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前言

譯 者 作 品

焦慮是禮物:24個練習,學習自我治癒技巧,擁抱真實的自己

政治軍事

【類別最新出版】
臺灣政治經濟學:如何面對全球化與中美海陸爭霸的衝擊?
如何在二十一世紀反對資本主義
臺灣最好的時刻,1977-1987:民族記憶美麗島
2019香港風暴:《端傳媒》反修例運動報導精選(隨書附贈彩繪精緻反修例海報:「2019香港風暴」)
黎明前的半島記憶:韓國人權與民主紀行


變革的力量(PEV0436)──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 馬克宏唯一親筆自傳
Revolution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政治軍事
叢書系列:People
作者:馬克宏
       Emmanuel Macron
譯者:林幼嵐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12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978957137927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前言



  前言

前言

面對這個世界的真實,能讓我們重新找到希望。

有些人認為我們的國家在走下坡,更糟糕的還在後頭,我們的文明正消逝中。我們眼見的唯一未來,只能是萎縮或內戰。為抵禦世界的巨變,我們得重返舊時代,以上個世紀的方法來應對。

另一些人則認為法國可能以很緩慢的速度持續沒落,政治派系輪替的競爭讓我們苟延殘喘。左派式微之後,又輪到右派登場。多年來始終如此,都是同樣的面孔,同樣的人物。

我相信這些人都錯了。行不通的就只是他們的模式和方法,但整體而言這個國家並沒有失敗。國家隱約意識到了,也感覺到了。因而造成人民與政府漸行漸遠。

我相信我們的國家擁有向前邁進的力量、動力與渴望;其歷史和人民能夠接下這個任務。

我們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全球化、數位化、與日俱增的不平等、氣候變遷的威脅、地緣政治的衝突、恐怖主義、歐洲的分裂、西方社會的民主危機,以及深植在我們社會中心的懷疑:這些都是世界動盪不安的徵兆。

對於這樣的巨變,我們不能再以同樣的人物、同樣的思維應對;幻想時光可能倒流,或覺得只要修正、調整我們的組織和「模式」就可以——有些人喜歡這樣稱呼,但卻沒有人、甚至連我們自己,都不想再借鑒於這樣的舊模式。

我們也無法向法國人民保證危機會有出口,而要求他們無止盡地努力——因為根本沒有能走出危機的路。三十年來,我們的領袖們不停抱持著這種態度,導致了疲乏、不信任感,甚至是憎惡。

我們得一起正視真實,討論這些進行中的巨變。我們應該要到哪裡去,得選擇哪條路?這段旅程曠日廢時,因為這一切並非一蹴可及。

比起他們的領導者,法國人面對時代的新要求時更有自覺。他們不那麼墨守體制,也不像政客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而甘於固守舒適圈中既定的思考模式。

我們必須放棄自己的習慣——國家、政治領袖、政府高層、企業主管、工會、以及政府與個人之間的中介組織(corps interme?diaires)。這是我們的責任,逃避或滿足於現狀,都是錯誤。

我們已經對一個令人混亂的世界習以為常了;但我們在內心深處並不想承認,或是正面面對這個世界。所以人們埋怨、發牢騷,在悲劇與絕望中,恐懼深植人心,我們一直游盪於其中。我們想要改變,卻也不是真的抱著什麼期望。

若我們想前進、讓法國成功,並讓我們的歷史一脈相承,在二十一世紀打造一片榮景的話,就必須採取行動——因為解決方式取決於我們。答案並不是建立在一連串根本行不通的提案上,也不會在達成失衡的妥協後,就突然水落石出;國家所仰賴的各種解決方式,都是以徹底的民主革命為前提,需要時間,也只依一件事情而定:我們的團結、勇氣,與共同意志。

我所相信的,就是這樣的民主革命。無論在法國或歐洲,我們都以此引領我們自己的革命,而不是屈從就範。

我打算在接下來的章節勾勒的,就是這種民主革命的樣貌。沒有時程表,也沒有不計其數的提案,把我們的政治生活弄得像一本滿載幻滅希望的目錄。相反地,我要呈現的,是一種願景、一段記事,與一份意志。

因為,法國人都有他們自己的意志,但常被政府忽略。我希望支持的,就是這份意志。我唯一渴望的,就是能夠有益於自己的國家;這就是我決定參選法國總統的原因。

我衡量著扛起這重責大任的要求,也知道我們的時代有多沈重,但對我而言,也沒有其他顯得更可敬的選擇,因為這和你們想去做的一樣——重建一個法國,並在這次的行動中,重新找回我們的能量和自信;一個有膽識、充滿抱負的法國。

我由衷相信著二十一世紀——這個我們終於踏進的二十一世紀——充滿希望,處處都是能讓我們更加幸褔的變革。
這就是我想帶給各位的。
這將是一場我們為法國而戰的戰役,在我看來,沒有什麼比這更令人振奮的了。

後記

我們每個人,都是結合了各自的過往、師長的教導、親友的信任,以及克服失敗所造就的。在我寫下這幾行字的時候,我想起撫養我長大、讓我嘗到付諸行動,以及為人服務是何種滋味的人。我很清楚對他們的虧欠,以及他在我心中深深烙印下的決心。那些一路陪伴我、現在卻已經不在的人,他們還認得我們的世界嗎?世界的變化如此之大,偶爾讓我們惶惶不安。

然而,我相信我們進入的二十一世紀,是充滿希望的世紀。
一直以來,支持我服務法國的,就是這份樂觀的意志。

正在成型的數位、生態、科技,以及產業變革不計其數。法國也應該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不應該放任自己和美國、甚至和中國之間的差距越來越遠——這個每天都越發耀武揚威的大陸國家。

重振歐盟是我們在全球化裡的機會。法國必須找回對自己的信心,和我們已經欠缺多年的能量——我知道他們是存在法國人民心中的。只有在滿足這兩種前提的情況下,我們才會成功。

為此,每位在法國的人,都必須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

為了指揮這場戰役,法國總統的責任重大。我對此非常了解。總統不只是被賦予行動的權力而已。他也以一種比較不為人所知的方式,承載著這個國家凌駕於政治之上的一切——我們國家的價值、歷史的延續,也悄然地帶動公共領域的活力與尊嚴。

我準備好了。

因為,我最堅定的理念,就是我們一定能夠達到目的。當然,我們不會某天早上醒來,信念就突然一夕成真。這個參選法國總統的決定,是源自一個既深刻且遠大的信念及歷史感。我在這本書裡提到,我也經歷過其他的生活體驗。這些經驗將我從外省帶到巴黎,從私人企業到公共領域。在我任職部長時,那些我該負的責任,讓我能夠確實衡量我們這個時代的挑戰。就是這些人生歷練,引領我走到這一刻。

我希望我的國家能夠再次昂首闊步,並且為此找回我們千年的歷史傳承:就是解放人民與社會的大膽計畫。這樣的構想很法式:為了讓人類能夠自主而不惜一切。

我無法狠下心看著恐懼的法國。一個除了過往回憶之外什麼都不想看、只會口出惡言與排外的激進法國;和一個疲累倦怠、停滯不前及應付了事的法國。

我想要一個自由及自豪的法國;為其歷史、文化、風景、數以千計流入我們海洋的的河流、山脈,還有經歷許多考驗,卻不屬於任何人的每一個法國人自傲的法國。

我想要一個能夠傳達文化與價值觀的法國。一個相信他的運氣、敢於冒險也懷抱希望的法國;一個從不接受不當利益、也不沈溺於犬儒主義的法國。我想要一個有效率、公平、肯冒險創新的法國;每個人都能選擇自己的生活、能夠自力更生的法國。一個團結合作、體貼弱者,並且信任法國人的法國。

你們會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夢想。是的,法國人在過去曾經夢想過類似的事。他們選擇了革命。有些人甚至在比那更早之前,就曾經這樣夢想過。接著,我們以放棄、遺忘,來背叛這些夢想。是的,這些都是夢想。夢想的實踐需要的是高度、是要求、是承諾,我們的承諾。為了在法國讓自由和進步攜手並進,這是我們非得達成的民主變革。這是我們的天職,就我所知,沒有什麼比這更令人欽羨的了。

 
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