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作 者 作 品

追尋現代中國(上):最後的王朝
追尋現代中國(中):革命與戰爭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太平天國(上)
太平天國(下)
改變中國
康熙
追尋現代中國全集
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康熙(作者親筆簽名書)

譯 者 作 品

天安門:中國的知識分子與革命
改變中國
鄧後中國大預測
追尋現代中國(上):最後的王朝
追尋現代中國(中):革命與戰爭
改變中國
康熙
追尋現代中國全集
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孫逸仙

中國各朝歷史

【類別最新出版】
長樂路:上海一條馬路上的中國夢(改版)
從清帝國到習近平:中國現代化四百年(上)
從清帝國到習近平:中國現代化四百年(下)
從清帝國到習近平:中國現代化四百年(套書)
學霸養成記:歷代學子的逆襲之路


追尋現代中國(下)(BC0134)──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
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中國各朝歷史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史景遷
       Jonathan D. Spence
譯者:溫洽溢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5月21日
定價:350 元
售價:27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491頁
ISBN:9571333727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追尋現代中國全集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



  書摘 3

韓戰

即使在國民黨軍隊尚未遭徹底掃蕩之前,毛澤東便實現他「一邊倒」的主張,前往蘇聯與史達林會面。 1949 年 12 月 16 日,毛澤東抵達莫斯科,適逢史達林 70 歲壽辰的前夕。這趟莫斯科之旅是毛首度跨出國界遠行。對於這個深刻影響他那一世代中國人的國度,毛澤東始終未能親臨一窺堂奧。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正式成立了,毛澤東必須走上國際政治的外交舞臺,而許多國家(不只是共產集團的國家)給予新政權外交承認,這顯示國際社會的部分成員已經迅速倒向毛澤東這一邊。

毛澤東這趟蘇聯行可謂滿佈荊棘且百味雜陳。幾天下來,史達林不曾對毛造訪莫斯科流露出歡迎之意。這位蘇聯的領導人先前就明白表示,不喜歡毛在中國的擁立者援引毛的觀點鋪陳理論,並禁止一位美國社會主義者所撰寫美化毛澤東的傳記在蘇聯境內流傳。經過中、蘇雙方八星期的討價還價,毛澤東得到一份軍事安全條約,目的在防範日本再次侵略中國;蘇聯給予中國一筆 3 億美元的貸款,分 5 年攤還;承諾在 1952 年自旅順、大連撤兵,將主權歸還中國。然而中國並非沒有付出代價,毛澤東被迫承認地處新疆北方的「蒙古人民共和國」獨立,蒙古人民共和國因而勢將無法脫離蘇聯的控制。過去毛曾數度對外宣稱,有朝一日定讓蒙古重歸中國版圖;現在他則不得不放棄收復西疆、恢復盛清版圖的希望。

不過在 1950 年春天,外交政策畢竟並非中共領導人的第一要務。他們主要關切的課題還是在於如何建立有效運作的行政架構、遏制嚴重的通貨膨脹,以及重建國內的工業體系。在林彪軍隊於四月順利攻克海南島之後,中共軍方把焦點轉向統一中國最後的兩大障礙:收復西藏和臺灣。雖然出兵西藏在理論上十分複雜,不過對於身經百戰的人民解放軍已不成問題,特別是印度在 1947 年獨立之後,英國就已經失卻了讓西藏成為緩衝國的利益動機。中國共產黨的軍隊於 1950 年入藏,「解放」受到「帝國主義壓迫」的國度。儘管藏人激烈反抗,「從誰手中解放?自什麼狀態下解放?我們原是擁有解決問題效能政府的快樂國度。」然而聯合國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印度和英國同樣也未站在藏人的利益介入。一年內,中國人就已經佔領了西藏各個重要據點。

比起西藏,臺灣問題更事關緊要。國民黨歷經 1947 年臺灣居民的暴動與陳儀的屠殺後,局勢已經穩定。 1949 年 1 月,下野 6 個月的蔣介石撤退到臺灣。1895 至 1945 年間,臺灣在日本政府的殖民統治下經濟繁榮,蔣介石到臺灣之後,很快就在島上居民、流亡的國民黨,以及本來就已經駐守在臺灣和 1949 年中共佔據大陸後撤退至此地總計約一百萬的軍隊之間重獲領導地位。解放軍的指揮官並未妄想輕易拿下臺灣。 1949 年 10 月,解放軍已經在臺灣的前哨站金門初嚐敗績。 1950 年 2 月,駐守在福建、浙江「三野」的司令官原本計劃渡海攻臺,而今也不得不坦承:

首先必須指出的,東南沿海諸島嶼的解放,尤其是臺灣,是個極大的問題,且將會是近代中國戰爭史上最大的一役……佔領(臺灣)需要有充分的運輸工具,適當的軍備,以及足夠的後勤補給。更何況蔣介石為數不少的陸海空兵力,連同一小撮自中國大陸脫逃的頑固反動分子都集結在那裡。他們構築堅實的防禦工事,憑仗著四周大海的保護。

基於種種困難,毛澤東和政府其他領導人對軍事行動的下一步驟意見分歧。 1950 年夏天,華南的軍事掃蕩大抵完成,一支實力強大的解放軍向福建沿海地區移動,不過並未接獲進攻臺灣的命令。對於解放軍突然停止前進,實非關後勤補給和海上運輸的戰略因素,有一種解釋認為這是因為中共領導人寄望於臺灣人自己策劃暴動,反抗國民黨。另一種可能的說法則是那年夏天解放軍因流行病肆虐,無力興兵動武。

中共一方面擔心軍費支出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又謹記國民黨在抗戰勝利後,一下子解除太多軍隊武裝所面臨的問題;中央委員會因而決議在政府密切監控下,先讓部分軍隊卸甲歸田。就中央委員會的話來說:

在保障有足夠力量用於解放臺灣、西藏,鞏固國防和鎮壓反革命的條件之下,人民解放軍應在 1950 年復員一部分,保存主力。必須謹慎地進行此項復員工作,使復員軍人回到家鄉安心生產。行政體系的整編工作是必要的,必須適當處理編餘人員,使他們獲得工作和學習的機會。

當時,雖然憤怒的美國共和黨人強烈要求通過援助法案,以支持蔣介石反攻大陸,但並沒有跡象顯示美國政府會進一步介入中國人的衝突。 1949 年夏天,在杜魯門總統的要求下,國務卿艾奇遜(Dean Acheson)蒐集了所有關於中國抗戰時期與內戰過程的經驗以及美國涉入的相關文件,然後在一封電文中提及:「國民政府的軍隊不一定會被擊敗;他們是自我瓦解的。歷史在在證明沒有信仰的政權,沒有士氣的軍隊,是經不起戰場的考驗。」艾奇遜的結論是,美國未來的援助或介入將會如過去一樣徒勞無功。五四運動前赴康乃爾大學求學期間曾一度信仰基督教的前中國駐美大使胡適,即在艾奇遜電文副本的邊緣處簡略記下〈馬太福音〉第 27 章第 24 節的內容。(彼拉多見說也無濟於事,反要生亂,就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擔罷。」)

杜魯門總統堅信,對美國而言,不干涉中國的內部衝突才是上策。他在與「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幕僚群會商之後,於 1950 年 1 月 5 日發表聲明,清楚表達對此一立場。聲明中杜魯門以葡萄牙人使用的「福爾摩沙」(Formosa)一詞來稱呼這島嶼,這一稱謂至今仍為許多外國人延用,杜魯門說道:

美國政府無意佔領福爾摩沙或中國任何其他土地。美國政府現在無意在福爾摩沙謀取特權或建立軍事基地。美國政府也無意使用武力來干預目前的局勢。美國政府不打算採取可能捲入中國人內部衝突的政策。

同樣的,美國政府將不會向在福爾摩沙的中國軍隊提供軍事援助或意見。就美國政府的觀點,福爾摩沙島上的資源足夠讓他們取得他們認為防衛該島所需的事項。

同時,國務院的幕僚群也已先行起草一份官方聲明,以便臺灣淪陷於共產黨人手中之後,得以即刻發表。

佔領日本的盟軍統部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將軍和艾奇遜二人公開宣佈,把美國在太平洋地區新的「防衛周邊」(defensive perimeter)界定在阿留申群島(the Aleutians)、日本、沖繩(Okinawa)、琉球群島(the Ryukyus)、菲律賓群島(the Philippines)這條島嶼鍊上。中國人可能已經注意到這種對美國戰略利益的定義並不包括臺灣在內,也未涵蓋南韓;自 1945 年以來,南韓在美國的保護傘下已經是一獨立的國家,與蘇聯卵翼下的北韓隔著北緯 38 度線分立對峙。一旦臺灣失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可望取代其聯合國席次,事實上,中共已開始為此積極進行遊說。 1950 年 6 月 25 日,大批北韓軍隊突然越過 38 度線入侵南韓,打破了美國與中國雙方表面上的和諧。就在幾週內,北韓的部隊便迅速席捲了朝鮮半島,攻下漢城,並將南韓的軍隊逼退到釜山(Pusan)一隅,情勢岌岌可危。巧的是,這時候蘇聯正因為聯合國安理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否決讓中共取代臺灣席次,而以拒絕出席表示抗議,沒有蘇聯投票反對的後顧之憂,其他安理會成員國迅速通過對北韓侵略行為的譴責案,並敦促會員國提供必要援助。為了回應聯合國的呼籲,杜魯門總統派遣美國在日本的駐軍援助南韓。同時,其他十五個會員國的軍隊也加入美軍的行列,這 15 個國家包括英、法、澳、紐、泰、菲、加、希臘、土耳其。顧慮到此刻中共可能趁機進攻臺灣,杜魯門總統下令美國第七艦隊巡防臺灣海峽,俾使臺灣海峽「中立化」。就算中共確實已準備犯臺,此刻也已無力執行了。

中國的態度在之後幾個月顯得十分曖昧。中共的報紙最初慷慨激昂,指責南韓是侵略者,之後就並未特別強調這場戰爭。中共並未進一步承諾提供任何援助,即使北韓軍隊初次擊退美軍,也未見中共採取任何行動。美軍在燃燒彈的攻擊下前進釜山並未引起中共的注意。中共最關切的是臺灣海峽的局勢,美軍第七艦隊巡防臺灣海峽的舉措引發中共對美國的嚴厲抨擊。身兼外交部長的周恩來發表公開聲明:美國第七艦隊的巡防是「對中國領土的武裝侵略」。中共領導人在認清美國第七艦隊部署於臺灣海峽已使得渡海攻臺計畫無望之後,旋即下令刻正在福建沿海受訓的三萬名「三野」部隊移防至瀋陽地區。其他軍隊也同樣北調至山東半島。

8 月,聯合國內部開始進行一連串的縝密協商,包括以通過中共取得安理會席次作為條件,交換中共調停朝鮮半島的軍事衝突。不過就在此時,在朝鮮半島負責指揮聯合國部隊的麥克阿瑟將軍與蔣介石展開對話,重申支持蔣氏政權,宣稱臺灣刻為美國空軍「島鍊」基地不可或缺的一環。(不過麥克阿瑟並未接受蔣氏所主張派遣國民政府軍隊加入朝鮮半島戰局的提議。)直到 8 月底,聯合國部隊已經開始取得南朝鮮戰局的主導權,而展開對北韓補給線的狂轟猛炸,並在坦克、大砲、飛機的掩護之下取得優勢。接著,中共逐漸拉高抨擊美國的音量,舉國上下猛烈譴責美國及其盟友在這場戰爭中的角色。「美國帝國主義的行徑以及入侵朝鮮的侵略行為,」8 月底中國公開聲明批評,「不僅破壞亞洲與世界的和平,同時也嚴重威脅中國的安全。」這份聲明進一步譴責:「北朝鮮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北朝鮮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敵人。北朝鮮的防禦就是我們的防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