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讀者書評

宗教神話

【類別最新出版】
當冬日來臨,我聽見花開的聲音 (二版)
廣海明月:道次第廣論講記淺析(第一卷 增訂版)
築一條與你同行的長路
花開花落間悟道
我們的未來:獻給一個豐饒世界的宣言


圓滿之愛(AB0168)──給你一把開啟智慧性靈之鑰
Kindness, Clarity and Insight

類別: 宗教‧哲學‧人文>宗教神話
叢書系列:人間叢書
作者:達賴.喇嘛
       Dalai Lama Tenzin Gyatso
譯者:黃啟霖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1年01月09日
定價:220 元
售價:174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329頁
ISBN:9571302376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內 容 簡 介

達賴喇嘛閣下是西藏出世間與世間的領袖,目前流亡印度。他在1979年和1981年訪問美國,1980年也曾到加拿大。在行程中,達賴閣下曾經在數十所大專院校、基督教團、佛教中心,以及公開會議上發表演說,為西方人,也為全世界人類傳播慈善與悲憫的訊息。他演說的對象,並不只限於佛教徒或其他宗教徒,而且普及於社會各階層人士。他強調的是人性中和善、愛與慈悲的重要。他呼籲世人,重新肯定宗教對促進和諧有卓越的貢獻﹔他也要求我們深念當前世界局勢的微妙,並且以個人為出發點,用全新的生活態度,努力建立更美好的社會。



達賴喇嘛演講的內容,包括:改變心、行的反省技巧、開發以每個人內在情感與人群互動為基礎的理念和原理。他衷心呼籲,以心靈來運用理智與感情,以制止自私,並生起利他之心。達賴喇嘛對關懷他人的再三推崇,洋溢在全書的字裏行間。



他的演說也闡揚了基本的佛教義理﹔如何開展令人終身受用的明覺之心﹔如何穿透外顯的諸相以通達人、法的甚深本性,以消弭外在相狀與真實本性問的衝突。他所傳播的是希望的訊息,不論對個人與社會變遷的潛在面,以及就堅毅不摧的人類心靈來說,都懷著希望。



這裏蒐集二十篇主要的演講,都注明了主題和演講地點。在其他地方相似的演講中,一些常用的材料也都收在這本書中。達賴閣下一般演講的方式是,前半段用英文講,主要都是關於和善、愛心、慈悲等等主題﹔然後再以藏文講後半段,以較複雜的詞彙來說明諸多不同的主題。身為譯者,我不斷為他演講中對人的關懷,深覺驚奇,也深為感動。他所說的,不但實際、也很受用﹔就如他所說的,人類社會從人開始,而且更特別的是,我們能在他人身上,發現自己的熱望與快樂。就因為有這種認知,我們得以和根深柢固的自私相抗。演講中到處充滿淨化人世的觀念和方法,尤為切要。藉著他所倡導的普遍關懷,東方和西方就在根本的人性本書上會通了。



~傑佛瑞.霍普金斯(維吉尼亞大學教授)










書摘


世界政治中慈悲





本世紀真是一個變化很大的世紀。由於各種不同的因素——主要是物質方面的——世界變得越來越小,使世界各地的人都有很好的機會,彼此相見、交談。這樣的接觸提供了很有價值的良機,能增進我們對彼此生活、哲學與信仰的瞭解﹔而由於瞭解的增加,自然會促進彼此相互的尊重。也因為世界越變越小,我今天才有幸來到此地。



當我們相見時,我心底總會記得我們都同樣生而為人。要是我們只看重表面上的分別﹔那麼,我就是東方人,更是來自喜馬拉雅山那一邊的西藏人,具有不同的環境、不同的文化。然而,要是深一層來看,那麼,我有一種確實的「我」的感覺﹔而由於這種「我」的感覺,我要快樂,不要痛苦。不管你打那兒來,一般而言,都確有這種「我」的感覺。從這一點來說,我們卻又完全相同。



基於這樣的理解,當我們新到一個地方,遇見素未謀面的人時,我心中毫無障礙,毫無遮掩。儘管我們初次見面,我都可以像對老朋友那般和你們交談。我心裏這樣想:我們同為人類,你們是我的兄弟姊妹﹔我們實質上並無差別。我可以毫無顧忌向你們訴說我所有的感受,就像老朋友一般。藉著這種感覺,我們可以毫無困難地交流,用心和心接觸﹔不是只說幾句漂亮話,而是真正地以心和心接觸。



人與人之間以此種純淨的關係作基礎——真確地彼此感受到對方,瞭解對方——我們就可以發展出相互的信任與尊重。由此,我們也可以分擔他人的痛苦,建立和諧的人間社會。我們確實可以建立一個友善的人類大家庭。



這樣的態度相當良性。要是我們過分強調表面上的不同——文化上的、意識形態上的、信仰、種族、膚色、貧窮以及教育上的種種不同——並且,我們也在些微的不同上作嚴格的區分﹔那麼,我們實在無法避免為人類社會增加更多額外的痛苦。這些經過誇大的些微差別,將會造成極令人厭惡的氣息。



同樣的,在世界政治上,類似的些微差別也將引起許多無法控制的問題。比方說,在亞洲、中東、非洲或拉丁美洲等地所發生的糾紛,有的來自於宗教情感、有的則是由於種族或意識形態的問題。我自己的家鄉西藏,情形也是如此。那是由於我們的隔鄰大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文革」期間所表現的某些態度所引起來的。因此,在人類所必須面對的問題之外,由於思考方式的奇特,又添上了額外的問題。



舉例來說,儘管成千上萬逃出柬埔寨與越南的難民們已經奄奄一息了,但是,有些人就只曾往難民的政治問題上大作文章,卻不立刻採取適當的行動來救急。這真令人特別感到悲哀。為了所謂的政治理由,而無視於急難待援的難民,正顯示我們這些睿智、掌有大權、堪能剝削民眾摧毀世界的優秀人士,缺少了真正的慈悲和真正的愛。我們實在需要直接從頭開始來了解:基本上來說,我們是人,我們不想死﹔而這些難民也一樣,他們同樣是人,同樣不想死。他們有權像人一樣地活著,而且他們需要援助。



我們必當先給他們援助,然後,才能再討論有關造成這場悲劇的原因以及政治問題等等。印度人有句老話:如果你被毒箭射中了,當務之急就是將毒箭拔出來﹔你根本沒有時間去問:是誰射我的,箭毒是那一種毒﹖等等。我們必先處理當前的問題,以後才去調查。我們看見有人受苦,也要先以慈悲回應,而不是去質問我們所援救的人有什麼政治問題。我們不要去問他們的國家是敵人還是朋友,而應當這樣想:「他們都是人,他們都正在受苦,而且他們也和我們一樣,都有追求快樂的權利。」



由科技方面來看,我們了無缺欠﹔然而,我們心中卻少了某些東西——少了真正溫暖的感情。我們需要的是一顆善心。



我們能理解到一切人皆如兄弟姐妹,以此為基礎,我們就可以體會到各種不同的制度與意識型態,原來都是為了不同氣質、不同品味的各種團體與個人而存在的。對某些條件下的某些人來說,某種特定的意識型態或文化傳承,會更為有用。每個人都有權選擇最適合他自己的文化或意識形態。如果你能深入瞭解一切人皆如兄弟姊妹,你就能瞭解這種選擇是個人自己的事。



再深一層來說,我們必須彼此都懷有善意,真正清楚地理解或承認我們都具有人的身分。同時,我們也當開放地接受所有的意識形態、所有的制度,都看作是解決人類問題的方法。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種意識形態、一種制度是不夠的。以對人性根本相同的深刻認識為基礎,而發展出各種不同的道路,這才是有益的。於是,我們就可以共同努力來解決所有的人類問題了。人類社會面臨了許多問題,比方說:經濟發展、能源危機、貧富國家間的緊張關係,以及許多政治學上的問題等,如果我們對彼此的基本人性有所瞭解、對彼此的權利加以尊重、對彼此的問題與苦難能共同承擔,並且再加上共同的努力,那麼,這些問題都可以解決。



即使有些問題解決不了,我們也不應遺憾。我們人類必然都要面對死亡、衰老、疾病以及颶風等天然災害,這些都超乎我們所能控制之外。我們必得面對,無可逃避。其實,對我們來說,單是這些問題就已經夠瞧的了﹔而我們為什麼會只為思考方式不同所引起的意識形態問題,卻製造出其他問題來呢﹖這實在沒什麼益處,也真令人悲哀。成千上萬的人也因此而受苦。這種處境真是愚蠢得很,因為我們原本可以透過態度的改變,以及對各種意識形態所想要服務的根本人性有所體會,就可以避免這些問題了。



四、五百年前,此地的原住民印地安人都小群體地住在一起,多少可說是獨立的﹔甚至每家每戶,也大部分是各自獨立的。可是現在呢﹖毫無疑問的,國家與國家之間,每一片大陸與每一片大陸之間,我們彼此都非常緊密相依而活。舉例來說,幾乎幾萬輛新車正在紐約、華盛頓或洛杉磯這裏的馬路上來來往往﹔但如果沒有汽車,他們就動不了。雖然此刻是車在載人,要是燃料用盡,人倒必須拉車了。



可見,繁榮是有待其他地方的其他要素來配合的。不論我們喜歡與否,這都在顯示:我們並不是獨立存在的。我們不再能完全孤立地生活。所以,除非我們真能和諧、融洽以及共同合作﹔否則就會發生困難。既然我們必須一起生活,為何不用積極的態度、善意來共處呢﹖又為何我們反而常會彼此心懷怨恨,為世界帶來更多的麻煩呢﹖



我是個有宗教信仰的人,而且我認為一切事與物最開頭都由心中生出來。一切事物也都非常依賴心的動機。其中,對人性真實的體會、慈悲與愛,才是最主要的。由於動機是如此重要,因而只要我們開發善心,那麼不論在科學、農業或政治的領域中,都會有所增益。在日常生活中,善心既重要又有實效。即使在一個沒有小孩的小家庭中,如果每一名成員都彼此心懷溫情,家庭中便充滿康寧的氣息。但只要其中有人不悅,家庭裏的氣氛就立刻會緊張起來。儘管飲食精美、電視機高級,你也將得不到寧靜與安詳。因此,一切事物由心來決定的總比由物質決定的,還要多一些。物質當然很重要,不可或缺,而且我們也當善加使用。但是,在現在這一世紀中,我們必須將善心和優秀的頭腦——智慧——結合起來。每一個人都喜歡談到家庭、國家,或國際的寧靜與安詳﹔但內心既不安寧,我們又如何能夠獲得真正的和平呢﹖想用仇恨與武力來達成世界和平,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即使就個人而言,想經由怨恨來感受到快樂,也完全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們處在困難的境況中,內心變得紛擾,並且完全遭到精神的不適所擊潰,那麼,外在的事物一點也幫不上忙。而如果不受外在的困難、問題所擾,我們心中,依然有愛、有溫情、有善意,那麼我們就可以面對問題,並且也可輕易地接受問題。



人類善性的本質,與憤怒是無法相容的。憤怒、嫉拓、暴躁以及仇恨才是真正製造問題的元凶,只要有它們存在,問題就無法解決。我們或許會得到暫時的成功﹔但仇恨或憤怒終會更進一步地製造問題。一沾上憤怒,所有的行動都會加快。在我們以慈悲、真誠和善意來面對問題時,可能要花上較長的時間,但結果卻會更好,因為此種解決方式絕少有機會再製造新問題﹔而只暫時地解決當前問題,卻有許多製造問題的機會。



我們常會看不起政治,將政治說成是骯髒的。但如果你以恰當的角度來看,政治本身並沒什麼錯。政治是為人類社會服務的工具。只要心懷善意——真摯與誠實——政治就將成為服務人群的工具﹔而如果心裏面儘是仇恨、憤怒,或嫉拓等自私念頭的話,政治就會變成骯髒。



政治如此,宗教亦然。如果我帶著自私或仇恨的動機﹔那麼,即使我在討論宗教,也沒什麼用,因為後面隱藏了不好的情感。一切事都要看我們是存什麼心。你無法用金錢和權力來解決所有的問題。人類心中的問題必須先加以解決﹔然後,其他由人所製造出來的問題也才自然會獲得解決。



我一直認為,既然每一個人都屬於這個世界,我們就當嘗試採取一種遍及世界的良善態度,一種良善的感覺來對待如同兄弟姊妹的人類同胞。以我個人的情況來說,我們西藏人一直不斷在為自己的權利奮鬥。有人就說,西藏的情勢僅是政治層面上的問題,但我不認為如此。我們西藏人有一個和中國人不同的獨特文化傳統。我們並不仇視中國人,我們對中國綿延好幾世紀的豐富文化,也甚為尊重。然而,儘管我們的尊重中國文化,而且也不反對中國人,我們六百萬的西藏人民,在不傷害他人的情況下,也有同樣的權利,來延續我們獨特的文化。物質上來說,我們是落後了﹔但是在精神上——在心靈的開發上——我們則相當富有。我們西藏人是佛教徒,而且我們所修習的佛法相當完整。我們很主動、也精神充沛地修習佛法。



在上一個世紀裏,我們還是一個具有自己獨特文化的和平民族。但不幸的是,在近幾十年來,我們的文化與民族卻遭到刻意的破壞。我們喜愛自己的文化、自己的鄉土﹔我們有權來加以保存。



同時,不論我們民族在物質上有多麼落後,六百萬西藏人也是人。我們是六百萬個具有靈魂的人類,有權像人一樣活著。這就是我們的問題。



我是以為人類服務的動機來為我們自己的主張奉獻心力,並不是為了權力,也不是出於仇恨。從身為人類的立場來想,而不單單站在西藏人的角度,我認為保存這一個文化、這一個民族,將它奉獻給世界,這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對我們的政府,很是堅持的原因了。而儘管有些人認為西藏人的問題是政治層面上的問題,我卻知道不是這樣。



我們非常希望中共能徹底改變他們的態度﹔不過,鑑於過去的經驗,我們也很小心。我所以會這樣說,並無意要作任何批評﹔而是,事實就是如此。請諸位稍作調查,就可以瞭解事實是不是如此﹔時間將會證明一切。



我相信,人的決心和意志力具有足夠的力量,能和外來的壓力與侵略對抗。不論惡勢力多大,真理的火焰永不會稍減光芒。我一直抱持這樣的信仰。



站在朋友的立場,我請求諸位、盼望諸位,無論個人或組織社團,都努力來推動「一切人皆如兄弟姊妹」這種覺知。我們應當促進愛心與慈悲心的普遍發起,這是我們真正的職責。政府部門有料理不完的事務,根本騰不出手來做這些工作。我們以私人的身分,才有更多的時間來思索這些問題——如何促進慈悲心的開發與人類真正一體的覺知,來貢獻給人類社會。



總之,諸位無疑會覺得我在癡人說夢。不過,我們人類是有發達的頭腦與無限的潛能。即使是野生動物都可以耐心地逐漸接受訓練,人類的心靈當然更可以按部就班地加以調練。如果諸位能耐心地嘗試這些修行活動,你們將會親身體會到這一點。容易生氣的人若想試圖控制怒氣,遲早終能如願。同樣的,對一個非常自私的人來說,他首先應當明白私心的壞處,以及較不自私的好處。明白了這一點之後,就要付諸行動,努力來控制壤的這一面,而開發善的另一面。隨著時日的增長,這樣的修行將會現出極大的效用來。這是唯一的選擇。



缺少了愛,人類社會將陷入極困難的狀態中;缺少了愛,我們未來都將面臨重大的問題。愛才是人類生活的中心。

讀 者 書 評

  讀者評鑑等級:★★★★★ ,共有 1 位網友寫書評

1. larry lai 2008.12.10 ★★★★★ 看larry lai的所有評論

這一本書聽說非常值得閱讀。我想請問是否有人願意割愛?讓我有機會也閱讀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