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保羅.科爾賀其他作品

作 者 作 品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朝聖
魔鬼與普里姆小姐
愛的十一分鐘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繪圖本)
生命戰士的智慧祕笈
波特貝羅女巫
朝聖──25週年紀念版
外遇的女人
外遇的女人(作者親筆簽名限量精裝版)

譯 者 作 品

銷售必勝絕招:企業造雨人改版
白城魔鬼:奇蹟與謀殺交織的博覽會
薇若妮卡想不開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第一人稱說謊家
科學愛人:一則愛的故事
文學家的父親
四遊記
馬特萊斯特的奇幻旅程.上集:拉薩魔法師


薇若妮卡想不開(AI0058)
Veronika Decide Morror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保羅‧科爾賀
       Paulo Coelho
譯者:劉永毅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0年09月26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24頁
ISBN:9571332135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保羅.科爾賀其他作品



  書摘 5

一位身形高大的醫生站在她的床腳,他穿著傳統的白袍子,和染成黑色的頭髮及鬍子形成強烈的對比。在他身邊,有一位年輕的醫生,手拿著記事用的夾板,正記著筆記。

「我來這裡多久了?」她問道,並注意到她說話有一些困難,說出來的話有點含糊。

「你起先在加護病房待了五天,移到這間病房已有兩週了。」較老的男人回答,「妳該慶幸妳還在這裡。」

年輕的男人看法很驚訝,似乎最後的說法並不完全符合事實。薇若妮卡立刻注意到他的反應,她本能地警覺:她已經在這裡待很久了?她是否還有危險?她開始注意這兩個男人的每一個姿勢及動作;她知道現在不是問問題的時候,他們絕對不會告訴她真相,但如果她夠聰明,可以自己找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告訴我妳的名字、地址、婚姻狀況、以及生日,」較老的男人道。薇若妮卡知道自己的姓名、婚姻狀況、以及生日,但記憶中有一處空白:她不能完全記住自己的住址。

醫生用一道光照射她的眼睛,在沉默中花了很長的時間來檢查它們。年輕的男人也照做了同樣的事。他們相互交換眼神,但這當然不表示什麼。

年輕的男人問道:「妳是否曾告訴夜班的護士,我們看不到妳的靈魂?」

薇若妮卡不記得了。她無法知道她是誰以及她在那裡做什麼。

「妳一直使用鎮靜劑幫助入睡,這也許會對妳的記憶力有一點影響,但請試著回答所有的問題。」

然後醫生開始進行一份荒謬可笑的問卷,問她知不知道露柏金納所有報紙的名字?知不知道廣場中那座雕像是哪位詩人(呃,這是她永遠不會忘記的事情,每一個斯洛法尼亞人都在他或她的靈魂上刻下了普希林的形象)?她母親的髮色?一起工作的同仁的名字?以及圖書館中最受歡迎書籍的名稱。

一開始,薇若妮卡考慮不要回答——她的記憶還是一片混亂——但當問卷繼續下去,她開始將忘記的事情一片片地拼湊起來。有一刻,她記起來自己正身處一家精神病院中,而一名瘋子是不必合作的;但是,為了自己好,並且讓醫生站在她這一邊,以便可以找出有關她目前狀況的更多資訊,她就開始努力運用心智。當她開始詳述姓名及種種事實時,不但記憶逐漸恢復,連她的人格、她的慾望、以及她看待生命的方式,都逐漸恢復。而被埋在幾層鎮靜劑下的自殺念頭,在那個早晨,又再度浮現。

「好了,」那個較老的男人在問卷結束時說。

「我還要在這裡待多久?」

年輕的男人把眼垂下,她感到一切都懸浮在空氣中,彷彿她的問題一旦被解說,生命中的新頁即將展開,而且無可能改變。

「你可以告訴她,」年老的男人說,「許多病人已經聽到謠言了,她終究會知道的;這裡藏不住祕密。」

「好吧,你決定你自己的命運,」年輕男人輕歎了口氣,仔細地斟酌每一個字。「所以妳最好知道妳的行動所帶來的後果:在妳服下那些藥丸,並開始昏迷後,妳的心臟受到難以恢復的創傷,心室上產生了一些壞疽……」

「用外行人的話來解釋,」年老的男人說,「直接說重點。」

「妳的心臟受到永遠無法恢復的創傷,而且它很快就會停止跳動。」

「這是什麼意思?」薇若妮卡有點害怕地問道。

「如果妳的心臟停止跳動,那只表示一件事,死亡。我不知道妳的宗教信仰是什麼,但是……」

「我的心臟何時會停止跳動?」薇若妮卡打斷他的話問道。

「五天以內,最多一週。」

薇若妮卡察覺到在年輕男人專業的外表及行為背後,在看似關切的背後,他似乎對他所說的事有一種深沉的愉悅,好似她應該被處罰,而且應該拿來做其他人的借鏡。

在她的生命中,薇若妮卡注意到有很多認識的人會和她討論別人生命中的可怕事物,表現出好像真的關心而願意去幫助他們,但事實是他們以別人的痛苦來取樂,因為這使他們相信,他們的生活快樂且優越。她痛恨這種人,而且她不願意給這名年輕人任何機會,拿她的情況來佔便宜,來掩飾他自己的挫敗。

她以眼睛直視著他,並且笑道:「所以,我還是成功了。」

「是的,」他回答,而男人傳達這個壞消息所帶來的愉悅已經無影無蹤。

然而,在晚上,她開始覺得害怕。服藥丸之後迅速地死去是一回事,但花五天或一個禮拜等待死亡的到來卻是完全不同,尤其是在她經過這麼多事情後。

她的生命總是在等待些什麼:等父親下班回家、等情人從來沒寄到過的情書、等她年終的測驗、等火車、等巴士、等電話鈴響、等假日、等假期結束。現在,她必須等待死亡,它已經和她訂下了約會。

「這只會發生在我身上。一般來說,人們都死在他們最不想死的日子。」

她必須離開那裡,並且再服一些藥丸。如果她做不到,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從露柏金納的一棟高樓跳下去,她正準備如此做;她曾經試著不要讓她的父母經歷不必要的痛苦,但是現在她別無選擇。

她看看自己。所有床位都睡著人,之中有些人打著響鼾。窗戶上有鐵條。在病房的盡頭,有一盞明亮的小燈,使整個病房充滿了奇怪的陰影,藉此醫院可以對病房保持經常性的警戒。靠近燈光處,有個女人正在讀書。

「這裡的護士一定很好學,她們幾乎把所有生命都用來閱讀。」

薇若妮卡的床是距門最遠的一張;在她的床和那名女子中間約有二十張其他的床。她困難地爬起身,如果依照醫生所言,她有將近三週的時間沒有下床了。護士抬頭看到這名女孩手拿著點滴,逐漸靠近她。

「我要去廁所,」她低聲說著,深怕把其他的瘋女人驚醒。

那女人隨意朝門的方向一指。薇若妮卡的腦筋動得很快,四處查看逃走的路徑、裂縫,以及出口。「趁他們認為我還太虛弱、無法行動的時候,盡快行動。」

她凝視自己。廁所是個沒有門的小隔間。如果她要從此處脫逃,她必須抓住那名護士,並且要制服她,以便從她那裡取得鑰匙,問題是她太虛弱了。

「這裡是監獄嗎?」她問護士,護士停止閱讀,並且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不,這是一家精神病院。」

「但我沒有精神病。」

這個女人笑起來。

「他們都是這樣說。」

「好吧,那麼,算我瘋了,但這又意味著什麼?」

這女人告訴薇若妮卡不要站太久,並把她送回病床。

「到底瘋了是什麼意思?」薇若妮卡依然堅持同樣的問題。

「明天再去問醫生,現在回去睡覺,要不然,不管妳願不願意,我只好給妳一針鎮靜劑。」

薇若妮卡聽從了她的話。在她走回病床的途中,她聽到有人從其中一張病床中發出低語:

「妳不知道瘋了是什麼意思嗎?」

有一瞬間,她決意不要理會這個聲音:她可不要交朋友,發展出一個社交圈,在一個大混亂中建立起自己的小盟邦。她只打定一個主意:死亡。如果她真的無法逃脫,她會找到一些方法在這裡自殺,越快越好。

但是那個女人問了一個和她問護士一模一樣的問題:

「妳不知道瘋了是什麼意思嗎?」

「妳是誰?」

「我的名字是芮德卡(Zedka)。回妳的床,然後,等護士以為妳睡著之後,再爬回這裡。」

薇若妮卡回到她的床,等待護士又重拾書本。瘋了的意思是什麼?她一點概念也沒有,因為這個字根本完全被亂用:例如,人們會說一些特定的運動員瘋了,因為他們想要打破記錄;或是說藝術家瘋了,因為他們過著如此奇特、不穩定的生活,和一般人的生活都不同。在另一方面,薇若妮卡自己常在冬天,看到一些人穿著單薄在露柏金納街上走著,他們推著超級市場的推車,上面放滿著塑膠袋以及毯子,一面宣稱世界末日即將到來。

她並不想睡。根據醫生的說法,她幾乎已經沉睡了一週,這對一個以往謹守作息時間,且沒有太多激動情緒的人來說,已經太長了。瘋了是什麼意思?也許她應該去問一名瘋子。

薇若妮卡蹲下身,把針頭從手上拔掉,並且向芮德卡的方向前進,並且試著不要去理翻攪的胃。她不知道這種暈眩是不是因為她日漸衰弱的心臟,還是她現在正在做的事。

「我不知道瘋了是什麼意思?」薇若妮卡低語,「但我不是,我只是自殺未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