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專文導讀/紀大偉
第一章
第二章

譯 者 作 品

先知謀殺案
親吻謀殺案
牛郎謀殺案
寧靜謀殺案
「香檳謀殺案」系列套書+限量書盒收藏版
地獄
無處安放:吸毒逃家的日子去了哪裡?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歷史所揭示的我們的未來
籠子裡的愛麗絲
鏡之書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謊言的年代: 薩拉馬戈雜文集
螯角頭
重生三部曲套書(重生、門中眼、幽靈路)
湖濱散記(精裝版)
簡愛(精裝版)


進化吧,布魯諾(AI0147)
The Evolution of Bruno Littlemore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班傑明‧海爾
       Benjamin Hale
譯者:李建興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1年06月17日
定價:400 元
售價:31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416頁
ISBN:9789571353968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專文導讀/紀大偉第一章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章

剛認識莉迪亞時,我年幼單純,並不知道我參與了科學實驗。我被帶進一個怪異的白色空房間:每個人的鞋子在光亮的硬地板上吱吱作響,頭頂上日光燈的高頻噪音讓我心神不寧。我們三個─—我,布魯諾,我的白癡哥哥,餅乾,還有小妹塞莉絲蒂─—被放出搬運用的籠子,讓我們有點時間輕鬆地適應新環境,眼睛調適刺眼的亮光,認識諸位科學家。我就是這時認識了莉迪亞:她彎下腰來對我張開雙手,我跑過去爬到她懷裡,然後一整天就留在那裡,讓她抱著,呼吸她的香味,當時我一定非常性興奮─—除了她忙著工作,或他們把我拉開對我進行什麼白癡實驗的時候。

我想我不該說白癡,因為一開始就是那個實驗讓我與眾不同。當然那時候我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我還沒學會說話,所以無法表達我的思想。(附帶一提,這正是較晚學習語言的諷刺之處:當思緒的無言風暴在你腦中旋轉而突然顯現時找不到適當的文字可以形容;從無語言期到語言期的大躍進絕對是無法言喻的領域。)就我所知,事情經過是這樣的:我被帶進一個空盪的白色小房間,牆上裝了長方形的鏡子。(現在我知道那是單向鏡,後面或許有另一個科學家像偷窺狂把眼睛湊到鑰匙孔在看著我。)帶我進房間的科學家並非稍後我認識的莉迪亞(是妳在鏡子後面觀察嗎,莉迪亞?),而是個讓我沒啥興趣、滑稽的鬍鬚胖子老酒鬼。地上有個透明塑膠箱。科學家從他的白袍口袋裡掏出一顆桃子——動作像業餘魔術師一樣誇張。

桃子啊,小關─—他就像蛇,而我像夏娃。當時,我純真地赤身裸體,他穿著惡魔的白袍,用我渴望但是禁忌的果實引誘我。唯一的差別是環境:我們身邊不是草木茂盛的性感伊甸園,而是單調的白牆。還有,那個水果在符號學上象徵女性生殖器,不是嗎?所以賽尚才愛畫桃子?—─〈桃子靜物〉?─—因為,那就像一大碗顫抖的陰戶在餐桌上冒汗,等著被你吃掉!

但是回到那顆桃子:那個科學家接著咬了一口,作出津津有味的聲音,嗯嗯,邊揉他的肚子,你知道的,想讓我嫉妒。在我印象中,確實有效。當時我比較單純。我記得當時我好想好想吃那個桃子。媽的,我願意出賣靈魂交換那顆桃子。(從某方來說我確實這麼做了。)我記得我討厭,不,痛恨那個傲慢的老胖子用水果作威作福的樣子。他咬了一口,咬破表皮,釋放出濕黏飽滿的美妙香氣瀰漫室內,然後那個混蛋在我伸手想拿時把我推開。他轉向箱子—─還記得地上的透明塑膠箱吧?─—操作了什麼裝置讓蓋子彈開,把桃子放進去關上蓋子。我好奇又混雜著罪惡情緒地看著他的動作:貪婪、羨慕、暴食、肉慾。然後,現場示範:開箱的機制包括一個按鈕跟一個拉桿;他按下按鈕;再用指節輕敲箱蓋三下,像這樣─—叩,叩,叩;他拉動拉桿,箱蓋彈開。他伸手進去─—同樣地,用裝腔作勢的噁心動作,彷彿希望坐在四周遠處的人看清楚他在做什麼,作出這種表情,「看,布魯諾,這是什麼?」—─拿出了桃子。

我又伸手去拿。他又把我推開。他把桃子放回箱子裡,隨即離開房間關上了門。布魯諾落單了。

獨自面對箱子,鎖在裡面的桃子清晰可見,偏偏布魯諾拿不到。我看了一會兒。我按下按鈕,在蓋子敲三下,拉下搖桿,打開箱蓋拿出桃子。我敢吃掉桃子嗎?當然敢。

我就這麼失去了我的純真。

房門打開,我被帶出去換我哥哥餅乾進來,我知道同樣的程序也會發生在他身上。片刻之後我們三個─—餅乾、塞莉絲蒂跟我—─都通過了第一回合,我被帶回房間裡,直到他們認為隔了夠久足以引起我的胃口。

不過這次—─這次是莉迪亞─—香噴噴的莉迪亞,我的人形桃子─—帶我進放著箱子的小房間。光是跟這女人在房裡獨處就夠了。這時她從白袍口袋拿出一顆桃子,滋滋作響地咬了一口之後慢慢咀嚼。她又把桃子放回箱裡,等了一下,按鈕,用指節敲三下箱蓋,叩-叩-叩,拉拉桿打開蓋子拿出桃子。再度鎖上之後她離開房間,即使我渴望她留下。落單之後,我再次依序按按鈕,敲-敲-敲,拉拉桿然後吃掉桃子:但是這顆桃子比第一顆好吃多了,因為上面充滿她觸摸的魔力─—就是她的嘴唇─—還有舌頭!─—我看到了她把嘴巴放在這東西上!這個間接接觸讓我的慾望瘋狂。我寧可她把桃子嚼成漿狀然後性感地混合著她的體液分泌出來到我嘴裡。我把它吃得乾乾淨淨,每一根纖維與每一滴汁液,再吸吮果核一個小時直到—─我生氣了!—─別的科學家想把果核拿走:我把它牢牢含在臉頰裡說什麼也不肯交出來,直到,沒錯,莉迪亞,莉迪亞親自用手放在我嘴邊哄我交出來,終於,我心甘情願地吐出沾滿唾液的果核,落在她漂亮的手心裡。

總之,這個怪異又(對當時的我而言)高深莫測的程序整天不斷重複,直到我們似乎都再也吃不下他們那些該死的桃子。

事後很久,莉迪亞‧利特摩爾博士才向我解釋為什麼我當天的表現顯得與眾不同。回想起來我才瞭解當時我的感受。我說過了,我還不會語言。並不是說那些日子我就沒有意識,或沒有思想─—我當然有─—但是我沒有工具捕捉並且保留它,就是文字。當時我的思想只能像液態從腦中滲出來:試圖清晰思考就想試圖用雙手捧水喝:在真正喝到之前大多數水都從指縫溜走了,你還是很渴─—口渴,又無知。當我的意識凝結到足以理解,莉迪亞告訴我我參與了他們對兩組動物進行的心理實驗,人類嬰兒與幼年猩猩。實驗是這樣的。用透明的樹脂玻璃箱,蓋子可以藉由兩階段過程的機制打開:按按鈕與拉拉桿。在箱子裡放入嬰兒或猩猩應該想要的東西,以我為例就是桃子,我認為這是實驗設計最有問題的一點:有什麼真正的動物會一直想要桃子?如果我不餓呢?我應該像隻食慾無窮的沒腦動物,一有機會就把地球上每顆桃子往饑渴的肚裡塞嗎?過了一陣子,當我坐在芝加哥大學個體經濟入門的課堂上,我發現經濟學家總是這麼想像他們的同類。他們稱之為理性選擇理論:所謂的經濟人(Homo economicus)。白癡!像你我這種理性生物的定義,小關,正是因為我們未必永遠理性。

恕我離題了。你把桃子放進箱裡然後對受測者示範如何打開。科學家按鈕,敲三下箱蓋子拉下拉桿。然後單獨留下受測者觀察他怎麼做。盡量在最大數量的樣本組身上令人厭煩地重複這個流程 。實驗目標是觀察幼年人類或猿猴是否會發現敲三下蓋子是不必要的步驟。他們典型的人類沙文主義假設認為所有天生優越的人類小貝比會比猩猩更快放棄愚蠢地敲箱蓋。結果正好與預期相反。除了一隻猩猩(他們測試了五十幾隻猩猩與同樣多的嬰兒)之外都很快想通敲蓋子是浪費時間的多餘之舉,所以在第二或第三輪實驗放棄這個行為。有幾隻受測的猩猩,包括我哥哥餅乾(這是他的典型表現),在第三輪只把箱子抬起來砸到牆上就打開了。但是人類─—嬰兒們每次都乖乖地敲蓋子。每個人,每次都是。呃,小關,妳認為這是什麼意思?我告訴妳吧。意思是:對人類受測者而言,整件事的重點不在獎勵而在過程。懂嗎?他們並不很想要桃子,只想參與這個神祕的儀式,執行這些動作,念他們的禱告詞。因為只有人類擁有荒謬的信仰,有迷信,有女妖跟鬼怪,有巫術跟占卜,有魔法、靈藥、巫毒人偶、魔鏡跟裝神弄鬼,你們無謂地拿世俗的問題從天體運行中尋求神靈的答案,把全宇宙幼稚化,你們有圖像與符號,有預兆跟警示,你們驚恐地回頭在黑暗中張望,自問除了影子還有什麼東西跟在你身邊,你們吟誦咒語,吻戒指畫十字,在自己身上又刺青又鑽洞,割掉自己身體的一部份,把自己塗成藍色,燒死女巫或拿長子獻祭,在噩夢中尖叫或跟天使搏鬥直到天亮!他們竟然以為我們會為了好吃的桃子繼續浪費寶貴的幾秒鐘去敲箱子,即使這個行為對結果顯然無關緊要?太荒謬了!那只是搓神燈!那只是魔法,只是宗教。那只是上帝旨意的陰影。那只是顯示你們人類對自身多麼無知的另一個例子。

總之,重點是:在一百多隻受測樣本黑猩猩(學名Pan troglodytes)之中有誰獨一無二,像人類嬰兒一樣,從不停止敲箱蓋?沒錯,就是我。我,布魯諾,不知何故在基礎層面上瞭解到(如同莉迪亞事後發現,實驗結束、意外結果被妥善紀錄檢視與思索之後,他們終於靠這些資料扭轉了一些人類沙文主義的觀點)身為人類的意義。而且莉迪亞記得我—─我,布魯諾,愛上她的猩猩─—也認出我來,找到了我,開始帶領我離開動物界的愚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