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總編輯序】必須為香港留下這一頁歷史
序篇 風暴之前
內文試閱

政治軍事

【類別最新出版】
24小時解放臺灣?──中共攻臺的N種可能與想定
臺灣政治經濟學:如何面對全球化與中美海陸爭霸的衝擊?
如何在二十一世紀反對資本主義
臺灣最好的時刻,1977-1987:民族記憶美麗島
2019香港風暴:《端傳媒》反修例運動報導精選(隨書附贈彩繪精緻反修例海報:「2019香港風暴」)


2019香港風暴:《端傳媒》反修例運動報導精選(隨書附贈彩繪精緻反修例海報:「2019香港風暴」)(WT01014)
Storm in Hong Kong 2019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政治軍事
叢書系列:春山出版
作者:端傳媒
出版社:春山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01月31日
定價:800 元
售價:632 元(約79折)
開本:16開/平裝/440頁
ISBN:978986984977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總編輯序】必須為香港留下這一頁歷史序篇 風暴之前內文試閱



  內文試閱

⊙楊子琪

他們同在天水圍長大,中學畢業後,經歷了雨傘運動、旺角騷亂、中學好友李東昇流亡德國;五年之後,他們有的做了警察,有的慚愧自己一身包袱,無法走得更前,有的生長出往前衝的決心。

阿金的Facebook最近給他捎來一張九年前的舊照。中學時代一齊踢球的二十多個同學,穿著球衣、一臉青澀,在中學球場上排成兩列:阿金和李東昇互搭著肩膀,傻笑著;守門員梁天琦蹲在第一排,不苟言笑,看上去很酷;比阿金小三屆、後來成為他死黨和球友的路易,還未入鏡。

九年後,二?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香港反抗運動熾熱升溫。這天是元朗大遊行,阿金約了路易一起走。元朗,他們的中學所在地,舊照中的同學,再難一通電話就約到。幾年前,李東昇成為本土派組織「本土民主前線」(簡稱本民前)的創黨成員,因二?一六年旺角騷亂,被控暴動罪,逃亡德國,今年二十八歲的他不久前剛獲批難民庇護申請;與李東昇同齡的梁天琦也是「本民前」的發言人,同樣因旺角騷亂被控暴動罪,二?一八年年夏天進了大嶼山石壁監獄,刑期六年。

香港這些年跌宕起伏,一群同學也經歷了人生抉擇:舊照中,兩個曾經的好友在雨傘運動前加入了香港警隊,據說駐守元朗區,說不定這天大家對峙街頭。示威人群中,阿金也不敢像以往那樣,走得很前面。雨傘運動的時候,他敢與警察在前線對抗,而現在,他出來工作幾年了,成了一名公務員,有穩定收入,有想與之結婚的女友,還有父母需要照顧,一身包袱。剛開始遊行不久,女友的父母就輪番打電話給阿金,敦囑他不要參與示威,阿金最後聽從了,與路易道別。

這一天,路易下了決心,要走到更前面更勇武,成為示威者的前線。他黑衣黑褲,雙眼以下用黑布包得嚴實,只露出一雙眼睛。過去很多年,他說,自己就是一隻「港豬」。或許也算不上政治冷感,只是沒有真正投入參與。「我沒那麼宏大的政治理念,我是一粒微塵。」他總是這麼想。但來到二?一九年的夏天,二十四歲的他發現,曾經一度未做好準備吃催淚彈的自己,成為了與防暴警察對抗的示威者前線。

一粒微塵的決心,來自香港,來自時局,也來自朋友李東昇。

如果回到二?一六年,我要和朋友走同一陣線

「如果時間回到二?一六年,我會參加魚蛋革命,因為我要和我朋友走同一陣線。我的朋友是李東昇。」我們與路易第一次見面,是上環一場示威行動,催淚彈不斷在遠方爆開,路易坐在馬路中間,平靜地說。

路易和阿金、李東昇、梁天琦都在天水圍長大,來自同一間中學,學校算得上該區名校,一群男生因為學校足球隊而相識。路易和阿金、李東昇比較熟絡,三人都出身公屋家庭,住得相近,一個電話就可以落樓吹水(下樓閒聊)。

他們出生於一九九一至九五年之間,做為在九七前出生的一代,大家在懵懂中度過了政權移交,又在中學時見證港人對中國人身分認同的高潮與急速消退。路易、阿金的父輩,與梁天琦母親一樣,年輕時從中國內地移民來港。不過,路易和朋友們長大以後都漸漸開始認同本土派的理念,希望香港與中國內地更好地區隔開來,而大約自二?一?年開始的一系列中港矛盾事件,更讓他們對於中國內地和內地人,並無好感。

從中學開始,阿金和路易就流連論壇「高登」,是資深用戶,習慣從高登看新聞、討論時事。高登從二??一年開始營運,論壇上有大量網民對社會時事的評價、討論,不少二次創作內容被傳媒引用,逐漸對輿論產生影響力,後因經營問題,衍生出「連登」論壇另起爐灶。

二??八年開始,伴隨著三聚氰胺毒奶粉此類內地食品質量安全問題和自由行的開放,內地旅客來港大量購買嬰兒奶粉、「雙非」家庭來港生子等不斷增加,內地人與港人產生的摩擦漸長,水貨客影響北區市民生活,旅客區藥房爆發增長、租金高漲等新聞,不時爆發。這些新聞亦在高登上不斷傳播、發酵,構成了路易和阿金對中國內地的核心印象。

不過在中學時代,新聞和社會問題並不是校園的主調。對於未來,阿金和路易當時無甚規劃,對社會認識亦流於表面。在名校裡吊兒郎當的少年,最後踏入大學。阿金先攻讀副學士(Associate's Degree),後來升讀大學,他說總之要讀到大學,有學位才搵到錢(存得到錢);路易在大學念的是國際關係,他當時的想法很簡單,希望畢業後能夠找到一份好工作。

李東昇卻在香港公開大學讀書期間,投入社運大海,成了本土派組織「本民前」創黨成員,後來本民前又邀請當時在香港大學讀書的梁天琦加入本民前,人生從此拐彎了。

雨傘運動上街頭

雨傘運動爆發的前一年,二?一三年,路易在讀副學士,準備升大學,而李東昇和阿金已是大學生。由中學球隊開始的友誼仍在繼續。週末,大家一齊踢球,然後換身衣服去釣魚、打遊戲機。這一年後,李東昇很快投入社運圈子,再沒很多時間出來釣魚、踢球。起初,路易和阿金感覺有點吃驚,但也沒有細問。在偶爾的相聚裡,路易隱隱感覺,李東昇變穩重了,多了許多思考,「腦袋好似複雜了很多」。

二?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晚上,雨傘運動在香港爆發。阿金當時留一頭長髮,染成了金毛,每天下課後都和幾個同學一起到金鐘占領區。他說,自己當時受民眾憤怒情緒的感染,又認為「民主未必選出好的政府,但至少我們有權力讓他們下臺」。

他當時走得很前面,在金鐘,他試過衝上去向警察扔雜物。「不知為何站得那麼前,讀大學的時候唔識死(不怕死)。」阿金那時開始感覺,只是靜坐、占領的「和理非」方式,不會為爭取到香港人想要的任何東西。

當時,路易在讀副學士,他認為爭取普選,是公義的事情,應該要為之站出來。他也模糊地有一個想法,覺得多年來感受到的社會不公、大陸對香港資源的「掠奪」,可以由普選得到改善或解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