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政治軍事

【類別最新出版】
中國謀略:新全球化下中國一帶一路的經濟與戰略布局
親歷美國逆轉
臺灣之春:解嚴前的臺灣民主運動
潛龍與禿鷹的文明對抗:共構文化中國,兩岸和平的解方
24小時解放臺灣?──中共攻臺的N種可能與想定


臺灣政治經濟學:如何面對全球化與中美海陸爭霸的衝擊?(BAN0201)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政治軍事
叢書系列:文化叢書
作者:蕭全政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04月30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56頁
ISBN:9789571381831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第11章  亞太地區的海陸爭霸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要談「海陸爭霸」的議題,那必然是一個全球性的格局,但在亞太地區,海陸爭霸其實也早已是一種明顯的形勢,甚至針對臺灣而言,亦早就深受此形勢的影響。在《Formosa Betrayed》一書中,柯爾(George H. Kerr, 1911-1992)曾說,「由於地處海洋世界(a maritime world),但總受到附近大陸(continent)的影響,臺灣曾經多次成為國際紛爭的焦點;兩股勢力的邊界(frontiers)在此相會而且重疊……從當代大陸觀點(a contemporary continental point of view)看,臺灣代表廣泛複雜的大陸(continental)利益,也是中國利益伸向海洋世界(the maritime world)時的最東端點;而從大洋觀點(an oceanic point of view)看,此島代表西太平洋邊緣的最西端點,而包括日本、琉球、菲律賓等所構成的海洋邊界(maritime frontier),則是一個依海洋而貿易,並決定其國際政治的世界」(Kerr,1965:1)。
  
柯爾所指出的海洋世界和大陸世界(the continental world),及因而產生的大洋觀點和大陸觀點,更明白地說,海洋世界代表的就是太平洋,而大陸世界代表的是整個的歐亞大陸(Eurasia);這是過去列強從事世界性霸權爭奪中所謂海權論和陸權論的遺緒。有趣的是,若說臺灣地處東亞海洋世界和大陸世界兩個勢力邊界相會而且重疊之處,以致於會碰上大洋觀點和大陸觀點對於臺灣的角色及利益定位上的差異或衝突矛盾,這對於整個東亞或整個亞太地區而言,其實也是實際存在的現實;而更有趣的是,整個東亞或亞太地區的海陸爭霸形勢,跟全球海陸爭霸的形勢根本是相連的,甚至可以說,這一波的全球海陸爭霸,是由東亞及亞太地區的海陸爭霸所引爆,及擴大而形成的。
  
例如,何謂「亞太地區」,這在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的發展史上,即曾先後出現大陸觀點和大洋觀點的「亞太地區」,比如說,1989年在澳洲召開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稱為Asian 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Conference,但1990年在新加坡,該會議就改稱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Conference,之後就一直維持這樣的名稱;前者的「亞太地區(Asian Pacific)」就是指包括「亞洲的太平洋」,這顯然是一種大陸觀點,而後者的「亞太地區(Asia-Pacific)」,指的卻是「亞洲加太平洋」,又變成是一種大洋觀點。當然,會議的名稱是改了,但是,參加會議成員們的腦袋卻仍然是沒有什麼改變,以致於在APEC的發展史上,就不斷出現大洋觀點和大陸觀點之間的「海陸爭霸」痕跡。
  
因此,為了鋪陳臺灣的外在國際政經變遷,本章第二節將介紹馬漢(Alfred T. Mahan, 1840-1914)的海權論及麥金德(Sir Halford J. Mackinder, 1861-1947)的陸權論,第三節將略論二次戰後至1990年代前,亞太地區的海陸爭霸,第四節將探討1990年代後,美中以「和平演變」為代表和以「反和平演變」及「和平崛起」為代表的海陸爭霸,而第五節則將討論新版的中美之間的海陸爭霸,即分別以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為代表,及美國的「印太戰略」為代表的爭霸之戰。
馬漢的「海權論」
  
馬漢是世界海軍史的權威,也是海權論的戰略家,更是促成美國以海權擴張而稱霸世界的關鍵人物。他在1890年出版《The 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 1660-1783》(Mahan, 1890)一書,1892年又出版《The 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Empire, 1793-1812》(Mahan, 1894)。在1886-89年間,馬漢擔任美國海軍大學校長;1899年第一次海牙和平會議時,他以美國代表團顧問及美國海軍作戰委員會委員身分出席,堅決反對裁軍;1892-93年間,馬漢再任美國海軍大學校長,積極培養美國海權擴張的後備軍。
  
馬漢的兩本巨著都是以英法兩國的戰史為重點,但雖以英國歷史為內容,其真正的理想卻是在形塑美國的海權擴張;他甚至主張美國要發展能替代英國的海權霸主。他強調,以貿易立國者必須控制海洋,而稱霸海洋者必稱霸世界;海權霸主必須具備地理位置、自然結構、廣大國土、人口、國民素質,及民主的政府等六條件。這完全是為了1890年已達到壟斷資本的資本主義發展階段,而急於對外擴張的美國量身訂做;其次,他也鼓吹1898年的美西戰爭,及加勒比海地區的整併與巴拿馬運河的開通,而先行紮實整頓美國的腳跟天下。
  
因此,根據海權論,美國先開始對加勒比海的擴張,然後積極推動太平洋西進戰略。「美國於1989年合併夏威夷,接著策動古巴獨立,得到古巴東側的關達那木港做為海軍基地,並且併下波多黎各而控制加勒比海。此後美國得以全力西進,取中途島、威克島、關島、菲律賓,徹底掌握橫亙太平洋的海上航權。1903年美國唆使巴拿馬脫離哥倫比亞獨立,取得巴拿馬運河區;一九一四年巴拿馬運河開鑿完竣之後,美國東西兩岸可經由海上航運而聯繫,更鞏固其海上霸權的地位」(許介鱗、李文志和蕭全政,1991:6)。二次大戰之後,美國更透過美蘇所領導的東方陣營與西方陣營的對抗,正式取代英國而形塑了「美國統治下和平年代(the Pax Americana)」;它控制了太平洋、大西洋及全球27條重要海峽,更是徹底體現了馬漢的海權論,尤其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美國更促成全球獨霸的「一超多強」局面。

麥金德的「心臟地帶論」
  
麥金德是英國的地理學者;在一個仍屬「英國統治下和平年代(the Pax Britannica)」的英國學者,竟然會提出陸權論,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
  
麥金德基本上強調,人類歷史就是海權與陸權的鬥爭史。然而,英國所代表的世界海權已逐漸衰退;相對的,由於工業的發展及交通上鐵公路的發達與資源的豐富,陸權國家的潛力紛紛受到歐陸各國的重視,並出現激烈的競爭,尤其是法國、德國和俄國。因此,他之所以特別重視陸權論,即在提醒民主的海權國家,尤其是美國和英國注意這種趨勢的發展。
  
1904年,麥金德在英國皇家地理學會發表〈The Geographical Pivot of History〉一文;在強調人類歷史即是海權與陸權的鬥爭史之前提下,他的重點,即在結合歷史的變遷與地理的發展,而突顯陸權與海權的最重要地理分布。他將全球陸權與海權區域的分布分成三塊,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區域,即完全屬陸權的「樞紐區域(pivot area)」;其次,是部分陸權部分海權的「內層或邊緣的新月地帶(inner or marginal crescent)」;最後,則是完全屬海權的「外層或海島的新月地帶(outer or insular crescent)」(Mackinder, 1904:435;Mackinder, 2004:312)。他雖然沒有明說被他指為「心臟地帶(heartland)」的「樞紐區域」之確切範圍,但卻顯然是以「歐亞大陸(Euro-Asia)」為主體。
  
1918年,在慘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麥金德重新檢討他的理論而出版《Democratic Ideals and Reality:A Study in the Politics of Reconstruction》(Mackinder, 1942)一書。他重新清楚界定了過去的「樞紐區域」,而代之以歐洲、亞洲、非洲三者合一的「世界島(World-Island)」;他同時強調,這三者所組合而成的「大陸世界(the Continent)」,就像是說,由大西洋、太平洋及印度洋所組合而成的「大洋世界(the Ocean)」一般(Mackinder,1942:45)。這塊「大陸世界」(即世界島)的北部與中間部分(the north and center of the continent),大約是東歐與亞洲內陸,又可稱為「大陸世界的心臟地帶」(the Heartland of the Continent),是海洋世界的船艦所不能到達之地,更可以是「大陸世界」的戰略中心(Mackinder, 1942:55);其中,東歐又比亞洲內陸重要。雖然馬漢認為,「任何國家不可能同時兼為大海軍國和大陸軍國」(許介鱗、李文志和蕭全政,1991:5),但麥金德認為是可能的,只要它的經濟夠發達而且具有優勢的地理條件;例如,處於「心臟地帶」的陸權國家,即可能運用飛機等現代裝備,不但橫掃「心臟地帶」及「世界島」,進而可以封鎖海權國家的海路、運河等,而征服世界(Mackinder, 1942:80),因此,他強調,「掌握東歐者可以稱雄心臟地帶,進一步控制世界島,最後稱霸世界」(許介鱗、李文志和蕭全政,1991:7;Mackinder, 1942)。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全球霸主的英國深受重創,「英國統治下和平年代(the Pax Britannica)」亦深受斲傷;麥金德因而更呼籲美英等民主國家,須更重視陸權的德、俄之發展,防止它們稱霸世界,才能確保民主政治的理想。結果,德國真的併了波蘭、捷克,並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蘇聯也走上爭霸之路,而連結歐亞大陸(Eurasia)的所有社會主義國家,導致冷戰時代的東西對抗。習近平上台之後,2013年9月到10月間,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其涉及的地理範圍,不但涵蓋整個歐亞大陸,更擴及非洲,而和麥金德的「世界島」完全吻合。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似乎已展現其代表陸權國家稱霸世界的企圖。

 
內文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