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紐約時報》書評
名人推薦語/網友推薦
書封的故事
推薦序:動物園長看「園長夫人」安東妮娜
讀者書評:令人熱血澎湃的《園長夫人》
讀者書評:不可思議的驚奇人生
讀者書評:詩人的本質
讀者書評:龐大的時代速寫
讀者書評:比虛構的小說更加扣人心弦
讀者書評:自然共生才是生命的天堂
讀者書評:一個關於真實故事的記錄
讀者書評:有趣的閱讀過程
書封票選得獎名單公佈
名家書評:用最大的能量活出「正常」的生活 《園長夫人》

作 者 作 品

感官之旅
愛之旅
Deep Play心靈深戲
艾克曼的花園:栽培喜悅之旅
氣味、記憶與愛欲:艾克曼的大腦詩篇
感官之旅:感知的詩學
人類時代:我們所塑造的世界
人類時代:我們所塑造的世界(全新修訂校對暢銷新版,吳明益推薦導讀)

譯 者 作 品

重回生命咖啡館
你的價值比你的同事高多少?──頂尖工作者必須面對的48個問題
人類時代:我們所塑造的世界
我們為何存在,又該如何定義自己?:從人類起源到生命樹,重新定義你在宇宙中的多重身分
祝你今年快樂
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電影書衣典藏版】
人類時代:我們所塑造的世界(全新修訂校對暢銷新版,吳明益推薦導讀)
氣味、記憶與愛欲──艾克曼的大腦詩篇
發現7種IQ:《心智解構》全球暢銷30年紀念版
美味不設限

其他

【類別最新出版】
中日關係的光和影(海外增訂版)
屠殺
和魂洋才:締造明治時代的那些人
文言津逮
香港賽馬煉金術


園長夫人(IN0049)
The Zookeeper's Wife: A War Story
首刷限定加贈「集中營的藍色動物」書衣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其他
叢書系列:INTO系列
作者:黛安.艾克曼
       Diane Ackerman
譯者:莊安祺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8年10月06日
定價:300 元
售價:237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04頁
ISBN:9789571349275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紐約時報》書評名人推薦語/網友推薦書封的故事推薦序:動物園長看「園長夫人」安東妮娜讀者書評:令人熱血澎湃的《園長夫人》讀者書評:不可思議的驚奇人生讀者書評:詩人的本質讀者書評:龐大的時代速寫讀者書評:比虛構的小說更加扣人心弦讀者書評:自然共生才是生命的天堂讀者書評:一個關於真實故事的記錄讀者書評:有趣的閱讀過程書封票選得獎名單公佈名家書評:用最大的能量活出「正常」的生活 《園長夫人》



  內文摘錄

一九四三年春天,希姆萊想要送希特勒無比倫比的生日禮物,以搏得希特勒的歡心,讓他能由諸多寵臣中脫穎而出。經常對著希特勒照片說心事的希姆來一直努力要做希特勒最好最忠實的僕人,若是能用繩子套住月亮,包裝起來送給希特勒,他一定會這麼做。他曾告訴朋友:「如果希特勒要我殺了母親,我一定會照做,而且還為了他的信任我而感到驕傲。」他的大禮是,要在四月十九日希特勒生日前夕,把華沙猶太區裡剩下的猶太人全都清除乾淨,而那天正是猶太人重要節日逾越節的頭一天。

凌晨四時,德軍巡邏和攻擊部隊已經悄悄進入猶太區,逮住幾個正要去工作的猶太人,但這些人設法逃脫魔爪,因此德軍先撤出。到上午七時,黨衛軍指揮官于爾根‧施特魯普(Jurgen Stroop*)率領三十六名軍官和二○五四名士兵重回現場,用坦克車和機關槍直殺猶太區中心,但卻發現猶太人設起防禦工事,以手槍、幾把步槍、一把機關槍,和許多「莫洛托夫雞尾酒」(Molotov cocktail)──也就是裝了燃燒破布的汽油瓶回擊,教他大吃一驚。這種汽油彈原是一九三六至三九年西班牙內戰時,由蘇聯人支持的共和派人士所發明的燃燒瓶武器,當時餐前雞尾酒正在流行,俄羅斯侵略芬蘭時,芬蘭人就故意諷刺,以蘇聯外長維亞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維奇‧莫洛托夫(Vyacheslav Mikhailovich Molotov)之名作為燃燒彈之名。猶太人無論是人數或裝備,雖然都處於下風,但卻設法抵擋德軍攻擊,直到夜暮來臨。次日德軍再度出擊,這回帶著火焰噴射器、警犬和毒氣瓦斯,但猶太人依舊頑強抵抗。此後約一千五百個游擊隊員,只要一有機會,就回擊德軍。

希姆萊籌畫的大屠殺生日禮物,演變成長達一個月的圍城,到最後,德軍決定放火燒光一切──建築物、地下避難所、下水道,以及裡面所有的人。許多猶太人死在火舌裡,有些人投降,有些則自殺,只有一些人逃了出來,把這慘絕人寰的景況告訴外界。地下報紙刊出呼籲,要篤信基督的波蘭民眾協助逃亡的猶太人尋覓藏身處,而札賓斯基夫婦自然欣然從命。

「就在附近,在牆的另一端,生命如常流洩,一如昨日,一如平常,」一名倖存者寫道:「人群,首都的民眾,都照常歡度他們的生活,他們白天看到煙霧,夜裡看到火光,猶太區旁的旋轉木馬不停轉動,孩子們繞著圓圈跳舞,好一幅迷人的情景。他們很快樂。來到首都的鄉下少女騎著木馬,眺望猶太區的火燄。」她們捕捉飄浮在眼前的片片灰燼,一邊歡笑,耳裡一邊聽得響亮的歡樂曲調。

最後,在五月十六日,施特魯普少將向希特勒作了一份自豪的報告:「再也沒有華沙猶太區了。」據一九四三年五月十六日的《地下經濟快報》報導,德軍燒毀了十萬戶公寓、二千間工業廠房、三千家店舖,還有數十間工廠,而最後德軍只搜到九把步槍、五十九支手槍、和幾百枚形形色色的土製炸彈。七千名猶太人當場射殺,二萬二千人被送往特雷布林卡或馬伊達內克集中營,另外數千人被送往勞動營。德軍只有十六死,八十五傷。

動物園長家裡每一個人都密切注意猶太區起義的消息,安東妮娜記錄道,他們的心情「震驚、激動、茫然、驕傲」。起先他們聽說波蘭和猶太旗幟在猶太區上方飄揚,接著煙硝四起,砲火大作,他們又由身為地下軍高層的友人史蒂芬‧柯本斯基(Stefan Korbonski*)那裡聽說猶太反抗組織和猶太作戰聯盟──總共只有七百名男女,英勇反抗,但「德軍已經除去、殺害、活活燒死成千上萬的猶太人。原本在波蘭的三百萬猶太人,如今只剩不到十%。」

接著在這可怕的一天,一場灰色的雨籠罩了整個動物園,這是非常緩慢冗長的煙塵之雨,被西風由河對岸正在焚燒的猶太區帶來。屋裡每一個人都有朋友陷身大難,陷身在滅絕華沙四十五萬猶太人的最後一個階段。

十二月十日,就在宵禁之前,在姜恩再一次安抵家門,畢莎夏也作完工作離去之後,安東妮娜召來全家和「客人」,「狐人」、瑪格達蕾娜、莫瑞希、汪妲等上桌享用羅宋湯,湯裡因為加了甜菜而呈亮晶晶的紅色,在燭光的映照下,襯著大銀匙,就像紅酒一般。雖然街燈下雪花飄舞意味著酷寒,但那年冬天屋裡有足夠的煤炭,人人都可保溫暖無虞。晚餐後,在廚房裡,雷斯正為瑟瑟的浴盆換水,卻聽見輕輕的敲門聲,他小心翼翼打開房門,接著興奮地跑到餐廳去向父母稟報消息。

「媽,」他說:「黑貂的女兒和她的家人都來了!」

「狐人」很困惑地報紙放下來,毛皮農場並沒有養黑貂這種小動物。

「這房子真正是瘋狂!」他說:「你們為人取了動物的名字,又把動物取了人的名字!我根本不知道你們說的究竟是人還是動物。這個『黑貂』究竟是誰,還是什麼東西?我不知道這是個名字還是代號,是人還是動物。這教人頭昏腦脹!」
接著他突如其來站起身來,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安東妮娜趕到廚房迎接新的黑貂進屋:雷齊娜‧凱尼格斯萬(Regina Kenigswein),她先生山繆(Samuel),和兩個兒子──五歲的密西歐(Miecio)和三歲的史代西歐(Stefcio),最小的史塔斯(Stas*)還不滿一歲,因為怕他的啼哭會惹來旁人的注意,所以送往波頓神父(Father Boduen)的棄嬰之家去了。雷齊娜也像俗語所說的「心上掛著個寶寶」,因為她現在懷了第四個孩子。

一九四二年夏,在德軍開始大量把猶太人撤往集中營,法院的地下道被封死,迷宮似的下水道逃生之路還沒有畫出來之際,山繆曾託一名天主教友人齊格穆‧派泰克(Zygmunt Pietak*)協助逃生,並在亞利安區找藏身之處。要由猶太區脫逃,通常都要複雜的朋友、熟人等網路,還要靠機會運氣,凱尼格斯萬一家人就是如此。山繆和朋友蘇帕茲‧羅索克(Szapse Rotholc)曾擔任猶太區警察,很快就和富有同情心或貪婪成性的德國警衛和波蘭走私販結交,因此山繆一家人就趁著夜黑風高,把安靜的孩子裝在袋中,買通了守衛,爬過猶太區的高牆。起先他們躲在派泰克幫他們租的公寓裡,一直躲到一九四三年末,在這段期間,派泰克是他們與外界唯一的接觸,他經常為他們送食物和必需品來。但後來錢用完了,他們被房東趕了出來,派泰克就來問姜恩能否在地下軍為他們另覓安置之處前,暫時收留這家人。

安東妮娜認識雷齊娜,她是「黑貂先生」(Sobol,音與黑貂相近)的女兒,戰前黑貂先生曾為動物園的動物供應水果,這是個雙肩佝僂的好好先生,總是穿著同一件褪色的背心,駝著沉重的蔬果菜籃。雖然籃子已經很重,他依舊在口袋裡塞一些額外的點心和禮物,比如給猴子的甜櫻桃,或是送給雷斯的黃蘋果。不過黑貂一家人和札賓斯基夫婦真正的橋樑,是透過黑貂先生的兒子,他是猶太區勞工的一分子,有時會由工作地點偷溜到動物園來,札賓斯基夫婦會給他馬鈴薯和其他蔬菜,讓他偷帶回家。有一天,他告訴他們自己被重新分派任務,要在猶太區裡面工作,他懇求安東妮娜想辦法讓他繼續在猶太區外工作,安東妮娜照辦了,她的記錄如下:

「或許這個阿比富赫(Arbeitsfuhrer *)是個好人,也或許他太震驚。我告訴他,如果沒有黑貂帶回猶太區的食物,他們家人可能就會餓死。他用很流利的波蘭話說,我該『更謹慎』。不過不論如何,小黑貂獲准繼續在猶太區外工作一個多月,並可把食物偷帶回家。」

札賓斯基夫婦不只從小看著雷齊娜長大,也參加了她的婚禮。姜恩和她的丈夫山繆一起建築地下避難所。山繆是知名的拳手,原本常在華沙的馬卡必及明星俱樂部打拳,而且也是訓練有素的木匠,為柴格塔建造或整修藏身之所。戰爭期間,柴格塔的核心人物建築師艾米利亞‧希茲瓦(Emilia Hizowa)發明了按個鍵就可開的假牆,工人把它們安裝在全市各地的平房裡,居民只要小心,不要用家具擋住它們。這計謀效果不錯:黑戶可以順利通過,絲毫不會引人注意。

凱尼格斯萬一家剛來到動物園時,安東妮娜非常心痛他們的困境:「我含著眼淚看著他們。可憐的孩子們,他們滿眼恐懼和悲傷回望著我。」雷齊娜的眼睛尤其讓她難過,因為那是「註定要死亡的年輕母親沉痛的眼睛。」

安東妮娜寫道,她覺得心裡一陣折磨,同情和自私的情緒在交戰,她也為在不危及自己和家人的情況下,只能為他們做的這麼一點而難為情。不過凱尼格斯萬一家要睡在哪裡?他們在獅欄中待了幾天,接著雷齊娜和孩子們經由雉雞園的通道躲進屋子。安東妮娜為山繆找來一件溫暖的羊毛厚大衣和靴子,他趁著天黑之前躲進木製的雉雞園,他們把他鎖在裡面。第二天,趁著管家還沒來之前,雷齊娜悄悄地搬進二樓的一個房間,他們要在那裡待兩個月。安東妮娜稱讚這些孩子們都很乖巧懂事,不吵不鬧,這時才聽說猶太區的祕密學校已經教他們玩過在小空間裡藏身的遊戲,教他們最安靜的移動方法,也教他們如何在幾個動作之內,就靜悄悄地躺下來。

狐場雇用了許多陌生人,不認識的男生有時會不請自來,在廚房逗留,等著要點食物,警察也時常會光臨。不過札賓斯基夫婦不能信任管家,也無法向她解釋為什麼大家的食欲突然大增。因為他們不可能瞞著她由廚房偷食物出來,因此只好捧著盤子,一臉貪婪地向她要第二盤、第三盤、第四盤。身為僕人的她當然不能批評他們飲食習慣怎麼突然改變,但安東妮娜不時聽到她喃喃自語:「簡直不敢相信他們吃這麼多!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事!」趁她不注意,雷斯會偷偷把盤碗送到樓上樓下,一個接著一個。有時姜恩或安東妮娜會告訴他:「記得餵獅子。」或者餵「雉雞」、「孔雀」等等,雷斯就會把食物送去給躲在獸檻裡的「客人」。不過為求保險起見,安東妮娜還是把管家炒了魷魚,由一位名為法蘭西絲卡的婦女取代,她是姜恩老友的嫂嫂,足堪信任,雖然即使是她,對動物園家三度空間的棋戲生活,也同樣一無所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