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25週年紀念‧台灣版新序
詹宏志專序
書摘:第一部
《停車暫借問》大事記
鍾曉陽大事紀
作者專訪
中國時報:香港才女消失12年,鍾曉陽「停車再借問」
中國時報:連載、出書、文友會… 她許多「第一次」都在台灣發生
中國時報:停筆休耕16年 鍾曉陽回來了
聯合報:鍾曉陽筆鈍了 一個字不留戀
編輯推薦:名人閱讀生活
歲月鍾曉陽:記《停車暫借問》在台掀起重讀熱
讀者書評:日子似盡還續-鍾曉陽《停車暫借問》
讀者書評:《停車暫借問》經得起反覆閱讀

作 者 作 品

春在綠蕪中
哀傷紀
遺恨
停車暫借問:趙寧靜的傳奇 (精裝特藏版,獨家收錄 張愛玲親筆信)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動物農莊(精裝版)
故事如何說再見:作家的創意、靈感和寫作歷程
大武山下【遠山版書封】
大武山下【限量精裝版】加贈作者手繪黃金雨花透卡書籤
大武山下【繽紛版書封】


停車暫借問(AK0201)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新人間叢書
作者:鍾曉陽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8年10月06日
定價:300 元
售價:237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9789571349176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25週年紀念‧台灣版新序詹宏志專序書摘:第一部《停車暫借問》大事記鍾曉陽大事紀作者專訪中國時報:香港才女消失12年,鍾曉陽「停車再借問」 中國時報:連載、出書、文友會… 她許多「第一次」都在台灣發生中國時報:停筆休耕16年 鍾曉陽回來了聯合報:鍾曉陽筆鈍了 一個字不留戀編輯推薦:名人閱讀生活歲月鍾曉陽:記《停車暫借問》在台掀起重讀熱讀者書評:日子似盡還續-鍾曉陽《停車暫借問》讀者書評:《停車暫借問》經得起反覆閱讀



  書摘:第一部

第一部 妾住長城外

「奴是那二八滿洲姑娘,三月裡春日雪正融,迎春花兒花開時……親愛的郎君你等著吧!……」

滿洲國奉天城裡有一條福康街,福康街上有一座四合大院。這宅院門前是兩棵大槐樹,槐葉密密輕輕庇蔭著兩扇獅頭銅環紅漆大門。門內兩旁是耳房。從大門起,一條碎石子徑穿過天井迤邐到正廳。天井花木扶疏,隱隱一帶迴廊透出興趣無限,東西兩側分別是左右廂房。

而歌聲是從左廂房裡裊裊傳出,十分閨閣秀氣,委委弱弱的一絲兒,像繡花針曳著絨線在園中刺繡,卻又隨時要斷。

房門「呀」一聲開了,趙寧靜一手捲玩著髮辮梢,一手撥開珠簾跨出來,恰見乳母江媽在打掃偏廳,手裡一把雞毛撢子孜孜拂著桌椅,雖不見得有什麼塵,可還是讓人覺得塵埃紛飛。

「江媽早!」寧靜笑嘻嘻的招呼道。

江媽亦道了早,說:「我給你端稀飯去。」

「江媽別,我到外面吃去。」

對過的房裡傳來幾聲濁重的咳嗽,和「喀啦」吐一口痰,能想像到那口痰撻一下落在痰盂裡的重量。

寧靜湊前問:「媽昨晚怎樣了?」

江媽道:「今早過來喘得什麼似的,敲門不應,咱也不敢進去。」

寧靜明知是怕傳染,不好揭破,又問:「永慶嫂呢?」

「昨晚服侍太太一晚上,現在床上歪著呢!」

寧靜欲要進房,看天色尚早,母親一夜不曾熟睡,此刻進去恐不相宜,便悶悶的出了庭院。這時春陽爛漫,照在一草一木上寸寸皆是光陰,又時時有去意,要在花葉上滑下來的樣子。園中的茉莉、牽牛、芍藥、牡丹、夾竹桃、石榴、鳳仙……要開的已經開了,要謝的還沒有到謝的時候,放眼望去騰紅酣綠,不似鬥麗,倒是爭寵。她走到碎石子徑上,細細碎碎盡是裂帛聲。院後洋井嘰啦嘰啦響,有點破落戶的淒淒切切,胡弦嘎嘎。一回頭原來是吳奎在引水澆花。

她跨過門檻,一腳踩在整片槐花上,才知兩樹槐花早已開得滿天淡黃如霧起,而那香氣是看得見,聞不到的。拐出衖口,一牖牖都是裡黃外黑的窗簾,把春天的臉拉得老長,那是為怕夜裡暴露目標而設的。到了小河沿前的一列小吃攤,她買了一個熱騰騰的煎餅果子,漫漫走著吃。剛進小河沿,聽得有人「小靜、小靜」的喚,卻是張爾珍急步趨近,遠遠的便問:「上哪喀兒?」

「蹓躂蹓躂。」寧靜說。

這張爾珍是趙家第三代佃戶張貴元的女兒,到城裡唸書,與寧靜同一所中學,年紀比寧靜小,所以仍不曾畢業,人長得胖乎乎的,比寧靜更大姐樣兒。

「不用上學嗎?」

「還早呢!」

兩人並肩行在一行柳樹下,柳樹深深的地方似有鳥雀啁啾,春意愈發濃了。

「你知不知道,周薔懷了孩子了。」張爾珍道。

「是嗎?」周薔是她同期同學,只唸兩年,跟一個家裡經營麵館的朝鮮男孩要好起來,隨即退學結婚,家人也反對不來。「怎麼我上次去也沒聽說?」

「還是我昨兒下午上她家串門子才知道的,這兩天的事罷了!」

寧靜吃畢煎餅果子,舔舔油膩的手指頭道:「趕明兒俺們一道賀賀她去。」

踱到湖邊,湖水浸綠凝碧,映著天光一派清曉如茵。寧靜把手絹兒在水裡濯一濯,扭乾了擦手。

張爾珍靠在一根樹幹上道:「你說周薔為什麼嫁根高麗棒子呢?沒的白惹人閒話。」

「有啥為什麼的,高麗棒子不也一樣?不見得短了眼睛歪了嘴的,值得你們這般口舌。」

「哎,可別拉扯上我,我跟周薔最要好的了。」

寧靜抿嘴一笑,低頭不語。兩人又繞到小吃攤,各買一包綠豆丸子,路上戳著吃。談話間,張爾珍一聲「了不得」,猛的拉著寧靜往另一方向走。

寧靜不解道:「咋(音乍)地了?」

只見幾個草黃軍服扛著槍刺的關東軍打不遠處走過。

她嗤笑道:「喲!我道是啥事兒呢!左右還不是人?就駭得你這副嘴臉啊!虧得你五大三粗的,原來膽子還不夠我一根手指頭兒粗!」

「你少貧嘴!」張爾珍鼓起腮幫道:「我看見『什麼』人就膈應的上。」她們慣常碰到「日本」這兩個字都用「什麼」代替,以防隔牆有耳。

「這可不假,圓咕嚕咚又一個,圓咕嚕咚又一個,矮爬爬扁塌塌的,走道兒膗得膗的,眼睛小不丁點兒的……」寧靜邊比邊說,說說自己笑起來。

張爾珍急道:「喂,小靜,你說話別沒深沒淺,沒時沒候的,當心讓人逮著。」

「我可沒那麼窩囊……」

驀的一陣「嗚嗚嗚」的警報聲淹沒了她的話,像一堆沙埋住一隻蟻。四面八方是撼人的「嗚嗚嗚」,彷彿無數黃蜂在人們腦後追著嗡著催著。

張爾珍嚇得整包綠豆丸子扔了,挽著寧靜撒腿就跑。只見滿街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盡都拚命朝最近的防空洞奔去,有女人找孩子的,有老的攜幼的,有小的喊媽的,全都抱命而逃,一面吆喝著:「快跑呀!」「空襲了!」亂得簡直雞飛狗走,人就賤得雞狗一般。這一切給寧靜一種幽明之感,彷彿靈體兩分,軀殼在那周圍叫著跑著,自己在陰間聽著陽界的聲音、熙攘;不防後面一個人擱她肩旁擦過,衝力太猛,她腳下一個不穩摜倒了,跌個蝦蟆爬,手裡的綠豆丸子瀉得滿地骨碌骨碌滾。那人又踅回來幫著張爾珍扶她,也來不及道歉,三人一同往防空洞跑。

防空洞三面泥牆,戰壕似的挖成一長條,洞頂略比人高一二尺,這個比較小,所以格外擠,呼吸噴著呼吸,臉對著臉,一張張木木的臉,好像忽然回到石器時代,因為不知道那時候人的表情,也就作不出來,彼此更不適應。眼睛是兩口深井,有點兒水,浮著綠苔。

外面上空的偵察機嗡嗡嗡的盤旋著,蒼蠅挨食的嗡嗡嗡。有的人只管往上翻白眼,似乎能穿破洞頂看見蔚藍的天空,同時恐懼得嚥著口涎,生怕炸彈正好掉在自己頭上。洞內漸漸起了騷動,有換姿勢的,低聲詛咒的;站在寧靜隔壁的累得一蹲蹲在牆腳根,扯出毛巾拭汗。那時候男人作興把毛巾掛在腰帶上,一直垂到臀部,套上襯衫露出那麼一小截方塊兒,幾根流蘇,很有些洩漏天機的意味。寧靜也想靠靠,不料才一動,膝頭辣辣的痛起來,方記起路上讓人碰一跤那回事,隨即想起那個穿白衣草綠褲的人來,是個青年人,不知給擠到哪兒去了。許是長年與日本人接觸所培養出來的直覺,她猜他是日本人。可是他有一雙大眼睛,黑森森,幽燐燐的,打她臉上一閃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