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試閱

譯 者 作 品

零八零七
神聖懶鬼的冒險
我從沒計畫成為一個同志
神聖懶鬼的冒險+票貼(一組三張)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亨小傳(精裝版)
深圳小姐李小蓮
城邦暴力團‧下(20周年版)
城邦暴力團‧上下套書(20周年版)
城邦暴力團‧上(20周年版)


慢活莊的神明(上)+(下)套書(1AY1020)
スロウハイツの神様(上)+(下)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辻村深月
       つじむら みづき
譯者:緋華璃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06月24日
定價:620 元
售價:49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576頁
ISBN:9789571366685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試閱



  內文試閱

「知名作家千代田公輝的小說害死人了」那天的天氣極為晴朗。
令人心曠神怡的微風,輕柔地拂過周圍長著半人高雜草的廢棄小屋四周,從建築物裡響起的尖叫聲,都被吸進柔軟的草葉裡。

二十一歲,就讀大學三年級的園宮章吾策劃的自殺遊戲。十五名參加者全數死亡(包括想出這個遊戲的園宮章吾在內),年紀最小的只有十五歲,最大的為三十八歲。

園宮在自己的網站上募集想自殺的人,提出一個集體自殺的計畫。集合地點為最靠近福島縣N山的車站。看是要在位於深山裡的廢棄醫院燒炭自殺,還是要分成幾輛車,將廢氣引進車內自殺。園宮提出的自殺計畫其實只是一個幌子,等募集到人以後,他開始了另一個遊戲。

讓反正「只想一死」的人們賭上性命玩的人生最後一場遊戲。內容非常簡單,說穿了就是「自相殘殺」。過了幾天才被發現的命案現場血流成河,建築物裡的每個角落都設有監視攝影器,看樣子是認為應該讓「某人」看見他們自相殘殺的模樣。

從園宮一個人住的房間裡搜出了大量人稱『千代田出品』的作家千代田公輝的小說及週邊商品。電腦的鍵盤上還擺放著園宮折得極為工整的遺書。遺書裡只寫著一句話:「把遊戲的畫面全部獻給小公。」

他筆下的「小公」是書迷對千代田公輝的暱稱。千代田公輝的小說經常描寫到人物就像紙娃娃一樣,身首異處而死的場面,園宮也是其瘋狂的擁護者之一。

「將虛構與現實混為一談」的園宮「因為千代田公輝的小說殺了人」的這則新聞讓當時正苦於沒有其他聳動話題的新聞媒體大喜過望地一擁而上,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一直持續到幾個月後,日本演員拿下美國奧斯卡金像獎的最佳男主角獎這項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創舉登上了新聞版面為止,否則在那之前,只要一打開電視,就會看到滿滿的都是園宮和千代田的名字。

園宮的殺人遊戲「因千代田公輝的小說而引發的悲劇」初次見報的那一天,千代田公輝正在家裡寫小說。故事在他的腦中逕自展開,在撰寫眼前最新作品的同時,腦筋已經動到下一部作品去了,專心到就連責任編輯為了告訴他這件事而打來的電話鈴聲都沒聽見。

在發生這件事稍早之前接受的專訪中,記者問他是怎麼維持寫小說的動力時,他是這樣回答的--
『當然不是完全沒有為了活下去而把寫作當工作、或是想要得到誰的讚美、想要取悅讀者的動機,但最大的動力還是想要為每個出場過的人物畫下其人生的句點。亦即想要好好地交代吉兒(※4)或繪里香(※5)她們的生存之道和最後的結局。這種理由雖然有些難以啟齒,好像過於夜郎自大,沒什麼人情味也說不定,但我就是這麼深愛著他們。

※4吉兒………《天花板上的大人》白雪雜誌社發行
指的是主角的妹妹--吉兒絲蒂
※5繪里香……《FLOW》代代社發行
指的是女主角』
(《季刊小說媒體》XXXX年夏季號,森口書店發行)

千代田公輝是在湧入住處的大批記者們按了無數次門鈴,終於受不了他們的噪音攻擊而打開門的時候才知道這件事的。

刺眼的閃光燈和洪水般的聲浪將他團團圍住。
『千代田先生。』
『千代田先生,你覺得自己有責任嗎?』

第一章    「赤羽環發飆了」
          
         (一)
赤羽環發飆了。
她一直忍耐、一直拚命忍耐到現在,終於毫無預警地發飆了。突然沒有辦法再忍耐,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然後就自然而然地爆發了。

這麼說來,五年前母親去世的時候,環也是這樣。當時她正在大學裡上課,舅舅已經打了好幾次電話到她的手機,她都沒注意到。只是左耳進、右耳出地聽著關於無性別的講課,隨手抄了些筆記,一面打著哈欠,與瞌睡蟲搏鬥。

一堂課的時間是九十分鐘。因為是第四堂課,所以是兩點四十分到四點十分之間。

舅舅打來的第一通電話是在兩點四十五分的時候,也是環將手機設定成靜音模式的五分鐘後,這點後來讓她不禁感到天意弄人。舅舅留了好幾通留言,而且就像實況轉播一樣,從母親在購物返家的途中,被不看紅綠燈的沙石車撞飛送醫,到那家醫院在什麼地方,現在又是什麼情況,分成十幾次留在語音信箱裡,說到最後已經完全泣不成聲。因為和環聯絡不上,令他整個人亂了方寸,就連平常不應該留在語音信箱裡的話也說了出來。

『小環……』

每次回想起他的聲音,環的心臟都會像是快被無地自容的歉疚愧悔撕裂般。只不過,那份歉疚愧悔的心情並不是針對發生車禍的母親,而是對把她們母女的事當自己的事,發出那種悲痛吶喊的舅舅。

『小環,妳媽死了。』
從母親發生車禍,到她去世的一個半小時。

皮包裡的行動電話至少在課堂上閃了幾十次。因為把聲音和震動都關掉了,所以環並未注意到手機的異狀。哪怕手機明明以確實的方式釋放自己的主張,在皮包裡,在黑暗中每隔一段時間就發出強光,然後又消失。輕易地,如夢幻泡影。

憑良心說,要是有什麼預感就好了,但環真的一點感應也沒有。不管是預感,還是心神不寧的,什麼都沒有。
後來衝進醫院的走廊上,看到妹妹桃花哭倒在母親身邊,忍不住一開口就是這個問題。她問妹妹是否真有那一瞬間,是否來得及送母親最後一程。妹妹泣不成聲地告訴她:「放學回家的時候,剛好家裡的電話就響了。」

啊……原來如此。環把臉轉向母親蓋著白布的臉,打從心底覺得真是太好了,媽。
我雖然沒趕上,但妳至少還有一個女兒來得及送妳最後一程。基於骨肉親情,妳至少還有一個女兒被不祥的預感喚來了。所以,妳的人生並非毫無意義。

只不過,在那之後又過了五年,如今環再回想起來,自己其實心裡有數吧。行動電話處於靜音模式,她是真的沒有留意到舅舅打來的電話。後來聽了留言,立刻打電話給舅舅,衝出校門,跳上電車,還一直認為母親應該還活著,自己應該趕得上。然而,我其實是知道的。沒有任何根據。但這股感嘆天意弄人的心情,完全沒有要詛咒命運或偶然的意思,就只是一種歉疚愧悔的感覺。是我不好。

環明知事情會變成這樣,卻未曾準備好任何迴避這個結果的方法,所以才沒留意到,所以才見不到。

 
內文試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