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文茜自序 1
文茜自序 2
李敖序
杜念中序
金惟純序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陳文茜的虛擬人生
文茜小妹2
文茜詠歎調
文茜語錄
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
微笑刻痕【時光流轉版】
微笑刻痕【時光流轉版】(悅讀網獨家簽名書)
微笑刻痕【圓滿版】
樹,不在了
樹,不在了(簽名書)

人物傳記

【類別最新出版】
蘇軾傳
微象.鏡映.姚慶章(附DVD)
時代的驚奇:華盛頓如何形塑自己成為革命的象徵、共和國的領袖
永久檔案
變革的力量: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 馬克宏唯一親筆自傳


文茜小妹大(PE0305)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人物傳記
叢書系列:People
作者:陳文茜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10月29日
定價:260 元
售價:205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96頁
ISBN:9571335150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文茜自序 1文茜自序 2李敖序杜念中序金惟純序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文茜自序 2

歷史學家們總相信,政治時代總有某個領袖在其中主導。但每當我身陷政治舞台的時刻,卻常看不到舞台上真正的主角,一場戲彷彿每個人都在跑著權力的龍套,豈是一個「亂」字了得?儘管有幾個拍板定案的傢伙,似乎也是被權力強架著,像新娘被強押逼婚,隨便簽簽字,就圓了房。

從那一刻開始,我好像就成了一心想從戲臺上溜下來的觀眾。三年前一度想選立委,遭遇施主席要求我換選區、別和他同台之際,便心想:不要選了吧,趕快退選了。還記得那是我在日本所做出的決定,當時心裡充滿著恐懼和害怕,無意間看到日本公民黨的女主席。那是個崇信佛教的政黨,神似郭婉容、長相則如電視劇《冰點》的女主角,秀氣又端莊。那女子莫名其妙地給了我無比信心,回到台灣後,便決定宣布棄選。

三年下來,斷過腿,撞過腦袋,但大抵日子過得挺好。在《商業週刊》寫專欄,飛碟午餐主持廣播節目,電視台則是先做《財富新聞》,近期又做《文茜小妹大》,口碑不錯,每天罵人兼賺錢,不像立法委員們,日子辛苦又常挨罵。經常自我調侃道:想在國事論壇上發言罵人,還得起個大早排隊,罵完了也沒錢拿,還不確定電視台是否會播出呢!媒體界的人不承認,可是我自己心知肚明,我已非年輕時的奉獻者,而是「既得利益階級」了。

幾年下來,人稱我「媒體霸權」,但看在政治人物眼裡,簡直霸個屁。講兩岸關係該怎麼走,沒人理;催促政府應該盡速提出經濟政策辦法,也不見反應。台灣經濟衰退一年半,連續兩年居四小龍之末,今年還淪為亞洲之末,連外勞輸出國都輸了。放眼鄰國新加坡,光是今年 7 至 9 月,便已丟出至少十套辦法:從國會議員與高級公務員減薪百分之十、擴大內需、幫助攤販融資、貸款,並成立升級的攤販中心,協助企業轉型;從個人、攤販到企業,所提出的法案總金額高達 63 億美元。美國經歷 911 恐怖攻擊事件後不到一個月,便通過 150 億的航空紓困、四百億的重整計畫,聯準會迄今已降息兩次,政府正研擬大規模的擴大支出與減稅方案。但台灣政府無論怎麼罵,總統如何宣稱拼經濟,經發會找了全國經濟領袖開了一個月的會,兩個月過去了,911 過去了,左等右等就是等無人。不論文章怎麼寫、電視話怎麼說、廣播節目裡甚至氣到罵人是王八蛋,罵到被旁人警告沒教養,咦,王八蛋還是無動於衷。

觀眾席坐久了,屁股也痛了,想想是否該走上舞台演戲。但才走在台階上,還真有點兒害怕後悔。我常常回想自己 43 歲,就這麼一直做媒體工作,久了,或許會有點兒不大不小地累積些成就,但相較於那些可以在媒體裡怡然自得的朋友,我與他們或許真有些生命價值的不同吧!

不知道該說是荒唐、是錯亂、還是熱情,我彷彿是個不存在的騎士,常常沒緣由地把自己切成兩半。荒涼戰場上,當每個士兵已成了傷兵倒在血泊中,我自己卻往往穿著白色的羽毛,準備出征;然而到了一場豪華的宴會,我卻總想著離行百步,與豪華的劍客們道別。

在任何戲裡,我總演著突兀的角色,和世間擦肩而過。許多媒體工作朋友眼中,我的影響力甚至已到了使用「霸權」、甚至「黑道」二字來批評或定位。奇怪的是,在我心底深處,總還是在寫完《商週》專欄後,筆一扔地感嘆:「狗吠火車、沒路用啦!」「錢賺太多,心不安啦!」

我曾長期從事政治工作,對政治的瞭解遠超過一般媒體工作者,知道每天眼中關於各政黨與政府機構的報導內容,十之八九流於過度表面,甚至有錯誤的情形。天天依賴二手傳播,做出自以為偉大的評論,能覺得驕傲嗎?罵人真容易,又可以賺很多錢,即使自己第四權扮演得真好,又真覺得心安嗎?

三個月前參加《二一○○》,在台上依慣例左罵政府一句,右批阿扁兩句,下台時有個太太攔住我:「陳小姐,我給妳跪,妳不要只顧自己的事業,來救救我們呀!」當時我慚愧地想哭。

我的好朋友裡勸我重回政壇的人說:「台灣這個時刻需要像你們這種人,不想搞政治,可是很會搞政治。」說來諷刺,我這樣一個無法歸類的人,竟然在這樣一個無法歸類的國家、無法歸類的社會與無法歸類的錯誤中,成為部分眾人期待的騎士。

《商業週刊》專欄每寫一年,就會有出版社想為我集結出書,拿在手中一篇篇看著,還真令人吃驚!記得去年卜大中在《陳文茜的虛擬人生》序裡寫到:「這女人罵八卦掃人興,講全球化何必談呢?」李敖說我整天活在台灣這彈丸之地,不該討論政治,應該多寫像虛擬人生那樣的文章。一年下來,我非但沒有進步,反而政治寫得更多,憲政討論尤其多,女性議題只剩下一兩篇。相較於去年那本,最大的特色正好呈現了四十三歲的我和不知年齡的台灣社會,共同擁有的時而沮喪、時而憤怒、時而痛心、時而思枯竭腸與時而苦中含笑地悲涼老去。

有時我常想,每日這樣叫囂,究竟能改變生命裡多少東西?今年中秋的夜晚,竟發現星空其實和往常一樣井然有序,不論北斗七星還是月娘的位置,一切都還是照規矩來。夜裡的台北,無論人們政治上的憤怒如何,星空仍是寂靜如昔。在這裡的我們,當夜看著滿空之星,痛快打鼾,心滿意足,終於在某個夜裡,成了正常人,入睡了。

現在我這位觀眾,似乎又走到了入戲的門口,大門一推,舞台一跳,也不曉得下個等著自己的戲碼會是什麼?有多少亂棒等著打死我這個無法歸類的騎士啊?

恐怕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入了一段戲的我,沒過多久,應該會再走回觀眾席。

多麼錯亂的人生!多麼一個不存在的騎士!只好在夜晚,囈語著羅智成的〈夢中城市〉:

城不大
但很顯著
乘熱汽球的話
越過森林、沼澤、
黑暗時代和
剛卸下驟雨的零碎雲層
就看見了
……………………
我一直在此生活、創作
並貢獻我的生活態度與作品
給本城的文明
我知道
這裡必將有一條街道以我命名
我必須以更豐盛的典故來經營
這樣的可能性
這是我夢中的城市
正沿著我熱切的視線擴建
一旁傾聽的妳
隨時可以進來
讓我們相愛、
生活、創作
繼續未竟的文藝復興


(2001.10.16)