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作 者 作 品

追尋現代中國(上):最後的王朝
追尋現代中國(中):革命與戰爭
追尋現代中國(下):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太平天國(上)
改變中國
康熙
追尋現代中國全集
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康熙(作者親筆簽名書)

中國各朝歷史

【類別最新出版】
草與禾:中華文明4000年融合史
仰韶文化
敦煌學概論
屈原
愛恨帝王家:中國古代宮廷女性的愛慾情仇--春秋戰國篇


太平天國(下)(BC0152)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中國各朝歷史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史景遷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3年03月10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24頁
ISBN:9571338737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太平天國(上+下)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書摘 3



  書摘 2

第十三章 天京

「人間天堂」不只是一個地方而已,而是全天下,太平軍所到之處即得民心,除妖魔,如此人人皆可和樂平安,直至升天見天父。

天王洪秀全、東王楊秀清與其他太平軍首領以其在紫荊山、永安、武昌的經驗,發展了南王馮雲山的軍事思想,從而創建自己一套理念。一如太平軍軍制所規定,伍長管四人,兩司馬管五個伍長,共管二十五人。在「人間天堂」中,伍長家應與所轄四家保持聯繫,兩司馬則負責管理二十五個家庭。每一組單位都要建公共糧倉和公共禮拜堂。兩司馬就住在禮拜堂裡。「凡禮拜日,伍長各率男婦至禮拜堂,分別男行女行,講聽道理,頌贊祭奠天父上主皇上帝焉」;「每七七四十九禮拜日,師帥、旅帥、卒長更番至其所統屬,兩司馬禮拜堂,講聖書,教化民,兼察其遵條命,與違條命及勤惰」;每逢單日,「其二十五家中,童子俱日至禮拜堂,兩司馬教讀舊遺詔聖書、新遺詔聖書及真命詔旨書焉」。

日時,人都在田裡幹活。如果時間允許,人人須依己之所長,從事陶工、鐵匠、木匠、泥瓦匠等行業。至於天下的土地,歸於天下人所有:「凡男婦,每一人自十六歲以尚受田,多逾十五歲以下一半」。「凡分田,照人口不論男婦,算其家口多寡,人多則分多,人寡則分寡」。「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此處不足則遷彼處;彼此不足則遷此處」。「凡天下每家,五母雞,兩母彘,無失其時。凡當收成時,兩司馬督伍長,除足其二十五家每人所食,可接新穀外,餘則歸國庫。凡麥荳苧麻布帛雞犬各物,及銀錢亦然。……但兩司馬存其錢穀數於簿,上其數於典錢穀,及典出入。」因為「天下皆是天父上主皇上帝一大家,天下人人不受私,物物歸上主則主有所運用,天下大家,處處平勻,人人保暖矣。此乃天父上主皇上帝特命太平真主救世旨意也」。

「所有婚娶彌月喜事俱用國庫,但有限式,不得多用一錢。如一家有婚娶彌月事,給錢一千,穀一百斤,通天下皆一式。總要用之有節,以備兵荒」。「凡兩司馬辦其二十五家婚娶吉喜等事,總是祭告天父皇上帝,一切舊時歪例盡除」。「凡天下每一夫有妻子女,則出一人為兵,其餘鰥寡孤獨廢疾免役,皆頒國庫以養」。「凡設軍以後,人家添多,添多五家,另設一伍長,添多二十六家,另設一兩司馬。某人果有賢蹟,則列其賢蹟。某人果有惡蹟,則列其惡蹟,註其人,並自己保陞奏貶姓名於軍帥……,一同達於將帥、主將。將帥、主將達六部掌及軍師,軍師直啟天王主斷。凡天下諸官,根據其賢蹟、惡蹟之表現,三歲一升貶」。

儘管這套理想的社會制度不可能一夕實現,但至少可先行條列醞釀、考察準備,俟時機成熟,便可付諸實施。太平軍入南京之初,就展開人口普查,軍隊裡也定期進行人員戶籍登記。(註6)從保存至今的一個梁家的家冊可知某個家庭來自何處,忠貞程度如何,何人在營服役。梁立泰,年三十四歲,生於長於廣西桂平,一八五○年八月加入太平軍,參加金田起事;九月,他被封為前營長、東兩司馬;十月,升前營旅帥;攻陷永安後,又升至後二師帥、後二軍帥。父梁萬鑄在家升天,母胡大妹隨營封為後四軍女軍帥,妻廖大妹在繡錦衙,妹梁晚妹北殿內貴使,子梁小保幼、女梁二妹幼,以上俱隨營。兄梁立漢在武昌打仗升天,弟梁立海、梁立州在家未隨營。

不過,軍冊並不列出每個家中成員,只是載明兵士的年齡、籍貫,便於將領查閱,只需瞅一眼軍冊,就知道兵士的職業、技能。前十三軍前營兩司馬吉添順,年二十六歲,也是桂平人;一八五○年九月在金田入營,攻克武昌後封為前一軍前營前前一東正司馬。副司馬汪萬菁,十八歲,生於武昌,一八五三年太平軍攻陷武昌時加入太平軍;攻取南京時,封為前營前前一東副司馬。吉添順屬下有五伍長,年齡分別是十九歲、三十五歲、二十六歲、三十歲、二十三歲不等,他們都來自華中,而非來自廣西。所統管兵士的年齡也在十七歲到五十一歲之間不等。有六個兵士因年幼或年長,被列為尾牌。尾牌中有一人五十九歲。其他五人年幼得多,都在十一歲到十五歲之間。

並不是每個人都急著想加入太平軍。不少家庭不願報上家中人數,一拖就是好幾個星期,有時非到以死相脅,才報上戶口。有些南京居民為了逃避登記,還躲到老家去,或到親戚朋友家中暫避時日。有時還自己躲到院落的夾壁牆中,以避太平軍。有些人乾脆跑到城外荒涼茂密的山林中去住。這種情形相當普遍,連在天國首府南京不能免。有個商人腦筋動得塊快,特別設了一處手工作坊,專為太平軍首領的女眷製作華麗刺繡和昂貴的胭脂。他手下雇的手工藝匠都能另有生活補貼,也能到城外走動,尋找珍貴材料。太平軍對男女分營雖有嚴格的禁欲條令,但太平軍的婦女仍喜歡穿華美衣物,喜歡濃妝豔抹。這商人得了甜頭,膽子變得更大,得了允許帶人到城外砍木柴,用小船運到城中。這樣,很多人趁機跟他溜出城去,逃之夭夭。

在太平軍剛剛佔領的地區,當地人對太平軍的情形還不清楚。當地的城鄉居民能選擇自己所屬的伍長、兩司馬和旅帥。他們甚至還領取空白的戶籍簿冊到鄰里間散發,這樣當太平軍進行戶籍核查時,每一家都可以出示戶籍。太平軍若來核查人口籍冊,每家都必須出示太平軍的門牌,門牌上寫明相關狀況,表示接受太平天國的規範。

至於如何處理非拜上帝教的教徒,太平天國領袖採取各不相同的方式。佛教、道教僧道紛紛俯首認罪;南京城中許多道觀、佛寺(其中許多是已有數百年的建築精品)都被太平軍焚燒殆盡;佛像石雕被搗毀,許多僧道出家之人被剝去衣裳、甚至被殺掉;必須認同太平天國拜上帝教的教義,才能倖免於難,而太平軍也手持刀劍來宣教。(註12)但是南京的回教徒卻沒有受到這麼野蠻的攻擊,南京城裡的清真寺也獲准保存。

南京城裡還有一群教徒,地位特別曖昧──這些人就是天主教徒。他們的信仰看似接近太平軍,人數大約在兩百人左右。在太平軍圍攻南京的時候,城裡的天主教徒把金銀細軟存放到居家(音譯)大院,這居家是南京最有錢的天主教人家。然而,南京失守之後,居家被太平軍徵用,成了太平軍大將的住處,居家的財物悉數沒收,並納入聖庫。在太平軍入城的混亂中,至少有三十名天主教教徒被燒死在家中或陳屍街頭。

倖存的天主教徒聚在城裡的天主教教堂前,太平軍在此找到了他們。這群天主教徒不願按拜上帝教的儀式進行禮拜。於是,太平軍給他們三天寬限,逾時違令者,斬。一八五三年的受難日是在三月二十五日,天主教教徒對著十字架開始禮拜,太平軍闖入教堂,搗毀十字架,推翻了聖壇,將教堂中七、八十名天主教徒的雙手綁縛背後,推到太平軍臨時設的法庭進行審判,若不遵從拜上帝教的祈禱,就判處死刑。天主教徒斷然拒絕,一心期盼殉教。但太平軍又赦了他們,原因不明。婦孺被趕進教堂,男子仍被綁縛著雙手,拘在教堂附近的地窖裡。教民在此度過復活節。復活節過後一天,開始有二十二名天主教徒誦讀太平天國的禱詞,發現其中並沒有什麼與自己信仰相左之處。其他堅不改信的教徒就送到前線充軍做工,有十人逃脫。

為了印製太平軍必需的簿冊,以及讓每一個兩司馬都有《聖經》及各種條規文件進行誦讀禱告,勢必要整頓南京城裡的印刷工坊。一八五三年四月,太平軍攻下揚州,遷了不少揚州的工匠到南京,其中有精於金屬活字製版者,一些曾駐節廣州的官吏曾把鉛字帶到北方。太平軍的印刷作坊設在文昌閣,素為儒士所敬重,堪稱十分恰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