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钢

譯 者 作 品

大東京23區散步
人生唯一不變的就是變:橫尾忠則的快人快語

宗教神話

【類別最新出版】
貪生不怕死:念念分明 來去自如
禪妙:生命靈性的幸福起手式
課堂上的摩訶止觀‧貳
課堂上的摩訶止觀‧參
雲居晨悟:心保和尚過堂講話


今天的轉念,決定明天的幸福(CFH0338)──從生氣到消氣、放棄到放下、抱怨到接受,讓身心自在的29種人生智慧
泥があるから、花は咲く

類別: 宗教‧哲學‧人文>宗教神話
叢書系列:人生顧問
作者:青山俊董
       青山俊董
譯者:陳嫻若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年10月19日
定價:320 元
售價:253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192頁
ISBN:978957137577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钢



  內文摘钢

試著改變距離,走近一點、離遠一點

    夏日的午後,十幾個小學生來寺裡寫生,他們走到本堂的屋簷下,仰著頭七嘴八舌的議論著。我問他們:「小朋友,你們要畫什麼?」他們說:「想畫本堂。」於是我回答:「若想畫本堂的話,站在屋簷下只能看到掃把掃不到的蜘蛛網和老舊門扉上的孔洞。你們不妨走到前面的山路上去,雖然本堂又舊又破,但從那兒看的話,可以看到它周邊圍繞著垂柳、櫻樹和銀杏等樹林,背後還能向三千公尺高的阿爾卑斯連峰借景,會成為一幅很美的圖畫哦。」一邊說時,我突然領悟到:「人生也是同理啊。」

    無論是親子、夫妻、婆媳,人與人之間太接近的話千瘡百孔,只能看到缺點,彼此挑剔對方的缺點,每天過著煩躁的生活。若是論到自己的人生,更是因為太近而看不真切。每天朝夕相處,不妨試著努力把別人和自己的人生,推得遠點來觀看,若能看到整體的樣貌,自然而然便能找到解決的方法了。

    可恨之人  試著遠離
    可愛之人  試著靠近

    可恨之人  試著靠近
    可愛之人  試著遠離

    時而接近  時而遠離
    人生啊 真有趣

    這是在永平寺擔任講師的小倉玄照禪師的詩,意思即是指有些事物太近時看不清,但也有些事物,走近一點才能發現。因此與人相處時,不妨換換不同的距離、改變角度、改變高度,去凝視人生、凝視事物。

    有位朋友去登富士山,回來之後,有感而發的說:「富士山須從遠處眺望。你不妨自己親身爬上去看看,到處是粗獷的山野,或是阻擋去路的岩塊和深谷,重重的遮掩下,富士山美麗的身影早已不知去向,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竟是一堆堆登山客留下的垃圾山。……」

    即使富士山從我們的眼界中消失,也不會真的不見蹤影,我們不會忘記,富士山永恆不變的美,以及它粗獷的岩壁和垃圾。正如同平時身邊看慣的平凡景色,在月光下,或是雪夜中,它會變化成令我們不敢置信的美景。

    我想起一件舊事。有次讀到樂燒(譯注:指十六世紀由樂家第一代名匠長次郎,繼承千利休的茶道,所燒製的茶碗,它不用轆轤,手捏成形,呈現自然不規則,但獨一無二的形狀。)的掌門人(第十五代)樂吉左衛門的訪談,心中十分感動,也讓我領悟到許多道理。

    本代掌門人吉左衛門生於一九四九年,從小到大,其身為十四代掌門的父親,從來不曾命他接掌樂家,他和一般人一樣上國中、升高中,遠離陶藝,考上東京藝大,還特地選了雕刻系。藝大畢業之後,也決定「不回京都」,到義大利留學兩年,打算在完全不同的文化中,發現自我、發現東洋和樂。

    「義大利是個光線強烈,陽光與陰影對比鮮明的世界。語言和母音都清晰而冷硬。珍珠球體般的語言,以極大的能量和速度連珠砲般不斷發射。」

    樂大師說的這番話,令我驀然發現一件事。那就是樂大師的感性,可以說與義大利語正好是兩個極端。因為他既是一口高雅柔軟的京都腔,而那也正是樂燒給人的感受。

    經歷過截然不同的文化,樂大師在「歐洲之光」的映照下,領悟到樂的美、東洋的深遂,以及成長於其中的「自己心中的日本特質」後,回到樂的世界、茶碗的世界,現在日夜勤勉作陶。

    道元禪師的金言中,有一句話:「自這頭看了那頭,自那頭看了這頭。」在禪門中,經常使用那頭、這頭、那邊、這邊、那裡、這裡……等這些詞句,它們都是指稱場所的詞。

  學習從那邊看這邊,從這邊看那邊的精神,不時改變角度、改變立場,走遠點兒觀看、靠近點端詳,用心謹慎的看好眼前的路,以免踏錯腳步。

因為有泥土,花才能綻放

    在千葉縣檢見川遺跡中,發現了三顆沉睡了兩千年的蓮花種子,一九五一年(昭和二十六年)在植物學家故大賀一郎博士的指導下,其中一顆復甦發芽,並且開出花朵。這株大賀蓮經過多位愛好者之手,也分株來到信州無量寺(我五歲起進入的寺院),在小小的蓮池,開出數朵蓮花。

    蜻蜓與蜜蜂飛來採蜜,青蛙在蓮葉上安穩沉睡,水中的蝌蚪群集悠游……雖然是個小小世界,但轉瞬間我卻發現,它已發展成一個井然有序的共生世界,生生不息著。

     小小蓮池立刻就滿了,便將蓮株分家到各地去。有一年,將它分到N家的寬廣大池去。幾年後的某天,N來求告說:「老師,不知道怎麼回事,您好意分給我的蓮花,在我家完全長不大,只處於苟延殘喘的狀態呢。」

    我大吃一驚,連忙追問,因為N家的地名有清水二字,我便說:「您家的池水是湧泉吧?想來是水太乾淨了。很可惜,雖然您家的池子是難得的清池,但是蓮花只能生長在泥田中,請您將它移進泥池裡吧。」蓮花移到泥田之後,終於恢復了健康,幾年後,也開出美麗的蓮花。

    高原陸地不生蓮花
    卑溼淤泥乃生此花
            《維摩經》

    意思是說,乾燥的高原陸地或清流,蓮花長不出來,只有在泥沼、泥田之中,才會開出美麗的蓮花,所以稱為「泥中的蓮花」,又說「泥多則佛大」。寺廟本堂的須彌壇上,也擺著一對木蓮花,古來佛教的教義一向以開在泥中的蓮花來做比喻。

    不妨先聽聽蓮花向你訴說的話語吧。第一句話是個問題,它像在問:「你討厭泥巴嗎?」

    泥巴這個詞象徵著我們的心抵抗不了的事物,而你是否想逃離呢?健康雖好卻敵不過疾病,有收穫最好,但討厭吃虧,成功雖好,但承受不了失敗,有愛雖好,但很想逃離怨恨。我的周邊也有種種情感的泥渦,我心中也有一股泥巴偶爾會噴發出來,那些淤泥連我自己都想轉開視線……。只想無窮盡的追求花季,卻討厭泥巴,想轉開視線、想要逃走。

    蓮的第二句話要說的是:「泥很重要,泥是材料,沒有泥,就不會開花。但是,雖然沒有泥就不會開花,但泥並不等於花。」沒有泥就不會長大,也不會開花。泥很重要,泥是材料,但是泥並不等於花。蓮花若是開出泥的顏色和氣味,任誰都會不屑一顧吧。正因為它沒有保留泥的模樣和氣味,反而開出清新芬芳的花朵,世人才會歎賞愛憐。

    佛教雖為因果論,但重視因緣。可以將人生的苦難比喻為泥,從這苦因會招來什麼樣的果呢?

    「不是『我從苦難中得救』,而是『苦難解救了我』。」

    這段話出自在梵蒂岡輔佐羅馬教宗的尻枝正行神父,寫給作家曾野綾子的信。

    「傷口雖有大小,但傷口就是傷口,自己的傷口不是借來之物,應要好好關注。」

    這是淨土真宗的傳道者,同時也是醫師──米澤英雄的名言。

    名為「苦難悲傷」的泥,成為一個因,在這些苦難的引導下,我們的心伸出了觸腳,認識了名為良師善教的緣,於是泥化為肥料,開出美麗的花,成為果。

    某天,一名行腳僧哭著來找我,他與道友相處不睦,有了齟齬、摩擦,行腳僧一直懷著愧疚,認為自己幼年時期,在父母身邊成長的環境有問題,最後他說:「我和大家處不來,都是因為小時候成長的環境不好的關係。」

    我抱住行腳僧,大聲呼喊:「你將與眾人不睦的原因,怪罪到小時候扶養你的父母,就能解決問題嗎?你不就是因為那段悲苦過往,才會出家、求道,因而認識了佛法如此美好的教誨嗎?你應多鼓勵自己,要讓別人看到你的改變才是呀。」

    把苦難、泥巴,當成我佛慈悲的禮物,歡喜的接受下來吧。若沒有伸出觸腳、若沒有真正的認識,即使在師父跟前聽教,也聽不進教誨吧。在良師、善教之緣的引導下,將泥轉化為肥料,才能一步一步走向開花之路。

 
內文摘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