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文學家的父親
四遊記
馬特萊斯特的奇幻旅程.上集:拉薩魔法師
馬特萊斯特的奇幻旅程.下集:神祕咒語
都柏林人(精裝版)


神婆的歡喜生活(AI00315)
Pyone Yue Le kandaw khandaw Mupar Ye Yue Le Kandaw Khandaw Mupar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努努伊‧茵瓦
       Nu Nu Yi (Innwa)
譯者:罕麗姝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年09月03日
定價:350 元
售價:27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72頁
ISBN:978957139345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第一受禮日
哇高月初八日


每到廟會開始的時候,當崩小路一帶就到處水濛濛的,讓人的心情也隨之憂傷不已。從曼德勒往馬德亞的公路岔出來的當崩小路上,形形色色的車輛排成的車隊,已經開始慢慢變長。

吹拂在小路上的哇梭、哇高風,十分張狂激動。

興奮的哇梭、哇高風,使得水位也跟著上漲。小路兩旁的溝壑之中,黃褐色的水流溢滿了四處。影影綽綽的水景、雨景和廟會景象,讓路人們的心情也變得激動、興奮和輕鬆。

小路上,既聽得到客運公車車頂上,年輕人們的興奮吼叫聲,也聽得到坐在擁擠車廂中大小婦女們的虔誠祈禱聲。
舒舒服服坐在自家小轎車中的大小婦女們,更是朝著神祠大概所在的方向,合十著雙手喃喃祝禱。

道路的左右,孩子排成兩排長長的隊伍,彷彿在迎接著車隊。
他們各個都有著長期承受日曬的黑色皮膚。
各個都穿著一身黑漆漆的髒衣服。
他們各自用不同的沙啞聲音,不停叫喊著:「請撒點錢吧。」
他們用滿懷期盼的小臉,看著車上的人們。

他們圓睜著眼睛,用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張從車上飛落下來的紙鈔的眼神,盼望著。一旦有紙鈔從車上落下,他們便會一窩蜂地圍上去爭奪。

到了這種時候,灰塵就會覆蓋整條小路,車輛踩煞車的聲音以及人們因受驚而大喊的聲音,也會跟著響起。

緊握著皺成一團的鈔票,差一點點就滾到車輪下面的一些孩子們,則彷彿人沒事一般呵呵地笑著。然而他們身上卻有著不少擦傷,眼睛也還處於驚嚇之中。

還有幾個大人,也跟著孩子們一起叫喊著要錢。他們是一些醉漢,以及一群剛從路邊的田裡來到公路上的婦女們。
醉漢們伸出兩根食指,閉著眼睛在路中間搖晃著身體攔車。婦女們則將他們的披肩連成一條長繩進行攔截。車子一旦減速,他們便使勁地拍起手來舞蹈,並同時高喊:「請撒點錢吧。」

直到當崩小路已經走完,長長的孩子隊伍都還見不到盡頭。
小路的盡頭是當崩村,有舉辦廟會的大廣場。
然而前來參加廟會的人潮以及前來擺攤的商販覆蓋了整個村子,當崩小村也成為了廟會廣場。

從小路一點點開進村子裡的車隊,進入了各自的停車場地。私家小轎車們開往可供停車的大院子裡,載客的公車則向寬廣的車站開了過去。

甫一下車,就能望見萬應大佛塔的傘部頂座被各類擁擠攤位所包圍,但是在各種聲音交匯嘈雜到令人覺得恐怖的情況下,人們絕對不可能聽到佛塔上悅耳動聽的風鈴之聲。

據說當初蒲甘王阿努律陀在建造這座佛塔之時,王孫瑞彬吉、瑞彬雷兄弟,因為沒有盡到為佛塔捐獻兩塊磚的任務,被祖父下令處死。

被阿努律陀王處死以後,瑞彬吉、瑞彬雷兄弟的靈魂,在祖父乘坐御舫南行時,拉住了御舫,使之無法前行。兄弟倆向王進言,說他們之所以拉住御舫,是因為自己雖然一直在承擔王命,卻沒有享受過任何福利。於是王便命人在當崩地區的萬應佛塔附近,為他們建造了神祠,並以香火供奉。

萬應佛塔裡少了兩片磚塊的空缺之處被貼滿了金箔,人們爭先恐後地擠進人群中,只為了能夠拜祭此處。

當崩村中央的那條主幹道兩側,擠滿了衝著廟會前來擺攤的各種攤位。常見於廟會的米花糖、棕櫚糖蒸糕、豆沙糕等食鋪所散發出的食物香氣,混合著攤主小女生的胭脂味、口紅味和香水味,散佈於四處。

處處可見許多光是讀店名就已經讓人暈頭轉向的合法酒館——「暈陶陶曼德勒瓊漿」、「大酒鬼」、「混血女郎高雅妍」、「暈乎乎」、「朦朧感受」??等等。

越過酒館,來到穿過鐵道的位置,人群把人們擠得絲毫動彈不得。火車的到來讓人們全擠在鐵門的兩側。停在突然變熱的太陽底下,人們流下來的汗水都足以匯集成一條小河。沿路跟隨在後的哇梭、哇高狂風,現下只怕都因為畏懼這些人群而跑回當崩小路上了吧。

火車緩緩駛進當崩火車站,曼德勒─馬德亞列車的車身都已經被車上的乘客們覆蓋得看不清楚,硬擠在列車頂上、軌道上、踏板上的乘客們的呼喊聲,立刻與廟會的聲音融為一體。

列車剛過,人群就順著廟會的主幹道繼續前進。奇特的是,移動的人群中,已經沒有男生會像以前那樣,呼妻喚妹地開女孩子們的玩笑了。以前但凡在人群中看到一個妙齡女郎,年輕男性們叫喊「喂,親親」的聲音便會響徹整個廟會。

「親愛的,我可是在這等你很久了,別那麼生分嘛。」
「別嘟著一張嘴啊親愛的,不漂亮,笑一個嘛,親親。」
「親愛的,相公來了,因為相公遲到所以在生氣嗎?別板著一張臉啦,相公會不自在嘛,親。」

少女們笑也不是,生氣也不是。一些腦袋稍微靈活、鬼主意多的「聰明人」,還會把一個洋娃娃送到少女們面前,說:「呀,你把孩子丟著跑來這邊開心喔,喏,你的孩子。」少女們的父母和兄長,他們也不會放過。呼叫「岳父」、「大舅子」的聲音此起彼落。如同詞曲家謬瑪能那首著名的〈當崩〉所唱:「啊,後方有人在喊大舅子,妾且忍耐,且忍耐,且像往常,快步走回家,孩子們都已在哭泣」。一直以來,少女們對此習俗都不能生氣,只能忍耐而已。現在,這個習俗似乎已經失傳了。在那個少男和少女很難有機會交往、很難有眼神交會的年代,大家所熱衷的口頭玩笑,這時代似乎已經沒有人熱衷了。只有一些經歷過當崩廟會過往盛況的老頑童們,還在傻呼呼地開著這樣的玩笑。

成衣店裡那些相互較勁的迎客聲和推銷物品的聲音,常會讓人走錯腳步。珠光寶氣燦爛輝煌的鍍金飾品店裡人頭攢動,讓人擠都擠不進去。

按照過去的習慣,每個前來參加廟會的人,都要買一些項鍊、手鐲、耳環、戒指回去當作伴手禮。除了當伴手禮以外,人們在逛廟會時,也喜歡戴上這些飾品來妝點自己。一條項鍊五塊,一雙手鐲四塊,一對耳環五塊,你就盡情買吧,盡情買吧。

如同這些假的金銀飾品,人群中最常見到,還有那些假的少女。無論看向廟會的哪一個角落,你都可以看到那些個穿著打扮和一個真正的女人無異的偽娘們。

從美食街傳來鋪天蓋地聲響,那是已經無法稱之為音樂的播放錄音帶的聲音。店家們都在相互比賽似的,開著超大的音響迎接食客。

穿過美食街,就可以看到一連串各個神婆們的神壇排成一排,還可以看到賣椰子、芭蕉以及已經配好椰子和芭蕉等祭祀物品的「甘朵布耶」供品商店。賣頭巾的店面,也販售著各個尺寸的包頭巾。

狹長型的神壇棚子,均被努力裝飾得光鮮亮潔。昏黃的燈光底下,金燦燦的神像似乎就要活了起來。神像前供奉著大量的水果、鮮花、糕餅、啤酒、萊姆酒、百事可樂、七喜汽水等等各類「嗄多沙」供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神婆,撥弄著放在鋪滿天鵝絨的小高檯上的幾顆瑪瑙貝,為貝殼占卜做著準備。

看,那邊,人們推搡著前往的兩位當崩神靈的金色神祠,已經看得見了。
在喧鬧嘈雜的各路聲響之中,神祠卻顯得如此莊嚴而安靜。

令所有走近神祠的人,都為之心頭一動的香味,不是別的,正是天星茉莉的香氣。在此季節開花的天星茉莉,有著能夠使人心情愉悅的獨特香氣。

神祠的周圍環繞著各種花店。伴隨著天星茉莉、蒲桃、玫瑰、班紐、野薑花等香味,賣花人的聲音也散布在整個神祠的四周。

人們在花店買了一些有各種花朵的花束,花束的上頭還恭恭敬敬地繞上一條頭巾。
來拜兩位神靈吧。今天是受禮的第一天,兩位神靈開始接受祭拜的日子。人們紛紛脫下自己的鞋子。

人們的腳掌,沉入到神祠前一個濕漉漉的泥坑之中。坑中的這些水,是從神祠另一入口處的老虎雕像那裡流過來的。作為兩位神靈的坐騎,人們正在餵那老虎雕像喝著水呢。

按照慣例,人們要向神靈的坐騎投餵飲水和食物。神祠外面有專門販售這些飲水和食物的商店。
為了能夠近距離祭拜兩位神靈的神像,來到神祠的人們都在你推我搡地往前擠進。
神祠裡的神座之上,穿戴著全套宮廷禮服的瑞彬吉、瑞彬雷兩位王子的神像,莊嚴地俯視著眾生。

戴著頭巾、耳飾、手鐲等全套飾品的神像,以右膝撐起,左膝落地,右手扛刀,左手支於大腿之上的姿勢,端坐在鑲滿水鑽的神座之上。兩尊神像的相貌和裝飾雖然一樣,但瑞彬雷小王子的神像,在尺寸上要比他哥哥的神像小上一些。

在神座的兩旁,神祠管事家族的人們不停地接受著人們獻給神靈配戴的頭巾和花束,同時又要把此前已經獻過的供花拿下來分給群眾,每個人的雙手幾乎一刻都得不到空閒。

拿不到神靈配戴過的供花,前來的信眾們誰也不肯回去。這個供花,可是一整年都要放在身邊的。它可以保佑人逢凶化吉、財源廣進、萬事如意。

尤其是在神靈開始接受祭拜的頭一個受禮日就來供奉的人,神靈會因為更加滿意,心情更加歡喜,而對他更加保庇。

人們一個挨著一個地跪坐在神祠的地面上。
他們把拿到手的供花持好,雙手在胸前合十之後,以五體投地之姿,恭恭敬敬地行起了跪拜禮。

 
內文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