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奇幻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清理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奇幻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御九天(第二卷):老王戰隊
開天錄(第七十四卷):人族聖地
大符篆師(第四十八卷):謀劃大藥
大符篆師(第四十九卷):人間煙火
開天錄(第七十三卷):人族薪火


開天錄(第十七卷):三連城邦(WDA0807)

類別: 奇幻文學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6月28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605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清理



  第一章 清理

三月後。
石窟中,傳送陣旁,薩大人不耐煩的噴吐著蛇信子,陰冷狠毒的目光不斷在大蛇燚身上掃來掃去。
但是大蛇燚一旦回頭向他望一眼,薩大人立刻微微一顫,渾身僵硬的低下頭,不敢和大蛇燚對視。
無論是從血脈上,還是得到的傳承上,乃至實際的修為上,大蛇燚絕對能夠碾壓薩大人。
區區蛇人,哪裡有資格在一條純血巴蛇面前放肆?
因為大蛇燚的存在,薩大人本來想要催促巫鐵幾句的,但是他始終開不了這個口,只能憋屈的站在一旁,任憑流光溢彩的傳送陣平白消耗能量。
諸位前輩,有勞了。巫鐵肅然向十八尊鎮宮天王稽首行了一禮道:媧窈奸猾,還請諸位將她送去媧穀,交給我母親按媧族的規矩處置。
大天王嘿嘿笑了幾聲,用力的點了點頭道:放心,她脫不了我們的手……嘿,如果我們還能讓她溜走,我們也就沒臉再見人了。
兩尊鎮宮天王一左一右的抓著媧窈的胳膊,五指金光閃爍,死死扣住了媧窈的身體,封住了她的氣血流動。
媧窈渾身上下絲毫動彈不得,舌頭和嘴唇也被封禁,一個字都說不出來,眼珠都無法轉動一下。
更不要說,她已經被巫鐵用秘術廢了全部修為。
她只能極力的瞪大眼,用最惡毒的目光死死盯著巫鐵。
奈何目光殺不死人,巫鐵只是朝她笑了笑。
論起來,妳畢竟是我親戚,又是女人,我不殺妳。巫鐵看著媧窈冷聲道:不過,我母親的手段,比我狠多了。我其實蠻好奇的,如果我母親知道妳勾結饕餮鴣,想要算計小妹……
老鐵在一旁怪聲怪氣的笑道:這小丫頭,掉一層皮都是輕的。不過,你真不考慮一下,直接滅了她?
老鐵歪著頭看著巫鐵道:心慈手軟啊,婦人之仁啊……你要明白,有時候女人狠起來,可比男人狠多了。你不好意思下手,我幫你?
巫鐵笑了笑,搖了搖頭,再次肅然向一眾六道宮的弟子行了一禮。
六道宮一眾弟子急忙還禮,極其恭謹的向巫鐵辭別,祝他此番遠行一切平安、順利後,這才倒退著,一步一稽首的,緩緩退到了傳送陣中。
薩大人早就等得不耐煩了,他大喝了一聲,右手一揮,傳送陣上強光搖曳,一眾六道宮弟子就被傳送去了距離大龍域最近的一個黑暗公會的傳送據點。
這一次遠征黑蛇域大蛇窟,六道宮一眾弟子萬里迢迢趕來增援,巫鐵很承他們的情。三個月時間,是石飛他們吸收大巫精血、努力破境耗費掉的。
大巫精血讓巫鐵都險些承受不住,對石飛他們而言,無異是致命的毒藥,饒是有老鐵幫助鎮壓,他們依舊耗費了三個月時間,這才勉強消化了其中極小一部份精血。整整三個月,巫鐵完全是在等石飛他們收功。
本來三個月前,十八尊鎮宮天王他們就準備返回六道宮,但是巫鐵覺得頗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他留下了一眾六道宮弟子,連續三個月向他們傳經授道。
巫鐵將他腦海中所能挖掘出來的,所有和佛修有關的經典、功法、神通、秘術,一點點的傳授給了這些六道宮弟子。
然後巫鐵又求了老鐵,讓老鐵向這些六道宮弟子傳授了一些更加高深的東西。
所以如今,這些六道宮弟子對巫鐵是畢恭畢敬,完全將他當作師門長輩對待。
巫鐵笑看著傳送陣上的光芒逐漸消散,一群薩大人手下的侏儒和矮人急匆匆的跑了過來,變換傳送陣上的諸般佈置,調整傳送陣的傳送道標。
一縷縷奇光異彩不斷從傳送陣中湧出,這些黑暗公會所屬,正在按照巫鐵的要求,將傳送陣的目的地調整到三連域週邊的一處黑暗公會據點。
三連域距離這裡頗為遙遠,傳送陣的道標調整也需要一些時間,巫鐵等人很耐心的在一旁等候著。
石飛和老白在一旁說笑。
石飛已經從一個臃腫的,渾身肥膘如水的大胖子,變成了一個臃腫的,渾身都是堅硬肌肉層的大胖子。
他的身量更是魁梧了許多,舉手投足之間都透著一股子大山一樣的威壓。
吸收了一部份大巫精血,石飛修為飆升,三個月內他連破十幾重天,如今已經是重樓境二十一重天的修為了。
如果不是老鐵故意壓制,這傢伙怕是不顧性命的,早就強行藉助大巫精血突破到半步命池境了。
饒是壓制了又壓制,在大巫精血的刺激下,石飛的巨人血脈也變得濃郁、純正了許多。
他突破境界時,從血脈傳承中很是得到了一些巨人一族的天賦神通,實力比起三個月前何止提升了百倍?
老白更是發生了很大異變。
原本已經顯出了七八分老態的老白,如今遍體銀毛熠熠生輝,身體機能更是恢復到了青壯時的巔峰狀態。
老白是鼠人,鼠人根基淺薄,所以突破起來更加容易。
哪怕有老鐵的壓制,老白也莫名其妙的翻著跟鬥,修為在三個月內硬生生突破到了重樓境三十二重天的水準。
雖然每一重天突破的天地枷鎖數量不多,得到的好處不大,但是對於一隻鼠人而言……
如今的老白對自己的修為很滿足,不是滿意,而是滿足。
當然,老鐵也告誡老白,他體內還有大半顆沒有消化的大巫精血,只要老白按照無相骨魔經的功法記載,慢慢的吸收,慢慢的打磨,壓制境界不突破,還能將基礎夯得更紮實一些。
不僅是石飛和老白,炎寒露、魯嵇、魔章王、山盾等人都比三個月前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而變化最大的,還是鐵大劍,已經徹徹底底的突破了命池境。
如今的他通體皮膚呈暗金色,皮膚上沒有絲毫光澤,暗沉沉的宛如被香火熏過千百年的黃金雕像,透著一股堅不可摧的韻味。
更加神異的是,在鐵大劍的皮膚下面,隱隱可見一朵朵暗紅色的蓮花紋。
這是鐵大劍參悟有功,突破命池境時自己悟出的一門強力神通所化的異象。只是這些天也沒機會和人動手,誰也不知道鐵大劍這皮膚下的暗紅色蓮花紋有何等功效。傳送陣上光焰閃爍。
準備前往三連域的一行人,除了巫鐵等人外,還有饕餮鴣和他的四個手下,有大蛇燚,還有巫鐵的仇人黑環郎君孫左。
孫左被巫鐵打斷的肢體已經續上,他猶如行屍走肉一樣,呆呆的站在大蛇燚身邊,渾身上下沒有一絲活氣。
巫鐵已經明確的告訴他,他是肯定要死的。
唯一的差別就是,他是能夠乾淨俐落的死掉,還是被酷刑折磨而死。
如果孫左能夠在三連城,找到那個從他手上買走了灰夫子的商隊頭目,找到灰夫子的下落,那麼巫鐵可以讓他痛痛快快的死掉。
如果孫左沒辦法幫巫鐵找到人……巫鐵會把他交給老鐵。
而老鐵也明確的告訴孫左,在它的腦子裡,有著無數種殘酷的刑罰,一定不會讓孫左死得太舒服。
一個知道自己註定沒多久就要被殺死的人,你能指望他有多好的氣色?
大蛇燚冷哼了一聲,傲然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孫左。
沒用的廢物,當年,你要是宰了這小子,我們今天也不會淪落到這一步。大蛇燚冷哼道:要不是我現在動彈不得,我一定啃掉你的腦袋……沒用的廢物,你當年怎麼就沒宰了他?
孫左面無人色,依舊一動不動。
巫鐵站在一旁,斜眼看了大蛇燚一眼道:大蛇,你的心情不錯?
大蛇燚嘿嘿笑了一聲,眼角劇烈的跳了一下,聲音驟然低了幾個調門,道:我對你還有用,巫鐵大人,你不會為了這麼點小事,就把我怎樣吧?
說罷,大蛇燚很諂媚的向巫鐵笑了笑。
巫鐵深深的看了大蛇燚一眼,突然想起了幾個月前在大蛇窟的時候,他用誅邪神雷炸掉了大蛇燚一隻手臂,這傢伙居然痛哭流涕的叫起了媽來。
而經過這三個月的相處,巫鐵算是瞭解了,這傢伙的血脈中、骨子裡,就是一個陰險奸詐的上古凶物。
可是這傢伙卻又後天養成了紈?、奢華、貪生怕死的品性……所以,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奇葩。
巫鐵冷笑了幾聲,懶得搭理大蛇燚。
這傢伙,巫鐵是有心留著他做嚮導的,但是毫無疑問,到了三連域,這傢伙肯定會想盡辦法給他添亂子。
巫鐵在猶豫,為了給自己省點麻煩,要不要提前做掉他。
一旁的薩大人偷偷摸摸的瞥了大蛇燚一眼,有心建議巫鐵現在就剷除了大蛇燚。
但是大蛇燚極其敏銳的向他瞪了一眼,一股蛇類絕對的上位者氣息鋪天蓋地的向薩大人湧了過去。
薩大人的身體哆嗦了一下,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
殺了他也沒用,想要侵佔黑蛇域的,不是他,是他身後三連城的大家族。薩大人只能這麼安慰自己:希望巫鐵大人,能夠順利的平息三連城的野心。不然的話……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薩大人擠出一絲笑容,向巫鐵行了一禮。
巫鐵大人,我希望你這次去,能夠順利的完成我的委託。薩大人很認真的對巫鐵說道:願混亂籠罩一切,唯有混亂才是萬物的根源……
巫鐵笑看著薩大人道:我也希望我能打消菩提一族對黑蛇域的覬覦。不過,薩大人,你的委託金,也只夠我去對付菩提一族,如果三連城的其他家族對黑蛇域動了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