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作 者 作 品

日本戰後經濟史
上杉鷹山傳奇:改革者經營學
學校沒有教的西洋史

人物傳記

【類別最新出版】
艾未未:千年悲歡
年輪交錯的黃金歲月──飛舞的藍蝶
虔心逸芷:從演藝到公益的絢麗人生
年輪交錯的黃金歲月──飛舞的藍蝶+ 虔心逸芷 : 從演藝到公益的絢麗人生
好節氣、好天氣:淑麗氣象趴趴GO十年陪你全臺走透透!


股市之神:是川銀藏投資準則與傳奇一生(DH00373)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人物傳記
叢書系列:BIG系列
作者:呂理州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年10月15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00頁
ISBN:9789571394985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第一章    啟程

少年是川銀藏

是川銀藏十四歲時,小學剛畢業,就到神戶一家貿易商「好本商會」當學徒。家中有四個孩子,是川銀藏是老么。上面的六位兄姊為了幫助家計,都是小學一畢業,就出外賺錢,是川銀藏自然也不例外。

好本商會的營業內容主要是以英國為對象,輸入毛織物,輸出日本的手藝品。

是川銀藏每天六點起床,掃地、灑水,八點以後便開始送貨,不送貨時,就幫職員們倒茶、買香菸,從早忙到晚。是川銀藏總是一邊工作,一邊想:「我現在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學徒,但是將來一定要征服天下!」

當時,閱讀朝日新聞的連載小說「豐臣秀吉」是是川銀藏工作後唯一的享受。豐臣秀吉出身貧農之家,最後卻統一日本,他的豐功偉業令是川銀藏深深感動。是川銀藏心想:「豐臣秀吉是人,我也是人,豐臣秀吉做得到的,我也應該做得到。」

於是,是川銀藏拼命吸收知識,從珠算、簿記、會計,到社會、經濟,每天用功到深夜。

一九一四年,好本商會因為負債過多而破產。眼看著老闆為了湊錢而四處奔波,債主則惡行惡狀地上門討債,是川銀藏深深體驗到破產的悲哀。

是川銀藏心想:「再怎麼拼命工作,如果是被人雇用,而公司倒閉的話,就失業了。再找個工作,又倒閉的話,就又失業了。人生這麼短暫,如此不斷倒閉、失業下去,何時才能征服天下?」

當時,好本商會倫敦分店長小西保夫的事跡也影響了是川銀藏的想法。小西保夫小學沒念完,就因家貧而被迫輟學出外賺錢。但是他一邊工作,一邊在中學念英文。後來應徵到日本郵船上打雜。第一次航海是到倫敦。他一上岸就沒回船。

原來他是有計畫地「免費」搭船到倫敦。在倫敦,他白天工作,晚上念夜間大學。後來與到倫敦出差的好本商會老闆好本督邂逅,好本督很賞識他的才能,便請他負責好本商會倫敦分店的業務。

是川銀藏心想:「好!趁這個機會,我也要到倫敦念書。小西是搭船去,我嘛,就坐火車走西伯利亞鐵路,經過俄國,進入歐洲。」

不顧雙親與兄姊們的反對,是川銀藏帶著在好本商會工作三年所得到的退職金20日圓,從神戶搭船到滿州的大連,準備再從大連坐西伯利亞火車。

當時是一九一四年,是川銀藏十六歲。

做軍隊的生意

從神戶到大連的船資要十二日圓,再加上雜七雜八的開銷,抵達大連後,是川銀藏身上帶的退職金二十日圓只剩下五圓二角七錢。為了賺取到倫敦的旅費,是川銀藏只好暫時到大連的井上商店工作。

井上商店是好本商會的大客戶,是川銀藏在好本商會當學徒時,井上商店的老闆井上先生就很疼愛是川銀藏。

井上夫婦沒有孩子,因此當是川銀藏告訴他們要前往倫敦的計畫時,夫婦倆苦口婆心地勸是川銀藏留下,當他們的養子。可是是川銀藏的一顆心早就飛到倫敦去了。

然而,事與願違,就在是川銀藏盤算如何早日離開大連前往倫敦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了,整個歐洲與俄國都被捲入戰火。是川銀藏的倫敦之旅當然被迫中斷。

日本也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戰,並且計劃對駐留在青島的德軍採取軍事行動。日軍陸陸續續地抵達大連,準備在大連集合完畢後,渡過渤海灣攻擊山東半島的德軍。

看到這個情形,是川銀藏打定了一個主意,那就是做軍隊的生意。

是川銀藏把這個想法告訴井上商店的老闆,他吃驚地幾乎跳起來。

「哪有人到戰場去和軍隊做生意?何況你還是個小孩子,誰會理你?」

井上先生雖然拼命挽留,可是是川銀藏心意已決,帶著井上先生給的10圓薪資,尾隨日軍之後,渡海前往山東半島。

智鬥惡犬,橫越山東半島

日軍在山東半島的龍口上岸,預定休息數日後,便行軍橫越山東半島,直抵攻擊目標----青島。

是川銀藏一到龍口,就去日軍營地。

「什麼都行,有什麼生意可以讓我做?」

可是,再怎麼拜託,換來只是一頓責罵。

「有沒有搞錯?這裡是戰場!小孩子不能在這裡閒晃,趕快回內地(日本)去!」

是川銀藏無計可施,而日子一天天過去。不久,日軍拔營,前往膠州灣的青島。龍口街上只剩下是川銀藏一人。此時是川銀藏口袋裡的錢也花光了。這樣下去,勢必餓死路旁。是川銀藏心想:「這下子,只好去追日軍,只要追上,對方念在同胞之情,就不至於讓我餓死。」

龍口到青島有兩百五十公里,徒步行走得花十多天。是川銀藏身無分文就出發了。

沿路都是在山中行走,幾乎找不到村落。途中最可怕的是山中的野犬。牠們虎視眈眈,無時無刻想找機會襲擊是川銀藏。是川銀藏怕得連晚上都無法安心睡覺,體力一天比一天虛弱。是川銀藏心想,再這麼下去,遲早會被野犬咬死。

後來是川銀藏想出一個對付野犬的方法,找了一條長約十五公尺的繩子,一頭綁在石頭上,一頭握在手中,然後拖著石頭走。這樣野犬的注意力就集中在咯答咯答響的石頭,野犬只會攻擊石頭,不會攻擊是川銀藏。

夜晚,是川銀藏就爬到樹上或鑽到洞穴裡睡覺。看到中國人種的瓜果蔬菜,便偷摘來充飢,不過由於沒洗,只在衣服上擦二下便吃,因此連瀉了幾天肚子。

是川銀藏的身體依舊一天比一天衰弱,最後幾乎走不動。他半爬半走,心中想,死期近了。此時,忽然看到前面有一村莊,而村莊的入口處正飄揚著一面太陽旗。他又走了幾步,實在撐不住,便昏倒在地。

醒來時,他發覺躺在醫務室的床上。身體狀況恢復後,他被帶到憲兵隊,接受嚴厲的盤問。

「像你這種人,在大陸四處流浪,最後一定會變成強盜!」

「日本的軍用船下次來的時候,就把你送回內地。在那之前,你就到廚房幫忙吧!」

就這樣,是川銀藏被派到廚房工作。一天三餐總算有了著落。可是軍用船一到,他就會被送回日本,如此一來,他冒著生命危險,歷盡千辛萬苦才到這兒,豈不空忙一場?因此他打定主意,一定得設法留下來。

成為軍隊主計

日本的軍用船預定於十二天後抵達,因此他必須在那之前,在軍中找個正式工作。

他一面在廚房工作,一面觀察軍中情形。結果發現,在日軍住宿的村莊裡,每晚熄燈時間一到,其他房子都熄燈,只有一棟房子還燈火通明。是川銀藏稍微偷窺了一下,才知道那是主計室。

主計室內坐著三、四個軍人,正在撥算盤,桌上則堆滿了傳票。他們撥算盤的動作極為笨拙,一看就知道是生手。

這目光景給了是川銀藏一個靈感。
他馬上回到廚房,泡幾杯熱咖啡,端到主計室。
「各位長官辛苦了,每天工作到這麼晚,喝點咖啡吧!」
是川銀藏捱到一個適當時機,又說:「各位長官好像不善於打算盤,讓我幫忙好嗎?」
他在神戶的好本商會時,自己學會了簿記與珠算。
「你算盤打得很好嘛!」
看是川銀藏靈巧地撥打算盤,主計少尉很佩服的樣子。
「明天起,你不用再去廚房幹活兒,來這兒工作就行了!」

原先在廚房打雜時,一毛錢也沒得領,現在被日軍主計室聘用後,月薪一日圓。而且過去主計室三、四個軍人需花一天整理的帳簿和傳票,是川銀藏只要半天就解決了,因此頗得主計室長官的歡心。

是川銀藏看時機已經成熟,便告訴主計少尉:「過幾天軍用船抵達後,我就要被送回日本了!」
「不用擔心,我會幫你處理這件事。」

果然不久之後,是川銀藏被通知可以留下來。
主計室的工作半天就結束了,因此是川銀藏就思索如何利用剩下的時間做生意。

某天,他向主計少尉要求:「長官,我們的軍隊每天都向中國人採購魚、肉、蔬菜,可不可以把一部分的採購業務交給我做,我採購的話,會更便宜。」

「那麼有自信的話,就做做看!」
是川銀藏向日本軍借了三百日圓資金,到中國人居住的村莊去採購。
結果由於中文講得太差,對方又看他只是個十六歲的少年,因此根本不理他。

不再以旁門左道賺錢回到軍營後,是川銀藏找來了三名較熟悉的軍人,給他們一人一包香菸,說:「各位長官,麻煩跟我走一趟中國人村莊,好嗎?」
三名軍人帶著武器,乘上馬車,和是川銀藏再度前往中國人村莊。村裡的中國人一看到他們,立刻做鳥獸散。
是川銀藏進入一戶人家,見牆角有很多雞蛋、蔬菜,便請軍人統統搬上車子。然後估算一下大約的價錢,把錢擺在桌上。
逃走的中國人其實一直躲在暗處觀察他們的行動,起先看到他們將東西搬上車子,一定在心中大罵是強盜行為,後來發現桌上有錢,便知道不是那麼回事。

是川銀藏在桌上擺錢的事,在中國人中,一傳十,十傳百。此後,中國人就很願意和是川銀藏做生意。當然,是川銀藏已經不需要軍人陪他去採購了。時間一天天過去,是川銀藏的生意也越做越大,除了替日本軍採購糧食之外,還替前線部隊搬運各種軍需物質。在是川銀藏指揮下的運輸用馬車有一百多輛。

小山洋行

一九一四年,日本軍成功佔領了德國的租借地青島。是川銀藏隨著日本軍進入青島後,立刻設立了貿易公司「小山洋行」。
是川銀藏原名「小山銀藏」,因此貿易公司就以「小山」為名。「是川」這個姓,是是川銀藏一九一八年與妻豐子結婚時,入贅到豐子家而來的。
「小山洋行」的營業內容,主要是把中國的落花生、桐木輸到日本,再將日本的雜貨類輸到中國。另一方面,仍舊繼續替日軍採購各種軍用品。

日軍佔領青島後,很多軍人因為從緊張的戰爭生活中解脫,便每天耽於逸樂。不久青島街上就充斥著來自日本的藝妓與日本料理店。是川銀藏因為做軍方生意之故,每晚都在高級料亭,招來藝妓,宴請將校老爺。對方如果示意,還得塞錢給他們。

這樣胡搞一陣子後,引起同行的忌妒,一狀告到憲兵隊去。

一天清晨,是川銀藏還在睡覺,二名憲兵來把他帶走,關進牢裡。罪名是涉嫌賄賂軍官。

不久,憲兵隊就發覺是川銀藏是個燙手山芋,因為在問訊時,是川銀藏抖出了青島司令部一位高級將官的名字。憲兵隊萬萬沒有想到這件案子竟然牽扯到這麼高的層次。而且當憲兵隊照會了日本的戶政機構之後,才發現是川銀藏竟然尚未成年!結果,憲兵隊以證據不足,釋放了是川銀藏。

憲兵隊固然很驚訝一個未成年者會搞出這麼大的賄賂案,是川銀藏也因被逮捕、監禁而飽受驚嚇。

憲兵隊釋放是川銀藏的時候,負責調查此案的崗村中尉對是川銀藏說:「小山,我們調查了你的過去,知道你是個有才幹又肯努力的人,既然如此,就應該把你的聰明才智用在正途,絕不可走旁門左道。記住,以後不要以不正當的手段賺錢,要走正道!」

崗村中尉的諄諄教誨,令是川銀藏良心深受苛責而淚流不止。是川銀藏一面向崗村中尉道謝,一面心中暗下決定,以後絕不再以旁門左道的方式賺錢。

為了重新出發,是川銀藏把「小山洋行」以及所有的存款都讓給「小山洋行」的掌櫃,三天後,搭船回日本。

一厘錢的商機

身無一文地回到日本後,是川銀藏找不到什麼工作,心想:待在日本,看似沒什麼發展,不如回中國重起爐灶。

畢竟青島的往事仍舊鮮明地留在是川銀藏的腦中。於是他又踏上中國之旅。

回到青島後,是川銀藏四處打探,看有什麼生意可做。結果,聽到一件有趣的事情。當時中國的主要通貨是一厘錢。由於每年鑄造,因此發行餘額年年增加。而奇怪的是,沒有人願意把錢存在銀行,而是藏在家裡,一些大戶人家的地下室,一厘錢堆得像山一樣。

原來當時袁世凱與孫文正在爭奪政治主導權,政局非常不穩,因此大家寧願把錢放在家裡,較為放心。

聽到這項資訊後,是川銀藏腦中立即靈光一閃。

「就是這個!」

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正打得火熱,非鐵金屬因為供不應求,價格不斷暴漲。而一厘錢是鋅、鉛與銅的合金,如果能收購到大量的一厘錢,予以溶解做成金屬塊……。

青島的日本人那時候是使用一圓銀幣。而一圓銀幣與一厘錢的交換率,市面上是一枚一圓銀幣對一千枚一厘錢。但是如果把一千枚一厘錢溶解做成金屬塊,則可賣到二圓到二圓五角的價錢。

中國的法律雖然規定「改鑄、買賣、搬運通貨者處死刑」,但是那時日本人在中國享有治外法權,不受中國的法律規範。

是川銀藏立刻邀來了三個過去相識的中國人,請他們四處蒐集一厘錢。市面上交換率是一枚一圓換一千枚一厘錢,是川銀藏的交換率是一圓換九百枚一厘錢,剩下的一百枚當作報酬,給跑腿的中國人。

過去,是川銀藏曾經出資在青島郊外設立一家鐵工廠,一厘錢就趁著黑夜一車車地運往鐵工廠溶解,然後製成金屬塊輸到日本。如此左手進右手出,沒多久,是川銀藏又賺了一大筆錢。

不過,人生就像股市行情,高山之後必有深谷,尤其是是川銀藏的人生,這種現象特別明顯。

資助軍隊三萬日圓

日本對中國提出二十一條要求以來,由於袁世凱受不了日本的得寸進尺,於是展開排日運動。因此日軍轉而支持孫文,期望孫文能打倒袁世凱政權。

有一天,青島守備軍的一位參謀中佐前來找是川銀藏,談到孫文從滿州帶來三百個強盜,由青島守備軍施以軍事訓練,並供給武器彈藥,準備成立一支革命軍。

可是,這三百個強盜在訓練期間不能沒飯吃,而日軍又沒這筆預算,因此,參謀中佐希望是川銀藏能出錢。
「要多少錢?」
「三萬日圓就夠了。」

當時的三萬日圓相當於現在的五億或六億日圓,這麼一大筆錢,是川銀藏當然不能平白掏出。
「出錢可以,但是我有什麼好處呢?」

參謀中佐看了看周遭,確定沒人,便壓低聲音說:「過幾天,革命軍會去攻擊青州。青州的政府軍是由傭兵組成,不堪一擊,因此攻擊行動十拿九穩。待青州佔領成功後,那裡的一厘錢生意就由你獨佔。

青州自古就生意鼎盛、大戶雲集,由於政局不穩,那兒的大戶都把一厘錢藏在家裡。若能在青州獨佔這門生意,錢就賺不完了。

「好吧!」
第二天,孫文的秘書前來取走三萬日圓。
數日後,參謀中佐又來,說:「今夜就要攻擊青州城,要不要一起去看?」

身為革命軍的後台出資老闆,能夠目睹勝利的果實,當然不壞。於是,是川銀藏就跟著參謀中佐到青州。途中,參謀中佐說:「中國政府軍有一千數百名,革命軍雖然只有三百名,但是政府軍缺乏戰意,革命軍卻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強盜出身,所以這場仗贏定了!」

眼看參謀中佐信心十足,是川銀藏不禁陶醉在勝利的氣氛中。
不料經過激戰,戰敗的竟然是革命軍,而是川銀藏的三萬日圓投資也盡付流水。

跌落谷底,重新出發

是川銀藏埋首於一厘錢生意。可是那年德國皇帝向美國總統威爾遜表明講和之意。消息傳出後,世人認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接近尾聲,非鐵金屬的行情立即大暴跌,是川銀藏的金屬塊當然找不到買主了。

三萬圓的損失,加上一厘錢生意的失敗,是川銀藏的事業終於宣告崩潰。他帶著手槍在街頭徘迴,想找個地方一死了事。但是他很難丟下雙親不管,自己一死了事。可是他又受不了向債權者磕頭賠罪的屈辱感。就這樣在兩種矛盾的思緒中煎熬了好幾天。

某天清晨,看見東方天空已趨淡白,浮現曙光。是川銀藏突然想通。人生起伏如高山深谷,他現在雖然跌入谷底,可是只要努力,接下來就是通往高山之路。

第二天,在債權者會議席上,是川銀藏交出了所有的財產,並且磕頭賠罪。債權者知道是川銀藏只有十九歲時,都很驚訝,不但沒有過分責備,還鼓勵他東山再起。

一九一六年,是川銀藏再度赤手空拳,帶著父母返回日本。返回日本後,是川銀藏起起伏伏的人生並沒有變平淡,相反的,有更大的波濤等著他!

 
內文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