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導言
內文摘錄

評論

【類別最新出版】
中美爭鋒:誰將左右世界領導權
意識形態階級鬥爭:中華民國的認同政治評析
生存革命
政治檔案會說話:自由時代公民指南
美國夢的破碎與重建:從總統大選看新冷戰與國家學習能力


美國夢的破碎與重建:從總統大選看新冷戰與國家學習能力(BCY0292)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評論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朱雲鵬、吳崇涵、歐宜佩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10月09日
定價:360 元
售價:28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32頁
ISBN:978957138399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導言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失落的美國》──俄亥俄州代頓市的故事
  
中西部的鐵鏽地帶,在金融海嘯之後就更鏽了。
  
2018年9月美國期中選舉前夕,美國公共廣播服務公司(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s)於「前線」(Frontline)節目播出一部名為《失落的美國》(Left Behind America)紀錄片。此片由記者麥吉斯(Alec MacGills)講述美國俄亥俄州代頓市(Dayton, Ohio?)的工人階級家庭生活情況。俄亥俄州是所謂的鐵鏽地帶之一,也是在2016年轉變為支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決戰州(Battle States)之一。
  
《失落的美國》以寫實的手法敘述金融海嘯10年後的社會發展情況。美國多數大城市經濟開始復甦,但許多與代頓市類似的中小型城市,至今仍未真正走出經濟低潮。很難想像,代頓市曾經是美國航空、汽車與收銀機等領域創新的重鎮;但在2018年,貧窮率達到34%,近乎是全國平均水準的3倍。
  
在紀錄片中,代頓市市長談到:她是通用汽車(GM)製造廠工人的女兒,曾經也是「美國夢」時代下的受惠者。她回憶說:在那個年代,一個普通工人階級的家庭,其薪水足以支付一家生活之所需,一般家庭也有足夠經濟能力購買房屋,並送子女上大學。
  
然而,數十年來的演變,加上2008年的金融海嘯,這樣的狀況已不復存在。2008年底,因為經濟不景氣、銷售額下降,通用汽車公司在聖誕節的前兩天宣布永久性關閉代頓市郊區的冰磧(Moraine)組裝廠,共解雇了2,000多名工人。紀錄片中採訪當時一位遭解聘的資深工人,談起過去的情況:他在汽車廠工作了14年,之前每小時能夠賺取35美金。
  
之後,這間組裝廠被一家名叫福耀玻璃(Fuyao Glass America)公司收購,這是一家中國企業,主要生產汽車玻璃。這位工人也在新廠啟動後獲聘,但工資已大不如過去,每小時僅13到15美金。這樣的工資並非該廠特例,而是現在代頓市一般工廠工人的平均工資水準。紀錄片中也同時採訪了工廠的新投資者,問他,每小時13到15美金的工資水準是否過低?工廠新老闆回答說:「工資的高低要看跟誰比較,如果跟華爾街相比,這樣的工資只是零頭;但如果跟印度或墨西哥的工資來比,則算是相當高。」
  
這部紀錄片傳遞出的一個訊息,對於一個工人階級的家庭來說,即使兩夫妻都在外上班,每小時15美金的工作也不足以讓他們過小康生活。影片中採訪了代頓市眾多「食物銀行」之一的聖文生保羅(St. Vincent de Paul)中心,其對外事務部主任賴恩(Sunnie Lain)女士。她在受訪中談到:「大多數來和我們領取食物的人……都面臨著類似的情況;2008年的大衰退……對一般民眾的生活帶來天翻地覆的改變。過去從來不需要資助的民眾也來我們這裡領食物……有些就業機會回來了,但顯然與過去工作的報酬有很大的不同……每小時收入只有10到12美元……完全無法回到過去榮景。」
  
基本上,代頓市從來沒有真正從2008-09的金融海嘯中回復過來:工廠關閉、高薪工作消失、眾多工作家庭陷入近貧、公益救濟的食物銀行大排長龍、毒品濫用嚴重、代頓西城屬於食物沙漠沒有超市……等,問題繼續留存下來。
在美國中西部地區,有數百萬工人階級家庭的生活感受,和俄亥俄州的代頓市居民一樣,他們期待改變。如同《中美貿易戰》(朱雲鵬、歐宜佩,2019)一書所言,美國的勞動階級到了2016年,已經忍無可忍。代頓所屬的蒙哥馬利郡,在過去28年總統大選都支持民主黨,2016年變盤了,投給了川普。
  
歐巴馬在2008年與麥肯(John McCain)對決時,他在全美贏了大約1千萬票。那次他在中西部和南部贏得的州中,有印第安那和北卡羅萊納兩州,到了2012年倒戈,改投共和黨的羅姆尼(Mitt Romney),且兩黨候選人得票差距縮小到5百萬票,投票率則從58.2%降到54.9%。
  
2016年,倒戈的州增加到六個:愛荷華、威斯康辛、密西根、俄亥俄、賓夕凡尼亞和佛羅里達。前五個都在中西部,其中密西根、俄亥俄、賓夕凡尼亞都是原來美國製造業的重鎮,而在近幾十年來遭遇到無比的變局,成為鐵鏽地帶。
  
2008年歐巴馬的競選口號之一是「改變」(Change),人民給了他機會。四年之後,他用的口號是「前進」(Forward),人民又給了他機會。但是,到了2016年,許多中西部勞動階級的家庭已經無法再給民主黨機會了,他們在川普身上看到了真正可能「轉運」的夢想;他們給了川普一個機會。

在搖擺州決勝負
  
美國總統選舉是間接而非直接選舉,最後勝負是由各州「選舉人票」決定。絕大多數的州採取「贏者全拿」制,也就是如候選人在該州獲得多數支持,則該州所有選舉人票都必須投給此位獲勝者。
  
在這個制度下,從全體選民來看,得到多數選民人數支持的候選人未必當選總統。例如2000年高爾比小布希多拿了54萬多票,但輸了選舉;2016年希拉蕊則贏了接近3百萬票,但還是輸了選舉。
  
在此制度之下,有些州在傳統上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有利,很難撼動,被稱為「藍色州」,也有不少州傳統上支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少有例外,被稱為「紅色州」。
  
依據皮尤民調,目前難於判定顏色的有六個州,勝負難料,可稱為「搖擺州」或「決戰州」。這六個州為: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密西根州、北卡羅萊納州、賓夕凡尼亞州、威斯康辛州。
  
不同的族群分布和城鎮分布,對於不同的候選人會有顯著差異。但這些差異不是一夜之間形成,在短期也難有重大改變。以上這六個州各有其人口組成和城鄉分布特色,兩大黨的候選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支持者,而且雙方旗鼓相當,這樣才使得他們成為「搖擺州」。

關鍵在投票率:用激情催出支持者投票比獲得全體選民支持重要
  
美國總統大選的投票率,也就是實際投票人數占18歲或以上公民的比率,通常都只有5成多。所以,就算一位候選人贏得較多公民的支持,如果這些支持者沒有足夠的熱情出來投票,還是白搭。
  
而這也是2016年川普的選戰策略。當時他的競選策士班農明白表示,川普的競選不強調團結,不求面面俱到,而是追求激情,追求死忠者出來投票。
  
投票率較高的族群通常是非西裔白人,而在2008年黑人投票率達到64.7%,接近前者的66.1%。到了歐巴馬追求連任的2012前,反過來了,非西裔白人投票率下降,但黑人投票率上升,達到66.2%,比前者還高。由於黑人支持歐巴馬的比率較高,這應該是2012年他獲得連任的重要因素。
  
到了2016年,剛好相反。黑人支持希拉蕊的比率較高,但其投票率只有59.4%;非西裔白人支持川普的比率較高,而其投票率高,達到65.3%,這應是川普當選的重要因素。
  
另外,年齡愈長,投票率愈高,另外女性的投票率通常比男性高,但在65歲或以上族群則相反。
  
投票率的重要,從2018年的期中選舉可以看出。該次選舉中民主黨頗有斬獲,重新獲得了眾議院的多數,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傳統支持該黨的選民,出來投票,衝高了投票率。
  
例如,較支持民主黨的女性,在2014年期中選舉時投票率僅為45%,但到了2018年時躍升到55%;較支持該黨的西裔選民,其投票率從27%升為40.4%;同理,大學及以上學歷者,其平均投票率增加了12個百分點以上;大都市地區選民,其投票率增加了13.3個百分點;所以,民主黨眾議員是贏在投票的意願和熱情。
  
綜合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對川普最死忠的支持者來自福音派基督教徒、無大專學歷非西裔白人,以及鄉村人口。這些人的投票率如果衝高,川普容易連任;反之就不一定。
  
從美國大分裂的分析可以看出,這樣的支持者群像,並非偶然形成,而是從歐巴馬時代就埋下的種子。支持茶黨、對種族平等持不同意見、反歐巴馬、質疑歐巴馬美國人身分、反對政府對槍枝和健保的積極作為、反對擴大社會福利、看保守派電視主持人節目、聽保守派收音節目、看保守派社群媒體內容、參加右派人士遊行的,有很大的同質性。
  
這些思想上保守派的反撲,甚至在羅斯福總統實施新政時代,就已經開始醞釀。他們的反撲,到了1980年雷根當選總統開始成功,而2016年川普的當選,則是保守派擴大戰果的最新高峰。
  
不過,保守派畢竟不是全國百姓。就全民而言,對川普的滿意度從他上任以來大約都在40-50%之間徘徊,在2020年五月曾經因為疫情減緩而升高,但之後發生重大種族爭議,且疫情重起,他的民調又開始掉落,不過隨著景氣的恢復,他的民調也逐漸升高。
  
在所有變動因素中,可能決定2020年大選中六個決戰州的最後勝負,乃至其他所有州的勝負,至少應該有兩件事:一是疫情下的經濟(民眾第一關心議題),另一是種族(也就是團結;民眾第二關心議題)。

川普的美國夢實現了嗎?
被疫情打亂的格局
  
在2020年2月初,美國還沒有疫情的時候,川普的經濟政策曾獲得廣泛的支持。依據蓋洛普在2月4日發布的民意調查,川普的經濟成績獲得63%的支持率,比同機構在一季之前所發布者升高了6個百分點,成為過去19年所有總統中最高者。
  
美國夢的經濟解釋,這個夢從1980年之後,就開始逐漸破碎。所得分配不平均的問題,到了2014年左右,可以說到了破碎的高峰,也就是不平均的歷史上高點。實質薪資雖然從1994-95開始回升,到了2016年也還不到44年前(1972年)的水準。
  
川普上台後,推動的主要經濟政策是以租稅特赦鼓勵海外資金回流、減稅、減少福利支出,還有採取單邊主義處理貿易問題。第一項政策至少在短期,會有刺激景氣的效果,對整體經濟情勢有推升的作用。長期而言,對於美國夢的維持將有相反效果,因為可能會導致所得分配更不平均,也會使得未來政府預算赤字更高。不過,對追求連任的川普而言,短期效果當然比長期效果重要。
  
事實上,經濟情況的好轉從歐巴馬任期最後一年的年中已經開始,等川普當選後,繼續好轉,經濟成長率上升到2018第二季的3.2%,其後雖回跌,到2019年第四季也還有2.3%。
  
失業率方面,其下降趨勢更早開始,在歐巴馬任期的第一年(2009年)10月的10%的高峰,也就是從2008-09金融海嘯結束後,即不斷下降,到了他任期結束時的2016年12月,已經掉到4.7%。川普上任後,失業率繼續下落,在2020年2月疫情來臨之前,跌到1969以來的最低水準3.5%。
  
在薪水方面,16歲以上全職受雇者的實質週薪從歐巴馬時代2014年第二季的330元(以1982-84幣值表示),就開始上升,川普上任後繼續漲,到了2020年第一季,已經來到367元。
  
在這種情況下,當時川普的選情看好,不足為奇。而且,當時不止是全國好,在決戰州的六個州裡面,經濟狀況都在好轉中。
  
以全國民營平均每小時時薪為例,2017年1月川普上任之初為26元,比前一年同月上升了2.5%,但當時消費者物價也上漲了2.5%,所以實質薪資沒有動,而且當時失業率為4.7%。到了2020年2月,也就是此波經濟成長的高峰,時薪上升到28.5元,年增率則增加到3%,超過物價上升的2.3%;而失業率降到了歷史低點。
  
在六個決戰州中,經濟情況也顯然改善。在威州,時薪從2017年元月的24.4上升到2020年2月的27.1元。其他州的情況也都還不錯;在佛羅里達和密西根,在2020年2月的失業率只有2.8%,不但低於全國,應當也是全世界最低的水準之一。在亞利桑那和賓州,即使失業率仍高,時薪還是大幅上升了。北卡羅來納州生活水準相對落後,但時薪也從川普初上任的23.8元,增加到2020年2月的25.9元。
  
但是疫情一來,豬羊變色。全國失業飆升到2020年4月的14.7%,在決戰的六個州,情況類似,賓州飆到了16.1%,其他州也飆到了13%到14%。
  
經濟轉壞,川普對疫情的處理引起民怨,他的聲望開始下跌。在美國疫情從2020年4月的高峰好轉,而到了6、7月又開始轉高的時刻,百姓的恐慌和對川普的不滿更充分地顯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