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作者序
前言──你必須堅信

譯 者 作 品

白目的力量:別做機掰人生活指南
不能光說NO──如何力抗災難資本主義,贏取我們想要的世界
深度學習力:學歷貶值時代,MIT博士教你從大學就脫穎而出的75個成功法則
食指大動──安東尼.波登的精選家庭食譜,只與家人朋友分享的美味與回憶
部屬比你聰明怎麼帶?:向愛因斯坦的老闆學領導
天堂來的糖果:來自以色列家族的21道佐餐故事
我是貓
謝謝,歐巴馬:我在白宮燒腦寫講稿的年輕歲月
失控企業下的白老鼠:勞工如何落入血汗低薪的陷阱?

政治軍事

【類別最新出版】
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全新翻譯校對修訂版)
政治秩序的起源(上卷) :從史前到法國大革命(全新修訂校對版)
政治秩序的起源(下卷):從工業革命到民主全球化的政治秩序與政治衰敗(全新修訂校對版)
政治秩序的起源(上卷:從史前到法國大革命;下卷:從工業革命到民主全球化的政治秩序與政治衰敗)套書
台灣謀略:刺激2020,再認識中國大陸,探索台灣未來路


總統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的重整之路,將帶領世界走向何處?(BCD0240)
Great Again: How to Fix Our Crippled America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政治軍事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唐納‧川普
       Donald J. Trump
譯者:朱崇旻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03月17日
定價:360 元
售價:28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8頁(含彩色頁16頁)
ISBN:9789571369273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作者序前言──你必須堅信



  前言──你必須堅信

前言──你必須堅信

人們說我很有自信,是不是這樣我不曉得。
剛開始公開演說時,我就是個現實主義者。

我很清楚, 那些無能而且堅持反對現狀的人一定會跳起來攻擊我,像是:那些競選時說得天花亂墜的政客, 等到實際執政後每個都是廢物──因為他們不會執政,他們根本不知道執政是什麼東西吧。

那些陳情團體和特殊利益集團, 受雇來從我們口袋撈錢。
那些完全不知道什麼叫公平公正的媒體,壓根分不清楚「事實」和「個人意見」的差別。

還有那些非法移民,你看現在有二○%的美國人失業或未充分就業,他們卻從我們手中搶走我們的飯碗。相信我,這些人到處都是,我跟他們見面,我和他們談話,我擁抱他們。到處都是這樣的人。

美國國會的僵局已經不是一、兩年的事了,他們根本沒辦法處理我們國內最緊迫的問題;就連最基本的問題他們也沒轍,例如通過預算案。你想,只是通過預算案這麼一件小事,堂堂國會卻連這個也辦不好。

在這個同時,我們國家的基石──中產階級──和四千五百萬個貧困的美國公民,過去二十年來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收入年年減少。想也知道,他們對現況的失望和憤怒一天一天增加,而且只會越來越嚴重、越來越嚴重。

就連我們的律師和法官,這些所謂「智慧的典範」都不斷踐踏我們的憲法,踐踏我們民主的堡壘。他們隨隨便便站上決策者的位置,因為真正由我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被黨派牽制得死死的。他們無法行動、沒法辦事,完全失去了作用。

至於總統和行政體系,他們的無能實在是匪夷所思。

我先從非法移民的議題開刀,提議蓋一堵很高很高的牆壁,把我們不想要也不需要的非法移民人潮阻隔在外。我們當然很喜歡別人進來,不過非法入境又是另一回事了。

然後美國人突然醒了,開始注意到非法移民的問題。雖然競逐共和黨總統提名人的候選人很多,但是我說的話還是引起了大家的共鳴,大家都表示同意,而且是欣然同意。

來支持我的人越來越多,多到我們的造勢活動只能搬到美式足球場跟會議中心之類的地方。第一次總統大選辯論吸引了兩千四百萬的觀眾,打破了有線電視的收視紀錄;雖然出現了一些充滿敵意的荒誕提問──但也可能是因為有這些問題──我跟過去一樣全力反擊, 並說明我內心的願景。結果呢?大部分的人都覺得我贏了。

人們開始鼓掌歡呼,一些從來沒關心過選舉、從來沒投過票的人突然跑來參加我們的活動。我們的造勢活動聲勢逐漸壯大,支持者多到難以置信。大家的熱情來源是純粹的愛,對我們共同目標的熾愛。

媒體、政客跟我們國家所謂的領導者,全都驚恐不已。可是我非常堅持,我直接對大眾說出我的理念, 因為我不需要誰的財政支援,也不需要誰來許可我說什麼、做什麼。我必須做正確的事情,這是我必須做的,我沒有別的選擇。我看見了我們國家悽慘的狀況,所以我沒有別的選擇。

現在,我開始填入願景裡的細節了。我發表了一份稅務計畫,讓中產階級和低收入戶減輕稅負的同時,重整美國有錢人繳稅的規定。

我將投入更多資源培養真正強大的軍隊,裝備武器都準備好,隨時可以對抗任何敵人,甚至是所有的敵人。當我們劃出界線的時候,我們說的話必須在所有人心中都有份量──尤其是我們的對頭。

為了製造就業機會和促進生產,我發表了一套全新的方案:鼓勵企業移回美國本土(回到自己的家),也帶回存在外國銀行的好幾兆美元。那麼多錢,我們一定會全部帶回來。然後呢?然後就會有各種好事發生;那些人會把錢拿來修馬路、橋梁,創建新公司、新工作。一定會超棒的。

我之前已經說過了,歐巴馬健保(Obamacare)又貴又可笑,它不可能解決我們的健保難題。我們必須廢除它,用更好的方法取代它;我們必須在私營保險公司之間製造競爭,還有讓病患選擇自己的家庭醫生,這樣才能解決問題。這才是更好的方法,也是更省錢的方法──不但有更棒的醫生,還有更棒的醫療服務──這是我特別為大家想出來的辦法。你想想看:全美國可以一起省錢,大家接受更好的醫療服務,沒有比這更讚的組合了。

然後在教育問題上,「競爭」是一大關鍵字。家長應該有權利送小孩去最好的學校上學,接受最好的教育。我們要關閉程度差的學校,開除能力不足的老師。

教育就像衣服一樣,沒有真正適合所有人的尺寸──共同核心課程標準(Common Core)是錯誤的,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們才不要孩子接受華府制定的教育,我們要的是在地化教育,因地制宜的教育。

而在國內,我們必須大規模重建基礎建設。現在有太多危險橋梁、坑坑疤疤的馬路,而且光是進城工作的通勤族每天塞車就不知道損失了幾百萬的收入,大眾運輸太擠又靠不住,而且機場也該重建了。你去中國之類的地方看看他們的鐵路系統跟大眾運輸,比我們的好太多了!我們這邊根本就像第三世界國家。

我在這本書裡寫了很多自己的想法,我以後也會有更多新想法,不過這不是現在的重點。不得不說,批評我的人也極力想推動他們自己的政策,可是我們不需要更多空泛的計畫,因為這些人的計畫在選舉後就會全部蒸發掉。

那我們需要什麼?我們需要的是能夠解決難題、開始用可行方法處理問題的領導者。有人說我應該設計幾百頁的規章跟繁文縟節,但這不是我的目標──我們需要把常識擬成政策, 有必要的話好好敲一敲某些人的腦袋, 推行這些政策。說實話,我們的規範太多了。我們被困在沒有移動空間的小小範圍裡,沒辦法創建新企業,就是因為我們的規範太多了。

我知道怎麼處理複雜的議題,也知道如何聚集各種條件以取得成功;這麼多年來,我建造了龐大的事業,並獲得了鉅額利潤。

這本書的設計就是要讓讀者更了解我,然後更了解我對國家的未來的主張。相信我,我真的是個好人,我對自己是好人這點有十足的自信。但我不只是個單純的好人,我也非常熱情、非常有幹勁,絕對會讓我們的國家再度偉大。

現在,是時候把美國從絕望與憤怒的道路拉回來,回到幸福與成就的正途了。
這不是可不可能的問題,而是必定會實現的未來。

我們國家的巔峰還在前方,還有這麼多邁向偉大的可能性等著我們去開發:我們的國土富有自然資源,也富有人才資源。

請好好享受這本書帶給你的閱讀體驗──然後,我們一起讓美國再度偉大吧!

外交政策──為和平而戰

今天的世界,必須面對中國的「兩個面目」

「好中國」建造了宏偉的都市,為數百萬人提供住處跟教育。它讓國民去世界各地旅遊並接受教育,也幫助中產階級逐漸成長。

「壞中國」一般不為外人所見。它限制國民上網、鎮壓政治異議者、強行關閉報社、監禁反對者、限制個人自由、發起網路攻擊,還利用其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操控經濟。

同時,還不斷增強它的軍事實力。
毫無疑問,跟中國和俄羅斯周旋,會是我們最具挑戰性的長期課題。

現在我們跟中國的競爭主要是在經濟方面,而且我們長期以來一直處下風。中國已經成為我們的第三大貿易對象,只輸給我們的鄰居加拿大和墨西哥。可是中國手握著更多的美國債務──超過一.五兆美元──比其他國家都來得多。(雖然我們欠日本的數目也不比這少太多。)二○一五年夏天,當中國股市崩潰之際,我們可以看到兩國的經濟綁得死死的,而且還是一種很負面的連結。

很多年前有句俗話說:「通用汽車(GM)打噴嚏,股市就感冒。」在那個年代,通用汽車對經濟的影響力大到只要它隨便絆倒一下,我們的經濟也會跟著受傷。最近中國股市急速下滑,我們自家的道瓊工業平均指數(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DJIA)也在幾天內猛跌一千點,投資者全部落荒而逃。同樣的,我們的貿易逆差也嚴重拖累了國內經濟。當中國的貨幣貶值,我們原本就不穩定的國際收支也會跟著被打亂。

我們都知道,我們近年越來越依賴中國市場──不過他們也越來越依賴我們了。二○一四年,我們比世界上其他國家多進口了一七%的中國貨物;第二名是香港──一個完全隸屬中國的區域;排名第三的日本,則與前兩名差距甚遠。中國的經濟非常依賴我們,他們比我們更需要中美貿易。

可是我們傻傻的,都沒有好好利用這點。

過去數十年來,中國經濟每年成長九%到一○%之多,實在非常驚人,到最近才稍微開始冷卻。儘管近年狀況有了些變化,經濟學家還是預測中國會在十年內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那我們做了些什麼來確保美國會有能力跟他們競爭呢?我們為了打敗他們採取了什麼措施呢?

我來告訴你吧:我們直接放棄了。

有些人希望我不要把中國說成我們的敵人,可是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他們用低薪勞工摧毀好幾個產業、搶了我們幾萬個工作、刺探我們企業的情報、偷走我們的科技,還刻意讓他們自己的貨幣貶值,使得進口美國商品變得更貴──有時候甚至不可能進口我們的貨物。

我有經驗,我知道這是個很難解決的問題。中國商人很精明,而且他們的製造業勝過美國──我有一些川普品牌產品就是在中國製造的。

從這個例子,就可以看出政客和商人的差別了。我如果想在市場上生存,就必須比競爭對手還要聰明。如果我拒絕找中國代理製造我的產品,就可以傳達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

只要在現在的狀況下進行遊戲,美國的公司就沒有別的選擇。第三世界國家的生產成本非常低,他們的經常性費用比較低,付給員工的薪水也少很多。我作為商人,有義務用最低的成本生產最好的產品,這樣才對得起我的員工、消費者和股東。

可是就美國的全球政策來說,我們希望能拿走中國的優勢。二○一四年歐巴馬總統去了中國,他們為他舉辦了一場華麗的宴會。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習近平到美國訪問前,白宮就宣布了舉辦盛宴的計畫。當時我就說,換作是我才不會為了習近平辦國宴,而是會跟他說「是時候談正事了」,然後開始工作。首先,中國必須停止貶低人民幣的行為,因為這樣會讓世界上其他國家更難跟他們競爭。

事實上,我們需要中國的貿易,中國也需要美國強大的經濟實力。例如二○一五年五月,中國當月出口的產品每賺五美元,其中一美元就是美國買的。他們的出口商品有二○%都是由我們買下,比第二名的中國出口對象歐盟多了不少,而且美國佔的比例每年都在增加,讓中國繁榮的經濟越來越依賴美國消費者。

史提夫.富比世(Steve Forbes)在他的雜誌裡寫道:「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在二○一三年達到新高,讓許多人在心中敲響了警鐘。但不必驚慌,因為這只強調了北京政權的實力與繁榮,比過去更仰賴美國與世界各國此一事實。」別忘了:我們需要中國,但中國也同樣需要我們。

說不定還更需要我們。

那我們該怎麼做?我們要利用我們的影響力改變現況,把情勢轉到對美國和美國人民有利的位置,第一步就是對中國人擺出強硬姿態。我跟中國公司談過生意,我了解他們的經商模式。其實我是中國最大銀行的房東,他們在川普大廈(Trump Tower)租辦公室,我們談成了好幾份租約。這當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任務──這些人都是談判高手──但是我從不退卻。

相信我,我認識我們國家最棒的幾個交涉者,他們之中很多人都願意為了創造良好的國際收支努力。如果卡爾.伊坎(Carl Icahn;譯註:美國商業富豪與投資商人,同時也是艾康企業創辦人)這種人代表美國出面協商,那我們的貿易政策鐵定能變得很不一樣。

其實我們手上的牌組非常好,可惜我們的政客不是太遲鈍就是太蠢,所以沒辦法理解這件事。我們有幾個很好的選項可以選,可是永遠要記得保持彈性──然後永遠不要秀出手裡的牌。我們的政客都太愛亂講話了。

歐巴馬總統常常用一些很強烈的說法,也常常保證會採取強力的行動……可是到最後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

他一直保證會做這做那的,然後從來不履行諾言,最後會怎麼樣?他會失去所有的信用。不知道我們過去偉大的將領,像是麥克阿瑟(Mac Arthur)和巴頓(Patton),如果聽到總統把我們在中東的作戰計畫說出去或是挑釁敵人,他們會怎麼說呢。

最近有一篇寫得很好的報導,裡頭引用一位商人說的話,說我就是因為「難以預測」所以能賺大錢,他也說這是我的優點之一。現在我競選總統──之前很多專家都預測我不會參選──這個「難以預測」的特性,也讓那些想抨擊我的人很難下手,因為他們不知道怎麼對抗我的言論。這些人都乖乖按照既定規則玩遊戲,走的每一步都很好預測;他們努力想迎合大眾的傳統觀點。所以當我拒絕陪他們玩這個遊戲的時候,他們根本不知所措。

在軍事衝突時,亮出自己的底牌是最蠢的錯誤之一。我讀了很多歷史,但我怎麼沒聽說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將軍有先在福吉谷(Valley Forge)預定旅館,或是派人先去翠登(Trenton)跟黑森兵(Hessian)說聲好呢?出其不意才能打勝仗。所以我不會跟對方說我要做什麼,我不會警告他們,更不會讓他們輕鬆地把我歸類成某種很好預測的模式。我不想讓人知道我在做什麼或想什麼,我喜歡當個難以預測的人。

這樣他們才站不穩陣腳。

作為領導者,我也知道有時候應該把牌拿好,絕對不給別人看見。像是我想買土地蓋摩天大樓的時候,我得先買下很多一小塊一小塊的土地,最後再合併成一塊很大又很值錢的土地來蓋大樓。這時候就必須徹底保密,如果那些土地的賣家知道我的計畫,那他們就可以從我身上榨出更多錢了。

我的重點是,我們現在說得太多了。

跟中國周旋的時候,我們必須抬頭挺胸面對他們,提醒他們:一個商人老是佔大客戶的便宜,最後生意肯定做不好。然後我們兩方應該坐下來,好好討論該怎麼讓兩國貿易關係更公平。

不可能有一體適用的外交政策。我們必須清楚表達我們的立場,然後讓他們去擬出政策大綱。

一切都得從強大的軍事實力出發。一切。

我們會擁有美國歷史上最強大的軍力,我們會配給軍人最好的武器和最好的防護設備。

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