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25週年紀念‧台灣版新序
詹宏志專序
書摘:第一部
《停車暫借問》大事記
鍾曉陽大事紀
作者專訪
中國時報:香港才女消失12年,鍾曉陽「停車再借問」
中國時報:連載、出書、文友會… 她許多「第一次」都在台灣發生
中國時報:停筆休耕16年 鍾曉陽回來了
聯合報:鍾曉陽筆鈍了 一個字不留戀
編輯推薦:名人閱讀生活
歲月鍾曉陽:記《停車暫借問》在台掀起重讀熱
讀者書評:日子似盡還續-鍾曉陽《停車暫借問》
讀者書評:《停車暫借問》經得起反覆閱讀

作 者 作 品

春在綠蕪中
哀傷紀
遺恨
停車暫借問:趙寧靜的傳奇 (精裝特藏版,獨家收錄 張愛玲親筆信)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動物農莊(精裝版)
故事如何說再見:作家的創意、靈感和寫作歷程
大武山下【遠山版書封】
大武山下【限量精裝版】加贈作者手繪黃金雨花透卡書籤
大武山下【繽紛版書封】


停車暫借問(AK0201)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新人間叢書
作者:鍾曉陽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8年10月06日
定價:300 元
售價:237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9789571349176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25週年紀念‧台灣版新序詹宏志專序書摘:第一部《停車暫借問》大事記鍾曉陽大事紀作者專訪中國時報:香港才女消失12年,鍾曉陽「停車再借問」 中國時報:連載、出書、文友會… 她許多「第一次」都在台灣發生中國時報:停筆休耕16年 鍾曉陽回來了聯合報:鍾曉陽筆鈍了 一個字不留戀編輯推薦:名人閱讀生活歲月鍾曉陽:記《停車暫借問》在台掀起重讀熱讀者書評:日子似盡還續-鍾曉陽《停車暫借問》讀者書評:《停車暫借問》經得起反覆閱讀



  歲月鍾曉陽:記《停車暫借問》在台掀起重讀熱

◎文、攝影/黃千芳

鍾曉陽:「如果你問我,來到世上為何要寫東西,心中真是說不明白呀!」

那是個還沒有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的時代,那個時代的「文青」會這樣說:「我看的第一本小說,就是鍾曉陽的《停車暫借問》!」二十五年過去了,這顆被詹宏志譽為一期一會的彗星,如今翩然出現在大家面前,有人會覺得一切的發生簡直如夢似幻,然而極大的反差,也是同時存在的,是世代的斷層的緣故嗎?在許多年輕讀者的電腦搜尋裡,「鍾曉陽」甚至已經成為不曾聽過的關鍵字了。

十月十四、十五日於台大、清大兩場校園演講,除了召喚許多四、五年級的「陽迷」迴游朝聖,講台下多數仍是青春的面孔。許多人都說,認識鍾曉陽,是從《停車暫借問》開始的,面對年輕還不知曉她的朋友,鍾曉陽的自我介紹,仍是由《停車暫借問》開始切入。

「我很難回答,這部小說是怎麼寫出來的。談自己是很難的,從出生以來,每一個部分的經歷,似乎都是將來的準備,像撒種籽一樣,開出什麼花,長出什麼果都不知道。」當年十八歲的鍾曉陽,幾乎和此刻在場的大學生們差不多年紀,卻寫出了震撼港台兩地的愛情經典,甚至改變自己的一生,一切都是始料未及。讀者問:《停車暫借問》,為現在的人生預備了什麼?她說:「我意識到很多事情,不是我能夠控制的,它就這樣來發生了。」

世代的斷層再加上《遺恨傳奇》後停筆十二年,讓很多年輕讀者,誤以為鍾曉陽和《停車暫借問》是全新的作者,全新的書。

鍾曉陽(停車),青青子矜(暫借問)

鍾曉陽的前半生,像是慢船,從她緩緩演說中出航:母系黑山白水的東北人家世、香港新移民的成長時期,後來赴美國求學、移民澳州謀生的辛苦,返港後在中環的動畫公司上過一個月的班……如此坦白從寬,鍾曉陽自承是首度這樣面對台灣的讀者,自己一個人跟讀者面對面講話。「過去的經驗,像是預備了後來的創作。」人生就是她的老師,然而所謂的親身經歷,是不能直接寫出來的,還是需要經過編故事的過程。真實的人生,像是出發,作品才是她靈魂的抵達。

雖然自嘲自己太古板,但鍾曉陽還是鼓勵在場的同學們,多讀詩詞,「每個人一定要有一個現實生活以外的世界可以去,哪怕是遊戲機。我是從詩詞開始接觸中文的,像是開了一扇門,我就掉進去了。」坦言中國古典文學對自己的美學上影響最大,詩詞就是滋養她創作的另一個所在。

「那是一個象徵語言的世界,好比『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兩句十個字,就是一個遼闊亙古的盡頭,它傳達的訊息是很多層次的,或許和現代的快節奏很難搭上,但生活總有一刻是要給自己慢下來,就會用得上它。」

多情的鍾曉陽vs.冷筆的張愛玲

中國詩詞對鍾曉陽的另一個震撼,則是對「情」的領悟。「情」不只是狹隘的愛情,或許那便是「多情總被無情惱」吧,這也是鍾曉陽覺得自己和張愛玲最大的不同。兩場演講,讀者都問:被譽為張腔傳人,自己有什麼看法?她說:「會覺得自己跟她很遙遠,張愛玲的寫作用的是觀察,而我卻是由情感帶動的。」鍾曉陽認為,作品的好壞取決於如何駕控制自己的情感,「情要到,技術也要好」其次著重的才是寫作技巧。

此外亦有讀者好奇問起鍾曉陽,關於寫作的看法,是為了抵抗遺忘嗎?「我想對於哪個作家都一樣,都是一邊寫,一些處理自己的問題,對我來說,目前還在找,或許是一種夢魘的驅除、洗淨內心的意義吧!」

期盼一句鬆口的承諾

自上一本長篇小說《遺恨傳奇》後出版後,鍾曉陽停筆已十二年。去年開始,在香港《明報》上,她才開始和作家鍾玲玲對寫專欄,這也是她完全不同於以往的嘗試,香港專欄文化中很當日、很時下、很生活的特質,也是她過去較少探觸的新方向。這是否是牽引成下一本書的契機呢?鍾曉陽回答得很保守:「寫作自己會走,我不確定它將來會走向怎樣的型式,不過有機會,仍是可以試試。」

終於等到這句鬆口的承諾,彗星下次的出現,夠讓大家引頸期待了。

鍾曉陽說:曾經有個夢想,就像卡夫卡講的,最理想的生活就是在地牢裡寫作,覺得自己是穴居型的寫作者,「『貓在』黑洞裡面寫,我最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