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1
推薦序 2
前言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譯 者 作 品

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大流行〔典藏紀念版〕
貪婪時代
知識經濟時代
引爆趨勢:舉手之勞成大事
價值行銷時代:知識經濟時代獲利關鍵
華爾街世紀
中國熱
麥肯錫中國投資報告
引爆趨勢
我的財富以秒計:無線通訊鉅子麥考傳奇

重大事件

【類別最新出版】
穹蒼之下,沉冤待雪:香港抗爭事件被自殺冤魂通靈實錄
臺灣之春:解嚴前的臺灣民主運動
來自北京的祝福:流亡逾六十年的藏人,要如何面對後達賴喇嘛時代的變局與挑戰
拉下前總統、破解假新聞、拒當讀稿機──孫石熙的脈絡新聞學
哪來的芒果乾?:煽動恐懼,倚賴美國,能解決問題?


細菌戰(BE0093)──美國生化武器之祕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重大事件
叢書系列:NEXT
作者:茱蒂‧蜜勒等
       Judith Miller; Stephen Engelberg; William Broad
譯者:齊思賢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2月18日
定價:260 元
售價:205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0頁
ISBN:957133605X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1推薦序 2前言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



  書摘 2

■ 展開調查

同時,張白蘭和她的小組也沒有閒著。有位同事負責檢查餐館,約談餐館老闆和員工。她則調查所有病患,找出他們的共同點。

9 月 25 日,奧勒岡州請求位於亞特蘭大的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支援。這個中心在冷戰初期成立流行病情報處(流行病情報處),其原始任務是協助政府偵測他國對美國發動的細菌攻擊;目前編制 70 位年輕醫生,在全美各地實地調查可疑的疾病,第一手監控疫情。

托洛克(Thomas Török)才實習期滿,就由流行病情報處派駐奧勒岡州,當時已證實有六十例沙門菌病例。張白蘭也發現,大部分病患最近都曾經到過一家沙拉吧用餐。當地衛生官員在同一天建議各餐館暫停開放沙拉吧,所有餐館立刻配合。在張白蘭的協助下,地方、州政府的衛生官員、托洛克和其他流行病情報處人員共 30 位,開始全面調查這次的疫情。郡衛生局沒有大型電腦,所有訪談資料和數據都是人工手寫,直到一位流行病情報處醫生設法拼湊出一台簡陋的手提電腦。

好幾百位病患、家屬及朋友都接受精密的調查。甚至連來自奧勒岡州境外的訪客,如果以信用卡到此地用餐,調查人員也循線追蹤,了解他們是否感覺不適。調查人員也訪談了十家餐館的三百二十五位餐勤人員,約有一百位受到感染,許多人都是比顧客還先罹病。調查人員檢查沙拉的溫度及作業流程,也到鄰近的華盛頓州檢查酪農場,檢驗乳牛、排泄物、生乳,甚至農場的水源,了解是否存有沙門氏桿菌。結果一無所獲。

他們還檢查兩套供應達勒斯鎮的供水系統及餐館的飲用水,也前往探看供應黃瓜和蕃茄給一家餐館的農場是否受到污染,發現附近一座活動屋集中區的化糞池九月初曾經故障。但是測試過後,這些蔬果都沒有遭到病菌污染。所有餐館的特定食品經檢驗都呈陰性反應。120 位向餐館要求外送餐點的顧客,沒有人罹病;在這些餐館吃全餐的顧客也逃過一劫。只有吃沙拉吧的顧客,或者吃全餐、但也點了沙拉的客人生病。

食物都來自不同的供應商,食材和醬料也來自不同的批發商,每種原料都追查到供貨源頭,檢查人員甚至連裝飾用的蔬菜也不放過,還是找不到罪魁禍首。不過,他們發現一家餐館的咖啡奶精受到沙門氏桿菌污染;另外一家餐館的藍酪醬也有沙門氏桿菌,但是那些準備做成醬料的乾藍酪卻沒有問題。因此,沙拉醬應該是在準備過程中或完成後受到污染的,問題在於誰是元兇?動機為何?他們怎麼散布病菌的?

達勒斯鎮有人早就料到這不是自發性的流行病。赫斯法官(Judge William Hulse)是郡裡負責處理土地使用糾紛的首席司法官。他去年曾和另外一位同僚到拉金尼什教派的農場檢查,第二天就重病在床,根據病歷紀錄,赫斯法官幾乎瀕臨死亡,但是醫院也查不出病因,不過醫院並未檢查赫斯是否受到沙門氏桿菌的侵襲。因此,他懷疑幕後黑手正是拉金尼什教派。

赫斯法官是在拉金尼什教派的夏季祭典前到農場檢查,由拉金尼什的私人祕書希拉(Ma Anand Sheela)負責接待,希拉也是教派實際負責人,她帶領法官搭車前往聚會所。然而在法官們檢查完畢回到車上時,輪胎卻破了,拉金尼什信徒修好車胎後,用紙杯請法官們喝水。法官們在八小時後出現和魯根斯幾乎一樣的症狀。赫斯等人懷疑,拉金尼什信徒一定在飲水裡加了料,但是苦無證據,所以他們沒有提出訴訟或要求調查。直到一年後,其他鎮民也開始生病,他們才採取進一步行動。

赫斯把心中的懷疑告訴了張白蘭。張白蘭曾經到過拉金尼什農場討論公共衛生的相關規定,她發現,牧場的實驗室設備比郡政府的還要好,不少鎮民也有同感,因為他們都曾和信徒發生過衝突。但是托洛克及其他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和州政府的官員,不曾和拉金尼什教派打過交道,赫斯和張白蘭覺得,很難說服他們這次流行病出自人為因素。州政府最資深的病理學家佛斯特(Laurence R. Foster)不但是托洛克的長官,在醫學界也頗受敬重,但是他最不相信下毒的說法。佛斯特是個自由意志主義者,他強烈認為外界對拉金尼什教派的直率信仰誤解甚深,因此信徒受到不公平的騷擾。

1984 年秋季,教派和鎮民間的關係急遽惡化。教派幹部公開反擊,以白癡、食古不化、鄉巴佬及騙子等字眼辱罵批評者。希拉及教派其他高層人士攜帶武器的模樣也上了電視,並且揚言,如果「山尼亞辛」受到傷害,或者農場的拓展計畫受阻,他們會對「侵略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Aggression)採取報復行動。

郡政府人員也接獲恐嚇信函,甚至在公開會議上遭到威脅。「山尼亞辛」監視這些地方官員的住處和辦公室,記錄訪客的姓名和車牌號碼。教派更聘請州內幾位頂尖的律師,讓郡政府為官司和訴願疲於奔命。郡政府職員李白頓(Karen LeBreton)估計,她六成的工作都是在回應教派的訴訟和訴願。外界許多人認為達勒斯鎮民不能容忍異教,這點也讓當地人士又害怕又沮喪。

州政府衛生官員和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調查人員,在 1984 年秋季和八五年初向其他衛生專家發表初步報告,更加強此教派不可能犯下這項下毒計畫的看法。 1984 年 11 月佛斯特指出,「沒有證據」可以支持這起公共污染事件是有人故意下毒的假設。他寫道,「根據所掌握的證據」證明,不同餐廳的餐勤人員的確需要負責。他也指出,無論從食勤人員或顧客都找不到同一感染源,因此,這次公共污染事件「可能是食勤人員在如廁後未適當洗手,就接觸食材。」

兩個月後,托洛克的報告呼應佛斯特的說法。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小組 1985 年 1 月發表初步報告也表示,無法找出這次感染事件的源頭,食勤人員可能是禍首。由於食勤人員比大部分顧客先受到感染,也因為部分餐館未能遵照衛生規定,食勤人員「可能污染」了沙拉吧。聯邦當局的報告也認定,「在流行病學上沒有證據」證明有人故意下毒。當地人士對這些報告大表不滿,執法人員也失掉一個對拉金尼什教派展開刑事調查的「正當理由」。

奧勒岡州州民直到事件爆發一年多後,才確信拉金尼什教派的確對達勒斯鎮民下毒。

■ 揭開下毒陰謀

1985 年 9 月 16 日,拉金尼什在農場舉行記者會。他指控兩天前辭職並逃往歐洲的希拉和她的黨羽,違背他的信仰。他指出,希拉和她的「法西斯同黨」,不僅要殺害不服她指揮的「山尼亞辛」,甚至貪污舞弊,造成教派負債五千五百萬美元。他說,希拉下毒的對象包括他的醫生和牙醫,還有鄰近傑佛遜郡的檢察官,甚至想在達勒斯鎮的供水系統下毒;此外,她也在祕密實驗室以白老鼠實驗慢性病毒,這種病毒置人於死,卻很難追查。最後他要求政府展開調查。

大師出面揭發教派的內幕後,聯邦及地方警察單位聯合組成專案小組,由奧勒岡州檢察總長佛洛梅爾(Dave Frohnmayer)指揮,動員單位包括聯邦調查局、州及地方警局、郡警長辦公室、移民局及國民兵。

執法官員和警察應拉金尼什之請在農場內成立指揮中心,但是要進入每一個房間搜索,仍得和拉金尼什協調。而且拉金尼什配合的態度在接下來幾個星期反反覆覆,讓持法人員更覺得,必須動用更大的公權力,才能取得有力證據,在法庭成案。此外,警方也擔心,「山尼亞辛」在農場安置竊聽器,偷聽警方和華府及州政府之間的電話;而信徒也設法湮滅某些犯罪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