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得獎記錄
‧延伸閱讀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楔子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作 者 作 品

追尋現代中國(上):最後的王朝
追尋現代中國(中):革命與戰爭
追尋現代中國(下):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
太平天國(上)
太平天國(下)
改變中國
康熙
追尋現代中國全集
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康熙(作者親筆簽名書)

譯 者 作 品

尋訪班禪喇嘛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中國各朝歷史

【類別最新出版】
用地理看歷史:得中原者,為何得天下?
草與禾:中華文明4000年融合史
仰韶文化
敦煌學概論
屈原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BC0143)
►2015年新版請看網頁下方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中國各朝歷史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史景遷
譯者:溫洽溢、吳家恆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2月18日
定價:260 元
售價:205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0頁
ISBN:9571335975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楔子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



  書摘 3

岳鍾琪提筆寫下︰「冒昧密陳,懇請恩鑒,」這措辭並不尋常。岳鍾琪極盡小心之能事,簡述信使人張倬於 10 月 28 日中午之時投書,概述信函內容,並仔細說明從 28 日午後、傍晚和 10 月 29 日 3 次審訊的過程。岳鍾琪向雍正坦承,張倬生性「狡黠奸深」,他無能解決此案。雖然他深知對皇上、對社稷身負大任,但他力有未逮。他所能建議的,就是把投書之人張倬押解至北京,交由皇上親信且擅長審訊的大臣,或許能突破張倬心防。

岳鍾琪還說,他理應隨摺進呈逆書,但慮及逆書的措辭悖亂罔極,除非皇上有旨,否則他不敢冒昧呈覽而褻瀆天聰。他已會同巡撫西琳將逆書以火印緘封,等待進一步裁示。岳鍾琪還說,第二、三次偵訊在暗室偷聽的巡撫西琳,可證明密摺所言確鑿無誤。張倬被捕時隨身帶著兩本書。一是抄錄的《坐擬生員應詔書》,一是刻本的《握機圖注》。這兩本書也已密封收藏。

岳鍾琪把密摺交給遞差,命他即刻飛馳北京,進呈皇上。撰寫密摺有一套嚴謹法則,急遞也有類似的規矩。遞差通常選自封疆大吏的家臣或屬下的將官。驛站星羅棋佈,遍及各地,連結重要城市、各大交通要道,朝廷在各分支都派駐有遞差。一朝一代的運作效率可從訊息傳遞的速度觀之,這要靠維持穩定而數量足夠的交通工具,才能保持訊息暢通:北方用的是快馬,若是地形崎嶇,有時也用騾、驢,西疆乾燥的沙漠地區則仰賴駱駝。在南方,運河、河流縱橫交錯,便捨車馬而用舟船,舟船式樣則視河道狀況而定。遞差歇腳、用膳的客棧,也是這個系統的一部份。岳鍾琪在密摺中並未提及遞差的姓名或官階,但前後對照可以得知他的確是飛馳投遞。他於 10 月 30 日正午離開長安城,奔馳兩千五百里(本書中所用之距離單位,一里約當於三分之一英哩),於 11 月 5 或 6 日抵達北京。

岳鍾琪在寫、遞密摺之時,把整個案子想得更透澈。雖然他的密摺可以證明他的篤實、忠心不貳,但奏摺的內容只說明了他對這個案子束手無策,而他所提出的對策又顯得空泛。要是京裡負責問訊的人不比他高明,而張熙又死於嚴刑逼供,該怎麼辦?這對破案又有何裨益?他所提的解決之道能讓皇上寬慰嗎?

岳鍾琪苦思之下,靈機一動。無論張熙居里何處,他現在孤孓一人,驚駭萬分,痛苦不已。雖然經過三次冗長的審訊,還是無法讓他卻除心防。靄顏以對說不定可收官僚威嚇所得不到的效果。有個名叫李元的,先前在長安城東督導學務,甫被拔擢為縣承,岳鍾琪信得過這人。李元剛入官場不久,他應與張熙沒什麼淵源。於是岳鍾琪把李元喚到官署,把他的想法大致說了一遍:岳鍾琪要李元脫去官服,裝扮成尋常百姓,佯稱是岳家僕役。李元以此身分想辦法接近張熙,鬆懈他的防備。李元設法摸清他的底細,談談地方上的流言,也要盛讚岳鍾琪,說他絕對是個值得信賴的人。於是先在錯落的官署裡找一間空房,陳設家具,讓李元住進去。然後再把張熙給放出來,讓他跟李元住在一起。彼時天氣嚴寒,岳鍾琪差人送酒致裘。岳鍾琪讓這兩人把酒暢談,第二日也不去打擾他。

10 月 31 日向晚,天色漸暗,岳鍾琪把按察司碩色找到隔壁密室,再把張熙傳喚至將軍府。岳鍾琪語帶誠摯告訴張倬,說是已經把他的話仔細想過,決心涉險謀反。或許是岳鍾琪的一片誠心,或許是擁著輕裘的一股暖意,把酒言歡的愉悅,又聽了有關岳鍾琪的種種溢美之詞,張倬接受了岳鍾琪的表白,不過他還是要求岳鍾琪立誓,不得出賣他和他的老師。岳將軍發誓,張倬所說的話,他絕不會洩露半句。

岳鍾琪溫言追問,張倬一一透露他先前堅不吐實的內情。其師「夏靚」、「南海無主遊民」的真名是曾靜。曾靜居里並不在東南沿海,而是在湘南的永興縣蒲潭村。投書之人本名張熙,原籍湖南衡州,近來住在其師曾靜家中。張熙還供出其師謀反計畫中的其餘四人。一人姓劉,現下在湖南學塾當先生,熟知天文韜略。另一人姓陳,自稱是劉的門生。第三人姓譙,也是湖南人,但張倬並不清楚是在湖南哪一個鄉鎮。第四人姓嚴,家住江南商業重鎮湖州,原籍不同於前三人。

岳鍾琪不願對張熙逼迫太甚,命他回去與李元一同歇息,到了隔天( 11 月 1 日)清晨再傳喚他。岳鍾琪用這段時間給雍正上密摺,概述他的計畫,他對張熙所發的誓,以及他與張熙在 10 月 31 日的談話結果。岳鍾琪還附上六名謀逆的真名,及其確切的住所。岳鍾琪提筆寫下「為逆犯已吐造謀之人謹繕密摺」,口氣頗為自豪。岳鍾琪另選遞差,命其火速追趕上一份遞送密摺的信差。他不見得趕得上,但至少應可在皇上看了第一份密摺,採取行動之前送進宮裡。

岳將軍讓張熙歇到次日破曉才傳喚他。按察司又以證人的身份,在隔壁密室坐聽。岳鍾琪裝作一副急切好奇的模樣,連連追問張熙在第一次談話時提及有六省在他呼籲之後都會揭竿而起,套用張熙的說詞是「一呼可定」。岳鍾琪問道,這六省何以一呼可定?張熙只回說:「但據民情乃不易之理。」

岳鍾琪並不滿意這個答案。岳鍾琪回說,這幾個省分民情悅服,且朝廷屢加賑貸。何以吾人會相信這只是民情的問題而已?「爾等必有兵有糧,將於何處舉動,方自信一呼可定耳。」張熙辯稱:「我等但有同志數人,講此義理,其他悉非所知。」岳鍾琪又問:「汝昨所言大抵迂腐儒生,必更有智勇兼備之人方可濟事。」張熙回道,那即是我師曾靜及劉之衍、嚴鴻逵等其他張熙提及「俱有本領韜略大不可量,但能聘用吾師何愁不濟。即何以使湖廣六省一呼可定之法,亦唯吾師有此智略。我後生小子,豈能見及。不過奉命致書,傳達吾師面囑之言,有六省傳檄可定之語耳。」

不過,這次談話還是頗有斬獲。張熙告訴岳鍾琪,一年前,他在秋天前往浙江,造訪已故儒士呂留良的後人,呂留良的名號即致岳鍾琪信函中所提到的「東海先生」。呂留良的孫子讓張熙翻閱呂的日誌和文集,還把呂留良所著的詩冊送給張熙。呂留良的著述言之有物,但他的子孫卻甚為平庸,於是張熙就離開了。

岳鍾琪隨口探詢張熙在浙江與何人晤談、住在何處,以及張熙父親、親戚的名字和居址。張熙在幾天前還堅拒透露其父名諱和住所,現在卻是有問必答:張熙的父親名新華,家住在湘南安仁縣外約一百二十里的小村。張新華是乙亥年進學,因考試不到而被除去功名,所以不得再著學袍。張熙還有一位族兄,陪同張熙前往長安。但張熙還沒投書,這位族兄就倉皇失措逃回家。除了這些家人之外,在謀逆中還有兩名姓「車」的人,原籍俱是湖南,業已遷居,現在住在長江畔的江寧城。姓「孫」的江蘇人,同車姓之人住在江寧。另有「沈」姓之人,家住在浙江,他跟隨嚴鴻逵;嚴鴻逵擅長兵略火器,張熙昨天也提到這人。

岳鍾琪踏破鐵鞋無覓處,他一心所盼的消息全都有了。他辭退張熙,取出紙筆,再給皇上恭繕第三份密摺。岳鍾琪在密摺開頭寫道:「逆犯續吐情」。岳鍾琪摘略陳述他甫與投書之人的對談,還加上了一些他自己的想法。岳鍾琪雖然並未羅列從張熙處苦心蒐集的岳家族人的姓名和居址,但他還是建議皇上密飭浙江總督遴選能員,前往呂家仔細搜查;岳鍾琪還提及呂留良在康熙年間便望重江南。岳鍾琪還聽說,呂留良之孫曾涉及一念和尚密謀逆反案,若非先皇康熙念及呂家係書香門第之家,與謀反之事無涉而不追究,他恐怕早已命喪九泉。岳鍾琪上奏,他詳加搜查張熙的行李,搜出張熙幾本隨身攜帶的手抄本:一是《易經》註解,一本是詩冊,一本是醫方。岳鍾琪已將《易經》和醫方封存,靜候聖裁。不過詩冊中有詩文取自呂留良,所以岳鍾琪將之隨摺遞送。

岳鍾琪在六天之內三選急遞,帶著密摺、呂留良詩文的抄本,以及新的謀逆名單(如今謀逆人數已增為 13 人),星夜馳往北京。這名急遞當然趕不上前兩人,但應該能及時送到皇上手中,讓皇上把這第三份密摺與前兩份一同考量。岳鍾琪查知這一干謀逆至少分佈在三個省分。但六省某處的兵丁正等待一呼底定,似乎也是事實。

從張熙攔轎遞書至今,剛好過了 7 日。情勢一度非常危急,所幸最後峰迴路轉。如今從張熙身上也榨不出更多的訊息,也無需繼續欺瞞。岳鍾琪下令將張熙從舒適的住所,移到銅牆鐵壁的長安獄所之內隔離監禁,由按察司本人直接戒護。張熙輕裘美酒的日子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