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義肢上的指甲油
生命的力量

作 者 作 品

醫生,不醫死:急診室的20個凝視與思考
醫人三角的獨白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借學分、逃兵役,戴鋼盔赴晨會的實習血淚

人文

【類別最新出版】
看見機會:我在偏鄉15年
學術人
動盪:國家如何化解危局、成功轉型?:(含32頁珍貴歷史圖片)
動盪:國家如何化解危局、成功轉型?(作者燙銀簽名精裝版,含32頁珍貴歷史圖片)
中西文明的夾縫:改變台灣命運的起手式


拚命/一個急症外科醫師的生死筆記(VP0001)

類別: 宗教‧哲學‧人文>人文
叢書系列:VIEW
作者:傅志遠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09日
定價:240 元
售價:19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16頁
ISBN:978957135480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義肢上的指甲油生命的力量



  生命的力量

生命的力量

她們不是我第一次救活的病人,也不是我治療過最嚴重的病人,但是看著小朋友天真的表情,我找到生命的力量與自己努力的價值。

下班時間,我正準備搭電梯離開醫院,迎面走來一老一少兩位婦女,還推著一輛娃娃車。老婦人和我打了個照面,「傅醫師,好久不見。」

慚愧的是,我一時竟記不起眼前這位老婦人到底是誰,也許是之前的某個病人?

或許看出我臉上的疑惑,老婦人指著娃娃車裡的小朋友,「我孫女以前是你救的,我們今天到小兒科複診,醫生說她發育得很好,當時真是謝謝你!」

聽完她的描述,讓我更加一頭霧水。印象所及,這幾年的兒童外傷其實並不多見,怎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少婦這時接著說話:「我也是你救的啊!那時候小朋友還在我的肚子裡。」

此時我才猛然想起兩年前那場意外事故……

兩年前的某個清晨,急診室接獲消防局通報,有一個懷孕八個多月的孕婦不慎從陽台摔下,高度大約十二公尺,救護車正火速將病患送來醫院。

當天我是值班的主治醫師,甫接到通知便趕緊到急診室待命。高處墜落多半合併多重且嚴重的外傷,再加上必須同時兼顧兩條命,光是想像就覺得棘手。

前往急診室的路上,我趕緊聯絡和外傷相關的專科準備,包括骨科、神經外科、甚至放射科等等。連平日與外傷業務不甚相關的婦產科與新生兒科也先聯絡——我必須做最壞的打算,她很有可能需要緊急生產,甚至緊急到來不及送進開刀房,就直接在急診室裡生產。

沒多久,孕婦被送到急診,雖然生命徵象與意識狀況還算穩定,但外觀上有明顯的上肢開放性骨折,且正在持續出血中;超音波顯示腹腔內也有出血;而大家最擔心的胎兒,在婦產科的超音波與胎心音檢查後,雖然初步判定暫時沒有問題,但這就像個不定時炸彈一樣,後續的變化誰也說不準。

「接下來該怎麼辦?」急診的同事沒有處理過這類複雜的孕婦外傷,所以不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當下急救室每個人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在等外傷急症外科的主治醫師做決定。

「理論上,孕婦外傷的處理原則與一般病患是一樣的。」雖然我的經驗也不多,但是治療外傷的原則都相同,並不會因為病人是孕婦而有所不同。

「她能不能照X光?幅射線會不會影響胎兒?她能不能開刀?全身麻醉會不會有影響?」在場的一位女同事提出了疑問,很顯然大家對於病患有孕在身這件事還是有所顧忌,怕影像檢查的幅射線或是進行手術治療,會對胎兒產生不良影響。

「我們就把她當作一般人來治療就可以了,該開刀就開刀,該檢查就檢查。如果因為有所顧忌,耽誤了該做的檢查或該開的刀,那樣反而不對。」我再三強調治傷的原則就是先「保命」。只要命能保住,什麼事情都好解決,沒有命一切都是空談。

「病患目前有三個部分要處理,一個是腹腔內出血,一個是上肢的開放性骨折,還有一個就是她本身懷孕的問題。」我把病患目前的狀況做了簡單的歸納。

「這樣嚴重的開放性骨折,我們建議要馬上開刀清創與止血,而且她需要全身麻醉。」隨後趕到的骨科總醫師,在診視完傷口之後做了建議。

「那骨折的治療已經有方向了。骨科在開刀的時候,我要同時剖腹探查,確定她肚子裡面出血的情形。」外傷治療的原則,就是要把不確定的情形變成確定。與其擔心她的出血量會不會愈來愈多,更應該積極地檢查並止血。

「胎兒的週數已經達到生產的標準,我想她不適合再等待。」婦產科醫師也同意我的看法,他們認為應該緊急生產,把胎兒這個不確定的因素也解決。

計畫已定,外傷團隊立刻出動!

骨科在治療上肢骨折的同時,婦產科醫師幫病患緊急生產,他們用相當熟練的手法,一層層劃開肚皮與子宮,很快的一條新生命就在我們面前誕生,「哇!哇!」新生兒宏亮的哭聲讓我們士氣大振,不同於手術室裡緊張、嘈雜的氣氛,這樣的嬰啼如同天籟一般憾動人心,至少我們知道,兩條命已經救活一條了!

嬰兒被放進保溫箱,由新生兒科接手後續的照顧。

我則繼續檢查腹腔內的出血,果然發現部分的腸繫膜因為強大的撞擊力而穿孔,上頭有不少血管破裂造成出血。

病人在接受了緊急生產、剖腹探查止血,以及開放性骨折清創固定手術後,被送往加護病房觀察。接下來的幾天,無論是嬰兒還是母親,都恢復得相當好。

大約半個月後,她們順利出院了。從可能是一屍兩命的悲劇,變成母子均安的喜劇收場。當時這件事被傳為佳話,甚至還上了新聞版面。

由於一切穩定,出院之後,只在我的門診追蹤過幾次,之後就將她轉給骨科與復健科做後續的照顧,時間一久,我也漸漸忘了這個病人與這件事。

沒想到,兩年後還能夠再與她們重逢。當時在緊急狀態下剖腹生產的嬰兒,現在健健康康地坐在娃娃車上;而當時內出血差點死掉的孕婦,現在則好端端地站在我面前。

她們不是我第一次救活的病人,也不是我治療過最嚴重的病人,但是能看到她們的康復卻分外令人感動。

電梯抵達一樓,離開前我忍不住心中的激動,從口袋裡拿出隨身攜帶的相機,「可以讓我拍張照嗎?我想記錄這一刻。」行醫多年,除了臨床工作與醫學教育的需要,我很少幫病患拍照,但這張照片的意義格外深重。

看著小朋友天真的表情,我找到生命的力量與自己努力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