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1
推薦序 2
前言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譯 者 作 品

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大流行〔典藏紀念版〕
貪婪時代
知識經濟時代
引爆趨勢:舉手之勞成大事
價值行銷時代:知識經濟時代獲利關鍵
華爾街世紀
中國熱
麥肯錫中國投資報告
引爆趨勢
我的財富以秒計:無線通訊鉅子麥考傳奇

重大事件

【類別最新出版】
穹蒼之下,沉冤待雪:香港抗爭事件被自殺冤魂通靈實錄
臺灣之春:解嚴前的臺灣民主運動
來自北京的祝福:流亡逾六十年的藏人,要如何面對後達賴喇嘛時代的變局與挑戰
拉下前總統、破解假新聞、拒當讀稿機──孫石熙的脈絡新聞學
哪來的芒果乾?:煽動恐懼,倚賴美國,能解決問題?


細菌戰(BE0093)──美國生化武器之祕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重大事件
叢書系列:NEXT
作者:茱蒂‧蜜勒等
       Judith Miller; Stephen Engelberg; William Broad
譯者:齊思賢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2月18日
定價:260 元
售價:205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0頁
ISBN:957133605X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1推薦序 2前言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



  書摘 4

專家不相信普佳有這種專業技術、知識及原料培養愛滋病及其他危險病菌。不過,幾位「山尼亞辛」告訴警方,有位愛滋病毒檢測呈陽性反應的遊民,就被普佳抽過血,然後注入教派內部一位異己的靜脈中,後者如今下落不明。

調查人員終於認定,達勒斯鎮是遭到拉金尼什教派的生化武器攻擊,涉案的人員有十餘位,目的是控制十一月郡政府選舉的結果。

■ 恐佈計畫

根據法院證詞, 1984 年春季,拉金尼什教派核心份子開始腦力激盪,設法找出讓四千多名信徒打敗華斯柯郡兩萬名居民的方法。希拉在一次會議上更確定要執行一項計畫:讓信徒以外的選民病到無法投票。她和普佳開始研讀書籍,找出如何下毒能讓當地居民重病,但不至喪命。她們也請教農場內的泌尿科醫生哪些毒物及細菌不容易從尿液中檢查出來;她們謊稱為了預防牧場遭到敵人的細菌攻擊,醫師不疑有他,提到沙門氏桿菌。

拉金尼什鎮長奈普告訴一位信徒,普佳正在實驗肝炎病毒,準備用在當地居民身上。普佳也提議使用傷寒桿菌,最後也採購了這種病菌。但是根據拉金尼什醫療公司實驗室的技師表示,如果爆發傷寒病情,很容易追查到公司採購這種病菌的紀錄。就奈普所知,這項計畫並沒有執行。

奈普也作證指出,普佳也曾考慮把死老鼠放在供水系統,最好是海狸的屍體,因為它帶有梨形鞭毛蟲(Giardia lamblia),可以造成下痢。奈普記得,由於華斯柯郡的水庫有加濾網,有人還「開玩笑」建議把海狸絞碎,液化後再放進水庫。

希拉和普佳最後決定選擇沙門菌作為武器。他們向 VWR 公司訂購病菌,然後在農場實驗室大量複製。另外一位大媽艾娃(Ava Kay Avalos)也轉為污點證人,可獲減刑。她表示,實驗室後來搬到較偏僻的地區,附近是農場安置患有愛滋病或其他傳染病人士的區域。艾娃說,實驗室內除了手套、面罩、醫師袍、藥丸、針筒、容器、一台快速乾燥機之外,還有一個像「房間大小的冰箱」,裡面就是普佳放置沙門菌的地方。

奈普和艾娃坦承,他們是教派第一批細菌戰士。普佳和希拉必須在 1984 年夏、秋之際測試產品,才來得及在 11 月選舉前讓居民中毒。艾娃比奈普更適合這份任務。前一年普佳和希拉曾經拿一小瓶淡褐色的「濁水」給她,要她拿到安特樂普的咖啡廳給赫斯法官飲用。她原本擔心,這水又混濁又有臭味,赫斯可能會起疑,結果赫斯不但沒有懷疑,還謝謝她。後來他到農場,當信徒在修理車胎時,他又喝了一杯摻有沙門菌的飲料。

1984 年秋季達勒斯鎮十家餐館和一家超級市場被病菌污染,儘管檢察官只能確定其中四家是遭人下毒,不過,他們相信「山尼亞辛」也以生化武器攻擊奧勒岡州其他城市。攻擊策劃者宣稱,他們攻擊過一家療養院,甚至中哥倫比亞醫療中心的沙拉吧也遭到滲透,然而這樣的攻擊卻無法在法庭上證實。

1985 年秋季,奈普和艾娃在大陪審團前一五一十說出他們一年來的活動內容。他們曾經進入艾伯森雜貨店,在蔬菜區灑上沙門菌。普佳想把病菌注射到牛奶罐,但是奈普認為顧客會發現異狀而作罷。同時,其他「山尼亞辛」也戴著假髮,穿著中性服裝出擊。他們的戰功包括在餐館咖啡奶精及藍酪醬中放入沙門氏桿菌;有幾次他們也在沙拉吧的蔬果中下毒。

希拉為了讓信徒相信拉金尼什祝福他們的行為,還移花接木,剪輯拉金尼什的演講,播放給信徒觀看。奈普作證時表示,錄影帶中希拉問這位「精神導師」,反對拉金尼什理念的人該如何處置?拉金尼什以希特勒為例指出,希特勒只是想培養一種新人種,卻被世人誤會。拉金尼什更指出,希特勒是「不世出的天才」,唯一的錯誤是「攻打蘇聯,同時開闢兩個戰場。」

奈普表示,拉金尼什在不甚清晰的錄影帶中說:「為了保存拉金尼什的理念,就該為所當為。」希拉向信徒解釋時說,為了「精神導師」,為了流傳拉金尼什的理念,死一些人是天經地義,信徒「不必擔心」。她甚至告訴半信半疑的信徒,如果要在一千位未得救的人和一位「精神導師」之間選擇,「你們應該選擇後者」。艾娃也記得希拉說過,必要時,「應該殺掉這一千人」。

後來,希拉和普佳發現,不需要大規模下毒,就可以主導選情。她們 1984 年秋季為了操縱選舉結果牛刀小試,造成至少 751 人生病後,十月時決定引進遊民,並且幫他們登記為選民。他們的伎倆被華斯柯郡官員識破。登記日截止前不久,郡政府人員就以登記卡意外爆增為由,堅持要求新選民必須接受詢問。拉金尼什教派知道遊民絕對無法通過復查,立刻放棄下毒和登記的計畫,大部分信徒當年都未能登記為選民。

反之,華斯柯郡居民則有強烈的憂患意識,登記且前往投票的選民人數創下歷史紀錄。 1984 年選舉的投票率竟是奧勒岡州各郡之最,拉金尼什教派支持的候選人敗選。

■ 逮捕行動

1985 年 10 月 27 日星期日,奧勒岡州檢察總長佛洛梅爾(Dave Frohnmayer)在家中接獲曾是希拉毒殺目標的波特蘭檢察官透納來電。後者大叫:「拉金尼什不見了,他落跑了。」

拉金尼什的律師團知道,檢方可能會以規避移民法的罪名起訴這位大師,他當時曾和聯邦官員談自首條件。同時,聯邦調查局駐地單位也擬妥應變計畫,萬一談判破裂,準備隨時到農場抓人。佛洛梅爾和其他人都覺得,如果聯邦調查局依計畫行事,流血在所難免。拉金尼什除了 60 名火力強大的「和平武力」之外,還有一群貼身保鏢,配備烏茲衝鋒槍和其他重型機槍,也隨時願意為拉金尼什擋子彈。

拉金尼什沒料到,警方早就跟蹤他的私人飛機,飛機一降落北卡羅萊納州查洛特市,拉金尼什就被逮捕。機上還有一些信徒和 21 個手提箱,箱中放置一把左輪槍、折合數萬美元的各種貨幣、 35 支珠寶手錶、17 副名家太陽眼鏡,信徒連他的寶座也搬上飛機。拉金尼什被捕的同一天,西德警方也在一家高級的度假旅館逮捕希拉、普佳等教派領袖,並且展開引渡作業。接下來幾個月,聯邦及奧勒岡州大陪審團以多項罪名起訴一干人犯。由於當時美國沒有反恐怖主義法,聯邦調查人員以違反移民法及不當損害消費品條例的罪名起訴他們。

1986 年夏季,引渡回美國受審的希拉和普佳,依謀殺未遂、非法竊聽、涉嫌毒害赫斯法官、致使達勒斯鎮爆發流行病等罪名起訴,兩人被判處最高的 20 年有期徒刑。希拉被課罰金近 40 萬美元,並且得賠償華斯柯郡 69, 353.31 美元。後來兩人經過討價還價,在加州聯邦監獄服刑不到四年就出獄。奧勒岡州有意針對兩人提出其他損害賠償的訴訟,但她們因為在獄中表現良好提前出獄,並且在司法部通知奧勒岡州政府前就遠走歐洲。

拉金尼什被判十年緩刑,併科罰金 40 萬美元,從此離開美國領土。

大部分受害餐館從此都一蹶不振。魯根斯的顧客幾乎完全流失,他後來把店名改成家鄉披薩,是達勒斯鎮唯一度過這次細菌戰而未更換老闆的餐館。

拉金尼什教派發動的細菌戰並未引起軒然大波。當時還沒有一天 24 小時播報新聞的有線電視台,電視螢幕上不會出現「奧勒岡州爆發疫情」的走馬字幕,也沒有病患蜂擁到醫院的畫面。教派成員被起訴的新聞只引起美國西北部的注意,因為距離美國的媒體中心太遠。奧勒岡州檢察總長佛洛梅爾也未能引起司法部和白宮重視這個事件。公共衛生官員在發現拉金尼什教派如此輕而易舉就散布沙門菌之後,也決定不發表此事件的研究報告,以免引起有心人士有樣學樣。

但是這次事件絕對有其意義。這是美國本土第一次遭受大規模細菌恐怖攻擊,暴露許多防護上的漏失。一是向細菌銀行訂購危險病菌的流程並不困難。拉金尼什實驗室由於規模不大,不需要向奧勒岡州政府註冊,但它具備醫療公司的資格,足以合法採購病菌。下毒事件後,奧勒岡州及聯邦政府都未修改相關規定。

另外一個問題是,持法人員和專業人員間的合作還有漏洞。雙方無法分享情報,導致錯失先機,更難在法庭上證明嫌犯的罪行。連老手都很難分辨自然爆發的疫情和人為下毒事件的差別,因為表面上都是很多人生病。調查工作也需要犯罪組織成員坦誠犯案才能獲得重大突破。

參與調查的專家和聯邦官員深深體會到生化武器的殺傷力,他們私下也不禁懷疑,這起攻擊事件究竟是偶發事件,還是一場細菌戰的前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