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導讀 地球村的大草原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ILLICIT-1
ILLICIT-2
ILLICIT-3
ILLICIT-4
ILLICIT-5
ILLICIT-6
ILLICIT-7
ILLICIT-8
ILLICIT-9
ILLICIT-10
ILLICIT-11
BIBLIOGRAPHY

譯 者 作 品

誰來拯救全球經濟?
父酬者—姓氏、階級與社會不流動
跟誰都能一起工作─如何搞定職場野蠻人、權謀家、白目者和大明星
獨角獸與牠的產地—矽谷新創公司歷險記
Deep Work深度工作力──淺薄時代,個人成功的關鍵能力
解密陌生人:顛覆識人慣性,看穿表相下的真實人性。

其他

【類別最新出版】
屠殺
和魂洋才:締造明治時代的那些人
文言津逮
香港賽馬煉金術
日本近現代史卷九:後戰後社會


誰劫走了全球經濟(BE0140)
Illicit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其他
叢書系列:NEXT
作者:摩伊希斯‧奈姆
       Moises Naim
譯者:吳國卿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6年09月18日
定價:320 元
售價:253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04頁
ISBN:9571345377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導讀 地球村的大草原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ILLICIT-1ILLICIT-2ILLICIT-3ILLICIT-4ILLICIT-5ILLICIT-6ILLICIT-7ILLICIT-8ILLICIT-9ILLICIT-10ILLICIT-11BIBLIOGRAPHY



  導讀 地球村的大草原

◎文/熊秉元(台灣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1968年,在著名刊物《科學》(Science)上,美國生態學者哈定(GarrettHardin)發表一篇文章,名為「草原的悲劇」(TheTragedyoftheCommons)。文章只有短短5頁,發表的園地又是自然科學的刊物,而且作者並不是經濟學者。然而,這篇短文,卻對經濟學(者)產生深遠的影響。

哈定的文章,在經濟學文獻裡一再被引用;他所揭櫫的概念,也成經濟學者常用的詞彙;他所描繪的景象,更是經濟學教科書裡必備的材料。

無論經濟學者採用的名詞如何──草原的悲劇、草原的悲歌、共有資源的悲劇、或其他──故事基本的情節大致相同:一群牧羊(牧牛、牧馬)人,住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原附近;代代相傳的習俗,是大家都可以到草原上去牧羊(牛、馬)。當然,放牧的人,只想到把自己的牲畜餵飽養肥,而不會考慮到其他的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每個人依樣畫葫蘆。結果,當羊(牛、馬)愈來愈多時,草原日益耗竭,終至消失。草原消失,當然意味著羊(牛、馬)群也消失;大家均蒙其害,悲劇於焉形成。

對經濟學者而言,草原的悲劇透露了非常重要的智慧結晶:每個人都選擇、對自己合情合理的行為;加總之後,卻可能得到不好的結果。而且,草原的悲劇,不是象牙塔裡的益智遊戲而已;在真實生活裡,隨處可見:大家都選擇周末出外旅遊,結果高速公路大塞車;各個國家都自由排放二氧化碳,結果地球外圍的臭氧層愈來愈薄。

草原的悲劇,令世世代代的經濟學者著迷和困惑;後續的研究和引申,數以百計。接著,廿年後,美國法律學者邁可海勒(MichaelHiller),發表了「反共有資源的悲劇」(TheTragedyofAnticommons)。反共有資源(簡稱「反共資源」?)的問題,立刻引起經濟學者廣泛的討論。

在蘇俄首府莫斯科,海勒發現一種很奇特的現象:很多鬧區裡的店舖,窗簾垂下,大門深鎖;明明是大好地點,卻沒有營業。相對的,在附近不遠的空地或人行道上,簡陋的鐵皮屋裡,卻是貨品滿架、人潮洶湧,生意好得不得了。可是,為什麼呢?

經過一番抽絲剝繭,海勒終於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大馬路旁的商店,麻雀雖小,卻有好多個主人。店鋪的使用,由一個單位管;店鋪的收入,是另一個單位負責;店鋪的水電設施,第三個單位有權決定;等等,等等。同一個資產,有好多個主人,每一個主人,都握有一點點權力;而這一點點權力,就足以扼殺這個資產的生機──私有化之後,要租用這些店鋪營業,必須經一道道的手續、一層層的關卡。因此,與其在這個無窮盡的過程裡跌跌撞撞,不如另起爐灶,在鐵皮屋裡大發利市。

海勒找到的諸多事例,令人大開眼界。共黨長期統治之下,很多鬧區的公寓,裡面都塞滿了人;一個公寓裡,可能同時住了六七個人,在客廳臥室書房裡各據一方。改革開放之後,最好把老舊公寓拆除重建。可是,小小一個公寓裡,有六七個人,人人都有否決權;要一一處理,顯然曠日費時。結果,莫斯科警察局長表示,1991年10月之後,莫斯科市失蹤人口大幅增加,而且多半是住在公寓裡的單身老人──清除掉這些障礙之後,才好拆掉公寓,改建成摩登商業大樓!

還有,美國許多印地安保留區裡,印地安人擁有土地所有權,但是土地由「印地安事務局」經營管理。代代相承之後,一塊土地可能有幾百個主人,每個人都有受益權。其中一塊面積四十英畝的地,年租金收入為$1080美金;但是,事務局每年要花$17560,去聯繫和通知439個地主。另一塊土地的共同持有人裡,三分之二的年租金收入少於$1;另外三分之一,年租金收入少於5分──其中之一,每177年可以得到1分錢的租金收入!

共有資源和反共有資源,有兩個共同點。一方面,如果大家能眾志成城,資源可以有效運用,大家共蒙其利──草原不會枯竭,臨街的店鋪不會拉下鐵門,公寓裡的老人不會失蹤,印地安保留地不會地主愈來愈多。另一方面,共有資源和反共有資源,都可能呈現很荒謬的狀態;但是,處在其中的每個人,選擇的都是對自己合情、合理、而且合法的行為!

相形之下,另一種兼具反/共有資源特性的活動,卻往往處於灰色、甚至是非法的領域──地下經濟、黑市交易、非法買賣;名稱也許不同,性質卻無分軒輊。這些活動的內容,五花八門。盜版CD和光碟,無傷大雅;人口販子涉及色情奴隸的買賣,問題已經比較嚴重;最麻煩的,是毒品走私和武器(包括核子武器)交易。

這些跨國跨洲活動的規模,已經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主要的原因之一,是科技進展日新月異,使通訊迥異於往昔。今天,只要透過手機或網路,地球上的任何一個角落,就在彈指之間。因此,交易和運送的每一個環節,都可以步步為營、分秒不差。這些活動產生的利潤,足以買通官員,乃至於影響或顛覆政府;而武器買賣帶來的風險,更可能引爆戰爭、或造成類似911的災難。

在性質上,反/共有資源的問題,和黑市交易如影隨形:既然是交易,一定是雙方合意、互蒙其利;既然是黑市,也就是逃避法令管制和稅賦檢查;更不用說,很多人可以得到分紅賄賂。因此,即使可能會排擠合法交易,即使可能帶來一連串問題,於我何有哉?──共有資源問題的癥狀,一一具備。還有,地球村裡,每一個國家都是主人;如果彼此通力合作,就可以形成聯盟,有效遏止跨國跨洲的黑市。然而,就像莫斯科的店鋪或印地安的保留地一樣,太多的主人,每個人照顧到自己本身的利益,眾志不成城!──反共有資源的特性,也一一展現。

《誰劫走了全球經濟》(Illicit)的作者,長期關注國際間的黑市活動;他所描繪的景象,和一般人的生活經驗,或許有一段距離。然而,他所描繪的景象,不只對經濟學者饒有興趣;對於身處地球村的社會大眾,在智識和視眼上,也都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附記:《誰劫走了全球經濟》(Illicit),奈姆(M.Naim)著,中譯本由台北《時報文化》,2006年9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