印快若閃電般脫手飛出,一前一後的拍向九掌令後心。
九掌令直刀碰到了碎骨,就聽一聲脆響,碎骨安然無恙,九掌令的直刀三寸長短的刀尖炸成了無數火星迸濺開來。
九掌令心痛得大吼一聲,惱羞成怒的反手一刀劈出。
直刀破損,刀鋒上噴出的刀光變得閃爍不定,長度也縮短到了三五米長短。
變得稀薄了許多的刀芒和兩個掌印撞在一起,刀芒轟然炸碎,血色掌印重重轟在了九掌令胸膛上。
九掌令悶哼一聲,被血色掌印拍飛了上百米,一頭撞在了一根筆直沖天的數十米高晶簇上。
晶簇堅硬無比,九掌令渾身濺血,從晶簇上反彈了回來,摔倒在地上密集的晶簇叢中。
紅姥姥得意洋洋的笑了一聲,袖子裡紅綾不斷噴出,化為漫天虹影向碎骨纏繞了過去。
她得意的向口中吐血的九掌令笑道:鄉下殺胚,你們哪裡知道我們長生教在蒼炎域外的赫赫威名?
話音未落,站在船頭上的石靈卿和一眾青年男女同時驚呼起來。
在紅姥姥身後,另外一道九掌令的身影憑空出現,一柄直刀悄無聲息的刺了過來,陰險、狠辣,猶如出擊的毒蛇一樣輕鬆刺進了紅姥姥的腰窩。
一聲慘嚎,紅姥姥袖子裡飛出的紅綾帶著刺耳尖嘯盤旋飛舞,將她的身體裹在正中,同時幾條紅綾急速向她身後的九掌令轟去。
遠處被紅姥姥打飛的九掌令身形炸成了一團煙霧消散,紅姥姥身後的九掌令直刀揮動,硬生生和紅姥姥硬碰了一記。
刀光、虹影亂撞,無數火光四射。
九掌令和紅姥姥蕩起數十道殘影在空中亂舞,短短彈指間兩人交手了不知道多少次,最終悶哼連連,兩道人影左右一分,同時落在了大殿門前青磚的甬道上。
刀芒、虹影激蕩,狠狠打在了慢悠悠向外飛出的碎骨上。
碎骨受到阻力,慢吞吞的向大殿內退回了數米,刀芒、虹影消失,露出了九掌令和紅姥姥的身形。
紅姥姥紅色長袍被劈得稀爛,露出了貼身的紅色小衣。吸食了三個隨從青年男女炸開的血霧,返老還童的她身材高挑、凹凸有緻,峰巒起伏之處風景美不勝收。
只是這具美輪美奐的身軀上,橫七豎八的都是深可及骨的刀口。
傷口的白皮紅肉猶如小孩的嘴巴一樣翻了出來,一滴滴血水掛在傷口上,好像有無形的力量禁錮著,血水不斷流回傷口,沒有一滴血水向外滲漏。
九掌令的頭罩粉碎,露出了一張闊口虯髯的國字臉,看他相貌堂堂、威武不凡的模樣,端的是一條豪氣沖天的好漢子,誰能想像他是霧刀刺客組織的掌令之一?
應當是面頰上被紅綾抽了一記,九掌令半邊面皮被打飛,面頰上密密麻麻插了數十根細如牛毛的銀針。
細細的銀針上藍光隱隱,顯然淬了劇毒,九掌令的這半邊面皮正在急速泛出藍色。
嗤的一聲,九掌令毫不猶豫的反手一刀劈在自己臉上,將他面頰上大片皮肉切落。皮開肉綻,露出了大片白慘慘的臉骨,九掌令這般模樣猙獰如鬼,嚇得木船上好些長生教青年直抽冷氣。
唯有石靈卿輕輕鼓掌笑了起來:九掌令殺伐果斷,果然是英雄人物……不如,請九掌令坐下來,和我家姥姥好生說說話,何必打死打活的大煞風景呢?
石靈卿扭著纖細的腰身輕笑道:還請九掌令得知,我長生教別的沒有,唯有美人、金錢和權勢。您要美人,我們木船上諸位姐妹,甚至紅姥姥自身,任憑九掌令享用。要金錢,我長生教有潛伏門徒無數,其中不乏身家雄厚的城邦之主,以九掌令的身份和實力,要多少財富沒有?要權勢,嘻,只要九掌令成了自己人,以您在霧刀中的身份、地位,若是能助我長生教掌控蒼炎域,您就是長生教蒼炎殿主,未來還能更上一步,權勢滔天也不可知哦。
九掌令呵呵冷笑,掏出幾顆藥丸飛快的吞了下去。
紅姥姥深深的吸著氣,她每吸一口氣,身上那數十條深可及骨的傷口就蠕動一下,明顯傷口在快速癒合。
吞噬了三個青年炸開的血霧,紅姥姥如今體內生命力充沛無比,傷口癒合的恢復力也強大至極。
一邊倒抽冷氣,紅姥姥一邊笑道:果然還是靈卿丫頭精明能幹,不愧是在外操辦教務歷練出來的,比起這些養在教內的廢物強出了百倍……嘻,姥姥都想要收妳做乾女兒了。
石靈卿輕輕一笑,嬌滴滴的應了一聲。
紅姥姥扭動著腰身,向九掌令拋了個媚眼道:九掌令,我那寶貝靈卿女兒的話,你可聽明白了?嘻,只要九掌令歸順我長生教,姥姥我還有一眾乾女兒,任憑您享用哩。
怪笑一聲,紅姥姥反手指了指木船道:就算是姥姥我的這些乾兒子,九掌令若是歡喜,也只管垂憐則個。
被吸掉了身上一半血液的巫鐵哆哆嗦嗦的站起身來,聽了紅姥姥和石靈卿的話,他就好像被硬塞了一大塊隔夜的冷肥豬肉一樣,整個人噁心得快要吐了出來。
無恥!巫鐵杵著長槍,好容易站穩了身體,大聲呵斥道。
紅姥姥笑看著九掌令,沒搭理巫鐵,在她心裡,巫鐵這種小人物哪裡值得她操心?石靈卿則是笑著向巫鐵指了指,輕聲向身邊兩個長得玉樹臨風、英俊瀟灑的青年笑道:還請兩位師兄出手,這小子身上頗有些古怪,若能生擒固然最好,若是不能,殺了也是極好的。
巫鐵握緊長槍,右腳向後退了半步,長槍指向了木船。
老鐵將巫鐵丟向碎骨的時候,巫鐵身上的緊身甲胄自行滑落。
巫鐵現在做好了戰鬥準備,緊身甲胄化為白色的金屬溪流,快速順著地面流淌過來,順著巫鐵的腳纏繞而上,頃刻間就化為緊身甲胄將他重新包裹在內。
白慘慘的甲胄絕無反光,看上去煞是讓人心悸。
兩個長生教青年淡然一笑,目光閃爍,貪婪的在石靈卿臉上、身上掃了一眼,很是瀟灑的輕盈躍起,灑脫的落在大殿門前,拔出腰間佩刀,一步一步向巫鐵逼近。
小子,若是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或許,你還能不死。一個青年大聲說道:我長生教好處多多,你或許嘗過了我長生教的滋味,就捨不得離開了呢。
若是你敢反抗,就怪不得我們給你苦頭吃嘍。另外一個青年笑呵呵的看著巫鐵道,充沛的血氣在他體內翻滾,他的面皮一陣發紅。
巫鐵深吸了一口氣,猛地一跺腳,長槍向前一刺。
兩個青年顯然被嚇了一跳,忙不迭的退後一步,揮動長刀想要擋住巫鐵虛刺的長槍。他們沒注意,巫鐵的長槍只是胡亂比劃了一下,他們身後,兩塊破磚猛地飛起,帶著一道惡風向他們的後腦勺砸了過來。
這片建築廢墟中使用的方磚,盡是三尺見方、厚達一尺半的特製品。
如此大的兩塊破磚呼嘯而來,兩個青年身體一震,翻著白眼向前栽倒,身體微微抽搐著昏厥在地。
隨後破磚狠狠砸在兩個青年握刀的手掌上,將他們的手掌砸得粉碎,讓他們再也握不住長刀。
破磚飛起時,正大眼瞪小眼相互戒備的紅姥姥、九掌令同時出手,兩人的身體化為殘影直沖高空,瞬間到了離地千米的高空中。
刀芒、虹影亂閃,空中不斷傳來雷鳴般的巨響,更有大團大團的勁氣四處亂打。
突然一聲大吼,高空中九掌令的身影一凝,雙肩後大塊血肉一陣蠕動,他的身後居然同時生出了四條新的手臂。
也不知道他從哪裡又拔出了五柄直刀,六隻手臂揮動著六柄直刀化為一團光球,向著紅姥姥亂劈亂打。
紅姥姥同樣怪笑一聲,身上貼身的紅色小衣突然化為灰燼,渾身每個毛孔都噴出一縷縷血色火焰。
她腰腹之下的兩條長腿化為一團熾烈的火雲,托著她的上半身在空中急速穿梭往來,數十條火焰凝成的長鞭在空中亂飛亂打,和九掌令手中刀光打成了一團。
巫鐵打暈了兩個長生教青年,石靈卿罵了一句廢物,正要請其他人出手,九掌令帶來的六個下屬已經押送著吳老大、羅林、釘,抓著重傷的巧趕了過來。
九掌令和紅姥姥拼命廝殺,六個霧刀高手一言不發拔出直刀,徑直向長生教的木船沖了過來。
他們身影閃爍,帶起一道道殘影沖到了木船上,就好像虎入羊群一樣拔刀亂砍。
木船上,長生教這群生得英俊瀟灑或者美貌窈窕的青年男女,就好像是溫室中的花朵一樣嬌嫩異常。
他們竟像是從沒有過任何廝殺經驗一樣,只是一個交錯,一群青年男女紛紛哀嚎著倒地。
霧刀所屬下手狠辣,一群青年男女紛紛脖頸、心口等要害受創,頃刻間全被斬殺,沒有一人倖免。
唯有石靈卿很乾脆的跪倒在地上,擺出五體投地任憑處置的架勢,六個霧刀所屬沒有第一時間擊殺她。
等到木船上的所有長生教徒都被殺死後,一名霧刀所屬一把抓住石靈卿的長髮,粗暴的將她拎在了手中。
掌令大人!拎著石靈卿的霧刀所屬大喝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