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自序
內文摘錄

作 者 作 品

健康的修煉:在病苦中生起智慧
觀心自在:《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法要
在疫病中生起智慧

宗教神話

【類別最新出版】
世界之心看歐洲
穹蒼之下,沉冤待雪:香港抗爭事件被自殺冤魂通靈實錄
生命的永續經營 (上冊)
生命的永續經營 (中冊)
生命的永續經營 (下冊)


明心見性(CFY0320)──六祖壇經法要

類別: 宗教‧哲學‧人文>宗教神話
叢書系列:人生顧問
作者:陳琴富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07月27日
定價:360 元
售價:284 元(約79折)
開本:18開/平裝/320頁
ISBN:978957137485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自序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一、關於六祖壇經
1. 中國的佛經


《六祖壇經》是中國佛教史上非常特殊的一部經典,它不是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法,但卻名為「經」,可見它在中國佛教史中的地位就如同佛所說法一樣珍貴。此外,它也是中國人自己所寫的經,流傳千年歷久彌新。因為,六祖壇經是記載六祖惠能的行儀和法語,當然也就被視為禪宗的寶典。

地位

在中國歷史上能夠直接寫就而被視為經典的並不多,除了六祖壇經之外,另一部是玄奘大師的《八識規矩頌》,玄奘大師是中國法相宗的開山祖師,法相宗也就是印度在當時最流行的唯識宗。《八識規矩頌》雖然是頌體,而不稱「經」,但它在中國唯識學的地位與《六祖壇經》在禪宗的地位是等同的。

因此在中國佛教史上流傳下來由中國人所寫的大經,就只有這兩部。《八識規矩頌》是玄奘大師本人所寫的,《六祖壇經》卻不是惠能本人所寫的,而是惠能的弟子法海,他將惠能的生平和法語記載下來,由於文字生動,故事性很強,簡明易讀,又深入佛法的義理,尤其是直指人心的教法,非常契合在儒學和道學浸淫已久的中國文人,在禪宗風行之後,《壇經》成為禪宗學子必讀的經典。

作者

《六祖壇經》原名《六祖惠能大師法寶壇經》,它記載的內容是惠能的法語應無疑義,只是作者部分向有爭議。最大的爭議是胡適提出了新的觀點,認為《壇經》是惠能的另一位弟子神會所作。他是根據唐朝韋處厚所寫「興福寺內道場供奉大德大義禪師碑銘」中說:「洛者曰會,得總持之印,獨曜瑩珠,習徒迷真,橘枳變體,竟成《壇經》傳宗,優劣詳矣。」認為壇經是神會門下習徒所傳。就文意來看,傳其宗未必就表示為神會所作。胡適的另外一個理由是,神會發起了南北宗的辯論,爭取禪宗的正統地位,為了樹立權威,因此他寫就了六祖壇經,以彰顯惠能的頓悟法門,然而這只是一個推斷的理由罷了。

不過,印順長老說:「胡適所做的論斷是應用考證的,是有所依據的。」因此要推翻胡適的說法也必須透過考證。現在因為敦煌本的出現,大家都公認法海所錄為壇經的原始本,日本大正藏內有《法海錄》,是敦煌石窟唐人所寫的經本,內容中已增添神會門人的手筆。即使到今天,各版本中也有後人的撰述混雜其中,研讀時須稍加體會。

《六祖壇經》的問世對於中國佛教史有深遠的意義。首先它確立了禪宗的形成,由於禪宗強調「教外別傳,不立文字」,如果沒有壇經有系統的記載惠能的禪法,後人將無法完整的理解禪宗的思想源流。其次,壇經完全屬於中國人的佛理,雖然它不為佛陀的教義,但它打破了印度佛教中佛陀的權威,「人人可以成佛」與「人人可以為堯舜」的觀念匯通之後,屬於中國人自己的大乘佛教自此確立。第三,壇經集結了惠能及其弟子的智慧,以簡明的文字、扼要的禪法,提供了中國佛子一個修行的捷徑,為中國佛教開展出另一片風光。

2. 與佛經的匯通

《六祖壇經》雖然都是惠能所說,但是其中所引述的經典不少,除了可以看出禪宗思想的脈絡,也可以了解惠能是如何貫通大乘經典,把它串綴成禪宗的思想。

首先是《楞伽經》,達摩就是以四卷《楞伽經》傳給慧可,他說:「我觀漢地,唯有此經,仁者依此,自得度日。」慧可依言奉行,並隨說隨行,以為心要。在達摩之後都是以《楞伽經》作為傳法的根本,《楞伽經》的如來藏、涅槃、般若等思想,都直接和禪宗有關。

其中漸頓法門的分野也是出自《楞伽經》。經中大慧問佛:「要淨除眾生自心分別妄想的流注該怎麼做呢?究竟是頓法好呢還是漸修好呢?」佛告大慧:「如果要淨除這些自心分別妄想,應該使用見修而淨的方法,這種驅除是不能頓然而住的,就像是花果樹木,是逐漸成長而非頓然成熟的。」佛又說:「也不盡然如此,譬如明鏡,頓時可以顯現一切有無色相,這就是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分別妄想流注的方式,可以頓時顯現最高的清淨境界。」而這正是南宗頓教法門的理論根據。

在《六祖壇經》中,惠能為弟子智通講解《楞伽經》中「三身四智」的義理,充分說明禪宗匯通唯識的知見,尤有進者,惠能說:「自性具三身,發明成四智」法報化三身在自性中本已具足,如果顯發之後,自然就會引生出唯識論中的四種智慧。

其次是《金剛經》,達摩傳法到了四祖道信以後,《金剛經》逐漸取代《楞伽經》,五祖弘忍創東山法門,勸僧俗二眾讀誦《金剛經》,並以《金剛經》作為說法的主要經典。

惠能因為聽聞一個客人在誦《金剛經》,因而牽引了宿世之緣,此人告訴他五祖弘忍正在東禪寺宏化眾生,「大師經常勸導僧俗二眾:但持金剛經,即自見性,直了成佛。」於是惠能前往蘄州黃梅縣禮拜五祖弘忍,及至弘忍為他傳授《金剛經》,聽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於言下大悟,體會「一切萬法不離自性」。

六祖惠能進一步闡釋道:「善知識,若欲入甚深法界,得般若三昧者,需修般若行。持誦金剛經即得見性,當知此經功德無量無邊,經中分明讚嘆,莫能具說,此法門是最上乘,為大智人說。」

惠能並據以提出般若法門的精髓:「善知識!我此法門,從上以來,先立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這其實就是《金剛經》無相法門的衍伸。從六祖惠能之後,《金剛經》不只成為禪宗的寶典,也是中國佛教徒必讀必誦的一部經典。

《楞伽經》和《金剛經》提供了禪宗最重要的元素,即般若和佛性。惠能也多次引述《菩薩戒經》所說:「我本性元自清淨。」而結合成自性清淨的理論。

其次是《涅槃經》,印宗法師講涅槃經,但不明白其中的「不二之法」,惠能為他解說,「佛性非常非無常、非善非不善,是名不二。」另外他對無盡藏講《涅槃經》的義理,也針對弟子志徹問《涅槃經》而解說常與無常的義理。這是解釋佛性所引述的經典。惠能另為弟子志道說《涅槃經》中「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的義理。

《涅槃經》中提到「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一闡提人亦能成佛」,對於禪宗思想有直接的影響,其超越無常的妙有、不即不離的處世禪機,一切現成的現量境界,都是禪宗所直接體現的。

《壇經》中提到的另一部經典是《淨名經》也就是《維摩詰經》。此經最重要的是說明禪者如何處在不染的淨土境界,「隨其心淨則國土淨」,《壇經》中引述「直心是道場,直心是淨土。」就是「當下淨土」思想所從出。《維摩詰經》的「在欲而行禪」、「處染而不染」等思想,深刻影響禪宗「煩惱即菩提」、「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的觀念。

《維摩詰經》還有一個重要的法門,就是不二法門。文殊菩薩說:「於一切法無言無說,無示無識,離諸問答,是為入不二法門。」接著文殊菩薩問維摩居士什麼是入不二法門,「時維摩詰默然無言」,禪宗「不立文字」也是這個緣故吧!因為一落入語言文字,即千差萬別矣!此外,不二法門非常契合禪宗理論,所謂「無二之性,即是佛性。」

《法華經》也深受禪宗推崇,惠能在壇經中多次為弟子解說《法華經》。他為法達說《法華經》,「若能於相離相,於空離空,即內外不迷。若悟此法,一念心開,是為開佛知見。」並以「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說明一般人唸誦佛經只是被經典所轉而已,並沒有完全理解經典的義理。

《法華經》充滿了哲理性和文學逸趣,對於禪宗的公案、機鋒、吟詠都有影響,《法華經》也深受禪宗大德的推崇,它以大乘般若理論為基礎,應世順世的作為,也因為禪宗的闡揚而熠熠發光。

《華嚴經》是一部大經,其體系最為深廣,在一真法界的基礎下,建構出四法界、十玄無礙、六相圓融的思想架構,對於禪宗的內涵、禪悟的轉化都有深刻的影響。《華嚴經》對於時空觀念的圓融,也挹注了禪宗的思想精華。

《華嚴經》的大乘空觀見亦最究竟,經中說:「知諸法門悉皆如幻,一切眾生悉皆如夢,一切如來悉皆如影,一切言語悉皆如響,一切諸法悉皆如化。」其法門演變為禪宗的絕言離相。「諸法寂滅非寂滅,遠離此二分別心。知諸分別是世見,入于正位分別盡。」

品目

《六祖壇經》敦煌本還沒有分門別品,到了契嵩本分三卷十門,德異本和宗寶本大致延續分為十品,現在流通的《六祖壇經》版本即是依此分為十品:

行由品第一:是六祖自述他的身世,及他從五祖弘忍處得法進而登壇說法的原由。
般若品第二:六祖因韶州刺史韋璩的請益而為大眾開演摩訶般若波羅蜜見性法門。

決疑品第三:六祖也因韋刺史問法,開示有關達摩祖師說梁武帝造寺度僧並無功德的道理,也解釋一般人念佛求生西方,首先要知道「自性彌陀」、「唯心淨土」的根本義理。

定慧品第四:六祖為大眾開示定慧不二的法義,並開演禪門「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的義理。

坐禪品第五:六祖為大眾開示禪定真正的道理,原不在看心、看淨,也不是不動,而是在行住坐臥間心不染著。
懺悔品第六:六祖為大眾說自性五分法身、無相懺悔、四弘誓願、自性三寶歸戒,以及自性一體三身等法理。
機緣品第七:記述六祖在曹溪弘化時,各方學者請益的機緣。這些學者後來都成為六祖的弟子。

頓漸品第八:記述南頓北漸分途弘化,兩宗門下徒眾難免有違言情事。六祖分別頓漸在於見性的疾遲而已。

護法品第九:記述武則天與唐中宗詔迎獎諭六祖的經過,說明當時朝廷擁護佛法以及對六祖的尊重,但六祖不為所動,如常說法。

咐囑品第十:記述六祖圓寂前對門下常隨高徒的最後囑咐,並紀錄六祖遷化前後的過程。


二、禪宗源流

1. 禪是什麼

要了解禪宗之前,先要知道禪是什麼。大多數人聽到禪,總覺得非常深奧,不是一般人能立即了解的,那一定要經過很長時間的修行,才有可能達到禪的意境。其實,禪並非這麼的深奧難懂,只要以正確的方法去理解並據以修持,禪境是不難體會的。

禪定

「禪」這個字是源自於梵文「禪那」(dhyana),早期翻譯為「靜慮」或「思維修」,也就是靜心思慮的意思,它真正的意思是指「定心」,也就是「禪定」,禪定不是坐著不動,而是內心安住,不受外境或內境的影響。練習禪定必須從靜坐開始,依照佛陀最早教導的靜坐方法,主要是安那般那念,也就是觀出入息,從欲界定到色界四禪定,到無色界四空定,也就是所謂的「四禪八定」。

在欲界定有近行定、安止定;色界四禪定就是指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無色界四空定是指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這種禪定功夫一層比一層深邃、微細。

靜坐時在欲界安止定到色界初禪定時會發起禪那,也就是心處在一境的狀態,這時就稱為禪那,所以禪那就是指「定」的意思。但是禪宗所講的「定」並不限於靜坐的狀態,在行住坐臥之間只要心能夠安住,不受內外境的影響就是禪定,惠能說:「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為禪。」所以禪宗的「禪」包含止與觀的修行功夫,結果也就是禪定和智慧。一個禪者最基本的修行就必須時時刻刻都能夠安住在當下,處在心定的狀態。

明覺

很多人誤解禪定或靜坐是在冥想,禪定和冥想是絕然不同的。禪定是處於明覺狀態,也就是不昏沉、不散亂的清醒狀態,修習禪定的首要就是得克服昏沉與散亂,一般人說的冥想是在無明妄想的狀態,很多人以冥想的方式靜坐,那是根本不可能進入定境的。

近年來由於一些指導禪修者以觀呼吸或六妙門的方法教導人們靜坐,六妙門包括:數、隨、止、觀、還、淨。但是一般只教最粗淺的數息法門,而沒有進入隨息、止、觀等的要領,以致有些學人學了幾年還在數息,那也不可能得定,就像教小朋友數羊一樣,還沒數到一百就睡著了。所以學習禪定一定要有正確的方法,否則永遠都在禪門之外。

還有很多人告訴你說:不要隨便禪坐,會走火入魔。其實,只要依照佛經所教導的方法靜坐,是不可能走火入魔的。靜坐之所以會發生種種奇怪的現象,都是自己的方法不正確,或是雜思妄想太多,或是求東願西,心思落在無盡的欲望上,心念沒有安住在覺性上,在靜坐的當下,跟隨著妄念起舞所致。「未證以為證,未得以為得」,才會起種種的妄想。

般若

禪這個字到了禪宗的手中以後,它有了另一層意義,不再只限於禪定之意,一般所謂的禪,已經演變成一種象徵著智慧、隨緣、自在的生活方式,它是禪者內證之後外顯的一種人生態度和生活方式,內含著洞察人生真相的智慧,有著灑脫、開闊的心胸。

慢慢的,在生活上人們也把禪的思想融入,但是無法探究禪的深邃內涵,我們說「這地方很有禪意」,指的是這個地方的景致簡樸、雅緻、有韻味,也只能體會到這種意境而已。真正要進入禪的世界,當然只有透過禪修,並達到歷代禪師們所說的明心見性,進而安住在般若自性之中。

2. 佛陀傳法

說起禪宗真正的傳承還是要回歸到佛陀本身,否則禪宗就真的成為教外了。菩提達摩從印度的傳承算起來是第廿八代,他的師父般若多羅是禪宗第廿七代祖師。依照《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中說到禪宗傳法的過程。

拈花微笑

在《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拈華品第二〉中敘述:

娑婆世界主大梵王,名字叫方廣,以三千大千世界成就之根,妙法蓮金光明大婆羅花,供養佛陀,作禮後對佛說:「世尊已成正覺五十年來種種說法,種種教示,度化一切不同根器的眾生。若有還沒有說的最上大法,可否為我們及末世行菩薩道的人,欲行佛道的凡夫眾生,布演宣說?」

這個時候,世尊如來坐在寶座上,接受此蓮花供養,無說無言,只是手拈著蓮花,走入大會之中。八萬四千大眾都默默無言。佛陀的大弟子長老摩訶迦葉見佛拈花示眾,他在當下破顏微笑。佛即告訴大眾:「是呀!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總持任持,凡夫成佛,第一義諦。今方付屬摩訶迦葉。」說罷默然不語。意思是說,佛性是實相但無相,無法透過語言文字傳達,是在其他經典之外別傳的,是凡夫成佛的法門,這個法門現在傳給迦葉尊者。

 摩訶迦葉就從座位站起來,頂禮佛足,對佛說:「世尊,妙哉!我念過去無量劫事,於燃燈佛布說法處,發菩提心,從佛修行;亦復世尊布說法,於說法中,得漏盡智,成阿羅漢。亦復聞說諸法實相,入菩薩道,不動先果成大乘道,得近如來一切種智。如是妙智,從何處來?皆從凡夫久遠心來,其久遠心,等諸佛心,是為法身,是名成佛。」意思是說,我從過去無量劫以來發心修行,到聽聞佛陀說法證阿羅漢;又聽佛陀談到諸法實相的道理,得以親近佛陀的一切種智,這個智慧是從哪裡來的呢?就是每個人身上本自具有的佛性,也是法身。

迦葉接著說:「得見是心,非在言教理誨理解文字之中,但在以心示中,不假三昧,不期感果,因緣熟時,凡夫即見是故佛道。傳於凡夫人中不絕,若無此法,唯有感果賢聖得道,而無凡夫、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得佛道者。若然於末法濁惡世中,證果人者,千萬人中,無有一人無證果故,佛道絕傳。唯有名字,無有道象,有此法故,傳佛道象,不結於末世。」意思是說,能見到佛性就是見道了,但這不在教理文字之中,如果沒有這個法門,凡夫和四眾弟子都難得道,只有證果的聖者才有可能得道。在末法時代證果的聖者很少,佛法幾乎要絕傳了,只剩下名相而沒有道象,但有這個法門,佛法就不至於失傳。

佛陀聽了之後說:「善哉!摩訶迦葉。如你所說,七佛世尊,授法象然;七佛弟子,傳法象爾。我滅度後,以大法藏,今付於汝,能持傳傳弘通正法。尋嗣心道。令不斷絕。」佛陀讚嘆迦葉尊者,正如他所說,過去七佛都是傳授法的道象,而非名相。現在把這個心法傳給迦葉,使得正法不致在末法時代斷絕了。

這是佛陀傳法給大迦葉的經過,迦葉尊者成為禪宗的傳人,根據《指月錄》的記載如下:

世尊來到多子塔前。命摩訶迦葉同他一起坐下,用袈裟將兩人圍起來,告訴迦葉說:「我以正法眼藏,祕密傳付給你,你要善加護持。並派阿難做你的副手,幫助你傳化,不要讓它斷絕了。」然後說偈道:

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
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

說完偈後又告訴迦葉:「我現在把金縷袈裟傳付給你,輾轉傳到未來紹繼佛位的補處菩薩,一直到彌勒佛出世,不要讓它朽壞了。」迦葉聽聞後,頭面頂禮佛足,說:「善哉!善哉!我一定會依照佛陀的吩咐去做,恭敬的順承佛陀的教誨。」

所以,禪宗傳承是直接承接自佛陀,殆無疑義。中間歷經廿八代印度大師的傳承也都載在史冊。迦葉是禪宗第一祖,之後傳給阿難為二祖,其中較有名的是十二祖馬鳴大士,著有《大乘起信論》;十四祖龍樹菩薩,曾入龍宮抄編《華嚴經》,著有《大智度論》、《中論》等多部巨著,是中觀學派的始祖,一直到廿八祖菩提達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