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戴國輝序
曹士澂序
卜大中序

作 者 作 品

最後的達賴喇嘛
戰慄土石流
水的政治學

臺灣史

【類別最新出版】
自治之夢:日治時期到二二八的臺灣民主運動
圳流百年:嘉南大圳的過去與未來──真正改變臺灣這塊土地的現在進行式
中西文明的夾縫:改變台灣命運的起手式
台灣自我殖民的困境:從被出賣到凌虐,台灣被殖民與自我殖民的困境
國運與天涯:我與父親胡宗南、母親葉霞翟的生命紀事


覆面部隊(BC0079)──日本白團在台祕史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臺灣史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林照真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6年07月20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04頁
ISBN:9571320927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戴國輝序曹士澂序卜大中序



  卜大中序

看清歷史的真相

.卜大中

中日戰爭結束之前,國共兩黨已看出日本戰敗在即,兩黨的鬥爭必不可免,於是未雨綢繆,紛紛展開內鬥的準備。

當時,由於大量的國軍將領,包括蔣介石本人,都是留日軍人,和日本軍方有著深遠的關係,因此在利用日軍打擊對方的機會上,國軍遠較共軍有利。

日本戰敗後,蔣介石要求岡村寧次率領日軍向國軍將領投降,並且在國軍到達前堅守陣地,不得向共軍投降也不得將武器裝備交給共軍,雖然當時還是國共抗日聯合陣線。

蔣介石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國軍主力遠在大後方,日軍佔領的沿海、東北及華中地區內大多是共軍組成的游擊武力,一旦日本投降,共軍就近接收,將對國軍大為不利。

蔣介石提出的交換條件相當優厚,包括不將岡村寧次送交盟軍的戰犯軍事法庭,不願返回日本的軍官也可繼續留在中國,並保留他們在華的一切特權,包括軍階,只要他們願意協助國府反共。

不僅僅是重慶方面有此政策,山西太原的閻錫山也向山西的日軍和技術人員提出保證,只要日軍助他抗共,不願遣返日本的軍民可以留在山西,不但保留一切原來的特權,軍官還可晉陞一級。

當時留在山西的日本技術人員主要是煤礦工程師,而原來日本的大戰略是開發山西的煤加上滿州的鐵,做為支援日本本土工業化和大戰的後勤資源。因此,山西的日軍和技術人員的人數相當之多,重要的日本軍官尚且改用中國姓名,步槍上的菊花刻記也打磨掉,重新刻上「晉」字標記。

戰後在華的日本兵大多接受遣返回國,而軍官卻有相當多的員額不願返回日本。因為軍官在華擁有許多特權,包括房舍、佣人、車伕、汽車、地產或其他物業、妻妾以及多來源的收入、社會地位等等。返國之後不但是敗軍之將無顏見江東父老,更面臨美軍佔領總部和新日本政府的整肅,不是下放到鄉村,就是窮途潦倒。許多軍官在遣返後因不適應社會地位的大幅下降而自殺或精神失常,李香蘭回憶錄《我在中國的前半生》就有這些記載。

不願返國的日軍官兵就幫助國軍反共,不但拒把武器移交共軍,更參加國軍(換穿制服軍帽)與共軍作戰;而作戰被俘的日軍又被共軍用來攻打國軍。共軍四野進攻天津一役,軍中許多機槍手和迫砲手就是穿著共軍制服的日軍,因為日軍在這方面的訓練遠較國共兩軍為佳。

有一本日軍的日記就記載著他先幫國軍打共軍,被俘後又幫共軍打國軍的故事。而後來在山西太原守城失敗集體服毒自殺的五百人當中,日軍佔了相當多的數字。這些人後來被國民政府稱為「五百完人」,並且在台北圓山立塚樹碑,以表彰他們的風骨。

這群類似幕府時代末期失去蕃主的浪人武士,莫名其妙地喪生在中國內戰之中,也算是歷史的報應和嘲弄了。

國府遷台以後,岡村寧次主持白團計畫,秘遣前日本軍官來台訓練國軍,一方面是感激蔣介石不殺之恩;一方面是反共的理念;另一方面也多少懷念舊日武士軍人的天職,為蔣訓練一支帝國時代日式的軍隊。因為美國殖民下的日本已經將那種日軍精神(軍國主義)打成罪惡,並完全以美式價值徹底將日本下一代洗了腦。這令懷念舊日本光榮的那一代人非常痛心,三島由紀夫便是在這種脈絡下憤而切腹自盡的。

蔣介石終其一生不喜歡美國的那一套包括軍制在內的價值體系;而且也對美國時時處心積慮要顛覆他政權的野心憤懣不已。他真正心儀的毋寧是日本模式,所以才會在敗退台灣之後還請日本人來訓練將官、軍官和士兵。這種政策一直到台灣不得不全盤接受美國軍援並且配套地接受美式操典、教範和戰爭指導之後,而白團日本教官也花果凋零之後才黯然結束。

有不少人,特別是中共,站在民族主義立場嚴辭譴責蔣氏違反民族大義,不但不把侵略中國、殘殺同胞的戰犯岡村寧次送交軍法,甚至還延請這批戰犯訓練國軍,打擊共軍,實不亞於漢奸行為。

可是如果審視當時的環境,蔣介石若不要求日本拒交武器給共軍,共軍也會脅迫日軍助打國軍,更何況共軍俘獲的日軍也用來打國軍。若說漢奸行為,那也是烏鴉落在豬身上,誰也別說誰黑。有人說中國是個出漢奸的民族,放在國共兩黨身上(看看中共當時對蘇聯老大哥的恭順臉色)那是沒什麼差別的。

歷史的現實使我們能諒解當時國共兩黨競相利用日人來打擊對手的策略,只是這段歷史已到了揭開讓國人看個清楚的時刻。林照真的努力在這個脈絡下,是非常有價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