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者專訪
書評

譯 者 作 品

凱瑟和她的小說世界
生命如不朽繁星
我們一無所有
樹冠上
呼喚奇蹟的光
搞鬼
夜鶯
控制(首刷限量版)
控制
控制(電影書衣版)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文學家的父親
四遊記
馬特萊斯特的奇幻旅程.上集:拉薩魔法師
馬特萊斯特的奇幻旅程.下集:神祕咒語
都柏林人(精裝版)


蘇西的世界(AI0081)
The Lovely Bones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艾莉絲‧希柏德
       Alice Sebold
譯者:施清真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0年02月05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36頁
ISBN:9789571339795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作者專訪書評



  書摘 4

第四章

我遭到謀殺幾小時後,媽媽忙著打電話找我,爸爸則在家裡附近挨家挨戶探尋。
這時哈維先生已經掩埋了玉米田裡的地洞,拿著裝著我屍塊的布袋離開現場。他經過我家附近,爸爸正站著和塔金夫婦說話,他繼續往前走,小心翼翼地穿過歐垂爾家和史泰德家,歐垂爾家的黃楊樹和史泰德家的秋麒麟幾乎碰在一起,哈維先生穿過濃密的樹葉,所經之處留下了我的氣味。憑著這股味道,吉伯特家的小狗才找得到我的手肘。但過了三天之後,雪水與冰霜沖淡了我的味道,連訓練有素的警犬也找不出蹤跡。
哈維先生帶著我的屍塊回到家中,他進門,洗臉洗手,我已經在家裡等著他。
這棟房子易手後,新屋主一直抱怨車庫地上的污點。仲介帶著客戶看房子時,總是告訴買主那是車子的油垢,其實那是我的血跡,血跡滲出哈維先生手上的布袋,滴在水泥地上,首度向大家揭露我的下落。
你八成已經猜到我不是哈維先生手下的第一個犧牲者,我則過了一陣子才領悟到這一點。他知道要把我的屍體移出玉米田,也知道先看氣象,選擇雨雪轉強之際下手,這樣雨雪才會沖刷掉警方找尋的證據。但他不像警方以為的那麼小心,比方說,他忘了把我的手肘裝進布袋,除此之外,他拿了一個布袋裝血淋淋的屍塊,如果當時有人看到他拿著布袋,走在狹窄的樹叢之間,任何人都會覺得很奇怪,歐垂爾家和史泰德家的樹叢距離非常近,連喜歡躲在這裡的小孩都覺得有點窄,更別說是個大人。
他走進浴室洗個熱水澡,郊區房子的浴室都大同小異,琳西、巴克利和我共用的浴室和哈維家的浴室也差不多。他洗得很慢,一點都不著急,內心充滿平靜。他關掉浴室的電燈,他覺得熱水洗去了我的氣息,突然又想起了我。他的耳際浮起我沉悶的叫喊聲,死亡的哀鳴真是動聽。他也想到我如同嬰兒般、從未受過陽光曝曬的細白肌膚,他的刀鋒輕輕帶過,劃下完美的一刀,想到這裡,他在熱水下全身顫抖,陣陣喜悅讓他的手臂和大腿起了雞皮疙瘩。他把我裝在一個上蠟的布袋裡,裡面還有地洞架子上的刮鬍膏、剃刀、詩集和血跡斑斑的凶刀。刮鬍膏等東西和我的膝蓋、手指、腳趾混在一起,他提醒自己等一下,趁著血跡變黏之前,把剃刀等東西拿出來,最起碼要把詩集和凶刀留下來。
各種不同的小狗出現在晚禱時刻,有些小狗一聞到感興趣的味道就抬頭張望,這樣的小狗最討我歡心。有時候味道很清楚,小狗一聞就知道是生牛肉,有時則很難馬上分辨出來,不管情況如何,小狗一定循著味道追蹤,直到找到東西才停下來,然後再決定該怎麼辦。狗兒就是這樣:牠們不會因為味道不好、或是目標太危險而放棄,牠們不斷搜尋,一心只想知道東西在哪裡,我也是如此。
哈維先生把裝了我的屍塊的橘色布袋放進車裡,開車到離家八英哩的落水洞。直到最近為止,這一帶向來人跡罕至,堆滿了鐵路車軌和附近一家修車廠的雜物。一到十二月,有些電台不停地重複播放聖誕音樂,哈維先生轉到這個電台,在他那部巨大的廂型車裡一邊吹口哨,一邊恭喜自己。他覺得心滿意足,好像享用了蘋果派、起司漢堡、冰淇淋,和咖啡之後一樣高興。他作案愈來愈得心應手,技巧也愈來愈純熟,每次都出新招,連他自己也意想不到,每次犯案都像送給自己一個驚喜的禮物。
車內空氣冷冽而稀薄,我看到他呼吸的熱氣,真想壓壓自己已如石頭般冷硬的肺部。
他抄捷徑,穿過兩個新工業區的狹小車道,廂型車搖搖晃晃地前進,忽然碰到一個大坑洞。裝了屍塊的布袋放在後座的一個保險箱裡,保險箱受到震動,猛力地撞向車子後方,刮下一塊塑膠皮。「可惡,」哈維先生咒罵了一聲,但過不久又開始吹口哨,沒有把車子停下來。
我記得曾和爸爸、巴克利來過這裡,我和巴克利坐在後座,兩個人合繫一條安全帶,巴克利緊緊地擠在我身旁,我們三人偷偷摸摸地從家裡開車過來。
爸爸先問我們想不想看看電冰箱怎樣變不見。
「地球會把冰箱吞下去喔。」爸爸說,他邊說邊戴上我垂涎已久的皮手套,我知道大人都戴皮手套,小孩才戴連指手套,我想要副皮手套已經想了好久。(一九七三年的聖誕節,媽媽買了一副皮手套給我當聖誕禮物,琳西接收了這份禮物,但她知道手套原本是我的。有一天從學校回家途中,她把手套留在玉米田邊。琳西總是帶東西給我,她向來都是如此。)「地球有嘴巴嗎?」巴克利問道。
「有啊,地球有張大圓嘴,但是沒有嘴唇。」爸爸說。
「傑克,」媽媽笑著說:「別鬧了,你知道我逮到這個孩子在外面對著金魚草喃喃自語嗎?」
「我跟你去。」我說,爸爸曾告訴我附近有個廢棄的礦坑,礦坑崩落之後形成一個落水洞,我才管不了這麼多呢,我和所有小孩一樣都想看看地球怎麼吞東西。
因此,當我看著哈維先生把我的屍體帶到落水洞時,我不得不承認他很聰明。他把布袋放在金屬保險箱裡,我的遺骸被金屬團團包圍。
他開到落水洞時已經很晚了,他把保險箱放在車裡,直接走到斐納更家。斐納更夫婦住在落水洞附近,這裡的地屬於斐納更家,所以把舊家電丟到落水洞的人都必須付費,斐納更夫婦就以此維生。
哈維先生敲敲白色小屋的門,一個女人出來開門,屋內飄來迷迭香與羊肉的香味,香味飄上我的天堂,哈維先生也聞到了味道,他從門口看到有個男人站在屋後。
「先生,您好,」斐納更太太說:「有東西要丟嗎?」
「是的,東西在我車子後面。」哈維先生回答,他已經準備好一張二十美金的紙鈔。
「你車裡裝了什麼?一具屍體嗎?」斐納更太太開玩笑說。
她絕想不到謀殺這回事。她家雖小,卻很溫暖,先生不用出去工作,所以家裡隨時有人修東西。她先生對她很好,兒子也很聽話,小孩年紀還小,依然以為母親就是全世界。
哈維先生笑了笑。我看著他露出笑容,一刻也不願移開我的眼光。
「車裡是我父親的舊保險箱,我終於把它載到這裡囉。」他說:「這些年來我一直想把它丟掉,家裡早就沒有人記得保險箱的號碼了。」「保險箱裡有東西嗎?」她問道。
「只長了一些霉吧。」
「好吧,請把保險箱搬過來,你需要幫忙嗎?」
「好啊,謝謝妳。」他說。
接下來的幾年,斐納更夫婦陸續在報上讀到我的消息:少女失蹤,疑似遭到謀殺;鄰家小狗拾獲失蹤少女的手肘;十四歲少女在斯托弗茲玉米田遭到殺害;同齡少女請嚴加戒備;市政府同意重劃高中附近區域;被害少女之妹琳西‧沙蒙代表全體學生致詞。他們絕對想不到那天晚上,一個孤獨中年人付了二十美金,請他們丟掉的灰色保險箱裡,躺著報上這個女孩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