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摘自《南渡北歸.傷別離》第一章 山河崩裂
2011年從「南渡北歸」看百年人物系列講座

作 者 作 品

南渡北歸(套書)
南渡北歸.南渡
南渡北歸.北歸
南渡北歸.傷別離
曠世絕響:擂鼓墩曾侯乙墓發掘記
大學與大師:一九一○至一九三○,民初學人如何在洪流中力挽狂瀾
大學與大師:一九三○至一九六○,烽火中的大學如何奠基百年教育
「大學與大師」套書
南渡北歸:南渡‧第一部(全新校對增訂、珍貴史料圖片版)
南渡北歸:北歸‧第二部(全新校對增訂、珍貴史料圖片版)

中國各朝歷史

【類別最新出版】
明清紫禁城風雲錄(全二冊)
大明紫禁城:從草原霸主逐鹿中原到煤山自縊
大清紫禁城:從愛新覺羅稱霸華夏到王朝輓歌
北洋海軍
納蘭成德


南渡北歸(三書合售)(BC197Y)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中國各朝歷史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岳南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1年05月27日
定價:1350 元
售價:106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1520頁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摘自《南渡北歸.傷別離》第一章 山河崩裂2011年從「南渡北歸」看百年人物系列講座



  摘自《南渡北歸.傷別離》第一章 山河崩裂

摘自《南渡北歸.傷別離》第一章 山河崩裂
第二節 學人搶救計畫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共產黨所屬東北野戰軍會同華北軍區主力共一百萬人,在北平、天津、張家口地區聯合發起平津戰役,與國軍傅作義部六十萬人展開決戰。十二月十二日,北平城被共軍包圍,南苑機場失守,國軍氣脈已竭,力不能支,平津即將陷落。蔣介石急派飛機空投手諭致平津守軍各軍長,以鼓舞士氣。手諭末尾以悲壯無奈的口氣道:「固守待援,不成功,便成仁。」十三日,北平西郊炮聲隆隆,共軍發射的彈片從清華園上空掠過,校內師生及家屬大為驚恐,紛紛逃跑躲避,清華陷入混亂。鑒於此情,校方只好宣布停課,師生員工自尋出路。  

在國民政府危急時刻,朱家驊、傅斯年、杭立武、蔣經國、陳雪屏等在蔣介石授意下,於南京緊急磋商謀畫「平津學術教育界知名人士搶救計畫」細節辦法,很快擬定了搶救人員名單。名單包括四類: 一、各院校館所行政負責人; 二、因政治關係必離者; 三、中央研究院院士; 四、在學術上有貢獻並自願南來者。  

計畫既定,立即實施。南京方面急電北大祕書長鄭天挺,令其迅速組織胡適等重量級知識分子火速南下,共商圖存大計。密電到達,胡適卻以籌備北大五十週年校慶為由不肯起身,而接到電文的清華校長梅貽琦也磨蹭觀望。當時北平出現了一股北大將要南遷的謠言,身為北大校長的胡適為穩住師生情緒,在積極籌備校慶活動的同時再三闢謠:「北京大學如果離開北平就不能稱為北京大學了,所以決無搬遷之理。」事實上,面對共軍的進逼,胡氏曾有過把北平各大學遷往南方,再度成立像抗戰中長沙臨時大學或西南聯大的念頭,但僅是一個念頭而已,尚未來得及詳細籌劃,共軍潮水一樣湧來,國軍卻躲在高大城牆包圍的城中不敢冒頭,對此胡適深感失望,學校南遷也無望了。既如此,北大就得面對是留還是走的抉擇。  

而此時,鑒於胡適在中國政學兩界不可忽視的地位,中共方面也對胡適加緊拉攏、爭取。根據中共高層指令,幾個地下黨人、原胡適的弟子紛紛潛入北平,透過各種方式做胡的政治思想工作。早些時候已棄教職走出清華園,祕密潛入解放區等待出任中共高官的吳?,曾專門指派嫡系找到胡適密談,讓胡留在北大,不要無事找事地跟著國民黨亂跑找死。  

這次交談中,吳?許諾只要胡適不走,共產黨占領北平後,胡氏將有大大的好處,而不至於被別有用心的造反舉事者一腳踹下來。但是,胡適沒有聽從這位前愛徒的指引,冷冷地回了一句:「不要相信共產黨的那一套!」最後,胡適讓來使告訴吳?三句話:「在蘇俄,有麵包沒有自由;在美國,又有麵包又有自由;他們來了,沒有麵包也沒有自由。」  

吳氏知胡老師心意已決,遂放棄繼續努力,但中共高層仍不死心,便以其他方法行心理攻勢。據時任北大教授兼東方文學系主任的季羨林回憶,當共軍包圍北平郊區時:「我到校長辦公室去見胡適,商談什麼問題。忽然闖進來一個人──我現在忘記是誰了,告訴胡適說解放區的廣播電臺昨天夜裡有專門給胡適的一段廣播,勸他不要跟著蔣介石集團逃跑,將來讓他當北京大學校長兼北京圖書館館長。我們在座的人聽了這個消息,都非常感興趣,都想看一看胡適怎樣反應。只見他聽了以後,既不激動,也不愉快,而是異常平靜,只微笑著說了一句:『他們要我嗎?』短短的五個字道出了他的心聲。看樣子他已經胸有成竹,要跟國民黨逃跑。但又不能說他對共產黨有刻骨的仇恨。不然,他決不會如此鎮定自若,他一定會暴跳如雷,大罵一通,來表示自己對國民黨和蔣介石的忠誠。我這種推理是不是實事求是呢?我認為是的。」老季又說:「因此,說他是美帝國主義的走狗,說他『一生追隨國民黨和蔣介石』,都是不符合實際情況。」  

直到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二日,胡適接到南京教育部長朱家驊親自拍發的密電:「明天派專機到平接你與陳寅恪一家來京」,胡適才有離平的打算。當國民黨派出的飛機飛抵北平上空時,南苑機場已被共軍控制,飛機無法降落,只能空返。十四日,蔣介石兩次親自打電報催促胡適飛南京,並派專機迎接。胡得此消息,決定乘機南飛,臨行前,他派人勸輔仁大學校長兼好友,與陳寅恪齊名的史學大師陳垣共同乘機赴京,陳垣不從。令胡適想不到的是,不但老友陳垣不從,即使他的小兒子胡思杜也表示暫留在親戚家,不隨父母南行。這一拒絕令胡適夫婦大為吃驚,不知如何是好。

一九四一年,胡思杜投奔在美當大使的胡適進入美國學校讀書,一九四八年夏回到國內,八月三十日到北平圖書館報到,成為北圖的一名職員。據胡適辦公室祕書鄧廣銘回憶說:「當時胡思杜不願意隨胡適南飛,他剛從美國回北平不久,對國內這幾年的情況不熟悉。他說:我又沒有做什麼有害共產黨的事,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結果胡適夫婦就把他留下來了。」因事涉緊急,胡適無法也無力在短時間內勸通年輕氣盛的兒子,未久,胡適驅車來到鄧廣銘家中,急切地詢問能否找到陳寅恪,並謂昨日南京政府來電,說今日派專機抵達南苑機場「搶救」胡適與陳寅恪等著名教授離平。胡打電話至清華問詢陳氏的情況,告之已回城內,但不知具體落腳何處,因而要鄧廣銘想辦法尋找。

一九四三年年底,陳寅恪辭別傅斯年邀請,自重慶攜家繞過南溪李莊,徑直赴成都燕京大學任教。到校後,與早些時候由史語所轉赴燕大任教的李方桂一家同住學校租賃的民房,生活艱難。時陳寅恪身體極度虛弱,右眼失明,上課之後回到家中,仍在昏暗的燈光下用唯一的左眼備課和研究學術。一九四四年春,陳寅恪上課地點改在華西大學文學院,一家隨之遷入華西壩廣益宿舍,居住條件稍有改善。因物價仍在飛漲,陳家柴米不濟,夫人唐篔時常犯心臟病,可謂饑病交迫,令人心焦。因生活困苦,營養不濟,陳寅恪左眼視網膜剝離加重,終致失明。這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陳寅恪給傅斯年與李濟的信中寫道:「弟前十日目忽甚昏花,深恐神經網膜脫離,則成瞽廢,後經檢驗,乃是目珠水內有沉澱質,非手術及藥力所能奏效,其原因是滋養缺少,血輸不足(或其他原因不能明瞭),衰老特先,終日苦昏眩,而服藥亦難見效,若忽然全瞽,豈不大苦,則生不如死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