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名家推薦
新版代序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雍正的第一滴血
時間軸
病變
雞翎圖
公寓導遊
城邦暴力團(1)
城邦暴力團(2)
城邦暴力團(3)
城邦暴力團(4)
公寓導遊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那個男人
理想的讀本:國文1
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
2069
張大春庚子年春聯禮盒


最初(AK0705)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張大春作品集
作者:張大春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6月21日
定價:220 元
售價:17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72頁
ISBN:9571336831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最初的張大春三書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名家推薦新版代序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2

雞翎圖

掛上電話,我走出排指揮部,外頭是片亮麗的晴空,藍天不摻半點白雲,直伸向東邊的地平線,線上連綿著一列紅磚灰瓦的低矮建築,便是小鎮了。中間隔著的這一方稻田正綠得起勁,田埂上遠遠走來幾個身影。太陽當頂劈下,我便瞇著眼睛,腕錶正指在十二點,時間是我調駐到這個長灘來剛滿兩個月的一天。

田埂上的人影更近了些,是那幾個鎮上農家的孩子。我轉身走向防風林,一陣雞鳴從裡面傳揚開。林間是千條萬道灌滿了浮塵的陽光,隱約把那些個雞圈寮的輪廓給勾勒了出來,我還看見那壯碩的,左腋部分特別隆起的身形,他走動時,胸上肩上和頭臉上不停地流瀉著無數個銅錢大小的光影。

四個班的班長已經各自跑出據點,迎到我面前行了禮。

「有命令!連部來電話:舉行『金風演習』,要緊急移防,六個小時之內所有人員及裝備上車,防區現地一切設置恢復原狀。」

我頓了頓,一抬眼,那個壯碩的蔡其實步出了林子,完全站到陽光地裡來,左肘下依舊夾著他那隻赤翎黑尾的大公雞,如一座雕像,牠昂頭聳冠,披一身鮮明的光紋,任海風呼呼地翻撥著牠胸頸間的羽浪。

「特別注意!」仍盯著那雞尖亮的彎啄,我補充道:「除個人和團體裝備外,不得攜帶任何物品。」

他們點了點頭。蔡其實又向他們背後靠近來兩步。第三班的游火曜像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挺胸:「報告排長!那雞呢?雞圈∣∣」

「雞圈要清除,雞……自行處理。」我不由自主地回身望一眼小鎮,農家那幾個孩子蹲聚到一處去了:「賣掉!」

那一日我剛好下總部隊來此報到,田埂上便遇著了那群孩子裡最小的阿青,他蹲在田溝中,一伸手就是隻蚯蚓。我見他腰帶裡塞著個塑膠袋,裡頭是二、三十隻蟋蟀、蚱蜢和紡織娘之類的小蟲。

「都悶死了,小弟!」我停下來看看,隨口說了一句。

「沒關係,要給蔡伯伯的大肚子吃的。」他頭也不回,自顧在齊莖的秧子裡撥尋著。

「什麼?給誰吃?」

「唉呀∣∣!」他很不耐煩地轉回身,指一指西面的防風林:「蔡伯伯的大肚子嘛!」說罷又彎腰下去,不再理我了。

到我接掌了部隊,才明白弟兄們在防風林裡養雞的事;才特別認識了開口老家,閉口老家的蔡其實,認識了小阿青,和那三十來隻有名有號的雞,其中一隻雄的,站直了脊背離地有一尺半高,叫做「大柱子」。

四位班長從蔡其實身旁跑回去下達命令,他卻像沒見似的,趨前幾步,一撒肘,「大柱子」猛展雙翼,順著他肘尖的方向疾飛出去丈許遠,落地的時候拍鼓起一陣黃沙。他則跨腿並踵,行了軍禮:「報告排長!要……要賣雞?」

「快回去,聽班長的。」

他也不再說什麼,「喀」地行禮,又一抬肘,輕輕喊了聲「來!」,那邊「大柱子」跳了兩跳,再一騰身,便飛回原處。他拍拍牠脖頸和翅膀上的塵土,大步邁了開去。一叢黑得發亮的尾羽在他背腋間搖曳,像朵怒放的花。

這群弟兄比我早六個月來到此地,為了不荒廢人力地利,就利用查哨、站崗的餘暇,從事最簡便的生產∣∣養雞。在縱深一千八百公尺左右,寬約十餘公里的防風林裡,搭建雞寮,有心的還特意在四周圈上鐵絲柵,不少人經常到小鎮上,觀察農家雞舍的構築,不時翻新一些花樣回來。日子一久,逗趣的意思大,賺錢的算計便小了。當然,一心孵蛋生雞,滾利賣錢的人也有,游火曜就時常提起:將來退伍回家,拿這筆雞款結婚成家的確不無小補的。

而蔡其實總也不一樣,一如他與眾不同的雞圈:沒有鐵絲,全是揀松枝憑手工編的柵骨,裡外砌上黃泥,一說起來弟兄們便要笑話他:為的只是怕鐵絲會把雞給扎著。笑話卻不只一端了;明裡暗裡他和他的雞便一逕是其他人逗樂的材料,可是即令話語再低俗粗鄙,蔡其實只微微咧了嘴,露出一排不怎麼鮮亮的金牙,彷彿是笑著。

報到後的第三天夜裡,防風林間讓人分不出是海是樹的濤聲陣陣襲來,我乘著半空好月,信步到各個崗哨去看看。臨出門時劉排附告訴我:「第二班據點和崗哨中間,排長要是見有人的話,就數蔡其實,他的雞圈在那兒,夜裡他都不離開的。」他或許是怕我讓意外的動靜給嚇著,而我卻逕往第二班的防區走去。

起初,我聽見一陣沈沈的腳步聲,來回踱著,隨即是一個人沙啞濃濁的嗓音,低低地罵了幾句,四周旋又安靜下來。循著漫空裡迴蕩著的遺響,我緩緩靠上前,倚住一株松樹。旁邊是輛破腳踏車。

那片空地上的林木比較稀疏,土牆中央有間異常高大的雞寮。人是穿了件汗衫,短褲衩,月光下一頭短髮迸著銀亮的光,他背對我,兩手環住胸口,突然又一指面前的地上:「你當這是在哪兒呢?在老家啊?要吃大白米啊?俺看你是吃黃了牙了,這有什麼不好的?」說著蝦腰舉起一包東西往地上砸了,一陣雞咕嚕嚕地叫。

我湊近去,地上一句破散的飼料,旁邊是隻半大的黑雞。

「等你阿青哥再來了,俺叫他餵你根屎橛子吃!你再挑吧,二楞子,再挑餓死你小子活該!滾回去睡覺去!」一揚胳臂,黑雞撲了撲翅子便跳入雞寮裡。他長長地嘆了口氣,蹲下身,一把一把捧起地上的飼料,放進了食槽。

當他感覺到背後有人時,也只是靜靜地扭轉頭,身體保持不動,左手以極慢的速度向靠在門樁上的一把柴刀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