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評論

【類別最新出版】
夾縫中的台灣三部曲(《中西文明的夾縫》+《台灣自我殖民的困境》+《潛龍與禿鷹的文明對抗》)(套書)
臺灣政治經濟學:如何面對全球化與中美海陸爭霸的衝擊?
哪來的芒果乾?:煽動恐懼,倚賴美國,能解決問題?
我的世代我作主:選舉教會我們的事
一筆穿雲:永遠的華府特派員 劉屏的軍魂國魂與靈魂


哪來的芒果乾?:煽動恐懼,倚賴美國,能解決問題?(NLN0021)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評論
叢書系列:人與土地
作者:蘇起等/著 馬英九基金會/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13日
定價:300 元
售價:237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08頁
ISBN:9789571380568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二○二○:「兩國論」與「中國夢」可能對撞嗎?
蘇起/財團法人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



1999年的中國大陸和台灣猶如兩條列車在同一時間出發。該年五月,大陸駐前南斯拉夫使館被美機轟炸,深感受辱,乃致力於圖強雪恥。台灣方面,李登輝總統在同年七月推出「兩國論」,不被中美兩強接受,深感受挫,乃鴨子划水,迂迴前進。

兩條列車
中國大陸這條列車走的是直線,是看得到的陽謀,如胡錦濤任內推動「和平崛起」及習近平的「中國夢」,都是完全公開的政策路線。台灣因為受到大環境和國內因素影響,走的是包裝的「台獨」曲線,是陰謀。陰謀比陽謀更難,因為是悶在心裡,默默執行。這兩條在二十年前同時啟動的列車,明年可能對撞嗎?

中國大陸在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時期,利用美國陷入中東反恐戰爭的二十年,加速國內經濟建設及軍事現代化,展現全國堅定意志與戰略定力。從一九九九年,其國內GDP成長率和軍事支出,都有明顯的快速上升,急起直追。足以顯見一九九九年是它和平崛起的重要轉捩點。

李登輝「兩國論」雖當下受挫,並未因此而中斷。二○○○年五月筆者卸任陸委會主委前,即將接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親口告知筆者「今後兩國論只會做,不會說。」此一說法令筆者十分擔憂,因「兩國論」提出後,台海情勢緊張了好幾個月才平息。在陳水扁時期,政策反覆又盲動,比如正名、制憲和公投,還是被美中打回原形。在馬英九政府任內兩岸關係才轉趨和緩。但民進黨不管在朝還是在野,重點都放在思想改造,消除中國論述,弱化中華民國論述,強化「正確的」台灣論述,這個策略都在兩國論裡。她的無比堅定意志與謀略思維,從她「會做不會說」那句話都看得出來。蔡英文執政後繼續思想改造,政策則避開陳水扁的盲動,比如以「維持現狀」穩住美國、以「這個國家」執行半個正名、以「轉形正義」執行半個「制憲」、「二○二○大選」執行半個「統獨公投」。在蔡英文任內,雖然政策只做一半,但卻一點一滴的推動和改變,使其成自然。此一作為十分高明,仍激起台灣內部的不安,及中國大陸的憤怒。這兩條列車會不會在明年一月十一日總統大選對撞,十分令人憂心。

進入主題前,簡單回顧過去二十年。兩岸關係主要分為軍事、外交、政治、經濟和文化五個面向,其中前兩者屬於硬實力、後兩者為軟實力,而政治則可硬亦可軟。在一九八八~一九九五年李登輝前期,兩岸關係朝向軟的方向走,不僅有軍購和多達三十一個邦交國,出訪無邦交國也無慮。但在一九九五年六月李登輝訪問康乃爾大學之後,此一局勢大翻轉,兩岸關係朝向硬的發展,台海危機威脅台灣安全,國際空間也縮小。一九九九~二○○八年李登輝和陳水扁時期,兩岸關係硬得越硬,軟的越軟,成為極為弔詭的局面。硬的方面,政府管的越來越硬;軟的方面,民間經濟、文化交流、投資等皆大幅上升、人員往來增加、兩岸通婚也從個位數大幅上升至上萬等。「藍」、「綠」名詞在此時期開始出現,國內也逐漸分裂。二○○八~二○一六年馬英九時期恢復軟的發展,軍事鬥爭和軍事演習沒了,兩岸協議次數增加、經濟文化交流也大幅提升、也推動二○一五年的馬習會。蔡總統任內,又恢復到硬的。因此,她是「翻轉」現狀,不是「維持」現狀。

整體來看,蔡政府的「翻轉」現狀,可以從六個大面向來看:一、在政治上,蔡總統理性否認「一個中國」、「一中各表」、「九二共識」,但也提不出替代方案。感性上,否認「中國人」,攻擊「兩岸一家親」。另外,全面中斷兩岸對話,回到「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年代。近期積極連結與「港獨」、「藏獨」和「疆獨」的關係。二、軍事上,台灣不再安全,中共機艦頻繁繞台,或越過中線。三、外交上,台灣主權受損,連續失去七個邦交國,也不再能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如WHA、ICAO)。四、經濟上,大陸觀光客大量減少,台灣服務業嚴重影響,也不再能照顧龐大台商利益。五、文化上,打壓兩岸民間交流,甚至藉「國安五法」、及研議中的「中共代理人法」等嚇阻正常民間交流活動。六、對內宣傳上,完全不認為大陸可能是「機會」,只咬定「威脅」,而且是只誇大「政治威脅」,卻忽視「軍事威脅」。

五個如果
這個對抗的狀況,定會延伸到明年。今年兩岸新變數有三個,分別是:一月二日習近平「一國兩制」講話、六月起的香港動亂、和十一月二十四日香港區議會選舉。目前香港建制派佔三二七席、民主派佔一二四席、中間派僅七席。大多數台灣人還沒有注意到第三個變數,但已經浮現了。區議會是屬於地方性的選舉,類似台北市議會。它本身不重要,主要是觀察十一月二十四日是否會出現支持港府的建制派大幅輸掉席次的可能。因為香港民眾七百多萬人,走上街頭的有一百多萬人,選舉結果可能對建制派不利。

明年台海安危繫於五個「如果」,它們本身也有深淺變化,且彼此之間有連結性。
如果十一月二十四日香港選舉結果明顯對北京不利。
如果明年一月十一日,台灣大選蔡英文連任。
如果北京研判民進黨會長期「一黨專政」。
如果北京研判美國因素重大。
如果習近平因台港政策失敗且「一國兩制」嚴重受挫,而面臨國內極大壓力。

香港現在很熱鬧,但我不認為香港是大陸內部的重要議題,大陸對台灣的重視遠高於香港。習近平在福建歷練十七年、浙江五年、上海半年等共二十二年的歷練,中共領導人沒有人比習近平更了解台灣。目前,習近平有追求第三任的壓力,若一國兩制失敗,他的內部壓力會非常的大。台灣人不應該因此而高興,因為習近平不會自行承擔這壓力,台灣是最有可能成為壓力發洩之對象。

因此,要注意觀察這五個「如果」是否都存在、影響深淺程度?當五個「如果」都存在,且影響程度都很深,那兩岸「地動山搖」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五個條件
為什麼筆者認為兩岸會「地動山搖」?因存在著五點主客觀條件,前三個是主觀的,後兩個是客觀的條件。當這五個主客觀條件不幸同時存在時,兩岸列車對撞的可能性倍增:

北京實力今非昔比,處理美中關係、兩岸關係比以前更有自信。美中貿易戰、科技戰同時衝擊美中兩國,但中國大陸仍有足夠的承受力。大陸是政治控制經濟的社會,若僅用經濟來挑戰大陸,傷害有限。在兩岸方面,台灣僅是中國大陸GDP的四%,大陸在乎台灣選舉的程度自然不如以往。

蔡英文過度自信,自認「中共不會打」、「美國會來救」。一九九九年她向李登輝總統提出「兩國論」報告時,一方面認為美國會諒解,會支持;另一方面認為大陸是一個龐大的官僚機器,無法及時因應挑戰,待他們回過神時,兩國論已經成為既成的事實了。由於蔡英文對國際情勢和中國大陸的一知半解,使得她在一九九九年有過嚴重誤判的紀錄

習近平有追求第三任的壓力,像現在蔡英文「輸不起」第二任一樣。他還要面臨二○二一中國第一個百年,勢必要在二○二○年就要啟動準備。台灣二○二○的選舉結果若是蔡英文當選,習近平的政敵會藉此打擊他,衝擊他的第三任規劃。

兩岸目前沒有任何溝通機制可化解誤判。馬總統時期有溝通機制,大事可化小,小事可化無,但蔡政府的兩岸溝通管道全部中斷。

美中也沒有「戰略對話」來管理台海危機。
以上這五點,任何一至二點就足以令人擔憂。而現在這五個主客觀條件都存在,所以風險程度非常高,使筆者對未來台灣局勢十分悲觀。

中共可能作為
針對於台灣局勢,中國可能採取的作為有:外交制裁、經濟制裁、威脅動武和真動武。前兩者已有相當的作為,筆者將就後兩項解釋。若中國威脅動武,將會逼著美國來談判,談判結果可能就是把台灣「香港化」,也就是由大國在台灣沒有參與的情況下,決定台灣的前途,類似一九八四年中英談判決定香港前途一樣,蔡英文說得「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也將就實現。若中國真動武,在美國會來救且美國戰勝的情況之下,台灣會獨立;若美國戰敗,則兩岸會統一。當美國不來救,兩岸會統一或者美中會進行交易,但在此一情況之下的美中交易,台灣處於更加不利的地位。

美國作為/不作為
前面提到中國大陸可能採取的作為,再來談美國的作為。若兩岸真打起來,美國會來救嗎?筆者認為可以從以下三點來討論:

1、美國民眾的援台意願不高
根據美國芝加哥國際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的調查顯示,美國民眾在美國是否出兵援助諸如北韓攻打南韓、俄國入侵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中日釣魚台軍事衝突、中國大陸入侵台灣等歷年案例中,美國民眾最不支持出兵援助台灣,甚至低於中日釣魚台軍事衝突。相對於台灣民眾相信美國會保衛台灣的比例,遠高於美國民眾出兵援助的意願。

2、成本太高
美國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在二○一五年的「The US-China Military Scorecard」報告中,電腦模擬中美兩國在台海交手的可能勝負情形,其中包含如中國攻擊美國沖繩空軍基地和美國航空母艦、美國攻擊中共渡海船團、網路戰等九個交手項目。在一九九六年時美國佔有大部分優勢,但是在二○一七年時,中國在攻擊美國空軍基地和航母上,會取得優勢,而這兩者剛好都是對台灣安全最為關鍵的項目。此外,川普迄今作為顯示它只吵架而不願打架,更不會跟強者打架。這符合他生意人的性格。

3、鞭長莫及
今年八月份澳洲雪梨大學公布「Averting Crisis: American Strategy, Military Spending and Collective Defence in the Indo-Pacific」報告中,清楚揭示美國航空母艦最快須九天才能從夏威夷航行至關島,再耗時五天才能從關島到南海;若是從聖地牙哥到日本橫須賀,則需十一天。這些資料過去僅會在政府內部出現,這是首次出現在公開的報告中。而美國十艘航母中,永遠有一艘在進行三年大修,另三艘年度維修,三艘訓練新兵,真正用老兵作戰只有三艘。若從聖地牙哥開至台灣,至少要十幾天,另外還要加上政治決策和航母準備的時間。筆者有次與退休航空母艦艦長會面,詢問當接到總統命令後,航母多久可以準備好?他說加上人員召回、糧食補給、油料補給、彈藥準備等,需要三天時間才可出航。因此,若航行的時間,再加上政治決策和航母準備的總需時間,台灣恐怕已經變天了。大陸的飛彈可以瞄準任何目標,甚至於變換飛行方向,美國極難中途攔截。對於航行在中共飛彈射程範圍內的美國航母,實為一大威脅。儘管美國飛機飛彈射程和中共的是一樣的,美中可以達成平手;但是美國軍艦飛彈射程則比解放軍海軍短。因此,如果美國軍艦和中共軍艦遭遇,則中共也佔有優勢。

既有這三大因素,美國近年的報告越講越直白。首先,美國國防部在今年六月公布的「印太戰略報告」(Indo-Pacific Strategy Report)中表示,「如果我國的對手(即中共)決定動用武力,他們將在戰爭初始階段佔有局部優勢。他們會想很快造成既成事實(fait accompli),達到有限目的,讓美國及其盟友難以回應。」也就是中國大陸能在東亞很快取得優勢,可以改變台灣現狀,造成新的的「既成事實」。過去此一論述只在智庫報告裡才看得到,這是首次出現在美國官方報告中。

第二,美國前國防部副部長Robert Work(2014-2017)在今年六月的報告中表示,「那些不接受這項悲觀評估的人只需好好看看我們國防部最近幾年模擬美中作戰所作多次兵棋推演的結果。這些兵棋推演清楚顯示,我們如不改變現在的作戰能力及計畫,美軍會敗在共軍的手上。」Work所說的作戰能力及計畫,就是說美國通常將航母用於執行治安而不在打仗。而中共海軍都專以作戰為目的。因此在兵推中,美國往往會戰敗。目前美國兵棋推演與中共交戰十八次交戰,輸掉十八次。這個一百%會戰敗的兵棋推演,加上川普的連任壓力,他怎會開啟中美大戰的賭注?

第三,美國最權威的國防智庫蘭德公司在二○一七年的報告中表示,「雖然美國國防預算是中共的二.七倍,但我們仍會在下一次美中交戰時落敗。」

第四,澳洲雪梨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在今年八月的報告中表示,「美國軍力已不能應付亞太的大國競爭。中共的反介入能力已經削弱美軍投射亞太的力量。它可以用有限兵力在美軍能反應以前就造成既成事實。」以上由美國和澳洲官方和智庫做的報告,可顯現如果台海出事,美國來救的可能性非常非常低。

前面所提及的五個「如果」在明年都存在,深度也足夠的情形之下,中共極可能做出長痛不如短痛的決定,最後就變成剛剛提到的這個結果。我們該如何自救?蔡總統為何如此勇敢?許多政客們為何還不顧大局,汲汲於個人利益?看到這種情形,筆者也相當無奈。

 
內文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