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得獎記錄
‧延伸閱讀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楔子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作 者 作 品

追尋現代中國(上):最後的王朝
追尋現代中國(中):革命與戰爭
追尋現代中國(下):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
太平天國(上)
太平天國(下)
改變中國
康熙
追尋現代中國全集
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康熙(作者親筆簽名書)

譯 者 作 品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尋訪班禪喇嘛

中國各朝歷史

【類別最新出版】
用地理看歷史:得中原者,為何得天下?
草與禾:中華文明4000年融合史
仰韶文化
敦煌學概論
屈原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BC0143)
►2015年新版請看網頁下方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中國各朝歷史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史景遷
譯者:溫洽溢、吳家恆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2月18日
定價:260 元
售價:205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0頁
ISBN:9571335975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楔子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



  書摘 2

岳鍾琪那時正是一帆風順,這件案子也沒讓他見疑於雍正。但成都這事發生還不到一年,岳鍾琪又該如何上奏另一宗類似的案子,而仍能不失聖寵?為了期使聖明燭照,他必須讓案子的供詞一清二楚,而毋須再暗中調查。所以,這件案子的證詞只能取自確鑿可信的證物。這件案子可是大逆不道,地位卑微的證人顯然難當此大任。岳鍾琪兩度派手下前往同在長安的陝西巡撫西琳處,請他即刻來將軍府一趟。但他回覆因正在長安城外的校場練兵,無法前來。岳鍾琪久經官場浮沈,知道在這種情形下冒然召回西琳並不聰明。西琳是滿人,地位僅次於岳鍾琪,而校場就在長安內「滿城」的心臟地帶。1646 年,滿人奪下長安,將整個東半城據為滿城,建有內城作為防禦工事,並有五千名滿人駐軍和一萬五千名家眷衛戍此地。

於是,岳鍾琪又把駐在長安第三把交椅的按察司碩色找來。按察司的官署與總督官邸隔街相望,就在投書之人佇立等候的鼓樓之旁,這時碩色手邊無事,所以也就應岳鍾琪之召而來。兩人稍作商量,岳鍾琪即安排碩色進入廳堂旁的密室,他不用親眼看到也可以聽得一清二楚。碩色就了定位,岳鍾琪就召喚被捕的張倬到署,還給他奉上一杯茶。

兩人啜了口茶,岳鍾琪和顏悅色,問張倬打從何處來,他走了多少路才到長安,這趟路又走了多久?張倬的老師「南海無主遊民夏靚」居址何處,要怎麼才見得到他?岳鍾琪還單刀直入,問他是什麼原因讓張倬的老師突發奇想,撰寫此書,而向岳鍾琪投遞,並以這種不尋常的方式攔轎遞書。

張倬頗有提防。他說他曾立誓不得洩露其師行蹤。他只能透露他的老師住在廣東近海之處,受到多名門生保護。那麼張倬自己又住在何處呢?他早年住在武昌城和湖廣各處,現在則與其師蟄居南海之濱。張倬此行花了四個月,自廣東經貴州、四川,北上入陝西,抵長安,前來晉見岳鍾琪。那他又為何選擇岳鍾琪來投遞這封信呢?因為張倬和其師聽聞岳鍾琪三度不應皇帝之召。所以他們心想岳鍾琪必反。南方各省民生凋蔽,天象異常,更使他們深信起而行動的時機已經成熟。

岳鍾琪緊捉朝廷三召之說不放,又繼續追問,於是張倬透露了其間的轉折:「我到陝方知並無三召不應之說,此書已不願投。後思數千里遠來,不可虛返,故決意投遞。」

岳鍾琪為了深入追查背後的動機,又轉回民生的話題。岳鍾琪問道,張倬及其師為何認定百姓伺機反叛?難道張倬自己看不到陝西一片繁榮嗎?張倬同意,陝西在岳鍾琪治下確實是繁榮昌盛,但張倬的家鄉湖廣連年大水,積屍載路。岳鍾琪回答,「此乃天災,何與人事。」而且,岳鍾琪很清楚,湖南、湖北只有少數幾縣鬧災荒,而皇上也已下旨賑濟。張倬回說,「官吏又性急又刻薄,不知百姓苦楚。」

岳鍾琪又換了話題,試圖查明張倬及其師的居所。岳鍾琪表示,張倬若是不願透露住處等詳情,他又如何知道這事的真假?岳鍾琪又怎知這不是仇家設下的圈套,遣派張倬投遞逆書,試探他的反應?。1725 年就發生類似的事,當時節制陝甘、任西路大將軍的年羹堯正是位極人臣,不可一世,但是受到下屬所鼓動,恃寵而驕,結果被拔權降位,賜自縊。當時岳鍾琪任職於年羹堯的麾下,所以深知其中曲折。但張倬並未中計,他立誓縱然因堅不吐實而遭岳鍾琪處決,他也不會透露他及其師的住處。

此時已是當日午后未末申初。巡撫西琳練完兵之後從校場趕赴岳府。岳鍾琪出邸迎接西琳,並簡述他親自詰訊的僵局。既然好言相勸沒有進展,那就施以嚴刑拷問。巡撫與按察司一同隱身在隔壁密室,以親耳聽取供詞。

不過就算對張倬嚴刑拷問,施加疊夾重刑,但他還是不肯吐實。張倬哀嚎不斷,但仍反覆說他的先生住在南海之濱,廣南交趾交界之處。這些話對於追查謀逆並無意義,這樣過了幾個時辰,岳鍾琪曉得,再這麼下去張倬恐怕就一命嗚呼了,那麼這封神秘信函從何而來就無法追查了。於是下令將張倬押回大牢,巡撫和按察司明日一早再入密室偷聽。

翌日(即 10 月 29 日)一整天都在詰訊張倬,但仍不得要領。岳鍾琪雖然口裡說了要以大刑伺候,但卻沒有再施重刑。他反而把昨天的話又細說一遍,得要證明張倬不是敵營派來訛騙岳鍾琪的幌子。岳鍾琪還說,連嚴刑拷問也是有其必要的,否則怎知張倬說的是實話?岳鍾琪這次說出年羹堯的名諱,他曾極受皇上恩寵,但為部屬出賣,落個自盡的下場。岳鍾琪認為,張倬等人顯然打得就是這種算盤,那他還如何相信這些文人在替天行道?張倬昨天遭到嚴刑拷打,今日已難相信岳鍾琪所言。但是岳鍾琪說,自古以鼎鑊對待說客本有深意,既然張倬拒吐實言:「爾以利害說人,人亦以利害試爾。」

張倬重複這六省伺機謀反的說詞。為何是湖廣、兩廣、雲貴這六省?岳將軍問道,張倬回答說這六省在 1673 年時響應吳三桂反清,假使再有適當的領袖,這六省必定會再興兵叛亂:「一呼可定。」

岳鍾琪細細推敲投書人的話中含意,岳鍾琪身為總督,偵刺民隱畢竟是他的職責之所在,所以他能以對地方民情的熟稔而駁倒張倬的說詞,並不時點出投書之人昧於事實之處。但往復訊問,只在言辭上打轉,並無進展。就算這後頭有所陰謀,也是輪廓未明,並不知首謀究係何人。天色漸暗,張倬的口氣已近乎威脅:他提醒岳鍾琪,已有許多人知道昨晚的刑訊,定會口耳相傳,四處散布。這話一定會傳到皇上的耳中,而對岳鍾琪起疑心。如此,岳鍾琪將陷於凶險。

沒想到岳鍾琪坦然回答:「從此朝廷知謀反的人都來約我,勢必疑我、慮我,我何能一日自安?」投書者的恐嚇恰恰提供了解決之道,岳鍾琪說:「今日騎虎之勢不得不放你去,倘因外人傳言朝廷覺察,我只說是迂腐儒生條陳時事,語言狂妄,當經刑訊逐釋,便無形跡。」張熙不為所動,亦不信岳鍾琪的話:「言亦至理,但我斷不信。且我此來,死得其所,你即實意放我,我亦實意不去。」兩人的話講不在一起,於是岳鍾琪下令張倬還押大牢。

10 月 30 日清晨,岳鍾琪已別無選擇,便回官署,將此事奏聞皇上。岳鍾琪是封疆大吏,有密摺上奏之權,在雍正看到密摺之前,是沒別的人會知道內容的。密摺多由上奏的官員親書,而不假幕僚之手。密摺也有定例格式,先述事,再條陳主要觀點,最後加以總結,並提出處置建議。密摺所用的紙張也有一定規格:白色,每張紙高 25 公分、長 60 公分,折 6 折以便於瀏覽。官員以墨書寫,行與行之間都留有空間,以供皇帝硃批。官員落款之後都是空白,皇帝若是還有長篇批示,便可寫在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