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25週年紀念‧台灣版新序
詹宏志專序
書摘:第一部
《停車暫借問》大事記
鍾曉陽大事紀
作者專訪
中國時報:香港才女消失12年,鍾曉陽「停車再借問」
中國時報:連載、出書、文友會… 她許多「第一次」都在台灣發生
中國時報:停筆休耕16年 鍾曉陽回來了
聯合報:鍾曉陽筆鈍了 一個字不留戀
編輯推薦:名人閱讀生活
歲月鍾曉陽:記《停車暫借問》在台掀起重讀熱
讀者書評:日子似盡還續-鍾曉陽《停車暫借問》
讀者書評:《停車暫借問》經得起反覆閱讀

作 者 作 品

春在綠蕪中
哀傷紀
遺恨
停車暫借問:趙寧靜的傳奇 (精裝特藏版,獨家收錄 張愛玲親筆信)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動物農莊(精裝版)
故事如何說再見:作家的創意、靈感和寫作歷程
大武山下【遠山版書封】
大武山下【限量精裝版】加贈作者手繪黃金雨花透卡書籤
大武山下【繽紛版書封】


停車暫借問(AK0201)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新人間叢書
作者:鍾曉陽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8年10月06日
定價:300 元
售價:237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9789571349176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25週年紀念‧台灣版新序詹宏志專序書摘:第一部《停車暫借問》大事記鍾曉陽大事紀作者專訪中國時報:香港才女消失12年,鍾曉陽「停車再借問」 中國時報:連載、出書、文友會… 她許多「第一次」都在台灣發生中國時報:停筆休耕16年 鍾曉陽回來了聯合報:鍾曉陽筆鈍了 一個字不留戀編輯推薦:名人閱讀生活歲月鍾曉陽:記《停車暫借問》在台掀起重讀熱讀者書評:日子似盡還續-鍾曉陽《停車暫借問》讀者書評:《停車暫借問》經得起反覆閱讀



  中國時報:停筆休耕16年 鍾曉陽回來了

停筆休耕16年 鍾曉陽回來了
林欣誼/台北報導 (20081014中國時報)

去年九月鍾曉陽的名字突然出現在香港《明報》,不定期發表專欄。今年七月,一臉素淨、短髮黑衣的鍾曉陽現身香港書展,以「停車莫再問」為題演講。十月,鍾曉陽終於為宣傳《停車暫借問》廿五周年紀念版來台。距離她上部作品《遺恨傳奇》十六年,讀者總算盼到鍾曉陽「回來了」!

鍾曉陽照樣一身樸素黑衣,剛下飛機的她從機場直達台北紫藤廬茶館。她微微靦腆地笑著,小口啜著茶。不久,脫口而出:「我好像跟三毛來過這裡!」

早慧少女 《停車暫借問》成名

一九七九年,那時十七歲的少女鍾曉陽勤於寫作投稿,因通信和台灣作家朱天心結緣,還因此第一次單獨離家飛到台灣找她,和朱家及當時三三書坊的文學界朋友南北遊歷了台灣一番。回憶第一次登台之旅,她說:「對孤僻的我來說,那是一次非常的創舉。」

三年後,她就在他們的鼓勵和邀約下,寫下轟動文壇的長篇小說《停車暫借問》。書中以一九四○年代的中國東北為背景,寫下一段纏綿又滄桑,現代人難以比擬的「一生只為一段情」的亂世之戀。

鍾曉陽就這麼細細地說話、慢慢地想事情。多年來她一直過著單純的生活,彷彿與世俗不染,但悠然之中,又有一股動搖不得的篤定。

從一九九二年出版長篇小說《遺恨傳奇》來台,鍾曉陽暌違台灣整整十二年。而在《遺恨傳奇》後,鍾曉陽從此消失文壇,像彗星一般嘎然止住遁進了黑夜。如今她「復出」,讀者對於她為何停筆的疑問,排山倒海而來。

為何停筆 她淡淡說沒有動機

她只是淡淡吟哦:「沒有想寫了。」

「寫作《遺恨傳奇》時,我就感到有點不舒服,不是因為成名的壓力。寫作當然都想超越自己,但後來再也沒有想寫的動機了。」

一代才女就這樣把自己埋進了「工作」當中。近十年來,她一直做的是為電子企業翻譯英文文件,「雖然枯燥,但總得考慮生活。」

「這幾年腦子裡還是有故事,而且常常從夢中來。」禁不住要求,她說了一段:「有天我夢到一個沙漠的場景,一群穿著古裝的人因為任務行走到此,領頭的是一位能力很強的大哥,後頭還有師妹。但大哥一出場就遇到危難死了,夢的畫面便停留在他那張潰爛的臉上……」她說,醒了之後,總是會把故事繼續編下去,但筆卻是都不拿了。

對於寫作,鍾曉陽一直抱著「想寫所以寫、不想寫所以停了」的心情。對於曾得到的讚譽更淡然處之,那平淡之氣,好像她只是走出家門散個步,卻意外被媒體包圍。

直到去年,朋友力邀她在《明報》寫專欄,她才一點一點地寫,並為《停車暫借問》紀念版寫了近兩萬字的後記〈車痕遺事〉。

文中,她細細回顧母系家族的東北淵源,一路從外婆世代的亂世流離、家鄉菜餚,寫到父母輾轉落腳香港,及她在美國冰天雪地的留學生宿舍裡日以繼夜地趕稿。她的文字仍古典絕美,情感卻更內斂深沉。

重新筆耕 謙稱得細步逐字行

她謙虛自述:「荒田十畝無人耕,且以細步逐字行。休耕太久的人重新拿起鋤頭,不但千斤重且實在沒信心這片田地還會再接受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是一字一字寫去。」

鍾曉陽在如今四十六歲之際,回顧這部年少之作,承認當年的青春絕對不再了。「外在改變了,但內心裡,我還是那個愛編故事的小女孩。」

最後,一直推說工作太忙、自己太懶的鍾曉陽,終於鬆口承諾:「希望能夠繼續創作,儘快寫出新的小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