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奇幻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斷袖絕情

作 者 作 品

血獄江湖(第二卷):神秘劍譜
血獄江湖(第一卷):血夜狂殺
血獄江湖(第三卷):初登飄零
血獄江湖(第四卷):流落孤島
血獄江湖(第五卷):晉州危機
血獄江湖(第六卷):絕地血戰
血獄江湖(第七卷):龍潭虎穴
血獄江湖(第八卷):波瀾將起
血獄江湖(第九卷):深入敵境
血獄江湖(第十卷):決戰前夕

奇幻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萬相之王(第六卷):學府擇師
血獄江湖(第三十二卷):誰是贏家
血獄江湖(第三十三卷):危在旦夕
血獄江湖(第三十卷):誰是黃雀
血獄江湖(第三十一卷):陰差陽錯


血獄江湖(第十三卷):血飲飄花(WDA1406)

類別: 奇幻文學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天雨寒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05月20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192頁
ISBN:4711287403663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斷袖絕情



  第一章 斷袖絕情

曾家的人既然暴露,就不能再繼續留在此地了。
昨晚有幾個北府的人逃走,也許用不了多久,他們便會帶更多高手而至。
翌日,曾小童讓小四哥帶人護送小姐一家轉移。
林屹提出暫時轉移也難免不被再追蹤到,乾脆建議他們出關,遠遁異域。
他給惡龍谷的藍禮寫了一份信,請他暫時收留安頓曾家的人。
林屹把信交給小四哥,又囑咐了他一些事情。
隨後,他又和望歸來、曾小童一起把他們送出關外,才騎馬返回中原。
馬蹄踏雪,捲起團團雪花,三匹馬在官道上撒開蹄子賓士著。
林屹此刻更是恨不得背上雙翅,因為有太多事等著他去做。
而現在距離蘇錦兒成婚之日有只有二十四天了。
更何況他還得先救母親、妹妹。
所以,林屹三人每經過城鎮便把所乘之馬賣掉,換下疲憊的馬,再買三匹健馬繼續飛奔趕路。
他們也儘量買些吃的在路上吃,而不去酒樓吃飯耽誤時間。
不過這些也都不用林屹操心,賣馬、換馬、備路上食物用品,都交給了機靈的曾小童。
曾小童雖然年輕,但卻是一個老江湖了。
他還備了一頂棉帳篷,有時候三人趕路錯過投宿,就在避風處支起帳篷歇息。
他還在帳篷旁點一堆篝火取暖,烤肉吃。曾小童烤出來的肉非常美味,讓林屹和望歸來讚不絕口,總之把一切安排得非常妥當。
林屹決定先尋飄零島,悲慘的母親不斷出現在他腦海中,刺痛著他的心,所以他要儘快打探到飄零島的位置,不惜一切代價把娘救出,讓她重見天日。
但是讓林屹失望的是,他們沿途不斷打聽飄零島所在地,但是卻極少人知道。
林屹乾脆就先去離晉州不遠的勃海邊,因為他知道飄零島設在勃海邊上的兩個驛站的位置。
想去那裡打聽島的位置,這樣也不誤去他飄花山莊找梁紅顏清算,救妹妹林霜。
三人經過幾天趕路,終於到了飄零島的一個驛站。
結果,這個驛站早就人去屋空,地上一片狼藉,連門窗也沒有了,寒風呼呼地在屋裡穿堂而過。
看痕跡,林屹判斷這個驛站至少廢棄了一年了。
滿懷希望又變成了失望,林屹臉上泛起一絲苦笑。
飄零島現在到底在何處啊?
他從廢棄的驛站出來,這時曾小童跑過來,他用手指著一個方向說道:林大哥,我四處看了看,那邊有一個老人在釣魚。
林屹便朝曾小童所指方向走去,一邊走,回憶也湧上心頭。
當年他在九音山被蘇輕侯打傷,曲無悔救了他一命後,呂希梅帶他來到這裡,由此處登船上的飄零島,然後拉開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變故和際遇的序幕。往事歷歷在目也讓林屹憑添幾許感慨,幾多愁緒。
時光一晃,好幾年過去了。
從北府滅門至今,他已踏入江湖有十年了。
林屹看了看身邊的望歸來,他現在的鬚髮也幾乎如雪了。
十年磨一劍,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現在他的劍已磨成,也是到了了卻一切恩怨的時候了。
林屹沿著海邊而行,看到了那個坐在一個木凳子上垂釣的老者。
老人穿著一件翻毛皮襖,頭上戴著一頂兔皮帽,旁邊還放著一個酒葫蘆。
此刻,老人靜靜地坐在那裡,一根釣竿沒入海中,人卻昏昏欲睡,他嘴角還咧開,一縷口水掛在嘴角。
林屹緩步走了過去,在老人左面佇足。
海風刺骨,冰冷的海水在寒風中湧動,並發出嘩嘩聲響。
海天都是灰濛濛的,讓人壓抑。
林屹說道:老人家,天氣如此寒冷,魚兒不會都在深海,你在此處怎麼能釣得到魚?
他的聲音似打破了老人短暫清夢,他啊了一聲醒來,然後抬頭看看林屹,又用手揩了一把嘴角淌著的一縷口水。
老人拿起旁邊的酒葫蘆打開喝了兩口,驅了下寒氣,說道:有志者,事竟成。天不負,苦心人。
望歸來也到了近前,沖老人道:老兄弟,既然有志者事竟成,我看你這魚筐空空,連隻魚崽子都沒釣到。嘿嘿,要不你把魚竿給我,我替你釣兩條。
老者卻笑了,說道:我雖然沒有釣到魚,但是我卻等到了該等的人。
林屹聽了這話,心裡一動,他已看出這老人不是普通老漢。普通老人哪能長久在刺骨海風中久坐。
林屹忙問道:老人家,請問你等的人是誰?
果然那老者說道:我等的人就是你,小林王。我每日都會來此垂釣,就是為了等你。我一共來了五百一十六天了。我年齡也大了,真怕死了還等不到你,辜負了神女所託。
林屹現在遇事更謹慎冷靜,這個老人他從未見過,他怎麼就能認出自己就是他等的人。
尤其是兩年前被出賣的經歷,讓林屹更是不敢輕易相信別人。
於是他對老人說道:老人家,既然你是在等我。可有神女娘娘的信物或暗語?
老人說道:神女讓我對你說,她不知能否盼來一葉輕舟。
聽這話,林屹頓時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滋味湧上心頭,這話是正是當初呂希梅親口對他所說,再也無人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