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作 者 作 品

追尋現代中國(上):最後的王朝
追尋現代中國(中):革命與戰爭
追尋現代中國(下):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太平天國(上)
改變中國
康熙
追尋現代中國全集
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康熙(作者親筆簽名書)

中國各朝歷史

【類別最新出版】
草與禾:中華文明4000年融合史
仰韶文化
敦煌學概論
屈原
愛恨帝王家:中國古代宮廷女性的愛慾情仇--春秋戰國篇


太平天國(下)(BC0152)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中國各朝歷史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史景遷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3年03月10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24頁
ISBN:9571338737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太平天國(上+下)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書摘 3



  書摘 3

第十四章 三船

天王洪秀全入南京之時,上海外灘停著三艘外國大船:英國船「赫爾墨斯」號(Hermes)、法國船「加西尼」號(Cassini)、美國船「色斯奎哈那」號(Susquehanna)。在南京失守前後幾周,清廷地方官員一直在請求洋人進行干涉,協助維持長江流域的治安,或至少派些可靠的兵力來守衛上海城門,鎮壓長江上的擄掠行徑。這幾艘船的船長由於沒有得到本國政府的指令,只得自行決定是否進行干涉,如果出面干涉,又該到什麼程度。)正如「加西尼」號船長在航海日誌中所寫,在這種情況下,「說不定真能提供協助,但也可能犯下愚蠢的錯誤」。

這幾位船長彼此互邀,共進晚餐,他們同這三國公使經常商談到深夜,揣摩自己的國家打什麼算盤,有何可行方案,是否應從其他城鎮將本國傳教士召到上海,受其槍炮所庇護。種種有關南京城所發生暴行的謠言四處流傳,把上海的居民嚇得心驚膽跳--一處附近集鎮出現了四個「長毛賊」,便把人嚇得狂奔亂竄,混亂之中有二十七名中國人被踩死。英國人和美國人保證組建一支自衛團,在居住地區四周的有利位置開挖戰壕並修築槍炮陣地,不過他們對於如何應付這場危機有所歧見:四月初,英國人派了七十名士兵登岸,將之安置在蘇州河邊一座加固的房舍中;而美國人則決定若有事端發生才派兵上岸,不過船上的樂隊卻是例外--樂隊上岸在劇院裡演奏了歡快的《年輕的士兵》(The Young Reefer)和《金蓮丑角》(Harlequin Golden Lily);至於法國船長則決定,若是法國領事的生命受到威脅,再派兵上岸。

一八五三年四月底,英國全權公使喬治.文翰爵士(Sir George Bonham)下令「赫爾墨斯」號向南京進發,這令美國船長懊惱不已,因「色斯奎哈那」號才出師就擱淺。文翰此舉受了一些最有影響的駐滬英國商人所慫恿,他擔心貿易全告中斷,但也受好奇心所驅使。洋人在這兩年間蒐集到關於太平軍的資訊寥寥無幾,而且還是太平軍攻佔永安時期的情況,不但模糊,也自相矛盾,沒把拜上帝教和秘密社會組織分清楚,太平軍首領的名字也搞混了,連他們究竟是不是基督徒也不清楚。在廣州,羅孝全受洪秀全的勝利所鼓舞,絕口不提他拒絕為洪秀全行洗禮,還在一份當地報紙上撰文,稱他們一起研習《聖經》期間,洪秀全舉止「純潔無瑕」。羅孝全對洪秀全的描述極為清晰,是洋人第一次形容天王外貌:「他外表平凡,身高約五英尺四、五英寸許,臉龐圓潤,身強力壯,體形勻稱,頗為英俊,中等年紀,舉止優雅。」羅孝全說洪秀全原本會以「破除偶像」而留名,但現在看來他「以先知之能行事」,且似乎在「爭取宗教自由」。

眼前的問題在於太平天國是否比清廷更能維持時局的穩定以及日後商貿往來的擴大,這對英國人尤其重要,因為英國在上海房舍、碼頭和商貿投資總額,據估計已達兩千五百萬英鎊之多。在洪秀全入南京城之際,文翰從上海致函英國外相,稱他眼下決定「不以任何偏袒中國政府的形式進行干涉,因為我確信,我方任何這等干涉只會延長爭鬥。」至少已有一名美國富商把一艘船租給官軍,還有幾個在澳門的葡萄牙人也把船租給官軍,而上海道台也自作主張,收購他能找到的洋船。(譯註)對文翰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藉著親自訪問天京,讓太平軍確切知道英國政府的中立立場。

譯註:清蘇松太道吳健彰曾從外商處購得縱帆船「財政長官」號(Dewan)和三帆船「羚羊」號(Antelope)以裝運軍火、士卒。他又以每月五萬元租金租到有美國駐滬副領事金能享(E. Cunninghan)為股東的旗昌洋行的一艘船,還租用一小隊武裝的葡萄牙快船。

文翰的隨身翻譯密迪樂(T. T. Meadows)想盡辦法蒐集各種太平軍的消息和流言,他也認為外國勢力站在清廷這一邊出面干涉「只會收無限期延長戰亂和無政府狀態之效」,如果英國袖手旁觀,則太平軍「極有可能」一統南方各省及長江流域,建立「一個全由漢人統治內聚力強的國家」。同時,密迪樂還親自深入鄉間,到長江岸邊進行實地偵察,把觀察所得與他派的「中國密探」以及漢語教習的報告加以彙整得出結論:太平軍中有三、四萬人是最初的「長毛賊」,八萬至十萬人是後來投效的和「被裹脅來的人」。太平軍皆有「清教徒色彩,甚至走火入魔」,強姦、通姦、吸食鴉片者處以死刑,男女別營,而且「全軍餐前從事祈禱」。

各式報告難斷實情,文翰覺得他非得弄清楚「反賊對待洋人之意向」,才能「甘休」。這項任務很困難,也很危險,因為清朝官員擅自散發布告,稱「夷人之船」皆支持朝廷,英人「對反賊同仇敵愾」,且自願承擔「剿滅」太平軍的費用。

一八五三年四月二十二日,英國蒸汽戰船「赫爾墨斯」號開往南京,只能算是刺探情勢,還很難說會不會成為制定政策的基礎。但是,這趟行動很快就成了尊嚴之爭。文翰爵士身兼數職,頭銜眾多:他是英國在華商務監督、香港總督、英王特命全權駐華公使,而洪秀全是治理天京的天王。地位權力對等的分寸如何拿捏頗須費思量:密迪樂、甚至「赫爾墨斯」號船長費煦班(E. G. Fishbourne)會見太平天國低階官員並無問題,但是文翰就必須與洪秀全本人或其他諸「王」之一會晤才不失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