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保羅.科爾賀其他作品

作 者 作 品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朝聖
魔鬼與普里姆小姐
愛的十一分鐘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繪圖本)
生命戰士的智慧祕笈
波特貝羅女巫
朝聖──25週年紀念版
外遇的女人
外遇的女人(作者親筆簽名限量精裝版)

譯 者 作 品

銷售必勝絕招:企業造雨人改版
白城魔鬼:奇蹟與謀殺交織的博覽會
薇若妮卡想不開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第一人稱說謊家
科學愛人:一則愛的故事
文學家的父親
四遊記
馬特萊斯特的奇幻旅程.上集:拉薩魔法師


薇若妮卡想不開(AI0058)
Veronika Decide Morror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保羅‧科爾賀
       Paulo Coelho
譯者:劉永毅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0年09月26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24頁
ISBN:9571332135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保羅.科爾賀其他作品



  書摘 3

「我只看她反擊過一次,當時她丈夫外遇。然後她大吵一架,減了幾磅,摔了幾只玻璃杯,幾週後,到了最後階段,她的吼叫聲把整個社區的鄰居都吵醒了。看來似乎很荒謬,但我想這是她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她為了某些東西而戰,她又活過來了,可以應付所有面前的挑戰。」

「這些和我有何相干?」薇若妮卡心裡想著,但嘴裡什麼都說不出來。「我可不是妳的嬸嬸,而且我也沒有丈夫。」

「到最後,她的丈夫把那女人趕走了,」女人繼續說,「但逐漸地,我嬸嬸又恢復到原來的樣子。有一天,她打電話來,說要改變她的生活:她要戒菸。同一個禮拜,在她因為戒菸而增加鎮靜劑的分量後,她告訴所有人,她想要自殺。」

「沒有一個人相信她。然後,有一天早上,她在我的電話答錄機上留了一個口信,向我道別,然後開瓦斯自殺。」

「我把她的留言聽了又聽:我從來沒聽過她說話如此冷靜,對她的命運如此聽天由命。她說她沒有高興,也沒有不高興,而這也是她再也走不下去的原因。」

薇若妮卡對這個向她說故事的女人感到難過,她如此做的原因似乎是試圖去了解她嬸嬸死亡的原因。在每個人不計代價努力求生存的世界,一個人如何去評斷那些決定尋死的人?

薇若妮卡想向她解釋,沒有一個人可以論斷。每個人都知道他們自己的痛苦,或是他們的生活完全失去意義。但是她卻幾乎被塞在口中的管子嗆到,這個女人趕快來幫她忙。

這名女人在她被插著各種管子,及各種違反她意志的保護措施綁得動彈不得的身子上彎下身,薇若妮卡急著想要把這些東西全部拿掉。她激烈地將頭左右擺動,用雙眼乞求他們將這些管子移走,讓她在平靜中死去。

「妳是心情沮喪,」這名女人說,「我不知道妳是否後悔妳的所做所為,也許妳還是不想活;但我一點兒都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只是把我的工作做好。如果病人太激動,按照院規,我必須給她鎮定劑。」

薇若妮卡停止掙扎,但護士已經在她的手臂注射進一些東西。很快地,她回到一個奇怪的無夢世界,在那裡,她唯一記得的事情是她剛才看到的女人:碧眼、褐髮、以及一種非常疏離的感覺,就是那種一個人只做他分內當為之事,而不問為何如此所形成的感覺。

保羅.科爾賀是在 3 個月後聽到薇若妮卡的故事。當時,他正和一位也叫薇若妮卡的斯洛法尼亞朋友,在巴黎的一家阿爾及利亞餐廳共進晚餐。這位薇若妮卡的父親,正是負責唯樂地的主治大夫。

稍後,當他決定就此主題寫一本書時,他曾考慮把朋友的名字易名,以免造成讀者的混淆。他曾想過稱她為波拉斯卡,或愛德威娜,或瑪莉絲佳,或是任何斯洛法尼亞的名字,但最後他還是採用了真名,寫到他的朋友薇若妮卡時,他就稱她為「他的朋友」薇若妮卡。但當他指的是另一個薇若妮卡時,他完全不用加上任何修飾詞,因為她將是本書中的主要角色。如果讀者不斷讀到像「那個瘋女人薇若妮卡」,或是「試圖自殺的薇若妮卡」,八成也會瘋掉。此外,他和他的朋友薇若妮卡,只會佔據這本書中的極少部分,只是這一部分。

他的朋友薇若妮卡被她父親的所做所為嚇壞了,尤其要謹記在心的是,他是一家亟欲建立知名度的療養院負責人,而且他自己正著手一篇將受到保守學術界審核的論文。

「你知道『asylum』這個字是怎麼來的嗎?」她說,「這要回到中世紀,是指一個人在教堂及其他聖地尋求一個庇護所的權利。而這個權利,所有的文明人都了解。但為什麼我的父親,一家精神病院的院長,卻如此對待一個人?」

保羅.科爾賀想要知道所有發生的細節,因為他有一個真實的理由,促使他去了解薇若妮卡的故事。

他的理由如下:他本人在 1965 年、1966 年,及 1967 年曾三度進入一家庇護所,或乾脆就用一般人比較了解的「精神病院」來稱呼。這個他曾接受治療的地方,就在里約熱內盧的伊留斯醫生療養院。

他被送進精神病院對他而言真正的原因,即使在今天,也是很奇怪的;也許是他的父母被他半羞怯,但一半卻很活潑異乎尋常的舉動攪亂了,還有他一直想做「藝術家」的熱情,更被整個家庭成員視為變成社會流民,死於貧困的必然之舉。

當他想到這些陳年往事時——必須要說的是,他很少會想到這些事——他覺得真正的瘋子是以最微不足道的理由,同意讓他入院治療的醫生(就像在任何一個家庭中,總是將責怪的矛頭指向別人,而且肯定的說,當父母做出一個激烈的決定時,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當保羅得知薇若妮卡曾經留下一封奇怪的信給報社,抱怨一本主要的法國雜誌竟然連斯洛法尼亞在哪裡都不知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

「沒有人會為這種事去自殺的。」

「這也是這封信沒有發生效果的原因,」他的朋友薇若妮卡尷尬地說道,「昨天,當我登記住進這家旅館時,櫃檯人員還以為斯洛法尼亞是德國的一個城鎮哪。」

他了解這種感覺,因為有許多外國人相信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是巴西的首都。

除了大力稱讚他祖國首都(他們最後發現原來就是在阿根廷隔壁的鄰國)的外國遊客,保羅.科爾賀與薇若妮卡有同樣的感受,值得再提的是:他自己也曾進過精神病院,而且,如果根據他第一任妻子的說法:「根本不應該讓他出院」。

但是他卻獲准出院了。當他最後一次離開療養院時,他決定再也不要回去,他向自己做了兩項承諾:一、有一天他會就此主題寫作,以及二、他會等雙親過世後,才公開地接觸此一主題。因為他的雙親在有生之年,花了很多時間自責,他並不想再傷害他們。

他的母親於 1993 年過世,但是他的父親,到 1997 年已經 84 歲了,除了有一些肺氣腫外(雖然他從不抽菸),不論心理、生理,都十分健康,此外他完全以冷凍食品維生,因為沒有一個管家可以忍受他的怪癖。

所以,當保羅.科爾賀聽到薇若妮卡的故事時,他發現了一個不用打破自己諾言,但仍然可以談論此一主題的妙計。雖然他從未考慮過自殺,但他對精神病院的世界有精湛的知識,包括治療的方法、醫生與病人之間的關係、以及住在病院的舒適與焦慮等。

所以,讓我們允許保羅.科爾賀和他的朋友薇若妮卡就此消失,並且讓我們回到這個故事。

薇若妮卡不知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她記得有時醒來,嘴上及鼻中依然有著這些維生的管子,並且聽到一個聲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