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1
推薦序 2
前言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譯 者 作 品

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大流行〔典藏紀念版〕
貪婪時代
知識經濟時代
引爆趨勢:舉手之勞成大事
價值行銷時代:知識經濟時代獲利關鍵
華爾街世紀
中國熱
麥肯錫中國投資報告
引爆趨勢
我的財富以秒計:無線通訊鉅子麥考傳奇

重大事件

【類別最新出版】
穹蒼之下,沉冤待雪:香港抗爭事件被自殺冤魂通靈實錄
臺灣之春:解嚴前的臺灣民主運動
來自北京的祝福:流亡逾六十年的藏人,要如何面對後達賴喇嘛時代的變局與挑戰
拉下前總統、破解假新聞、拒當讀稿機──孫石熙的脈絡新聞學
哪來的芒果乾?:煽動恐懼,倚賴美國,能解決問題?


細菌戰(BE0093)──美國生化武器之祕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重大事件
叢書系列:NEXT
作者:茱蒂‧蜜勒等
       Judith Miller; Stephen Engelberg; William Broad
譯者:齊思賢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2月18日
定價:260 元
售價:205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0頁
ISBN:957133605X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1推薦序 2前言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



  推薦序 1

透視生物戰劑祕辛

◎文/程樹德(《科學月刊》總編輯)

九一一事件後沒幾天,某周刊記者打電話問我,何種生物戰劑較可能受到恐怖份子利用,我當時確切告訴他是「炭疽桿菌」,後來果然證實。

自己雖學微生物學,不過絕不敢自稱為這領域的專家,但自從服兵役後,即十分留意其發展。坊間近幾年只有一本《第十一次大瘟疫》稍稍論及,幸好這本《細菌戰──美國生化武器之祕》出版,填補了這方面的空缺,且三位作者均為《紐約時報》記者,經歷多方採訪,將這數十年來「國防機密」管制下略為洩露出的點點滴滴,編織成書,稍解我們渴望窺視的慾望。

細菌,真菌與病毒這三類生物,都可當成生物戰劑,但在轉化成武器時,有極多技術難關不易突破,其一當然是如何大量生產。細菌及真菌若有已知的生長及營養條件,大規模量產就只是一項工程問題,但病毒要靠活細胞才能繁殖,因此難以量產,光這一限制,即使得恐怖病毒如「天花病毒」、「伊波拉病毒」、「馬堡病毒」等,難為實用之生物戰劑。

其次是濃縮及儲存問題。戰爭是偶發的,但真菌與病毒製成戰劑常要擺幾十年方有使用可能,造成極大難題。活細菌、活病毒得低溫儲藏,試想建造巨大冰庫可放數百上千噸物品,持續數十年不斷電,真不容易,因此細菌孢子成了上選之生化戰劑,它們可在常溫下存放數十年。

再來說到施放載具及施放時辰,陽光風向及乾溼度的變數大且難以預測,所以美、俄均有大試驗場,進行測試。俄國乾脆用鹹海內的復興島,而美國則利用拒絕服兵役的宗教人士,或偷偷釋放在城市裡,以收集病媒的動態資料。這是生物戰研究內的關鍵領域,外界雖然罵聲不絕,但「戰士」們自有其邏輯。

上述種種技術難題,大致都有解決辯法,所以冷熱戰後,勝利一方派員檢查垂頭喪氣的敗方,都有一定的蛛絲馬跡可循,例如巨大發酵槽、負氣壓維持設備,以及濃縮儲存發射設施。諜對諜的鬥爭,在此充分展現,不但要摧毀對方所有生產能力,也要奪取其研究成果,甚至對方失業的科學家,更不能落入敵對集團之手。由此可見何以日本在侵華戰爭中的七三一部隊,竟然成了美軍爭取及保護的對象,被虐待致死的中國民眾,美軍絲毫不放在心上。

這三位紐約時報記者用的某些字眼,如「邪惡帝國」及「流氓國家」,令我有點反感。蘇聯這個共產帝國,導源於帝俄,對國內高壓殘酷對外擴充侵略,外人的確難對它有好感,但仍要視之為有血有肉的人。它受納粹德國攻擊後,重視國防,因之發展核生化戰劑,邏輯與美國發展類似武器相同,這些作者不需要將自己看成天使或正義化身,把蘇俄打成大撒旦。相同的理由,所謂「流氓國家」是一個多麼偏激的字眼呀!這些國家不過是「暴君當道」之極權政權而已,人民已受殘暴待遇,不可再以「敵對團體」的理由歧視其人民,否則美國豈不成了「助紂為虐」?

敵對團體間的鬥爭,不受法治社會內道德及法律的限制,顯得極為冷血及殘酷。從其邏輯推理。弱勢團體沒財力發展核武飛彈,搞個窮人核子彈「生物及化學戰劑」以嚇阻敵人,是極合理的。弱勢團體用創新方法來攻擊敵人,例如九一一事件中,用民航機當導向飛彈,也是可瞭解的。美國稱這些為恐怖活動,依此定義,則美國是最大的恐怖集團,讀者看杭斯基(Noam Chomsky)的《九一一》這本書就可明白。

我當然不贊成敵對團體之存在,因其鬥爭理路不是個人主觀意願所能改變,只有把別人當人看,而非「豬」、「狗」、「惡魔」,才是化干戈為玉帛,鑄劍為犁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